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非洲酋长 更俗

第五百二十章 末路

    看到郭建将一只长条形的盒子交给保安之后就迅速开车离去,曹沫皱着眉头,与成希走进东盛大厦的底楼大厅。

    许欣没有走出来,但她人就在底楼大厅里等着,这时候从保安手里接过那只简隔的长条形盒子。

    “里面是什么东西?”

    看许欣脸色有些发白,手都有些发抖,成希走过来,却见盒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这说明郭建并没有什么东西要还给许欣,只是找借口将许欣骗出东盛大厦跟他见面。

    郭建是想干什么?

    要不是曹沫看到拦着不叫许欣出去见郭建,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么想,成希心里都微微透着寒意。

    曹沫从许欣手里接过空盒子,扔到一旁的垃圾箱里,轻轻扯了一下有些失魂落魄的许欣,跟他与成希上楼去。

    曹沫走回到已经有陌生的海外投资部,之前的同事没有离职也都或调岗或升迁到其他部门去了,但曹沫与成希过来发结婚请帖,此时升任海外部副总裁的吴玲,已经主动将那些老同事先召集过来。

    许欣曾在西非子公司工作,去年才因为棕榈油压榨、进出口贸易等业务合并进天悦实业,而调回集团总部任职,她陪同曹沫、成希出现在海外部,别人也没有觉察出什么意外。

    发过请谏,又坐在海外部跟老同事聊了半个小时,到时候有意带着家人一同随行参加婚礼的人员也是拜托吴玲进行统计确认,曹沫与成希就起身告辞,站在电梯前等还没有缓过劲来的许欣走过来,说道:“还不清楚郭建到底想搞什么,你去办公室收拾一下东西,先跟我们走。”

    郭建之前就有过跟踪、偷窥许欣生活的恶行,为此许欣还专程调到德古拉摩工作,以便能名正言顺的将自己封闭起来,身边随时有安保工作人员阻挡别有用心的人靠近,却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郭建试图再次接近许欣,身上竟然还带有那么强烈的戾气。

    曹沫这时候当然不可能放任不管,而专门安排保镖保护许欣也不大现实,不知道会传出怎样的流言蜚语,更关键还是要搞清楚郭建到底想干什么。

    许欣回办公室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跟着曹沫、成希下楼。

    这时候已经有司机跟保镖在车里等候,许欣跟曹沫、成希挤到后座里,犹是惊心的问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让人去查了……”曹沫吩咐司机开车先回田子坊。

    他这段时间精力都盯在阿克瓦国内的局势变化上,斯塔丽、周晗那边也不可能浪费人手、资源,盯住郭建这个已经无足轻重的角色,所以郭建现在到底什么状况,需要现在启动去调查。

    不过大的情况,大家是清楚的。

    罗伊玛.塞洛成功当选后,阿克瓦总统权力也顺利进行了交接。

    赛维义家族最终获得的秘密特赦条件就是举家移民美国寻求庇护,享受他们已经秘密转移出阿克瓦的财富。

    埃文思基金会驱逐了莱恩.福蒂斯,中断对勃索铁矿以及勃索-卡特罗铁路的投资,除了实际业务部外,将其他分支机构都从阿克瓦、贝宁、卡奈姆等国撤出,寻求跟天悦的和解。

    埃文思基金会拥有上千亿美元甚至规模更为恐怖的资产,在南非、北非还拥有极其深厚的根基跟黑暗力量,在英法等国当局都拥有相当深远的影响力,曹沫又不是什么正义使者,即便知道埃文思基金会极可能是暂时的退却,也不会现在将主要精力跟资源继续浪费在跟埃文思基金会的纠缠上。

    因此,在阿克瓦危机过后,天悦跟埃文思基金会的恩怨就暂时揭过去了。

    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联合体的宏大建设计划,因为埃文思基金会的撤出而无限期的中断下来,这对主要负责卡特罗钢铁厂建设以及承担勃索-卡特罗铁路一半投资的西海钢铁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除了将增发募集到的资金,西海钢铁前后还发行数十亿港元的债券,都投入卡特罗钢铁厂建设之中,建设中断,完工之日遥遥无期,债券违约已是必然,西海钢铁随后就会遭到破产清算。

    西海钢铁在华茂介入前后,股价曾经历上百倍的暴涨,在阿克瓦总统大选之前,股价暴跌一段时间,最大幅度相距历史高点跌去七成。

    然而就在埃文思基金会宣传中断勃索铁矿建设的当天,华茂也宣布将董成鹏、郭建等外派人员召开,以暗示随时会放弃掉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复合体这一不恰当的建设计划。

    两道惊天消息,令西海钢铁的股价在之前跌幅的基础上,当天又直接暴跌百分之九十以上。

    包括梁远在

    内,西海钢铁(卡特罗钢铁厂)所有的持股高层,这一次都深深领略到资本的残酷无情。

    曹沫这次回国之前,听说梁远受此打击有些承受不住,突发疾病,都到了要住院治疗的地步了。

    只不过他对这种角色,已无意浪费精力去关心了。

    当然,西海钢铁暴跌,破产在即,但曹沫相信华茂非但没有亏损,相反还因为在股价暴跌之后的做空平仓成本极低,还极可能从香港的证券资本市场赚得钵满瓢满。

    曾参与西海钢铁增发的投资机构、投资人也意识到华茂的做空行径,此时正以欺诈罪向香港法院提请诉讼。

    当然了,华茂做得非常隐蔽,暂时还没有把柄被外人抓住。

    这是曹沫目前所了解的跟郭建有关的大的情况,至于郭建被华茂召回国内安排了什么职位,他在今天之前也没有关心过问过。

    坐车刚到田子坊,手机震动起来。

    曹沫见是周晗的电话。

    “方便接听电话吗?”周晗在电话那头问道,语气有些紧促。

    “没事,你说。”

    “郭建在卡奈姆跟梁远走得很近,我刚才给杨啸锋打电话,了解他们对梁远、郭建所掌握的情况,”

    周晗在电话那头一边翻动资料一边说道,

    “郭建曾为将一些仪器、设备转售给卡特罗钢铁厂以及关联企业牟利,秘密注册了几家贸易公司,这一直都在杨啸锋、严明他们的关注当中,同时他们注意到郭建回国之前,梁远突发疾病,严重直接送进ICU抢救,症状不像是普通的疾病,更像是中毒。所以我刚刚直接从卡奈姆海关调阅到这几家公司近一年来的贸易清单,确实看到在西海钢铁股价暴跌之后,郭建通过其中一家公司从国外进口一批剧毒的化学药品……我已经通知德古拉摩警方搜查郭建曾经的住所,但不排除有一批剧毒化学药品已经被郭建偷偷携带回国,你一定要小心!郭建可能已经疯了!当然,郭建这时候最憎恨的可能不是你,而是韩少荣我刚刚还查到这几家贸易公司在罗伊玛.塞瑟女士赢得大选之前,曾在香港开设账户操作西海钢铁的股票,他是融资买入,在西海钢铁股价再次暴跌时直接暴仓。虽然暂时还没有查到郭建动用的这笔资金来自哪里,但很显然郭建这次回国之前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所以他做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

    有些资料,杨啸锋、严明他们是查不到的,之前也只能看到郭建以权谋私的劣迹以及梁远身上所发生的一些异常,还没有产生过多的联想。

    然而周晗刚刚接到曹沫的短信,得知郭建今天的异常,就动用天悦在卡奈姆的影响力,直接从卡奈姆的海关、金融系统调阅详细的资料,差不多就将真相直接拼凑出来了。

    成希、许欣也能听到电话里的内容,脸色也是禁不住一阵阵发白。

    “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时差还没有缓过来?”

    曹沫今天回国,跟成希的婚事又近了,成政杰、杨丽芳也都赶过来准备晚上一起吃饭,曹雄、陈蓉正陪他们坐在茶室里喝茶,看到曹沫走进来脸色很不好看,都关心的问道。

    曹方明也赖在这里没走。

    “你先回避一下,”曹沫阴沉着脸,让他小叔离开茶室,然后坐下来,跟陈蓉说道,“蓉姨,你现在就给韩少荣打电话,让他小心郭建郭建极可能携带一批剧毒物回国,准备对他们不利。”

    曹沫就算有良善之心,实在也不想对韩少荣抱有什么同情心。

    他完全可以坐视不理,等到确认郭建对韩少荣等人下手之后再报警,又或者说先慢悠悠的报警,让警方照着程序去调查。

    不过,韩书筠并非好糊弄的人,韩少荣真要因为这边故意拖延而丧命,她可能这辈子都会跟陈蓉断绝母女关系。

    “……”

    陈蓉脸色也是骤然苍白,哆嗦着拿出手机拨打那个她这辈子都不想联系的号码。

    成政杰也同时拿出手机,直接拨通市刑侦部门的电话,通报过身份后先简单说了一下情况,然后将手机递给曹沫:“你将了解到的情况先跟市局具体说一说,这么一个危险分子绝不能让他在外面多晃悠一天。”

    “韩少荣那边已经抓住刚回到华茂大厦的郭建,从郭建身边上搜出可疑粉末,我们通知警方直接赶去华茂大厦就可以了,”陈蓉脸色发白的颤声说道,“书筠前天才回国,我让她回国参加你跟成希的婚礼,她现在就在华茂大厦她昨天跟我说在韩少荣那里吃了什么东西,感觉味道有些怪,我都没有在意,竟然还怪她挑三捡四!我……”

    陈蓉拿着手机,慌乱就要往茶室外走去。

    “书筠不会有事的,”曹沫他都还不知道书筠从巴黎回国,喊司机送他们

    去华茂大厦,安慰陈蓉,说道,“郭建是彻底疯了不假,但他在国内要报复的人太多,为尽可能报复更多的人,他只可能是分批少量下毒书筠前天才回国,就算吃了点什么,也应该是极微量的!”

    留成希在田子坊陪许欣,曹沫跟他爸陪同陈蓉赶往华茂大厦。

    他们赶到时,已经有四部警车、十多名警察赶到现场,除了将郭建扣押住之外,也在现场搜寻物症也已经有十多辆救护车赶到华茂大厦,脸色灰败的韩少荣坐在大厅里,看到曹沫他们过来默不作声;陈小平、董成鹏等人已经坐进救护车里,脸色更难看。

    他们身体明显已经感到不适,但并没有怀疑被人下毒,而是猜测可能是这几天餐饮有问题,没有重视起来。

    同在大厅里的韩书筠脸色发白,但这更多是受到惊吓,症状看上去却是最轻微的。

    曹沫了解情况最为详细,要跟随警方回市局协助调查,则由他爸与陈蓉陪同韩书筠去医院检查身体。

    曹沫从市局回来已经是夜里九点钟,看到韩书筠没有留在医院观察,而是直接在家里,看来是没有什么大碍。

    沈济他们也闻讯过来没有离开,许欣、成希以及她爸妈、陈蓉、她爸、佳颖、程新、他小叔曹方明、曹丽他们都在。

    “书筠没有事就好,其他人也都没有什么事吧?”曹沫有些疲倦的问道。

    “华茂总计有十六个人查出身体有问题,书筠是最轻微,休息两天就会没事,但书筠他爸、陈小平、董成鹏中毒程度最深,已经伤到肾脏,还不知道排毒治疗的效果如何,其他人都不至有什么大问题。”陈蓉有些心力憔悴的说道。

    “噩梦已经过去了,折腾一天,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曹沫饥肠辘辘,倒时差又没得好好休息,这时候也很疲倦……

    …………

    …………

    曹沫与成希从巴厘岛举办婚礼回国,因为韩少荣最终有意将所持西海钢铁的股份转让给天悦实业,由天悦实业接手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联合体的后续建设,他又与韩少荣见了一面。

    韩少荣虽说住了两个月的院最终熬过来,但肾功能衰竭的后遗症很严重,整个人像苍老了十岁。

    “看到我今天这样子,你应该满意了。”

    在田子坊一家普通茶室里,韩少荣看着走进来的曹沫说道。

    “你这辈子做那么多的恶,这是你应得的,我谈什么满不满意?”曹沫坐下来,也不管韩书筠在场,对韩少荣没有什么客气话好说,点了一支烟,说道,“陈小平、梁远做的恶不比你重,下场却比你惨,我觉得你应该庆幸,余生多做点好事吧!”

    “好事,我这辈子可能都做不来的,”韩少荣自嘲的一笑,说道,“也许我说服余晋杰将西海钢铁的股份都转让给你,让勃索-卡特罗钢铁工业联合体能继续建设下去,大概是我这辈子唯一能做的好事了,也算谢你没有袖手旁观。”

    “拉倒吧,你住院抢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去,竟然还不忘暗中吃进天悦实业的股票,以为我会真傻到承你的情?”曹沫不留情面的在韩书筠面前戳穿韩少荣的真面目,吐着烟说道,“也就我手不够黑,不忍心看郭建将你们一网打尽而已。”

    韩书筠诧异的盯着韩少荣好几秒钟,确认曹沫说的没错,气恼的拿起茶座的包跟手机,叫道:“我明天回巴黎去!”

    说罢她再也不理会韩少荣脸上近乎可怜的神色,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就走了出去。

    看着韩书筠离去的身影,韩少荣才流露出真正难掩的凄凉,见曹沫带着嘲笑的看过来,苦涩的自嘲说道:“书筠离开我,或许才会过得更好。”

    “没别的事情,我就打扰你品茶了,协议的事,我让沈济找你们具体谈。”曹沫将残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两条人命,郭建一审就会判死刑,你要不要去看一看他?”韩少荣问道。

    “我看他干嘛,我这辈子丁点都不亏欠他。”曹沫站起身来,牵着在茶室门口等他的成希的小手,就离开茶室。

    坐上车,手机震动了一下,曹沫拿出来看到许欣给他发来一条短信:“你跟成希今天回国了吧?我想去天悦工作,或许这样噩梦才会少做一些……”

    “啊?”曹沫腰肉被成希掐得疼,举起手机说道,“真是的,许欣现在是东盛集团的高管,我怎么可能将她从东盛挖到天悦来?丁肇强会骂娘的,我才不会理她!”

    “不许发生工作之外的关系!”成希美眸瞪着曹沫,又伸手瞅住他的耳朵,说道,“发生了也不许让我知道,我真会生气的……”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