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盖世 逆苍天

第两千三十七章 天生傲骨

    化星辰为剑,切开灰域的天穹界壁,使得一方星空禁域,和天外世界重连。

    虞渊此刻展现出的力量,令苍生侧目,万鬼动容。

    夺目的神光之下,他那具十一级的阳神躯体,剔透如毫无瑕疵的红宝石,流转着令人目眩的血光闪电。

    轰隆一声。

    他那无限庞大的阳神,撞开了天地穹顶,再次突现在天外。

    一颗颗星辰释放着明净的光芒,如被深渊的“光之源灵”炼化,成了它的眼睛,帮助它将光明之力洒落。

    然而,在虞渊无限壮大的阳神,置身外域星空以后,所有星辰的光明为之一暗。

    星辰的光辉,被他这具庞大的阳神遮蔽,如他背后的石子般。

    他在外空低头端详。

    有龙鳞般的紫金壁垒,成为裹着灰域的罩子,定然是至高无上的泰坦棘龙所炼。

    本隐形的龙鳞界壁,因浩漭的降临,因灰域底层法则的改变,渐渐倾向浩漭地心的意志,成为它用来隔绝外物的屏障。

    又因林道可的神剑,将那时空之门破开,造成魉域的入侵,一个窟窿口形成。

    从而使得源血的力量,能在进入后以格雷克的血肉躯身,化为一轮深红圆月。

    圆月悬空,意味着源血的力量,已在灰域散逸。

    厉司河和条条“亡灵之路”的注入,座座阴山的飘荡,亿万亡魂鬼物的呼啸,又引来了源魄的力量。

    源血和源魄,抢在他主魂没蜕变为元神,他还没被深渊孕育的最强源魂夺舍之前,趁机踏进灰域。

    它们的现身,它们对灰域的侵染,让缔造贝尔坦斯的此界源魂也觉醒灵性。

    于是便形成了连锁反应。

    咔嚓!

    “开天耀星”化作的恐怖利刃,还在切割着有形的界壁,令灰域出现更多裂口。

    在虞渊阳神的驾驭下,“开天耀星”形成的利刃造成更多裂口,让灰域不再独立于源界,而是和源界接壤。

    灰域,不再是星空禁域,而是源界其中一个较为特殊的星域。

    灰域裂口的增多,令深黯星域的源血,还有魉域中的源魄,能够将它们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注入到灰域。

    “灰域解封了!”

    “界壁竟被虞渊撕裂了!”

    被困在这个星空禁域的各族强者,仰头看着天穹如幕布被撕裂,感受着从虞渊阳神体内,涌现出来的无敌气势,嘴里都在叽里咕噜。

    泰坦棘龙打造的灰域,这个独立于源界的奇地,本来如铜墙铁壁般固如金汤,却因虞渊而碎裂开来。

    如世间最强生灵的那个虞渊,让所有星辰黯淡无光,令源界现存的至强者,都感受到了窒息压力。

    此时的虞渊,远远超越了当初的斩龙者,怕是比大魔神贝尔坦斯更胜一筹。

    “撤出去!逃离灰域!”

    “灰域绝不可逗留!”

    弱小的异族战士嚷嚷着,再也不敢做梦了,都在通过裂开的缝隙飞走。

    在他们眼中,现在的灰域乃源界最可怕的战场,各大超然的源灵,一个个都参与进来,连至高者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更何况是他们?

    “你先离开,而且要快。”

    虞渊的一缕心声,在辕莲瑶的脑海响起,“你是极炎最佳的夺舍对象!你只要还留在此地,它就能在任何时刻飞出浩漭,再次以你的躯身展现力量。”

    成了炎魔始祖,躯身发生根本质变的辕莲瑶,只有片刻犹豫。

    嗖!

    她成了一团火云,通过灰域的一条裂口,猛地朝着外部星河而去。

    同样从那条裂口逃离的,一些地穴族、银鳞族的族人,只因和她靠的太近,因她尚未掌控好自身的力量,突然间化作焦炭。

    远处的异族惨嚎着,大声诅咒叫骂着,尽可能地避让开来。

    体内遍布极炎法则的辕莲瑶,经过这连番的奇遇,也如纪凝霜般,极其接近于十一级,比那只从荒界而来的火凤凰都要强。

    待到她感悟出她的力量,采集各界的火焰,一一融入体魄,她就有突破到十一级的可能。

    “你们!”

    虞渊如擎天巨神般,置身在天外星空,又看向太始、太虚、玄漓和天启。

    “太虚!”

    此声一起,太虚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顿时被灌满他的生命血能,形成一股洗涤净化的浪潮。

    “滚出去!”

    那座“生命祭坛”内部,传来了虞渊的怒吼。

    太虚脑海中的一股青黑本源,竟被虞渊的一声怒吼,因那座“生命祭坛”的震动,被震的从眉心飞离。

    识趣的太虚,忽然间隐形,仿佛成为灰域的空气。

    “本源……”

    林道可轻声嘀咕着,一柄虚幻的阴神之剑,向太始的眉心点去。

    太始额头刺痛,皮肉绽裂流血,眼瞳也在流泪。

    呼!

    又是一股青黑本源,因惧怕被林道可的阴神之剑斩灭,不得已从太始的脑海撤离,和从太虚脑海飞出的那股汇合。

    天启和玄漓,也因林道可的阴神之剑转移目标,本源有灵智地飞出。

    一股股飞出的本源,稍作停顿,蓦地向浩漭沉去。

    霎那便没了踪影。

    因林道可斩灭了他的本源,拥有扼杀本源的力量,所以那些本源忌惮他的力量,只好先回浩漭之心休整。

    噼啪!

    虞渊阳神的眉梢,突有粗如苍龙的猩红血电,想要钻入他脑海,夺取他的躯体。

    那一轮深红圆月悄然变淡。

    在虞渊的阳神背后,一颗颗明耀的星辰,如被鲜血忽然染红了。

    红灿灿的血光,通过那些星辰照射在虞渊的阳神,将无边无际的浩荡血能,散播在虞渊的周遭,形成一种类似血色界壁的封禁之力。

    远在深黯星域的源血,因灰域出现裂口,欲图将它的力量,将它的灵性,以虞渊这具十一级的阳神来展现。

    它想借助虞渊这具躯身,平等灰域的乱局,除掉地心的源魂。

    虞渊十一级的阳神,本就是它一手造就,烙印着完整的生命真谛,囊括源界众生的血脉奥秘。

    它只要进入其中,只要以虞渊阳神将它的力量发挥,它就能做成很多事。

    “不可以。”

    虞渊变幻斩龙台,化为一枚莹白印章,按在他的眉心。

    莹白印章的表层,浮露出数之不尽光烁,他本体真身参悟的灵魂术法,神魔衍生决,御魂之术,鬼灵之道,轮回再生的秘术,全部通过那些光烁来呈现。

    神奇的斩龙台,就在他的眉心,化为世间最强的灵魂之盾。

    硬是挡着源血意志的入驻。

    大魔神格雷克化作的那一轮深红圆月,早已从泰亚主星飘出,仿佛成了一只猩红妖异的眼眸,瞪着反抗中的虞渊。

    虞渊阳神以手按着印章,而手底下的眼瞳,则是和它对视。

    “你还想除掉我?”

    虞渊眉头紧皱,朝着那一轮深红圆月摇了摇头,“当初在深渊,创造出了人族的源魂,我不允许它进行夺舍。现在你想先夺舍我,再除掉我,自然也没那么容易。”

    他感受到了源血的愤怒,还有深深的恶意,和一丝忌惮。

    远在深黯星域的源血,先前似乎只知他是神王太阴,是浩漭人族的领袖,是被源魂眷顾的宠儿。

    前不久,源血突然知道他是从深渊而来,而且是被泰坦棘龙带出的深渊。

    那头老棘龙,是在他之前的源血代言人,是灰域的开辟者,是因源血吩咐去的深渊,为源血收集深渊族群的生命种子。

    老棘龙看似胜了,却在回来不久后,便陨落于浩漭。

    此刻,由于知道他是深渊之主,就是曾经在深渊中,和泰坦棘龙决战的深渊最强,源血自然对他有了新的观感。

    赋予他完整生命奥义的源血,在灰域界壁破碎以后,想要直接夺舍他,以他来展现力量,最后再灭掉他。

    源血不再垂青他,不再眷顾他,也不再顾忌他的生死。

    同一时间,虞渊鬼神之躯的进阶之路,突然停了下来。

    条条环绕他的厉司河,还有那些“亡灵之路”,忽然离他而去。

    古藤树,玛蒂娜,瓦格纳,还有鬼神幽瑀,看向他的鬼神之躯,脸色有了一些异样表情。

    虞渊愣了下,就明白了缘由。

    他鬼神之躯的进阶,他被源魄给予的那些亡灵术法,他在以鬼神之体参悟感知时,居然直接反应到了他的主魂。

    他那朝着元神蜕变,而且很快就要成功的元神,因魂魄的互通,直接在获取鬼神之体参悟的一切。

    而奇怪的是,他主魂中来自最强源魂的魂术,却没有在鬼神之躯内呈现。

    这让魉域的源魄觉得,是深渊源魂以虞渊为媒介,窃取它所掌控的灵魂权柄。

    它却不能以虞渊,将深渊源魂的奥术,得到那怕一丁点。

    它自然就不会继续投入。

    “不许停。”

    从浩漭之心飞出的虞渊本体,看着自己的鬼神之躯,微笑着说:“继续。”

    哗哗!

    厉司河再次飞来,“亡灵之路”继续环绕他的鬼神躯体,内中的亡灵奥秘,被他强行拉扯着,融入到鬼神躯体。

    他主魂居然有能力和源魄叫板,逼着源魄将想要收回的力量,再次投入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