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非洲酋长 更俗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一样的世界

    飞机降落时,离地面的距离拉近了,更清晰看到湛蓝的海水仿佛呼吸一般在起伏着;掠过金砂似的海滩,则是大片的贫民窟,仿佛密密麻麻的灰色补丁覆盖住大地,天空则笼罩在灰黄色的尘霾之中。

    “这就是德古拉摩,号称大西洋东岸的非洲巴黎?”成希脸贴着舷窗,透过雾霾看着下方仿佛蒙上一层灰的建筑群,禁不住疑惑的问道。

    城市范围无比辽阔,感觉上甚至都不比新海稍小,然而即便是在飞机上也一眼望不到头,但整座城市给她最直观的印象,却跟她所想象中的西非最繁华都市,还是有那么一点距离。

    “怎么,是不是跟想象中很有差距?”曹佳颖跟曹沫换了座位,凑过来问道,“我第一次过来也有些发懵,但我上次过来都没有机会进德古拉摩市里,被我哥塞到犄角旮旯里待了几天,很无趣的就被我哥送走了我们今天下飞机就先去市里,弥补一下遗憾……”

    在上证股指在这一波的强劲反弹中突破三千五百点后,曹佳颖接受去年的教训,除了果断的进行清仓,还直接带着吴瑞芳、程新等团队核心成员离开新海渡一次假,以免再犯以往恋栈不去的毛病。

    趁着曹沫这次返回卡奈姆,成希、余婧也都被曹佳颖纠缠着跑过来渡假。

    听佳颖建议落地后就直接进入德古拉摩市里,成希也是颇为期待的转头看着曹沫。

    她打小就被她妈带着参观各种风景名胜,但要是她自己能决定旅游的话,更向往能沉淀到当地的市井生活中去,去感受一座城市不一样的氛围。

    “行啊,等会儿下飞机,我就安排车直接送我们进德古拉摩市里,让你们见识一下这座西非混乱之都的真面目,然后你们就能更深刻的感受到待腻味了的新海有多美好了!”

    曹沫被佳颖赶到后一排坐下,笑着说道,决定直接陪她们去市里见识一下。

    他赶回到卡奈姆,都不知道接下来会有多少事务接踵而至,也许过了今天,就未必能抽出时间来全程陪同成希她们在卡奈姆游玩。

    受经济危机的冲击,卡奈姆当下的治安越发恶劣,德古拉摩市里频有恶性案件发生,曹沫心想他要是今天不亲自陪着,接下来几天,可不放心让她们自己跑到德古拉摩来瞎逛。

    而佳颖、成希她们对德古拉摩的治安状况缺乏直观的认识,即便安排保镖贴身陪同,但她们要是没有始终不离开保镖视野的警觉意识,特别是以佳颖的性子,都有可能嫌保镖拥前呼后的很碍事,放任她们自己跑到德古拉摩来,还是难叫人放心。

    飞机在颠簸中平安降落,除了苔雅直接到中国跟曹沫合会外,机舱门刚打开,小库斯基就带着两名助手直接登上飞机:“r曹,一路都还顺利?”

    “都还好,航班在巴黎时晚点了两个小时,你们在这里等久了吧?”曹沫拍了拍小库斯的肩膀,给他介绍成希、余婧、程新、吴瑞芳等人。

    众人下飞机后,直接乘摆渡车赶往停车场,而托运的行李则由苔雅安排人统一去取,不需要曹沫他们

    担忧什么。

    要说小库斯基亲自带着助手登机迎接还算不了什么,等到停车场看到一溜黑色雪弗兰越野车,二十多名统一穿黑色西服的彪健保镖站在车前等候,余婧咂巴着嘴半天才回过神来:“你这谱摆得也太大了些吧,难怪你赖在非洲不愿意回新海?”

    曹沫笑笑,看成希还是忍不住转身继续打量就像乡镇粮库似的德古拉摩国际机场接候机大厅,搂过她纤盈的腰肢,说道:

    “是不是感觉有点失望?这已经西非设施最先进的国际机场,阿克瓦也有国际机场,但除了飞欧洲的航班非常少外,机型都是欧美淘汰下来的旧机,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是轻易不敢坐的除了欧美以及国航大飞机外,非洲的上空,一两年掉一架飞机都是习空见惯的事情。”

    曹沫这次出国前特意没有太具体的跟成希说卡奈姆的情况,就是要她们更直接感受到西非最真实的一面。

    “还好吧,我前天夜里还特地上网查了一些资料我也想知道你这几年到底是在怎样的环境工作,不过来走一趟,总是没有最直接的感受。”成希站在陌生的土地,下意识的挽紧曹沫的胳膊说道。

    刚下飞机,没觉得多炎热,却觉得身上像粘了一层什么东西似的。

    曹沫虽然在非洲待了好几年,也不觉得这种感觉好受,赶紧登车,享受空调带来的清凉世界,隔着车窗告诉小库斯士直接带队前往拉娜德雷渡假酒店。

    佳颖她们说是要感受到德古拉摩市井氛围,曹沫却也不可能真带她们往混乱而凶险的贫民区里钻。

    他就想着先到拉娜德雷渡假酒店落榻,带着她们先到海滩赌场感受一下氛围,有时间就到咸湖岛区、维多利亚岛区走一走,到天悦工业在德古拉摩的营销中心参观一圈,然后约勃拉姆等人吃一顿饭,就算是德古拉摩之行圆满结束了。

    车队离开机场后,穿过喧嚣的街道往德古拉摩市中心驶去。

    成希、余婧她们好奇的打量着车窗外的世界,曹沫这时候就不断有电话接进来谈事情,也无暇照顾成希她们。

    “啊!”

    听到余婧坐副驾驶位上压仰的尖叫声,曹沫抬头往车窗外看过去。

    这时候他们正通过一条狭窄而脏乱的街道,车队似被什么事堵住,这时候正停一座农贸市场前。

    市镇前混乱肮脏,好些人都好奇的打量过来。

    车里空调不是很好,余婧坐副驾驶位上将车窗打开来,隐隐有着难以言喻的腥臭味传来。

    车队停住了,就有十多个光着脚丫、不着片缕的黑人儿童围过来乞讨,肆无忌惮的拍打车门、车窗;小库斯基不得不安排人手下车维持秩序,同时更为防止有心之人怀着别的目的接近车队。

    不过,引起成希、余婧她们注意的,是农贸市场锈迹斑斑的大铁门上,悬挂着两具烧焦的尸体。

    离得很近,能清晰看到尸体是那样的扭曲,没有被完全烧毁的脸,又是那样的狰狞,似乎这两人是在活着的时候被纵火烧死;还有淡淡的汽油味传来。

    “尸体被

    吊起来,是怎么回事?”不要说余婧、成希她们了,曹沫看到这一幕都头皮发麻,拿起对讲机,问坐前车的小库斯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说这是两个盗贼,被抓住后吊在市场的铁门上,浇上汽油烧死了,已经有四天了!”小库斯基通过对讲机回答道,“佳颖小姐说要看一眼德古拉摩最真实的街貌,也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独立大街有着德古拉摩从殖民时期留存下来的旧建筑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早就知道就不听佳颖选择这条道走了。”

    成希、余婧英语都不错,听到小库斯基在电话里的回答,脸色有些苍白。

    德古拉摩私刑泛滥,曹沫对这种情形还能适应,成希、余婧却觉得难以思异,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悬尸示众的事发生?都这么多天过去了,警察怎么就不管不问,这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也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车队过了一会儿都没能重新出发,曹沫感觉到有一丝不正常,看到市场大铁门的左侧一间像是经营野味的店铺里两名黑壮大汉,垮着身子往车队走过来。

    其中一人伸手在乞讨的一名儿童头上狠狠扇了一下,令十数多黑人儿童如鸟兽散,飞快的跑开。

    这两名壮汉半裸着身子,肩膀、朐膛以及脸上都有狰狞的疤痕,而腰间插着黑黢黢的枪械。

    看他们闪烁的眼神里有所迟疑,而远处还有人跟他们有眼神上的交流,曹沫拿起对讲机,跟前后车的小库斯基、苔雅说道:“有些不对劲,叫大家小心点!”

    他又站起来,伸过手将余婧外侧的车窗按上来。

    余婧开始还有些不解,片刻就见两名已下车的保镖直接将枪械拿出来,大声喝斥令那两人退开,双方叫骂了几句,才见那两人骂骂咧咧的转身离开。

    见曹沫脸色严峻的拿着对讲话跟前车在通话,成希担忧的问道:

    “他们要干什么?”

    “要是我们软弱可欺,可能需要拿出点东西,才能安然离开!前面被堵住了,现在看来应该是他们安排车故意停在前面截住我们应该是我们的车队刚驶入独立大街就被盯上了……”

    “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该任性改变行程了。”成希说道。

    “没什么,要是我都不能在德古拉摩做到畅通无阻,这几年就有些白混了!”曹沫笑了笑,吩咐坐前排的余婧,说道,“你不要再开车窗了这玻璃是最顶级防弹的,只要不开车窗,外面的事自有人出面解决……”

    “他们是土鼠帮的人!”苔雅从后车走过来,将余婧换了后排来,她坐进副驾驶位,除了将枪械放到仪表盘上,还转过身来将一把格克洛手枪以及两只装满弹的弹匣递给曹沫,说道,“这段时间土鼠帮特别活跃,四天前有一家英国公司被一帮匪帮持枪抢劫,案子还没有破,但据说就是土鼠帮干的……”

    苔雅也非常憎恨这种情形,诅骂道:

    “我们已经呼叫了增援,这些匪徒真是太无法无天了,警察局真都是吃狗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