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悍卒斩天 三青色

第五百五十九章 半碗白粥

    轰隆隆!

    伴着一连串巨大的轰鸣声,向阳街五福酒楼在漫天飞扬的尘土中化作一片废墟。

    土石崩塌,木屑纷飞。

    惊呼声、惨叫声、叫骂声,响成一片。

    酒楼里的食客、小二、厨子等,都被牛大娃以风之力束缚,扔到了大街上。

    听闻有人胆大包天,在酒楼里打劫皇子公主的饭菜,气势汹汹赶来拿人的帝都捕快,差点被埋在废墟里。

    “好!”

    “干的漂亮!”

    “霸气啊,九皇子的酒楼都敢砸,还砸的这么彻底!不知是哪位狠人?”

    尘土散去,街道上闻声赶来看戏的人群,竟然爆发出阵阵叫好欢呼声。

    由他们的议论声可知,这座豪华气派的五福酒楼是九皇子苏浅名下的产业。

    他们欢呼叫好,不是因为九皇子苏浅是恶霸,也不是因为五福酒楼是黑店,而是单纯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相较于牧羊城的看戏群众,帝都的看戏群众显得底气十足,非但没有因为事情和九皇子苏浅有关系而惧怕闪躲,反而因为和皇子有关系而格外兴奋期待。

    “各位,怎么着,是一起逃啊,还是分开逃?”张小卒站在废墟上,向左右两侧的牛大娃七人问道。

    “人多目标大,我觉得还是分开逃比较好一点。”毕双应声道。

    躲过一劫的捕快,听见张小卒和毕双的一问一答,不禁气得七窍生烟。

    竟然当着他们捕快的面公然讨论逃跑问题,这是有多么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当即有捕快气怒大喝:“大胆恶贼,无视帝国律法,光天化日下作恶为祸,还不快快放下武器束手就擒,负隅顽抗罪加一等!”

    “呵,突然感觉有趣起来了。”许有望着虎视眈眈的捕快,抑不住勾起嘴角,慵懒的眼神逐渐兴奋起来。

    说完,朝张小卒几人抱拳:“诸位,先走一步。”

    “好运!”张小卒笑应道。

    许有和蓬富贵对视一眼,率先朝一个方向纵身跃去。

    “哪里走?”

    捕快大喝一声,立刻抽刀朝二人扑了过去。

    “哈哈”蓬富贵大笑,朝扑到近前的捕快一掌拍出。

    “哈哈”

    诡异的事情发生,那几个捕快突然丢掉手中的快刀,站在废墟上跟着蓬富贵哈哈大笑起来。

    许有和蓬富贵扬长而去。

    “好运!”

    “好运!”

    毕双和太叔山相继朝张小卒拱手,二人往不同的方向纵身跃去。

    “大胆!”

    捕快出师不利,并且感觉被张小卒几个小年轻完全无视,不禁有些恼羞成怒。

    十人扑向毕双,十人扑向太叔山。

    然而就凭十个修为普通的捕快,想要拦住这二人,显然不可能。

    扑向毕双的十人,被他两脚踢翻。

    扑向太叔山的十人,快刀高高扬起,可到了太叔山面前却突然诡异的停下动作原地不动,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

    太叔山朝十位捕快歉意地拱拱手,然后纵身离去。

    “厉害!”牛大娃望着太叔山离去的背景惊叹道:“他竟然领悟到了时间领域!”

    “能从大牙战场上活下来的岂会是简单之辈。”周剑来道。

    “就剩我们四个了。”元泰平说道,言下之意是问他们四个怎么办。

    “帝都这么大,四处逛逛吧。四人一起目标太大,咱们两两一组,互相有个照应。”

    “我和大娃一组,小卒和泰平一组。”

    周剑来说道。

    张小卒三人点头表示没有意见。

    “走你!”

    牛大娃手一挥,空间领域施展开来,卷着四人空间跳跃,原地凭空消失。

    “”捕快们脸色胀.红,尴尬不已。

    八个暴徒,他们几十号人,竟然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实在丢人。

    好在这里是帝都,勋贵一抓一把,高手一划拉一堆,他们早已习惯被打脸,习惯丢人。

    所以只尴尬了一小会儿,他们就恢复了正常神态,撂下两句狠话转身离去。

    他们没有去追击张小卒八人,因为张小卒八人展现出的强大战力明确告诉他们,这已经超出他们的管辖范围,回去报告给上级部门即可。

    没有打起来,让围观的人群很失望。

    但见识到张小卒八人的战力,许多人立刻动起了心思,纷纷打听起八人的身份,想要招揽八人。

    ……

    “殿下,五福酒楼被被人砸了。”

    东青殿,小太监跪在苏洄面前恐慌的禀报道。

    饭菜被抢后,他奉太监东荣的命令,留在五福酒楼等着厨子新做一桌饭菜,谁曾想整个酒楼直接被砸成一片废墟,当即如丧考妣,哭嚎着回来禀报。

    苏洄苍白的脸色愈加苍白,他已经彻底明白父皇的意思了。

    他和弟弟妹妹们忍饥挨饿,相当于南境受灾的百姓。

    父皇只准许他们去五福酒楼买吃食,相当于南境百姓去七十二主城买粮食吃。

    如今有人抢了他们的吃食,砸了五福酒楼,就相当于南境百姓买的粮食被汝家父子抢了。

    他当时批阅密折时说,就算粮食是汝家父子抢的,张小卒和赵全也不该随意听信水贼的话,以血腥暴力、草菅人命,几乎没有人性的方式解决问题,而是应该充分调查清楚后再行动。

    他觉得应该对张小卒和赵全二人严惩,以儆效尤。

    而眼下他遇到和张小卒、赵全相同的问题,显然,父皇是在问他,他能像他说的那样,充分调查清楚后再行动吗?

    苏洄额头见汗。

    “王八蛋!”

    听见自己的酒楼被砸,九皇子苏浅直接拍桌跳了起来,瞪着吃人的眼睛,声音沙哑地嘶吼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砸本王的酒楼?!”

    “干他娘!砸了五福酒楼,是想饿死我们吗?!”

    “本公主要诛他九族!”

    ……

    一干皇子和公主一个个眼睛里泛着杀人的寒光,直爆粗口,和粗鄙的江湖人士并无两样。

    可见,当人饿红了眼,就要嗝屁时,什么礼仪教养大都成了笑话。

    “太子殿下,皇弟、皇妹们就要饿死了,你这个做大哥的不得做点什么吗?”二皇子苏闽看向苏洄冷笑问道。

    他和苏洄向来不和。

    外加五皇子苏游、八皇子苏晔,此三人在朝中呼声都极高,且背后都有大势力大财团相助,皆对皇位虎视眈眈,是苏洄的强力竞争者。

    “太子殿下,明明是你惹怒了父皇,却让皇弟皇妹们陪你一起受罚,你却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不免让人心凉!”五皇子苏游落井下石道。

    八皇子苏晔刚想说话,但是被苏洄打断,说道:“本太子去找父皇。”

    说完便拖着虚弱的步伐离去。

    他不愿和苏闽三人多废唇舌,因为在他看来毫无意义。

    他苏洄自生下来那一刻就注定是苏氏皇朝的太子,注定要继承真龙皇位,这是命,谁都抢不走。

    谁敢硬抢,必将遭受天惩!

    苏洄离去。

    吧唧吧唧

    大厅里突然想起一阵微弱的咀嚼声,这声音极其刺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厅不起眼的角落,大和尚苏德独坐一处,正端着半碗白粥,吃得极香。

    咕噜

    大厅里顿时响起一片咽口水的声音。

    馋的。

    “苏德,把你的粥分我一半!”五公主苏绣起身大步走向苏德,语气强硬的命令道。

    苏德咧嘴一笑,问道:“为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