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盖世 逆苍天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九级异兽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的虞渊,在虚空的银白陨石上,重新审视着七厌。

    七厌附体的地穴族族人,体格瘦小,皮肤下的血肉,和七厌的七条剧毒溪流相融,透出一股腐朽酸涩的气息。

    一缕意识波,伴随着一声直达灵魂的啼鸣,传递向虞渊。

    意识波澜内,记忆和奇妙图纹混杂,准确地描述了关于七厌,不受“若寻神树”影响的玄奥。

    女皇陛下懒得长篇大论,用她这个层面的超凡生灵,奇特的方式,将想要表述的东西,直接灌输给虞渊。

    告诉虞渊,万物相生相克,诞生于“彩云瘴海”的七厌,异魂和他精炼的剧毒精粹糅合,是一种奇妙的液体生命体。

    七厌,其实早就有躯体,那七条剧毒河流,就是他的躯身。

    “彩云瘴海”乃浩漭的奇绝诡地,沼泽散落,五颜六色的瘴云,如厚厚的雾纱披在半空,遍布着众多因剧毒瘴气而壮大的奇花异草。

    从中孕育的七厌,汲取剧毒瘴气精华,凝为液体躯身,自有他的神奇之处。

    穿金裂石的锋利枝干,对液体溪流形态的七厌,造不成伤害。

    “若寻神树”和其余的狰狞怪树,也没办法熔炼七厌,将他连魂带剧毒溪流吞没,真要那么去做了,反而也会得不偿失,会玷污自己原有的力量。

    杀不死,且无法炼化,“若寻神树”还真的拿七厌没辙。

    女皇陛下的那一缕意识波,还告诉虞渊,七厌没有能冲离盈灵界,是因为那只神蝶的约束,而非“若寻神树”。

    在最初的时候,虚空灵魅还有“梦蝶”和“幻蝶”两个名字,神蝶和她的一番冲突,并不是因遭受重创,才迟迟不能醒来。

    此刻的神蝶,在释放它早年做为“梦蝶”和“幻蝶”时,掌握的梦和幻之秘术。

    它只有处于现在的半睡半醒之间,幻和梦的奇妙才能持续,才能让邃林星域的各方生灵,深受幻术的迷惑,逐个赶赴过来。

    神蝶一旦完全苏醒,幻术也就失效了。

    至于那神蝶为何束缚着七厌,不允许“若寻神树”吸食不了的七厌离开盈灵界,女皇陛下也不知原因。

    没只言片语,仅一缕意识波,便道尽所有。

    而虞渊,也只是一霎那间,就知晓了一切。

    从女皇陛下那儿,得知了奇特的异魔七厌,不仅不受“若寻神树”的制衡,兴许还真的有可能,在某一刻帮上忙,能助他对付“若寻神树”。

    只是……

    居高临下,冷漠看了七厌半响,他还是摇头:“不必了,我并不需要你的帮助。你也看到了,我未被盈灵界牵扯,也没被约束。而你,连冲离盈灵界都不能,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

    七厌附体的地穴族族人,眼瞳燃烧着的绿色火焰,仿佛突然熄灭了一霎。

    看得出来,他极为的失望。

    嗤嗤!

    暗灵族的迪格斯,隔空指向七厌,立即有细密的空间光刃形成。

    裴羽翎一声轻喝,“虚天鉴”随心而动,也向七厌的所在而去。

    “虚天鉴”轨迹所过,空间仿佛被冰冻,空气不流动,所有的植物,异能,也像是霎那静止。

    “你们,杀不了我的。”

    七厌的猖狂声,

    从那地穴族族人体内响起,然后在一瞬间,他的七条剧毒溪流,如七道迅疾闪电,朝着七个不同方向而去。

    迪格斯和裴羽翎的攻击,一束束的空间光刃,还有虚空封禁,对他的确无效。

    上空众人惊奇地看到,从七厌分离的七条溪流,能相互融合为一。

    不论,之前的距离多远,处于什么状况。

    本被裴羽翎的“虚天鉴”,封禁的一条暗褐色剧毒溪流,被那迪格斯的空间光刃,斩为一段段的另一条深绿色,在一个刹那后,出现于别的五条剧毒溪流处,毫发无损。

    其中七厌的魂能,溪河中的毒素,一点不少。

    似乎,一定的空间范围内,七厌凝炼的剧毒溪流,彼此连系永不断。

    且,可随意地瞬间汇聚。

    “这东西,果然有点门道,也是目前为止,唯一可以在盈灵界,生龙活虎大摇大摆的家伙。”严奇灵眯着眼,摸着下巴,“你怎么就不肯答应他?我觉得,他比你介绍的,已加入我们的桃花夫人,还要特殊点。”

    桃花夫人胡彩云,也曾经是彩云瘴海的邪派修行者,当年和黑浔一同冲向天外。

    因她很识相,在瞧出虞渊的不凡后,就坚定地追随,所以千鸟界时,她便被引荐给神魂宗,如今已经是神魂宗的一员了。

    严奇灵觉得,既然都是彩云瘴海的异类,胡彩云都被引荐了,七厌那么主动,何必拒绝?

    尤其是,从目前的局面看,七厌还能在某一刻,做为对付“若寻神树”的手段。

    “他就是不行。”

    虞渊没有女皇陛下的神奇手段,无法将他在曳幻星域的浮生界,和七厌相遇之后,发生的众多不舒服事情,一股脑地传给严奇灵,所以只是简单地说道:“他不会信赖任何势力,也不会信赖任何人。只要有机会,看到有利可图,他会背弃所有人。”

    “哦,这样啊,我懂了。”严奇灵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阵子。

    “火神之矛”携带着徐璟尧,化作一片火炎流星,在远方天幕浮现。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虞渊眯眼凝望,看到徐璟尧的阳神,混在一片火矛光雨中,陷入了明显的癫狂,他的灵智失控,似乎还直接感染了“火神之矛”的器魂,让神器里面的魂灵和他一样。

    “雷霆神池”形成的巨大雷涡深处,魏卓眉毛如剑,脸色冷峻,眼睛锐利地喝道,“徐璟尧!”

    轰!

    雷涡中的“天雷锤”飞出,带起了团团的青色雷球,矗立在“雷霆神池”边沿的八个巨大身影,则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火神之矛”内部的器魂,被震的有片刻清醒。

    于是,众人看到那片火焰流星,突然扭转了方向,朝着魏卓和雷涡所在飞来。

    呼!

    魏卓陡然祭出法相,八个巨型的雷电光影,融入他那巍峨法相里。

    先前还显得巨大的“雷霆神池”,如电光交织的腰带,环绕在他那千丈高的法相。

    魏卓的法相,探出一只雷电密集的巨臂,将一杆深红长矛骤然握住,所有的流星火雨,也顷刻间消失无踪。

    嗖!

    “火神之矛”和徐璟尧,被魏卓的法相,硬生生扯入雷涡。

    魏卓突然一个收缩,瞬间又化作常人形态,然后向楚尧伸手,道:“拿来!”

    楚尧不敢违逆他,肉疼地,掏出一枚朱果般的丹丸。

    丹丸一出,很多嗅觉灵敏者,就闻到一种静心宁神的奇异药香,就连盈灵界内,被许多古木树枝,疯狂穿透的火焰星辰中的朱焕,也不再疯狂叫嚣,如短瞬有了点灵智。

    魏卓愣了一下,可还是毫不犹豫地,将丹丸硬塞向徐璟尧口中。

    丹丸一入嘴,像八爪鱼伸出触手,条条奇妙的红线和徐璟尧的魂丝相连,令他从癫狂的境况渐渐苏醒。

    “多谢魏前辈。”

    知道被搭救的徐璟尧,连忙道谢,旋即脸色微沉,指着盈灵界中,被巨木枝干攻击的火焰星辰,“我宗的朱老?”

    “他在我之前,先一步落入此诡异盈灵界。”魏卓摇了摇头,冷静地说道:“此界暗藏着,足以轰杀我的力量。我不下去还好,一旦踏足大地,我会和朱兄一样,落得同样的下场。”

    徐璟尧骇然失色。

    他对朱焕很尊敬,可他亲身经历过,也深知盈灵界非同小可,而且魏卓都这么说了,他也不敢冒冒失失地,冲向盈灵界搭救朱焕。

    徐璟尧仰头,看着另一方虚空高处,站立着的虞渊,严奇灵,还有贝鲁一行人。

    瞧见贝鲁时,他心头巨震。

    “巴洛没来邃林星域,只是他们几个的话,杀不死你我。你我真正需要留意的,是那位女皇陛下,因为谁也不清楚,她究竟恢复到什么程度了。”魏卓沉声道。

    徐璟尧点了点头,又问:“我们就看着?”

    “先看着。”

    一刻钟后。

    一头近千米长的深海巨翼蜥,将挡路的一块块陨石,撞击的爆灭为齑粉,狂吼着出现于众人视线。

    这头天外星河的异兽,比虞渊在陨月禁地所见的,魔宫打造的奇异船舶大数倍。

    之前的那头,只有三百米长,是被魔宫斩杀以后,以其庞大兽身精炼,化作一艘华贵的船舶,上面还建造着亭台,供魔宫强者休憩。

    “我没吃了它,给它侥幸逃脱了,竟又被幻术诱导至此。”陈青凰舔了舔嘴角。

    贝鲁和严奇灵等人,听她这么一说,看了一下她的动作,心底发寒。

    严子央一声不吭地,和她拉开距离。

    身为参与者,严子央知道因她的一滴绿色鲜血,引发了多么恐怖的兽潮。

    黑油蛮牛,嫣鲤,还有金厉,加众多异兽大妖,纷纷被吸引过来。

    金厉因虚空灵魅的横插一脚,趁机逃走,黑油蛮牛和嫣鲤则死了。

    没想到,这头近千米长,望着就如此恐怖的深海巨翼蜥,也被她的一滴鲜血吸引,要不是虚空灵魅的插手,还是会被女皇陛下蚕食。

    “它也是?”虞渊也吃了一惊。

    传说中,深海巨翼蜥有深渊巨蜥的血统,眼前的这头通体如由黑色精铁铸造,硕大的眼瞳深处,闪耀着残暴的疯狂光芒。

    比起当年在陨月禁地,他所见的,被炼化为船舰的死物,这头深海巨翼蜥望着就令人生畏,绝对不是善茬。

    “嗯。”陈青凰点头,“除了它,还有一个,也快要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