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仙在此 乱世狂刀

第七百五十章 给你加鸡腿

    “古同学,你终于来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一见面,甘小霜站起来迫不及待地道。

    林北辰一怔。

    这话,听起来很耳熟啊。

    妹子你是女版王忠吧?

    “不着急,慢慢说。”

    林北辰给了甘小霜一个摸头杀,道:“小二,上菜,上酒……老规矩,吃二包一。”

    “好嘞。”

    店小二拖长了声音畅快地答应着。

    甘小霜怔怔地看着林北辰,心中充满了敬佩。

    古同学果然是举重若轻,身上带着一种奇异的魅力和镇定,一开口就能给人一种安全感。

    “说吧,什么事情?”

    林北辰现在的心情很放松。

    因为高胜寒等人回京了。

    到时候,只要将小高请出来,帮自己说几句公道话,还原一下朝晖大城中的实际情况,那些所谓割让风语行省这种臭不要脸、丧心病狂的传言,不就烟消云散了吗?

    到时候,自己依旧是冰清玉洁林北辰。

    哈哈,毕竟天人的话,谁敢不信?

    而且小高可不是自己这种新崛起,还不被北海人耳熟能详的新天人,而是早就为北海帝国效力很多年的老功臣了。

    “我们中出了一个帝国叛徒……”

    李修远一脸焦急地道。

    “噗……”

    林北辰刚喝进嘴的茶水就喷了出来。

    “你们……中出了谁?”

    他表情诡谲地问道。

    “一个帝国叛徒。”

    李修远被林北辰这反映给弄的有点莫名其妙,压低了声音道。

    “啊,没事,继续说。”

    林北辰连忙擦抹了抹嘴,擦掉喷出来的茶水,道:“哪个帝国叛徒?”

    李修远道:“就是天云帮的独孤帮主。”

    你们竟然能中出他?

    我不信。

    实力差距太大了。

    林北辰心里恶趣味一闪而逝。

    他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果然是他。”

    李修远、甘小霜、柳文慧三人一听,浮现出震惊之色,异口同声地道:“古同学早就知道了?”

    果然封号天人像是传说之中的一样,无所不能啊。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当夜出手的时候,见到那位卢来老祖,就有这方面的猜测,现在看来,得到了印证……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竟然能够查出这种大事,你们果然不是一般的学员呀。”

    三人都用钦佩的目光,看着林北辰。

    甘小霜小圆脸微红,当下抢着道:“其实是独孤毓英学姐告知袁问君老师,然后袁老师告诉我们几个的,到现在为止,其他人都还不知道。”

    “哦?”

    林北辰愕然。

    竟然是帮主千金大小姐大义灭亲?

    这可真的让他意外。

    “是袁老师让你们来找我的?”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问道。

    柳文慧三人点头。

    李修远补充道:“原来那卢来老祖,竟然是极光帝国的间谍,十年之前诈伤,千方百计潜伏在了天云帮中,一直在诱导和蒙蔽独孤帮主,等到独孤帮主察觉时,已经铸下了大错,难以回头,再到后来,为了保护家人和朋友,独孤帮主一步错步步错,泥足深陷,已经无法回头了……”

    林北辰撇撇嘴。

    很熟悉的说辞。

    很老套的故事。

    很狗血的情节。

    也许这就是生活吧。

    “就算他们是帝国叛徒,那这一次,他抓走袁老师,又是为了什么呢?”林北辰好奇地问:“难道袁老师是帝国密探吗?”

    然后又开始自己抢答。

    “哈哈,开个玩笑,情况当然不是这样。”

    “呵呵,让我来猜一猜。”

    “难道是袁老师发现了他的秘密?”

    “真相,只有一个。”

    “一定是因为儿子的恋情,袁老师之前不经意之间发现了端倪,于是在暗中调查,但因为儿子袁农与独孤毓英痴恋,担心儿子受到牵连,又觉得独孤毓英是个好儿媳,生怕连累到他们,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揭发……”

    “谁知道敌人太狡猾,袁老师自以为隐蔽的调查,其实已经打草惊蛇,被天云帮察觉,先下手为强,导致袁老师没有来得及揭发,就被抓走,所以才有后来的

    事情?”

    “我说的,对不对?”

    林北辰心中很得意。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看遍万篇网络小说,心中自然无码……呸,是自然熟悉情节。

    这样的猜测,必定是准确有精妙,绝对百分之百符合事实争相。

    简直是羞煞柯南,愧死福尔摩斯。

    他说完,等待着学生们的惊叹和夸奖。

    然而,等来的却是沉默。

    甘小霜期期艾艾地道:“呃,古同学,不是这样的……”

    “我就知道……”

    林北辰微微一笑,正要继续,猛地反应过来:“嗯?不是这样?哈哈哈,我就知道不是这样,之前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

    三个脑残粉学生不疑有他,立刻就纷纷点头表示相信。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林北辰追问。

    “是因为京城中有高官,半月之前,偶然见到游行募捐中的独孤学姐,惊鸿一瞥之间,竟是动了歪念,垂涎独孤学姐的美色,想要迎娶她为小妾,所以逼迫独孤帮主,为了撕毁了学姐与袁农学长的婚约,天云帮才设计陷害袁农学长,抓走了袁老师……”

    李修远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哦?

    这是升级之后的船新版本啊。

    林北辰无语。

    这可不就是飞来横祸吗?

    怪不得我没有推理出来。

    这种突发动机的案件,丝毫没有逻辑可言。

    不过……

    到底是哪位高官这么急色没有城府和品味啊?

    那独孤毓英虽然的确是年少清纯,身段窈窕,容貌出色,但并不能算是一等一的美人啊,和夜未央、剑雪无名这些普普通通的女神比起来,差了很多啊。

    堂堂帝国高官,足以威胁到京城第一棒的人物,必定官位不低,权势不小,却为了一个比普通女神还不如的女人,干出这种不要脸的捞逼事情,简直跌份。

    连他这出了名的脑残纨绔,都看不下去了。

    “之所以发现天云帮的秘密,功臣是独孤学姐。”甘小霜道。

    柳文慧也点点头,道:“是独孤学姐数日前,偶然发现了天云帮私通极光帝国,出卖国家利益的秘密,结果被禁足在帮中,这一次趁着古同学的营救袁老师的机会,终于逃出来之后,那晚回来,独孤学姐犹豫再三,还是觉得兹事体大,于是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袁老师。”

    哦豁。

    原来如此。

    林北辰恍然大悟。

    怪不得在那晚回来的马车上,独孤毓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色眯眯地看着我。

    当时还以为这个丫头垂涎我林大少的美色,即便是带着面具也无法组织那迷人四射的魅力,所以才要和我搭讪讨要联系方式什么的……

    原来当时她是想要说这件事情。

    不过,可能毕竟和自己不太熟,也不太了解自己的北京,最终才选择沉默。

    林大少竖起中指,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心中暗忖道:那独孤毓英竟然可以抵挡自己的美貌,果然是一个世所罕见的奇女子,怪不得帝国高官会一见倾心。

    三个学生不知道林大少这么丰富的心理活动。

    看他听得认真,李修远于是继续说道:“袁老师震惊之余,未敢轻举妄动,还未告知官方,担心对方在京城官场中树大根深,打虎不成反被害,所以让我们三人,来找古同学商议如何应对。”

    在袁问君和学生们的眼中,‘古天乐’是急公好义的代名词,是侠义无双的化身。

    遇到这种事情,古同学必定不会置身事外。

    且更重要的是,古同学是北海帝国的人。

    捍卫国家利益,是每一个北海剑士义不容辞的责任。

    是每一个北海人烙印在骨子里的印记。

    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告诉古天乐的话,日后他知道了,才会生气,怪他们不把自己当朋友。

    “那袁老师的意思,接下来该怎么做?”

    林北辰收束心神问道。

    “袁老师准备策反独孤帮主,让他戴罪立功。”

    李修远道。

    “哦?”

    林北辰眼前一亮。

    果然狐狸还是老的精啊。

    独孤惊鸿是北海人,之所以叛国姿敌,主要还是因为被算计和挟持了,最后泥足深陷,不能回头。

    但若是给他一个可能回头的机会,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而更妙的是,要是能

    够成功策反独孤惊鸿,不但可以独孤惊鸿戴罪立功,洗刷一些叛国的污名,还能帮助。暗中给极光帝国的间谍系统致命一击。

    说不定独孤惊鸿还能摇身一变,成为帝国的英雄。

    这样一来,袁问君的准儿媳独孤毓英也可以摆脱卖国贼女儿的尴尬身份,依旧可以与袁农再续前缘。

    “不错,是个好办法。”

    林北辰赞叹道。

    三个学生听到他附议,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策反独孤帮主,必须秘密进行,不能让卢来老祖等人察觉,而且要能够保护独孤帮主的安全,这样一来,就只有古同学才能办到了。”

    “是啊,袁老师也想过寻求官方帮助,但极光人在京城经营这么久,盘根错节,一旦消息走漏,就会功亏一篑……”

    “只有古同学,只有封号天人的分量,才可以打动独孤帮主,让他回头是岸。”

    “所以,古同学,拜托了。”

    三个学生说到这里,齐齐露出恳求的目光。

    林北辰的心中微微一笑,道:“既然我们都是友谊永不变质的朋友了,何必说拜托这种话?岂不是看不起我‘平平无奇’古天乐?”

    “不是,不是这样的……”

    甘小霜连忙解释。

    林北辰摆手打断,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但是,以后你们不许和我这么客气,众所周知,我古天乐除了帅之外,就是义薄云天,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三个年轻的脑残粉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惭愧的神色。

    林北辰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道:“策反的事情,小事一桩,你们去回复袁老师,就说让他尽管去安排策划,需要我时,随时来找,我会百分之百配合。”

    “太好了。”

    三个学生兴奋地欢呼。

    他们对眼前这个带着面具的少年,简直是已经崇拜到了骨子里面,‘完美’这两个字,根本就是给他准备的吧?

    能够遇到这样一个侠中之侠,剑中之剑,简直是他们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这个世界上,就有因为有古天乐这样的英雄,才会让人感觉到依旧充满希望的吧?

    和古同学相比,像是那个帝国色欲昏头的帝国大臣,还有丧心病狂的林北辰,简直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都该下一百八十层地狱。

    “这样吧,你们三个人行动,我不放心,袁老师的身边有没有高手,我也不知道,我派一个人随身保护你们吧。”

    林北辰道:“就是那个【不服砍我】渣渣辉,我兄弟,实力也很高,不比我弱多少,完全可以信任,你放心吧。”

    三个脑残粉一听,感动之余,再度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原来那个看起来胖乎乎的白胖子【不服砍我】渣渣辉,竟然这么强吗?

    不逊色于古同学?

    难道又是一个封号天人吗?

    ……

    ……

    与三个脑残粉分别之后,林北辰回到尚拙园,找到萧丙甘,仔细叮嘱几句,让他去保护学生们。

    “我现在的化名是古天乐,你千万不要给我说漏嘴了啊。”

    “另外,如果在学生那边听到关于林北辰的事情,不要插嘴,不要说话,懂了吗?”

    林北辰特别叮嘱了几句。

    “放心吧,亲哥。”

    小饼干拍着自己的胸脯,差点儿把自己的胸骨拍碎,道:“我办事,你放心。”

    “去吧,干得好给你加鸡腿。”

    林北辰满意地拍拍他,道:“还有,尽量不要去距离尚拙园五十公里之外的地方,否则,我赐予你的力量就会开始衰减,遇到真正的强敌,会吃亏。”

    小饼干千恩万谢地走了。

    走到大门口,戴上面具,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等等?为什么我这么开心?鸡腿我自己就可以创造啊,不需要亲哥给我加鸡腿啊。”

    他站在原地呆了呆,感觉自己好像是中了圈套。

    不过,无所谓。

    亲哥不会害我。

    听他的有肉吃。

    想通了关键点的小饼干,开开心心地拦了一辆马车,前往京城高级学院学员联合会办公楼方向而去。

    正好与另外一辆白色的华贵马车,擦肩而过。

    这辆白色的马车,停在了尚拙园的门口。

    车上下来一位身穿白衫,面目普通的中年人。

    “到了,就是这里了。”

    中年人朝着大门走去。 ——

    二合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