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赘婿出山 李闲鱼

0565章 老虎发威

    男人和女人的战争,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女人获得胜利。

    李子安说不炒菜,可最终还是站在了燃气灶前操起了锅铲。

    董曦给他打下手,洗菜摘菜,配合也算默契。

    李子安翻炒着平底锅里的白菜,一个时间里,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手上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他刚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不假思索的就想到了汉克,因为汉克的嫌疑最大。可董曦说汉克昨晚并没有离开灯塔领事馆,他就不知道是谁了。

    给董曦卜的那一卦里也没有提示是谁盗走了精武女王和罗盘,以至于他都怀疑是精武女王自己爬起来化作一堆骨粉飞走了。

    现在,他忽然意识到他漏掉了一个人,姑师大月儿。

    这是锅里的白菜触发的灵感,毫无征兆的就涌上了心头。

    这几天他先后两次看见了白色的身影,每次他都有很强烈的直觉,那就是姑师大月儿,可是每一次都没有看见正面。

    这事,如果真有谁能从东方疗养院之中偷走精武女王和罗盘,那么姑师大月儿还真的是当仁不让的头号嫌疑犯,因为她有那个本事。

    难道真的是她?

    可是她为什么要盗走精武女王和罗盘?

    当初,扎新地地下冥殿,如果她想带走精武女王的骸骨,她大可以在他开棺之后带走,他和董曦两个人想拦也拦不住。

    还有罗盘,如果她想抢,他拿着罗盘找到喜马拉雅山禁地的时候,她就可以抢走,又何必等到现在?

    这么去想,姑师大月儿又没有动机盗走精武女王的骸骨和罗盘。

    “菜糊啦!”董曦叫了一声。

    李子安这才回过神来,却见锅里冒着烟,白菜都被他炒糊了,如果董曦再迟点叫他,没准会起火。他赶紧将平底锅拿起来,将锅里的炒糊了的白菜倒进垃圾桶里,然后往锅里掺了一瓢水。

    “你怎么了?”董曦关切地道。

    李子安摇了一下头“没什么。”

    董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有心事,难道我看不出来吗?”

    李子安心里犹豫要不要跟她说,他刚才想到的可能。

    “如果不方便说就不说吧,这里还有半颗白菜,我给你切了,你再炒一份。”董曦拿起菜刀去切白菜。

    李子安以为她是以退为进,等下还是会问他,可是等了半响,那半颗白菜都快切完了,她都没有再开口问他。

    这不像是他熟悉的那个董曦。

    董曦将半颗白菜切好,说了一句“这可是最后半颗白菜了,你要是再炒糊的话就没了。”

    李子安说道“刚才我想到了一个人。”

    董曦看着李子安,却没问是谁。

    李子安自己说了出来“我刚才想起了那个白衣服的女人。”

    “你怀疑是她?”董曦顿时激动了起来,“快说说,你为什么怀疑她?”

    李子安说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如果有怀疑的对象,我们又能找到证据的话,你就不用背黑锅了。”董曦说。

    虽然高个处处针对自己,跟冤家似的,可李子安却知道,她的心里真有他,也真是对他好,他的心里也暖暖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怀疑她,可是我又觉得不是她。”

    “她在马福全的命案现场出现过,来无影去无踪,那次她就避开了所有的监控,我觉得就是她。”

    “她没有动机。”李子安说。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你是不是跟她有一腿,所以护着她?”

    李子安“……”

    又来了。

    好不过三分钟,就又是冤家了。

    “关于那个白衣女子,你还知道什么,你都告诉我。”董曦说。

    李子安洗锅倒油。

    “你倒是说呀。”董曦催促道。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关于那个白衣女子,我知道的不比你多,你让我说什么?”

    这不是隐瞒,也不是欺骗,而是有些话真不能说。

    锅里的油烧开了,李子安又伸手去把菜板上的白菜端来,放进了锅里翻炒。

    董曦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那眼神似乎要看穿李子安的内心。

    李子安翻炒了几下白菜,冲董曦微微一笑。

    董曦微微呆了一下。

    她喜欢大师,如果跟大师的盛世美颜没有一点关系,恐怕她自己都不相信。

    李子安又翻炒了几下,然后又对董曦笑了一下,准备让她把醋拿过来,却没等他开口,董曦忽然伸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臀部上。

    啪一声脆响。

    李子安顿时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董曦瞪着李子安“看着我干什么?”

    李子安郁闷地道“你无缘无故打我,你说我看着你干什么?”

    董曦说道“你心里有话想对我说,可又磨磨唧唧不说出来,我忍不住想打你,你要是还不说,我还打你。”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我……”

    董曦又一巴掌抽在了李子安的臀部上“勇敢一点,喜欢一个人就要大声的说出来,说呀。”

    “你再打一下试试!”李子安怒了。

    他的话音刚落,董曦的巴掌就有落在了他的臀部上。

    “你居然还敢凶我,打你怎么啦?”

    李子安一手掌锅,一手掌锅铲,没手去报仇。可是即便他没有在炒菜,两只手都有空,他能拿巴掌去抽董曦的满月吗?

    男生和女生吵架总是吃亏的一方,女人说动手就动手,哪里都敢打,可男生却不行,打哪都是禁区,打哪都不行。

    “你说呀,我就在你面前,你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就没机会了,快点把你心里的话说给我听。”董曦的眼眸里满含期待。

    李子安看着她,深吸了一口气。

    董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她渴望听到那三个字的话。

    “把醋给我拿过来!”李子安说。

    董曦顿时愣住了。

    “你没听见啊,把醋给我拿过来,不然又炒糊了!”李子安催促道。

    “这就是你想跟我说的话?”

    “对啊!”

    董曦忽然又是一巴掌抽在了李子安的臀部上,气乎乎地道“你自己去拿,我去请老总过来!”

    她转身往厨房门口走去。

    李子安瞅见她那圆润的满月,想起挨了三巴掌还要自己拿醋的事,恶向胆边生,一时没忍住,放下锅铲,追上一步,挥手就抽在了那只满月上。

    啪!

    一声脆响。

    一片涟漪荡漾。

    董曦忽然回头看着李子安。

    李子安慌忙退后一步,心里有点虚,还有点后悔。

    董曦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这才像个男人嘛,没事,你甚至还可以更大胆一点。”

    李子安尴尬的笑了笑。

    更大点一点,他真的不敢。

    现在这种情况是那个宿主试验种下的因,他要是再大胆一点,那就不是眼前这点暧昧了,会弄出人命的。他的感情生活已经够

    乱的了,再在董曦这里弄出人命,那就不好收拾了。

    董曦等了几秒钟也没见李子安再伸手来打一下她,也没有说那句三个字的她最喜欢听见的话,锅里却又开始冒烟了,她慌忙伸手从调味架里拿了一瓶醋递给了李子安。

    “快起锅,又要糊了。”

    李子安接过醋瓶子往锅里倒醋。

    董曦忽然又挥手一巴掌抽在了李子安的臀部上。

    李子安移目看着董曦,脸上带着微笑。

    董曦瞪着李子安“打你又怎么样,你敢再打我一下吗?”

    李子安将平底锅从燃气灶上端开,忽然伸手将她捉住。

    “你、你要干什么?”董曦顿时紧张了起来。

    李子安弯腰将她扛在肩头上,大步往外走。

    “你、你放我下来!”董曦更紧张了,说话的声音有点颤。

    李子安将董曦扛到沙发前,将她扔在了沙发上,没等她爬起来,又捉住她,将她翻了个,一手摁着她,一手照着她的满月就抽了下去。

    啪啪啪……

    清脆的响声在客厅里荡漾开来。

    “你、你不要脸!”

    “我就不要脸了,咋地!”李子安继续抽。

    “你耍流氓!”

    “我就耍流氓了,咋地!”李子安霸气了。

    啪啪啪……

    “哎哟、哎哟……”董曦被打疼了,叫痛了。

    “以后还打我不?”

    “打!”

    啪啪啪……

    “以后还打我不?”

    “我错了,我不打你了……你快停下,打肿啦!”董曦嚷道。

    李子安这才停手。

    “女人的话你也信,你个猪头!”董曦说。

    李子安跟着又一巴掌抽了下去。

    啪!

    董曦哼了一声,嘴角却浮出了一丝笑意。

    却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人,目瞪口呆看着趴在沙发上的董曦,还有一手摁着董曦,一手高举的李子安。

    李子安察觉到门口有人,猛地转身过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高山。

    老头子的手里还拿着一瓶玻璃瓶老酒,包装纸的颜色都发白了,只依稀能看见“剑南春”三个字。

    董曦也发现高山了,一张脸刷一下就红透了,趴在沙发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客厅里的气氛往死里尴尬。

    高山干咳了一声“那个,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我……”董曦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也心虚得很。

    谈恋爱不违规,可跟有妇之夫谈恋爱,那就违规了。

    李子安慌忙说道“董曦刚才扭着腰了,我给她按摩治疗一下。”

    “对对对,大师给我治腰。”董曦说。

    “哦,原来是这样,要我回避一下吗?”高山问。

    他又不是瞎子,这话都能信?

    “一句按摩完了,高首长你坐,我去做菜,马上就好了,待会儿我们好好喝几杯。”李子安逃似的往厨房走去。

    董曦从沙发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裳。

    高山瞪着董曦,那眼神给人一种秋风扫落叶一般的肃杀感。

    董曦避开了高山的眼神“那个,老总你坐,我去给你泡茶。”

    高山冷哼了一声“你怕不是想请我喝喜酒吧?”

    董曦“……”

    厨房里,大师打自己的手,一边打一边骂。

    叫你手贱!叫你手贱!叫你手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