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信息全知者 魔性沧月

第七百五十三章 令人作呕的物质享受

    黄极完好无损地坠落在地上,佐门护送的力量消失后,超强的大气压令他感到浑身压抑。

    他身处一片黑暗大海的岸边,迎面吹来的海风力道极大,竟然将黄极卷翻在地。

    这里的大气压是地球的两倍,常年刮着时速三百多公里的风,又因为没有恒星,整个世界呈现出一片昏昏沉沉的样子,仅依靠太空中璀璨的星云带的辉光照亮。

    黄极转过身,顺着风向奔跑,狂风推动着他,奔腾如飞。

    这严格来说,算是盖亚星,环境中的力场,维护着生命的基本所需,令绝大多数氧化种族得以生存。

    当然,也只是勉强生存而已,毕竟低海拔的人去高海拔,都可能高原病而死。

    黄极此刻脆弱的身体,时时刻刻都觉得压抑与痛苦。

    “偶然奇怪离我有六十公里,以我现在的速度,要连续不断跑两个小时……”

    黄极深知自己时间紧迫,他必须在三天时间内越狱,否则空尾先知会派人杀掉自己。现在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呼!”他运转高能大脑,闪烁着电弧的浑厚气焰笼罩黄极,一股巨大的力量向下一震,黄极一飞冲天,来到了三百多米的高度。

    滚滚热气被加固得仿佛羽翼一般,包裹在黄极身上,他张开双臂,随风翱翔,如同一架滑翔机。

    “久违的弱小啊,仅仅是跳到空中,就把自己给震伤了。”

    黄极看着自己严重擦伤,肌肉淤青,骨骼隐隐作痛的双腿,调动一缕缕微弱电弧的能量,从大脑贯穿而下,遍行周身。

    从内部化瘀调理的同时,也顺带刺激额外的肌肉生长,神经蔓延。

    他脑袋冒烟,浑身上下都如置身于火炉般烘热。

    别看他有高能大脑,能够电磁感应、能量支配、力场防护、超速思维……可身体却是最朴素的普通人,无法供养、承受这么强的大脑使用。

    虽然最大能量输出有36亿焦耳,但却是用一点少一点,几乎无法补充,稍有不慎,还会反伤自己,乃至把自己炸成烂泥。

    所以能量,不可以从体内经过,翱翔之于,黄极额前忽然裂开,鼓出来一颗竖瞳般的晶状物。

    这第三只眼是高能大脑的外在延伸,能量通过它来输出,可以尽最大限度地不伤害自己。

    “咻!”

    黄极滑翔到六十公里外,偶然奇怪此刻已经挖了好几个大坑,收集了不少矿物质,正在炼制着什么。

    “黄极!”偶然奇怪见到黄极,十分开心。

    他选择了和黄极一样的‘地球人囚服’,模板正是之前随机后黄极不要的那个苗族女性。

    “跟我来,把这些东西都扔了,我们不需要炼制这些基础素材……”黄极没有落下,依旧保持滑翔的姿态,并示意偶然奇怪跟上。

    偶然奇怪有样学样,也翱翔在空中,自信道:“这不是一颗自然行星,这里每一颗原子都经过量子蚀刻,一沙一石都相当于微子材料,我有信心做出一艘飞船来。”

    黄极摇头道:“这样是逃不了狱的,第一,我们没有时间从矿石开始造飞船。”

    “第二,这颗行星的大气、海洋、陆地、岩浆,分别是四名量子哨兵。虽然他们都在沉睡,根本不监视我们,可你只要开着飞船逃跑,就一定会惊醒他们。”

    “第三,我说不需要炼制基础材料的原因是……这里可以买到。”

    偶然奇怪愕然:“可以买?在哪买?”

    黄极笑道:“这里不乏关押了上万年的囚犯,给一群原始人一万年,都能发展出辉煌的明,更何况一群太微华人呢?”

    “前方不远就有补给点,补给点再向北一百公里,就是统治这颗星球的‘地狱国度’,由各种各样囚犯构建的美丽大都会!”

    “什么!”偶然奇怪错愕,一群统一力明的囚犯,哪怕变成了原始生物,扔到荒芜的星球上,也能很快就造出一片繁华的世界。

    根本用不着上万年,几十年就够遨游太空了。

    但是,狱警不管的嘛?

    “那这算什么监狱?开局一颗星球,想干嘛就干嘛,也太自由了。”偶然奇怪说道。

    在银河也有类似的星云地狱,但没这么自由,首先囚犯都有工作,需要各种各样的劳动,在规定时间内上交足够的产。其次典狱长会定期地扫荡关押地,见到违规物便是一顿洗劫,然后将建造者关禁闭。

    听黄极话里意思,在这好像可以随意发展科技?

    黄极仰望着苍穹道:“也不是随便发展,改善生活的科技允许发展,但是任何强化改造身体,以及动辄毁天灭地的武器机甲飞船,统统都不允许生产。”

    “就算想办法绕开一切限制飞进太空,但在四名量子哨兵面前都没有任何意义。”

    “你刚才不是说,这里的一沙一石都经过量子蚀刻吗?以至于质提升堪比微子材料。”

    “这是当然的,因为这里的一切,都相当于量子哨兵的身体物质,除非达到统一力时代,抹掉这些烙印,否则哪怕造出了飞船,哨兵都能在囚犯们造的飞船上,凝聚成形!”

    偶然奇怪凝重道:“我之前就发现这些物质是不能用来强化基因,改造这脆弱的生命形式,原来它们已经是别人的身体了。”

    “这颗星球上的物质能造什么,不能造什么,恐怕早就设定好了。某某物质绝对不允许合成,那么某些科技就等于锁死了。”

    “而造出来的东西,无论是什么,人家也轻易就能回收。”

    “明白了,想越狱,必须先解决这四名哨兵。”

    仅此一招,就几乎杜绝了越狱的可能,太微华的星河大开发工程,把所有的行星物质都做成了量子神核的材料。

    这看起来是一颗星球,实际上每一粒原子都是人家可以遥控的机器。

    “刷刷!”

    两人飞了很久,终于来到所谓的补给站。

    这里的开阔地上耸立着一大片白亮干净的建筑,风沙吹袭下丝毫不能令这座小镇蒙尘,这是某种简单的纳米技术的运用。

    而透过一些建筑的窗户,可以看到屋内装饰精美,华丽整洁。

    屋顶上还有囚犯穿着精致贴身的外衣,在露天野炊,吃吃喝喝。

    一大盘烹饪好的怪兽,吱吱冒油,香气扑鼻,且足有六吨多重!

    他大快朵颐之余,还抱起旁边一桶充满营养的饮料猛灌几大口,令人浑身舒畅的味道随风扩散,弥漫方圆数百米。

    小镇高空,悬浮着一颗白色大光球,十几名相貌奇特的生物正围坐在下方,一脸苦大仇深地聊着什么。

    忽然他们冲白色大光球一挥手,各种各样的食物,就随光降临,落到他们面前。

    整个星球上,有几百颗这样的白色光球,是专门供应囚犯食物等基本需求的。

    十几名囚犯甚至还兑换出了虚拟设备,在面前呈现出投影!

    但看没两下,就索然无味地走开。有的拿起好像是虚拟游戏的设备,戴上之后,原地自闭。

    有的进入了好像是大型体育馆的建筑,当场造了个怪兽,开始与对方疯狂对打。

    又有人将兑换的食物送进一间环境可调控的建筑,养殖了起来。

    还有的抄起一把简单的小刀,凿着崖壁,那面崖壁已经有长达十七公里的宏伟浮雕长廊,也不知道他凿了多少年。

    更有甚者,站在在一圈巨大的,由光幕笼罩的沙盘前,指手画脚,争执不休。

    那沙盘占地三千平方公里,但里面竟然仿佛是另一片天地般,孕育着许多动物,乃至密密麻麻一毫米高的智慧种族,亦是开创了一片微小的繁华国度。

    如此场面,俨然有一副休闲惬意的度假气息扑面而来。

    对此,偶然奇怪,一脸奇怪。

    他以前在银河劫过狱,见识过充满劳动与压力的地狱景象。

    银河的犯人每天工作八个小时,年复一年,不管是生病了还是受伤了,都会被快速治愈,而继续劳动。

    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食物只能由机器人生产,同一种美食每次都是相同的味道。平均私人居住空间只有一万立方米,所有家用设备和出行载具都是纳米时代的落后产,智能管家笨得连脸色都不会看,安慰人的话千篇一律。

    休息时间里还可能遭遇典狱长或者其他囚犯的霸凌,娱乐只有单机版的虚拟世界,或者监狱的内部网络。

    公共知识阅览室,每人每年只有七十个小时的使用额度。唯一让偶然奇怪欣慰的,就是有最好的狱内研究所,允许囚犯做出科研贡献以减刑。

    在他看来,银河蟹状星云地狱,才是真正的囚犯苦难之地。

    眼前这是什么?

    太微华的犯人,竟然建造了城镇,随意地养殖、烹饪、休闲、艺术创造、娱乐竞技,甚至培育沙盘明。

    没有任何劳动任务,自由自在简直是来这度假了。

    “如此自由散漫,这也叫地狱?”

    “那佐门不是说让我们困于孱弱之躯,自然就是地狱吗?我以为是在这里挣扎求生,经受大自然的压迫呢,没想到还能随意兑换物资,肆意建设?”

    偶然奇怪忍不住吐槽,佐门说这里是地狱,哪里有半点像地狱的样子?起码也要每天都劳动,做着机器人的工作,才有服刑意义?

    黄极倒是很平静,他早就知道是这样了,淡然道:“这所谓的地狱,主要是针对太微华人的。”

    “此刻的生活,其实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如果复刻银河那种模式,反而没有服刑意义,因为太过分了,他们宁可选择死刑。”

    太微华人的精神明建设极高,相互之间还能神识力超距沟通,构成想象力世界的网络。

    看似一个个跟石头似的活着,好像很无聊,实则心灵世界是无比辽阔而丰富的,过得比谁都充实。

    身体的运动对他们来说几乎是没意义的,外在的感官不会引起他们分泌任何激素,太微华人压根没有激素。

    任何通过外在刺激间接导致思维器官产生自我影响的脉冲,再间接影响意识出现正向波动的事,统称低级乐趣。

    神识力所能缔造的‘感觉’上限,是任何生理反应的10的28次方倍。

    在太微华人眼中,宝马香车、灯红酒绿那种生活,就如同笑话一样,不,是痛苦,是令人灵魂呕吐的难受与枯燥。

    如老僧入定般沉浸精神世界,思考对明有意义的问题,身体则维持低熵运行,不做无谓的事,正是高级、高雅、高质的生活状态。

    然而来到这里,那种‘三高’生活被剥夺了。

    受困于原始之躯,跌落到激素感官的时代。

    灵魂的神识力交融也被关闭,思维能力也被压制,所有人都失去了精神世界的乐趣,回归到血肉苦难中,这就已经是非常难以忍受的痛楚了。

    如果还要在**上给予他们折磨,那他们就会感觉生存没有意义了。

    几乎等价于地球上把一个人的社会意义全部剥夺,人格扭曲得有严重抑郁症后,还再砍手挖眼……强迫去劳动……

    “偶然奇怪,你别看他们自由自在,好像很惬意,实则一个个苦大仇深,一点也不快乐。”

    “他们强大的心灵世界,面对这一切所谓的娱乐艺术美食美酒,都感到厌恶和恶心。”

    “可如果没有这些外界刺激,他们的生理器官也会难以忍受,等于双重折磨,所以他们再厌恶,也只能捏着鼻子,勉为其难地去进行这些无趣的、反胃的充满激素碰撞的原始生活。”

    黄极的话,只开了个头,偶然奇怪就已经想通了。

    他坏笑道:“我想起来了,太微华人的精神需求非常大,这是他们神识力科技改造所带来的,而生理需求几乎为零。”

    “他们自认为这是一种真正高等明的境界,呵呵,越强大,越脆弱,连这点空虚都忍受不了,我看是高等堕落明。”

    黄极从天上落下来,说道:“你也不用说风凉话,任何改造都有利有弊。”

    “你在银河见过的地狱生活,放到原始社会一样是好日子。”

    “让你强迫过原始明的生活,你也受不了。”

    偶然奇怪坚定道:“适应环境是明的基本素质,我承认不能探索未知,科研实验的日子,我受不了。”

    “但我会打破那种桎梏,踏入未知,或者死。”

    黄极来到笼罩小镇的能量屏障前:“他们也一样,这里的囚犯个个都是人才,无时无刻不想着越狱。”

    “如果有机会实现自己的价值,哪怕是死,他们也愿意拼一把。”

    说话间,黄极把手放在了能量罩上。

    不多时,一名褐色皮肤的囚犯,掀开了能量罩的一角。

    他体表浮现荧光纹身,闪烁斑斓。

    这是一种语言,乃是和黄极打招呼。

    “又来新人了,犯了什么事啊?”

    黄极喉咙振动道:“非法斗殴。”

    “杀了几个啊?”对方见他用声音沟通,便也转用声波。

    黄极摊手道:“没杀。”

    “啊?那你怎么下地狱的?”不远处的十几名囚犯都愣住,非法斗殴就关到环状星云地狱,这是被人报复了?

    黄极平静道:“穷鬼组怀疑我是为群外明效力的间谍。”

    此话一出,褐色皮肤的囚犯瞬间抓住了黄极的脖子,低喝道:“那你是吗?”

    黄极的脖子嘎巴一下就断了,身体如烂泥一般耷拉着。

    不过下一秒,他额前的第三只眼,迸出金光。

    褐色皮肤的囚犯惨叫一声,手一软将黄极扔下,半跪在地上捂着头痛苦哀嚎。

    虽然这名囚犯选择的种族,**比人类强大得多,但终究也只是普通的原始生物。

    在强化不了身体,也不能造武器的情况下,斗殴只能靠大家的高能大脑,同为氢级以下,大家能力差不多,黄极揍他们就和揍孙子一样。

    其余囚犯全都站起来,头顶的大光球刷刷白光,立刻降下各式各样的金属冷兵器。

    “终于来了一个厉害的新人了!”

    一名高大强壮的巨熊般的生物走了过来,浑身毛发硬如钢针,肩上扛着巨大的金属锤。

    这看似是冷兵器,但也被他们绕开种种限制,进行了侧面强化。

    里面有某种特殊的重力抑制器,可以让金属锤在他手中只有万分之一的重量!

    但是质量不会变,足有十万千克,高速挥舞下动能极大。

    可握在手里却只感觉十公斤重而已,轻轻松松就能挥舞如风,相当于一种特制的省力兵器!

    “三眼怪,下了地狱,就得老老实实交代罪行!”

    “背叛明无可饶恕,穷鬼组不杀你,我杀你!”

    巨熊生物爆吼一声,抡起大锤如陀螺般旋转冲锋。

    空气被巨大的动能撕扯地鬼哭神嚎,发出凄厉的破空声。

    黄极嗅了嗅迎面扑来的淡淡腥风,身体半蹲,手掌缓缓的握住一块狭长的石英岩。

    他脚掌轻轻抬起,然后猛然一踏,身形骤然间由极静转化成极动!

    第三只眼迸发出金色冲击波,对方如遭重击,庞大体型一阵剧烈颤抖。

    下一秒,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黄极快速的与巨熊生物交错而过。

    “啪!”

    身形刚刚交错,黄极就停下脚步,无论是膝盖还是肩膀,都肌肉撕裂了,并渗透出血珠。

    手臂更是锐角折断,骨头都刺破皮肤。

    他微微摇头,这都是他用力过猛所致,随手给自己正了正骨,三眼滋养出生物能量,刺激节点,加速愈合。

    而那满脸凶光的巨熊生物,则顺着惯性贴着地面飞扑而出。随后落地滑行,一边滑,还一边狂喷鲜血。

    身上有一道扭曲的刀痕,不仅有外伤,还有内伤。

    旁人微惊:“希里竟然被瞬间击败,这新人好厉害,我都没看懂怎么输的。”

    “我看懂了一点,这三眼怪对身体完美控制,能瞬间发挥出能把自己身体扭断的力量。而且他对能量的控制,也丝毫不受桎梏体的影响似的。”

    这群囚犯都安静了,意识到黄极不像个能任人揉捏的新人。

    通常来说,老囚犯优势很大。不允许强化身体,主要是防范他们破解桎梏体,抑制激素作用,甚至研发出解除灵魂枷锁的仪器,恢复强度上限是生理10的28次方倍的心灵知觉。

    其次也是防止过分的自相残杀,要是有人弄个超强机甲,大杀四方,把所有人的高能大脑都湮灭了,那就不好了,下地狱是徒刑,不是死刑。

    不过,一些‘小插件’还是可以的,就好像那把‘省力神器’,都重力抑制器了,结果还是冷兵器……在一群聪明博学的人眼中,间接地强化实力,有的是办法。

    名为希里的家伙,已经是这颗星球上有名的狱霸之一了,一身的细碎小装备,战力极强,没想到被黄极完虐。

    “嘻嘻嘻,这点力量优势就想赢紫微大帝?做梦呢!”偶然奇怪坏笑着,对这场面并不意外。

    黄极落后亚克五级都能赢,何况这点小场面?

    这些太微华囚犯,也许全盛时期特别厉害,纵横星河,甚至可能是一方黑道巨擘。

    但削弱到这种地步后,反而非常不适应,满脑子骚操作没有一个能用出来,而低能战斗,他们压根没经历过!

    一群出生三岁就是40级以上的种族,转生在爬虫般弱小的生物体内,别提多别扭了,在黄极眼里破绽多得要死。

    反观黄极,简直如鱼得水,他就是一路从微末之际踏上星河的。

    “小伤而已,你自己药就能治好。”黄极从希里的腰间摸出一瓶药剂,倒在他的伤口上。

    不多时,他的伤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顺带手,黄极还给自己也抹了点。

    厮杀的热武器造不了,但是疗伤治病的技术,这里是能随便生产的。

    白色光球甚至还能兑换新的桎梏体,如果老的动不了,或者身体炸碎了,就剩个高能大脑,便能换一副躯体。

    “滚开!背叛明的家伙,有本事你把我的大脑湮灭,我早就不想活了。”希里毫不领情,轻蔑地看着黄极。

    偶然奇怪无语道:“黄极又不是太微华人,背叛谁了?”

    囚犯们一怔,这才知道新来的两个是异族,这倒是很少见。

    “你是哪个星群的?”希里喝道。

    黄极走到白色光球下,电磁波连接浏览着兑换物,说道:“我来自银河系,是银河大使之一,我的罪行是一场误会,反倒是你们的明先知,来自草帽星群。”

    一旁其他囚犯乐了,忍不住说道:“哎呦喂,我猜猜,你们银河人不会是想谋刺先知,破坏我们的明,结果阴谋被穷鬼组揭穿,或者被阻止……继而被当做群外明的间谍走狗?”

    “嗯嗯嗯,是这个尿性啊,穷鬼组整天都担心群外明的威胁,为了维护明的群主地位,有先知特许,暴力稽查之权,自从知道隔壁两大星群在觊觎本星系群后,天天都在找奸细。”

    “你们竟然敢谋刺先知,这不撞枪口上了吗?穷鬼组肯定得给你们扣个群外奸细的帽子!不冤!不冤!”

    “说什么呢!你怎么知道是扣帽子?说不定银河真的跟群外明勾结呢?这种事宁杀错不放过!不然又是一次永古者之灾,又是一次凤凰之劫!”

    “对,要我说,凡是有嫌疑的,统统处决!如此可保万无一失!”

    他们七嘴八舌,因为各自的犯罪生涯不同,对于穷鬼组的评价不同。

    有的觉得黄极可能是冤枉的,有的则觉得穷鬼组应该掌握了实质性证据。

    但不管怎样,都和他们无关,困在这地方,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也正是如此,黄极说先知是奸细的事,直接被选择性无视了。

    黄极淡淡一笑:“也罢,先知的事离你们太遥远,说点你们关心的……”

    “比如说,把这玩意儿取出来……”

    说话间,他的高能大脑一阵剧烈波动,紧接着从第三只眼处蹦出一个环儿,散发着莹莹微光落入黄极掌中。

    看到这一幕,现场一片哗然,躺在地上伤势惨重的希里弹身而起!

    远处楼顶吃烧烤的囚犯,当场跳楼,连滚带爬地扑过来。

    四面八方,人影憧憧,整个补给站的囚犯,全都蜂拥而至,围住黄极,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环儿。

    灵魂枷锁,压制他们超维沟通,桎梏他们心灵知觉,把思维能量体的功能全方位限制的装置,竟然被取出来了。

    “怎么可能,你竟然破解了这鬼东西!你怎么做到的?”

    黄极耸耸肩道:“你们破解不了,是因为你们不知道怎么破解。我能取出来,是因为我知道怎么取出来。”

    “废话!”囚犯们咆哮道,这真是纯废话!

    殊不知,黄极的‘知道’,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灵魂枷锁,等囚犯刑满释放,就得取出来,取得方法有很多种,绝大多数都需要特定的仪器,但有两种方法,能仅凭借个人的神识力变换,就可以如‘缩骨脱手铐’般取出来。

    只不过,这个方法,太微华还没发明出来!

    对于黄极而言,一把锁,客观上有若干种解法,别人需要一个个发明,他全部都可以直接查到,只要它的原理没有超出黄极的认知。

    所以才说:我知‘道’了,而你们不知‘道’。

    就这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