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盖世 逆苍天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遗弃

    摇头,自然是拒绝。

    面对着杜远、莫白川、郁牧等人,还有君宸、周游这类,全部出自浩漭大世界,却不同阵营强者期待恳请的眼神,虞渊摇头拒绝。

    拒绝,是因为那头遭受修罗族伤害的雪熊,并没有失去理智。

    它的眼眸,虽然萦绕着浓郁的杀意和暴戾,可它的灵智还在……

    它是清醒的,它知道它正在做什么。

    那是它的选择!

    它呵护了修罗族多年,帮助一位位修罗族的王登顶,默默地守护着飞萤星域。

    也是它,从那“寒渊口”中带出一块块寒晶,供萨博尼斯铸造出“暗域寒井”,它和修罗族存在着古老的契约,它一直在遵守着。

    它做了,它能做的一切!

    是萨博尼斯,是阿隆索,是整个修罗族,率先撕毁了契约!

    还胆敢,以“素落地笼”来禁锢它!

    既然如此,它何必要在意修罗族的死活?

    浩漭大世界,能不能通过“寒渊口”,从飞萤星域抽取寒能,和它又有什么关系?

    它眼神凶暴决然,它的态度是如此明确!

    虞渊能深刻地感受到,它因为遭受背叛而出离愤怒,从而做出了这个血腥选择。

    虞渊能做的,就是尊重它的选择!

    吼!

    暴熊突然间捶胸嘶吼,这仿佛是一个明确的讯号,是一个明确的答复!

    远方。

    悬浮在那方星辰高空的阿隆索,脸上满是黯然失落,他握着水晶球,深深叹息。

    他能够看到,在此界修罗族国度中,一些血脉较高的战士,正激动地凝望着他。

    许多人,分明还跪了下来,朝着他膜拜,不断地磕头。

    似乎是知道,他乃修罗族的大统帅,是十级的黄金修罗,是为了拯救他们而来!

    那些人觉得,是萨博尼斯听到了他们的祈祷,所以安排他降临。

    由他,将撕裂的界壁修复,让下面的帝国得以完整,令生灵能幸存下来。

    只可惜……

    阿隆索的内心,溢满了愧疚和难过,他又叹了一口气后,将握着的水晶球掷出。

    一片金色天幕落下,把席亚拉几位白金修罗,将下面一部分,血脉达到八级的修罗罩住,拉扯到了水晶球内部。

    “抱歉……”

    阿隆索和水晶球一同离开。

    那方和整个飞萤星域,有着特殊纽带关系的星辰,渐渐被溟沌鲲靠近。

    “他,他遗弃了我们!”

    “他是阿隆索,是我们族群的大统帅啊,他是一位十级的黄金修罗!”

    “他为何丢下了我们?!”

    数不尽的绝望哀嚎

    声,从那些修罗国度传来,弱小的修罗族族人,再也看不到希望,已感受到了入肺的空气,蕴含着破裂心脏的污秽能量。

    再然后,他们看到一个巨大的黑色异物,充满了他们的视野。

    也充满了他们头顶的星空。

    一声兽吼,响彻于整个天地,无数血雾因此而爆开。

    ……

    暴熊体内的凶戾和残忍气息,忽然平复了下来,它脸色淡漠地收回了目光。

    它冷静地,看着莫白川等人,暗自守护着的深海。

    它眼中,现出一抹人性化的讥讽色彩,似在嘲笑莫白川,还有杜远、郁牧等人。

    飞萤星域都将毁灭,牢牢守着一个“寒渊口”,还有什么意义?

    轰!轰轰轰!

    纪凝霜陡然发现,她端坐着的雪山下方,大地在轰鸣。

    地心深处,和飞萤星域,和那个被狂暴溟沌鲲摧毁的星辰,息息相关的道则秩序,已经开始崩塌碎灭。

    浓郁的寒雾,不再流逝过来,不论“寒渊口”有多么的神奇。

    这个奇异的星辰,本来如一块含有秘阵的寒石,能永恒地,朝着外面的幽冷星河,聚涌着森然的寒雾。

    现在,因核心法则崩塌,此奇异的特性已经不复存在了。

    周游满脸愁苦,“怎会变成这样?”

    “是阿隆索作茧自缚,怨不得它。”天藏冷哼一声,“自以为是的家伙!飞萤星域的毁灭,是他,还有萨博尼斯自找的!本来,大家能一起合力,将溟沌鲲限制着,一起先让溟沌鲲不能作祟,他偏要强行提枪来刺!”

    天藏乃外域天魔,而非浩漭本土生灵,所以“寒渊口”存在的意义,他能无视。

    他冷静地看待此事,知道问题的关键,就是当虞渊竭尽全力地,运转“启天剑阵”限制溟沌鲲时,阿隆索趁机刺出了一枪。

    阿隆索,选择在那时候枪刺虞渊,是非常不合适,也不合理的。

    偏偏,他还得到了萨博尼斯的授意。

    他在暴熊愤怒阻止时,竟然祭出了捕杀巨龙的“素落地笼”,让暴熊深陷其中,还被那地笼给伤了血脉……

    修罗族,就应当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可现在怎么办?溟沌鲲通过那个最重要的星辰,或许能恢复大部分伤势!”

    白鹤的血脉都在颤栗,他感受到了那头星空巨兽,散播出来的大恐怖,他时时刻刻,仿佛都在承受着血能的冲击。

    越是大妖,越是异兽,在面对狂暴状态溟沌鲲时,就越觉得难受。

    “他又没醒过来,有什么好怕的?”虞渊皱着眉头,扭头看了一眼白鹤,“再说了,他醒来之后,第一个目标也会是我。”

    死亡之鹤略显

    不悦。

    换了以前,他或许已经当场发作了,要教训虞渊一番。

    可现在,他心中便是有不悦,也被他给压了下去。

    因为,虞渊通过飞萤星域的这场巨变,展现出了太过匪夷所思的异力和能量。

    能借助“擎天之剑”成功递出那一剑,能驾驭斩龙台,还能让暴熊老实听话的虞渊,已凌驾于他之上。

    这样的虞渊,在神魂宗和商会的阵营,身份地位几乎和君宸相当。

    白鹤又不傻,一旦意识到此时此刻的虞渊,在突破阳神以后,不论是个人战斗力,还是影响力,都高出了他一截,他当然就不敢发难了。

    “别管溟沌鲲了,都留意一下阿隆索,为了我执掌的斩龙台,这家伙连飞萤星域都敢牺牲。既然如此,那就如他所愿吧。”

    虞渊脸色漠然,心境出奇地冷硬,没有因数十万修罗的死亡影响情绪。

    对艾莲娜的几丝歉意,从他摇头时,便消失无踪了。

    席荃死了,纪凝霜被阿隆索重伤,他也差点被席亚拉痛击,连呵护修罗无数年的暴熊,也被“素落地笼”所伤,凭什么不让修罗付出代价?

    “重新挑选寒渊口坐落的星空,那是以后的事情。当下,尝试格杀阿隆索!”

    虞渊口出狂言。

    然而,并没人觉得他这番话,有什么问题。

    阿隆索也分明受了重伤,“素落地笼”毁灭,白银战枪的枪尖炸裂,水晶球也破损了,如此状态的阿隆索,已非全盛战力。

    在场的众人合力,加上暴熊,还有虞渊诸多未显底牌,真有斩杀阿隆索的可能!

    喀嚓!

    纪凝霜身下的雪峰,如冰棍遭受铁锤重击,忽然间崩裂了开来。

    不仅是那座雪峰,有“寒渊口”暗藏的冰莹星辰,界壁全部撕裂,大地伴随着震动声,也在四分五裂。

    莫白川等人,看着被冰川,雪峰,不断砸落着的那个深海,愁眉不展。

    哧啦!

    众多交织的空间光刃,竟在那星辰的地底出现,那深海的“寒渊口”内,似乎也在外溢着什么异力。

    一道道目光,自然被吸引过去。

    君宸,周游,还有白鹤,脸色凝重无比,显得极为关注。

    寒渊口,是浩漭稳定的关键。

    他们全部出自浩漭,他们永远不想看到浩漭出问题,不想看到浩漭有麻烦。

    “飞萤星域,怕是指望不上了。”

    杜远拖着疲累的身躯,踩着一块厚实的坚冰,目光深沉地说道:“我现在下海底,看看能不能将那寒渊口保住,将其带往别处!”

    话语一落,他就第一个沉落深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