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非洲酋长 更俗

第四百五十四章 闹事(二)

    “说破天,也是这小婊子赖我家的钱不还,我又没有打人、也没有砸东西,上门讨债还犯天条了,还没处说理了?”

    张小金母亲心里发虚,却还像是一只煮熟的鸭子,嘴死活不肯认软,甚至气鼓鼓的走上前要揪住曹丽一起去派出所说理,害怕她逃跑似的,叫嚣道,

    “上派出所就上派出所,吓唬谁?谁不敢去就是四脚在地上爬的……”

    警方就怕轻微的违法行为里有像这样滚刀肉似的当事人,真要照章严肃处理,并不能给予多严厉的惩罚,他们却有可能惹得一身骚,连累派出所或出警人员隔三岔山遭受投诉、纠缠。

    遇到这样的轻微案件,警方基本上都倾向劝说双方和解,甚至直接以经济纠纷为由,拒绝立案。

    这也是张小金母亲这时候还能嘴硬的主要缘故。

    毕竟之前几次闹事,警方出警后都以这个理由打发曹丽、拒绝立案。

    然而这边有熟悉法律条例的人员在场,两名警察情知打马虎眼没有用,唬不住谁,那也只能照章办理,当即就对当事双进行了口头传唤。

    在两名警察正要将双方当事人都带回派出所处理时,一名尖嘴猴腮的中年人从外面跑进来阻拦:“警官同志,警官同志,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我老婆脑子昏掉了,没什么债不债的,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就到处闹事。你们也要可怜可怜我们的处境,是很难咽下这口气啊!我这将她揪回去教训,真不用闹到派出所去……”

    此前谁都没有见到这个瘦脸中年人,听他的语气,大家也都能猜到他就是曹丽前未婚夫张小金的父亲,没想到他一直藏在附近,看到警察要将他妻子带走,才跑出来阻拦。

    然而这又算什么回事?

    警察当然不会随随便便放走当事人,眼睛看向曹丽以及丰昌的老总余康,唯有他们不再追究,才能交差。

    曹丽有些犹豫的看向曹沫。

    说实话事情闹成这样子,她也是身心俱疲,曹沫插手这件事显然已经叫张家心里畏惧了,以后也不用怕他们再会上门来闹事了。

    她就想这么算了,毕竟“叔叔”、“阿姨”都叫了这么多年,别人能撕破脸,她多少有些于心不忍。

    曹沫看着张小金的父母,心里微有寒意。

    他看得出张小金的母亲是那种一点就爆、撒泼成性的人。

    要是刚才单纯看张小金的母亲屡次跑上门来闹事,曹沫还看不出张小金他家是受人挑拔,还是他们这一对混账纯粹无赖,就是想多讹几十万回去。

    然而张小金的父亲现在登场了,从他慌张的神色,曹沫很肯定这两个人不仅受人挑拔,甚至张小金父亲非常积极的配合,甚至就是心甘情愿被人利用,怂恿他蒙在鼓里、性情急躁的妻子上门缠闹。

    这种手段,曹沫实在是太熟悉了。

    说白了幕后的黑手,就是要通张小金的父母往死里折腾、逼迫曹丽,终有一天叫曹丽再无退路,从而做出极端的事情来。

    而真要发生那样的事,他又从头到尾都袖手没管,就算不管曹家内部会发生怎样的变故,在外界眼里他都逃不了一个冷血无情的评价。

    曹沫眼神凌厉的盯住张小金的父亲,他们既然甘愿借给别人当杀人的刀,他又怎么可能就此算了,怎么可能和解轻易就放他们走?

    曹沫不再去看张小金父亲闪烁的眼神,跟陈锋说道:“这事不可能接受和解,你陪曹丽到派出所走一趟。”

    欺负到曹家人头上,曹沫不接受和解才是理所当然的,陈锋也没有多想什么,就再次跟两名警察表明态度,催促一同赶往派出所处理后续的事宜……

    …………

    …………

    陈锋带着人陪同曹丽赶往派出所,曹沫则跟余康告别离开新华都大厦,与成

    希赶回医院,以免曹老太牵肠挂肚,病情又有什么反复。

    曹佳颖还以为发生被人上门打闹的事,即便有人出面打招呼,曹丽今天也应该请假出来透透气,而不是像外星人似的留在公司被人围观,但她打开病房的门,却不见曹丽跟曹沫、成希回到医院里来,好奇的问道:“曹丽人呢,没有什么事情吧?”

    见曹老太从里间探头看过来,曹沫走进去说道:

    “他们都去派出所接受处理了,我也安排安排人陪同曹丽一起过去,怕你担心,我就跟成希先回来了。之前姓张的家里屡次闹事,当时都报警,警方那里都会有记录留下来,我现在安排律师敦促警方并案处理,对方或许还够不上寻衅滋事,但少不了要送进去拘留半个月得到这次教训,相信他们以后就会老实起来。”曹沫没有跟曹老太说太多的事情让她操心,只是表示曹丽以后不会再被这样的麻烦缠身。

    “丽丽跟你、佳颖都是从小一起长大了,也整天跟着成希后面喊姐姐你叔、你婶婶赚点钱,掂不清自己的骨头有几斤几两,这些年膨胀得不行,给他们吃点教训,长长记性,是好的。然而姓张的那个小王八蛋,贼眉鼠眼的,长相看着就叫人不舒服,也不清楚你叔跟婶婶怎么就迷了心窍,就觉得这才是门当户对,硬将丽丽跟那个小浑蛋拧到一起。丽丽呢,打小性子软,像个面团似的,谁都能捏一把,她开始是不愿意的,却叫你叔、你婶婶吃得死死的她要是敢说个‘不’字,你婶婶能发好几月的疯,搞得家里鸡犬不宁。这事虽然过去了,但我担心你叔、你婶婶脑子还是拎不清楚,又不知道哪天又从那个犄角旮旯里看到一个‘好人家’,硬要塞给丽丽……”曹老太挨着床头,唉声叹气的说道。

    成希不仅清楚曹沫跟他小叔家这些年来的恩怨,也很清楚他小叔、小婶是什么样的人,说到底就是性情粗鄙市侩,爱慕虚荣,整天想着攀附权贵,曹丽就成为他们手里的工具,他们甚至觉得这是一切为了曹丽好。

    她对此也深有感触。

    而对曹沫小叔、小婶来说,现在能攀附的最大权贵,就是曹沫。

    只要曹沫能给些颜色,自然就能叫他们言听计从。

    然而曹沫打小就受过他叔婶的气,不愿意假以颜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确实是看不起他叔婶的为人,心里不耐烦他叔婶贴过来,以致连曹丽也不怎么愿意接触,可能帮过这次之后,还会继续不相来来,但这不是曹沫奶奶希望看到的。

    成希也不指望打小受过她叔婶奚落的佳颖会站出来将这件事承担下来,坐到曹老太身边,说道:

    “不会的,丽丽她爸妈以后真要是还有什么过分的,曹沫没时间,我帮着曹沫去劝劝他们,应该会听进去一点的。”

    “……”曹沫见成希将这事揽下来,瞅着她说道,“这可是你揽过去的,要是以后头疼,可不许跟我叫苦啊!”

    曹沫知道他小叔、小婶婶是什么性子,要是不理不睬,他小叔家有什么事也轮不到他们去插手,但他们真要插足进去了,他小叔、小婶婶听是会听,然而他们是那种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的主,随后一定会阴魂不散的缠过来,甩都甩不脱。

    曹沫拍了拍额门,想着这事就烦,但也不想曹老太心绪不宁,病情复发,站起来说道:“下飞机忙到现在,国内还有些事没有过问,我在外面打电话……”

    曹沫留成希在病房里跟曹老太说话,他拿起电话走到外面的起居室,分别给沈济、丁肇强、钱文瀚、葛军等人打电话问候一声,过了一会儿见成希轻手轻脚的走出来,好奇的往病房里看过去,却见曹老太竟然睡着了,可见刚才真是操心不少。

    “奶奶表面上谁都没说,但曹丽的事她一直牵挂在心里,”成希坐过来,轻声问道,“去丰昌之前,你多少有些无所谓的态度,但到丰昌后,看到曹丽未婚夫的爸妈,你好像严肃了一些,是有

    什么事情吗?”

    曹沫伸手要将成希搂怀里。

    不知道曹沫奶奶什么时候会醒过来,而保姆随时会走进走出,成希瞪了曹沫一眼,但还是拗不过他,身子侧过来,挨着他而坐,叫他的手搂住自己的腰。

    “我怀疑张小金父母背后受人挑唆,最终还是针对我……”曹沫说道。

    “你说这一切是韩少荣派人怂恿的,就像当初他找人折腾你跟佳颖?”成希惊问道。

    “嗯,真要是如此,我就更不可能对曹丽放手不管。不过,曹丽爸妈是那种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的主,想想都烦啊!”曹沫头贴着成希柔软的胸脯,头痛的说道。

    “你小叔、小婶婶是市侩势利些,但这些年也吃了不少苦头,以后应该没那么难对付吧?”成希说道。

    “希望如此吧?”曹沫叹了一口气说道,“吃了这么多苦头,应该没以前那么轻浮了,现在给他们吃点甜头也无所谓,只要别跑过来碍我的眼就行。我刚跟钱文瀚、葛军通过电话,天悦实业的股价现在确实是太低了,虽说以这么低的价格搞定向增发,将一部分资金从天悦投资装进上市公司,对我最为有利,但也要其他投资人乐意才行,更不要说那么多拿进天悦股票却亏损惨重的中小投资人都还在到处骂娘呢。我回来之前,就犹豫着是直接搞溢价定增,还是对天悦实业先进行增持,维持一下市值。反正,你稍稍暗示一下曹丽她爸妈,将手里的股票拿住了,算是给点甜头他们……不过,他们的性子比较浮躁,守不住什么秘密,甚至有可能大嘴巴到处去吹牛,你不要跟他们说得多明白,让他们忐忑着去……”

    天悦投资通过东江证券发行的信托投资基金,间接持有天悦实业30%的股份,新鸿投资、东盛控股以及东江证券等投资人,持有天悦实业另外20%的股份。

    后续曹沫计划以上市公司天悦实业作为主要平台,进一步推动科奈罗能源的发展,但天悦实业的国内业务盈利非常有限,而向海外电力能源领域加大投资布局,从国内融资非常困难,受限制很多。

    曹沫现在手里资金很宽裕,就想着由上市公司天悦实业,向天悦投资定向增发两亿股新股,由天悦投资将一部分现金装进上市公司里。

    站在天悦投资的立场,自然是希望股价越低越好,同样的钱,才可能换得上市公司更多的股份。

    天悦实业股价都跌到每股五元了,以此作价,定向增发两亿新股,曹沫仅需要再往上市公司注入十亿人民币,就能将对上市公司的持股权,从30%提高到48%。

    然而天悦投资获得廉价筹码的同时,意味着其他股东的权益会受到伤害,毕竟天悦实业每股对应的净资产是八元。

    真这么搞,不仅东盛控股、新鸿投资以及东江证券等主要股东心里会有意见,其他中小股东也有可能闹翻天,从而叫增定方案没有可能通过证监部门的审批。

    现在曹沫所犹豫的,是直接以每股八元作价申请定向增发,还是拿一部分资金,先从二级市场增持天悦实业的股票,将持股比例提高到计划中的48%,再由天悦投资将十亿人民币低息拆借给上市公司使用。

    两个方案各有利弊。

    第一种方案实施起来过程复杂,要通过各种审批。

    第二种方案一旦走漏风声,大量资金涌进,会直接将股价抬到飞起,天悦投资就很难增持到足够多的股票。

    那样的话,他还继续将资金低息拆借给上市公司使用,促进科奈罗能源更快发展起来,他最终所能分享的利益就有所不足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天悦实业的股价近期内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涨幅,他小叔曹方明只需要拿住手里的股票,前段时间的损失就能抹平。

    曹沫心想这时候没有将他小叔吓出来,而是让成希暗示他小叔拿住股票,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善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