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仙在此 乱世狂刀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他有我大吗?

    秦主祭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林北辰。

    夜未央和韩不悔也都不知道林大少说什么,这歌词听起来别有用意的样子。

    但三女也都习惯了林北辰的脑子偶尔抽一抽,脑疾发作的时候经常说一些胡话,所以见怪不怪了。

    “哥,你怎么提前出关了?”

    韩不悔的心思是最单纯的,兴奋地冲过来,道:“哥,你现在好厉害啊。”

    在她的世界里,林北辰击杀卫名臣,斩杀数十魔神,归结在一起,就是两个字

    厉害。

    至于这个厉害背后代表的意义和影响,她并不是特别了解。

    林北辰宠溺地摸了摸韩不悔的脑袋瓜:“长高了,实力也变强了。”

    韩不悔开心地笑。

    她不是暗中传统意义上的美少女,骨架颇大,身形高,发育的很好,模样周正中带着内秀,不是小家碧玉,而是大方自信。

    “你怎么会直接来云梦城?”

    秦主祭缓缓地走过来,道:“你不是应该在朝晖大城吗?”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大老婆的表情,见她并无发飙的迹象,才笑呵呵地道:“感应到了这里的数十道神魔气息,担心你,所以先过来看看。”

    秦主祭面色清冷,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你刚才杀死的,只不过是卫名臣的一尊分身投影,他的真身依旧在昔日真龙帝国的皇城,如今的神王城中。必须抓紧时间了,否则等到他的布置彻底成型,那再想要击杀此人,就没有可能了。”

    她的眸光注视着林北辰,缓缓地道。

    “卫名臣怎么会成神王?”

    林北辰好奇地道:“这货不也是个东道真洲土著吗?怎么这些神界余孽,降临下来之后,竟然愿意尊他为王,他的实力增长的简直有些离谱,简直就是开了挂。”

    这不科学啊。

    身为这本书的主角,我一路开挂已经很离谱了。

    卫名臣竟然比我还离谱。

    到底谁才是主角啊。

    难道说,这货就是专门用来克制穿越者的位面之子?

    秦主祭道:“他本就是神界的大人物带着记忆转世,为了斩断过去,修补缺憾,才来到东道真洲,有如今的这种修为境界,在情理之中,倒是你……”

    大老婆的话没有说完。

    但意思很明显:和卫名臣相比,无根无基的你才是真的离谱好吗?

    林北辰抬起四十五度的头,笑了笑,骄傲地道:“神界大人物,他的有我大吗?别误会,我说的是身份地位。”

    秦主祭眼眸中一抹凌厉的光芒,像是雪白的刀锋一样闪过。

    夜未央 不失时机地插嘴,问道:“他说我是什么先天神体道胎,是什么意思呀?”将之前卫名臣说过的话,大概描述了一遍。

    当然,主要是说给林北辰听。

    “可能和你的体质有关。”

    林北辰听完,心中一动。

    夜未央的体内,长眠着一个真正的神灵。

    她的肉身来历奇特,所以在卫名臣的眼中,是罕见的先天体质?

    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秦主祭又道:“朝晖大城战事紧急,你速速去支援吧。”

    这是在赶林北辰离开。

    林大少一下子,又想起了秦主祭的独特命格。

    天煞孤星。

    靠她太近,就会有危险。

    所以她催我走,其实是在为我好?

    啊,大老婆果然还是在乎我的。

    不过自己如今已经是主神,坐拥三大神位,难道还怕‘天煞孤星’命格的天克之力吗?

    “其实我……”

    林北辰决定摊牌。

    秦主祭直接打断,道:“等朝晖城事了,你来找我,我在神殿后院等你。”

    说完,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林北辰脸上顿时浮现出喜色。

    约了约了。

    这是开始单约了。

    哦嚯嚯嚯。

    美好的开端。

    想到这里,林北辰喜不自胜地握住了夜未央的小手,轻轻地摸了摸,道:“我去去就来……”还是先去支援朝晖大城吧,已经重色亲友先来神殿山了,不能再见色忘义直接让朝晖大城的前线的将士们白百战死了。

    话音未落。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林北辰。”

    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怒意。

    林北辰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当下暗叫糟糕,要翻车,在外撩骚被丈母娘给现场抓住了。

    他不动声色地放开夜未央的小手,转身,脸上的表情瞬间肃穆了起来,道:“秦夫人?你怎么来了?我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斩杀了神王卫名臣……你找我是想要为卫名臣求情吗?对不起,他已经领盒饭了。”

    反客为主。

    果然就见秦兰书的脸色,微微

    一怔,旋即怒意缓缓地消失。

    她想起自己之前一直都反对林北辰和女儿之间的交往,一心要将女儿嫁给卫名臣,现在来指责林北辰,似乎也没有什么立场。

    “和他无关。”

    秦兰书收束心神,道:“晨儿想要见一见你。”

    林北辰想了想,道:“我也正好想要去看望凌晨,但是朝晖大城前线战士紧张,等我前去平了敌人,第一时间返回云梦城来见凌晨,如何?”

    我好歹也是堂堂神界五大主神之一,不要面子的吗?

    来来一手欲擒故纵再说。

    秦兰书摇摇头,道:“晨儿的时间不多了,临走之前,她想要再看你最后一眼。”

    林北辰:Σ┗(@ロ@;)┛?

    什么?

    凌晨有危险?

    怎么回事?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颤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走,快带我去见她。”

    秦兰书清晰地捕捉到了林北辰脸上的表情变化,心中也是微微一暖。

    看来这个纨绔,是真心在意女儿的。

    虽然两个人注定情深缘浅有缘无分,但一想到女儿对林北辰一往情深,若是林北辰只是逢场作戏的话,她难免会为女儿感到不值刚才这一幕,至少可以证明不是。

    两人第一时间赶往凌府。

    几个呼吸之后,就到了林府的门口。

    白色马车犹如白色的幽灵,静静地停在大门,看起来与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格格不入,不知道为什么,林北辰感觉到了一种是似曾相识的气息,从马车里传出。

    但他急于去见凌晨,自然是不会有丝毫关注。

    当他出现在凌府别院的阁楼中,看到面色苍白如纸的凌晨,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躺在床上盖着厚被子只露出一张憔悴的脸的少女,真的是记忆中那个甜美骄傲古灵精怪的城主千金吗?

    “你……来了?”

    仿佛是心灵感应一般,凌晨这时又睁开眼睛,苍白如雪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真诚的笑容,缓缓地抬了抬手。

    他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了床前,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凌晨冰凉的小手,想要勘察她到底受了什么伤。

    “不要。”

    秦兰书大惊,出声阻止已经来不及。

    完了。

    林北辰要被冻成冰雕了。

    老岳母眼前一黑——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