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盖世 逆苍天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剑宗的封禁

    天外,千鸟界。

    原本坐落“死亡巢穴”的位置,矗立着星河渡口,涌动的空间异能,阵阵地从星河渡口传出。

    嗖!

    明眸皓齿的蒋妙洁,俏脸满是慌乱地,从那星河渡口中踏出。

    她是从大泽的巢穴,先去了翼族绿荧界,再通过绿荧界转道的千鸟界。

    “太虚大人!”

    蒋妙洁一过来,便以灵魂秘术发出呼唤。

    “我在。”

    清秀的太虚神王飘然而至,瞬间越过众多造型迥异的异族宫殿,出现在她的身前,“不必紧张,我在天外也得到了消息。”

    “您都知道了?”蒋妙洁惊诧道。

    “嗯,段奕生被擒获,钟离大磐重伤之下,也被拘押在新开的剑狱。剑宗的那些大剑仙,游荡在星空各方,四处拘禁和我们神魂宗交好的修行者。如此大的动作,我岂会一无所知?”

    太虚看着蒋妙洁背后的星河渡口,皱眉道:“只是太始,天启,一同去见摄魂了。他们迟迟未能归来,所以我已安排华昕前往传讯。”

    “我从浩漭而来,在浩漭那边同样是一片混乱。”蒋妙洁迅速描述了一番。

    “还好。”

    太虚还算镇定,他听完后点了点头,说道:“韩邈远还算是克制,没有对同为人族的那些宗派大开杀戒,而是以幽禁为主。如果是这样的话,等太始、天启归来,要是摄魂也被说动了……”

    太虚拉长声音,道:“我们再将他们救回来便是。”

    哧!

    一道耀目剑光,忽从冰冷昏暗的星空凝现,势不可挡地直奔千鸟界而来。

    空间距离,星空的一切阻碍,界壁的封禁,似乎通通影响不了那道剑光!

    太虚霍然变色。

    千鸟界上方,神魂宗的门人长老,商会的成员,暗灵族、星族、女妖和外域天魔等等族群的战士,全被那道剑光给惊动了,皆骇然地仰头去看。

    剑光未至,单单只是此剑上的剑意,就已刺穿了所有障碍。

    包括千鸟界的界壁!

    噗!

    一个不大不小的窟窿,在千鸟界的界壁形成,不等混乱驳杂的星空异能,大量地灌泄进来,众人就见不修边幅的剑宗之主,如电般穿过窟窿。

    轰!

    林道可和剑光一起坠落,令整个千鸟界顿时一震,大地裂纹丛生。

    太始反复淬炼的千鸟界,固如金汤,但在林道可的面前,如不设防般,被他给长驱直入。

    界壁,大地,脆弱的如薄纸一般,他一碰仿佛就能穿透。

    将神位淬炼为一柄剑的他,在剑光消逝以后,两手空空地站在蒋妙洁刚刚过来的星河渡口,随后默不作声地坐下。

    “林道可!”

    “剑宗!林道可!”

    天外的那些异族强者,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剑道第一,居然破开千鸟界的界壁,亲临此方被神魂宗、商会联手打造的世界,顿时乱成一团。

    这阵子,浩漭的那几大至高势力,四处拘禁站队神魂宗强者的讯息,已在星空中传播开来。

    来千鸟界寻求交易的,各族的权贵战士,也知道两者必有一战。

    但都没想到林道可竟然是直捣黄龙!

    轰隆隆!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战舰咆哮声,从千鸟界的一些广场和峡谷腾飞,女妖族和暗灵族的战舰,不想掺和进来,赶紧要飞离千鸟界。

    坐在地上的林道可,一脸漠然地说:“不许走。”

    战舰的咆哮声还在继续,还在轰鸣不休。

    林道可微一皱眉,然后并拢两指化为剑刃,朝着腾空欲从千鸟界逃离的战舰,随手挥出了几剑。

    锋锐无匹的剑光,在那些腾空的战舰中炸开,不论是战舰还是里头的异族战士,尽数化作残骸和残肢洒落。

    “我家宗主说的话,还请你们认真去听。”

    “天水之剑”郁牧沿着那个窟窿口,如御动着一条冰莹的溪河而来,笑嘻嘻地在端坐着的林道可背后站住。

    郁牧两手抱剑在胸前,突然放声高喝:“从即可起,所有千鸟界的人,不论是不是出自浩漭,都不允许从此界离开!”

    看着漫天洒落的战舰残骸,血雨纷飞的异族,郁牧补充道:“胆敢违逆者,便是他们这般的下场。”

    嗖!嗖嗖!

    “粉碎之剑”梵鹤卿,“七情之剑”陆宏鹏,“青花之剑”苏晴茉,还有“流云之剑”薛九,也在郁牧之后降临。

    连郁牧在内,共有五位自在境的大剑仙,持剑立于林道可的背后。

    林道可静坐,他们通通站着,将千鸟界的星河渡口围住。

    “太虚前辈是吧?”

    郁牧懒散地,笑看着清秀俊美的太虚神王,很有礼貌地说道:“是这样的,我们的宗主念在虞渊从飞萤星域内,将那剑光长河所藏的剑意剑芒,通通送到了剑窟,所以不会滥杀无辜,也不会急切。”

    他指向星河渡口,道:“此渡口我们不做限制。”

    又指向缓缓愈合的界壁,道:“所有想通过界壁过来者,不管是你们神魂宗的,商会的,还是前来支援你们的异族战士,我们通通给予放行。”

    “我家宗主就在这,恭候你们散落在天外的所有至强力量,等太始,天启,还有那位神秘的摄魂神王赶来。”

    “总之一句话,从即刻起,千鸟界只许进,不许出!”

    郁牧替林道可说出剑宗所图。

    剑宗以一宗之力,降临到千鸟界,让神魂宗和商会的力量被迫集中。

    林道可还允许神魂宗的几位神王,从各方天地跨入千鸟界,也不怕他们剑宗在此的消息外泄。

    身为韩邈远手中最锋利的矛,林道可一人一剑,要隔绝神魂宗和浩漭。

    剑宗封禁千鸟界的消息,瞬间传播在星河中,让外界所有异族强者震惊。

    ……

    浩漭,煞魔峰。

    虞依依显形在峰顶,身旁还有天魔青魇,地魔白鬼,撼天大帝,黑浔等神魂宗的异类巨擘。

    呼!呼呼!

    数万的煞魔,或似獠牙恶鬼,或如俊逸的书生,或成嗤嗤怪笑的妙龄少女,再或者如黑妪和白熊般,各式各样应有尽有。

    煞魔游荡在群峰间,和深藏在山腹的大鼎始终存在灵魂连系,还能从刻印在山峰的魂阵内获取力量。

    从高空去俯瞰,以煞魔峰为中心,群峰间阴风阵阵,凶厉嗜杀的魔魂如深海般。

    俏美的虞依依,如大家闺秀般站在峰顶,她借助煞魔鼎和“万魔大阵”的奇妙感知,能看到环绕在周边的雷宗修行者,终于忍不住开始接近。

    “神魂宗领地,侵入者后果自负!”

    黑浔负手而立,眯眼望着一位熟识的修行者,皱眉道:“陆吉!我依稀记得你,还去过千鸟界换取雷属性宝晶,没想到你现在成了魏卓的走犬!乔老太是你们雷殛宗的首领,她被魏卓所杀,你竟然还投奔雷宗!”

    藏身暗处,本不愿露面的陆吉,眼看被黑浔点名了,被迫无奈地现身。

    他在一座光秃秃的矮山冒头,身穿绘刻着众多雷电符文的衣袍,眼中也充满了愧疚,说道:“魏宗主晋升至高,成了浩漭的雷神,证明他的这条神路才是坦坦大道。雷殛宗,小雷霄宗,还有雷宗本就是一家,我们以前只是一个不服一个,群龙无首罢了。”

    “魏宗主以雷霆神力,铸造出神位的那一刻,他就成了我们的首领,成了三方必须服从的至强者。”

    陆吉直视着黑浔,沉喝道:“我们自古流传下来的规矩,就有这么一条在。乔大姐要是能够封神,小雷霄宗和雷宗的修行者,也会奉她为主,可惜她没有能成功。”

    “所以你不能怪我,也不能怪其他人,我们的铁律就是如此。”

    他这么一说,一部分属于小雷霄宗,曾忠于荣逊的修行者,内心歉意也被扫清。

    很多人还纷纷发话,说既然魏卓封神了,那么他们的选择就没问题。

    “主人在路上了。”

    虞依依对黑浔轻声说道。

    黑浔低叹,轻声说:“几位神王又不在,单靠他一人,怕是守不住煞魔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