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技能 渔樵看海

第三百二十二章 草莽英雄和莽草女杰

    陈勾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顾玄武扯淡,满足他无处安放的好奇心和对父亲的仰慕之情。

    没过多久,岳绮罗和张显宗就办完事回来,在十几名士兵的簇拥下,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陈勾把眼睛缓缓的眯细,目光落在张显宗身上,发现他的视线明显时不时在岳绮罗身上停留。

    “看来有些事是无可避免的了……”

    “这就是所谓的宿命?”

    陈勾心中暗忖,脸上却波澜不惊。

    顾玄武第一个迎上去问道:“怎么样,那女鬼除了吗?”

    张显宗光明正大的看了岳绮罗一眼,说道:“夫人法力高深,那女鬼不堪一击,已经被一把火烧成了灰。”

    “那就好,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顾玄武大松了口气,那女鬼头发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外人根本无法想象。

    “没事了都散了,回去好好休息,今天所有人赏一块大洋!”

    顾玄武一高兴就来了个“犒赏三军”,一众士兵们自然发自内心的高兴,唯有张显宗脸上的笑容要多僵硬有多僵硬。

    连陈勾都看得明明白白了,顾玄武还觉得很正常,搂着他的肩膀道:“兄弟,这次你也辛苦了,等过两天哥就帮你娶个八姨太!”

    “好。”

    张显宗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

    陈勾突然开口叫住他,说道:“张副官,乱世之中活着都艰难,能活得不错更不容易。且行且珍惜啊,有些东西和人,不是你的就不要惦记。”

    “多谢伯父教诲,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张显宗身子微微颤了一下,接着平静转身告辞。

    “爹,张显宗是我从小过命的兄弟,绝对不会有问题的。”顾玄武并不是傻子,听出了陈勾话里是在警告什么。

    陈勾转头看向他:“他是装傻,你是真二!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这兄弟脑后有反骨!”

    顾玄武打了个哈哈,明显还是没听进心里。

    陈勾也没再多说废话,顾玄武就这性格,相信了就一脑门相信到底,不见棺材不掉泪。

    张显宗改变主意最好,如果还是兵变,那也正好给顾玄武一个教训。

    对陈勾而言,只要顾玄武不死就行了。

    就算你真被夺权,帮他再把队伍拉起来是分分钟的事。

    时间已经不早,顾玄武把陈勾安排在大帅府最好的一间客房里休息。

    陈勾带着岳绮罗走进房间关好门就正色说道:“把你的纸人放出去,找一个日本来的阴阳师,善于操控妖灵鬼怪。”

    “阴阳师,用式神战斗的那种吗?”

    “你也知道?”

    “我被封印前和一个日本来的阴阳师打过交道,他好像是来找什么东西。”岳绮罗沉思道。

    “那你应该更清楚怎么把藏在文县的这个阴阳师找出来。”

    陈勾沉吟道:“巫术密卷过两天再说,这几天先给我把阴阳挖出来,然后盯着顾玄武一点,别让他死了。”

    “那你干嘛去?”岳绮罗从他话中听出了要离开的意思。

    “你一个丫鬟而已,还管上主人了?”

    陈勾准备去青竹轩找俞小竹。

    这个世界的高级妖魔数量相对较少,至少陈勾在文县范围内能找到的不多,因此俞小竹这条修炼了900年的蛇精就显得重要了。

    另外,这次出去不管用什么办法,陈勾都得将等级升到三十一级。

    这样真和阴阳师争斗起来,也多几分胜算。

    还是那句话,虽然在战略上可以藐视对方,但战术上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毕竟这也是陈勾第一次和“阴阳师”这样的对手交锋。

    至于顾玄武这里……有岳绮罗坐镇文县应该出不了乱子。

    陈勾不可能一直什么都不干在文县干等着。

    不然万一阴阳师已经离开,他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

    “你怎么还没出去?”陈勾回过神来发现岳绮罗还坐在房间桌前。

    这个时代电灯还不常见,一盏油灯摆在桌上,火苗窜起把角落照得一片光明。

    岳绮罗双肘支在桌子上,双手撑着下巴,对着陈勾粲然一笑:“少爷!您让我上哪去,丫鬟都要负责暖床的啊。”

    陈勾看着她一生红妆,连脚上都穿着红色绣花鞋的样子,越看越觉得像是鬼片里的女主角。

    还说什么暖床,冷床还差不多!

    不过话说回来,她好像本来就是鬼片里的主角?!

    陈勾直接朝门口走去,边走便说道:“你爱暖床就一个人慢慢暖去,别和张显宗走太近,别耍小心思,我最多两三天就回来。”

    岳绮罗笑得双目弯弯,脸上阴影随着火苗一跳一跳:“哈哈哈,你吃醋了?!”

    “等你什么时候长大了再说吧,也不知道小而如你,哪来的自信。”陈勾呵呵一声,出门而去。

    刚出大帅府,黄皮子就从围墙上跳了下来。

    陈勾轻轻点头道:“青竹轩温泉山庄知道吧?带我过去。”

    路上,陈勾一直在思考该怎么说服俞小竹,又该怎么满足他的愿望。

    俞小竹所求的,是妻子楚楚能继续活下去。

    理论上可以为此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但前提是楚楚愿意接受!

    如果是以俞小竹的死为代价,从此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在世上,她还愿意吗?

    说不定转头就要给俞小竹殉情。

    而俞小竹不可能不考虑这一点。

    这两人伉俪情深,无论其中谁离开,另一个人大概率都不会独活。

    这对陈勾而言就仿佛一个死结……

    所以,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这也让陈勾意识到,恐怕大多数深渊世界里,能满足要求被幻符梦真卷炼化成符文,实力还符合陈勾心理预期的,并不多。

    因此每一个符合的目标都显得格外珍贵。

    半个小时后,月明星稀。

    陈勾来到山庄门口时,脑海里才渐渐理清思绪,有了一个差不多可行的办法……

    既能让楚楚有活下去的信仰,又能让俞小竹心甘情愿被炼化成符文。

    偌大的山庄里只有俞小竹夫妇,陈勾自然懒得在大门外敲门,带着黄皮子直接飞了进去,然后就在一座高台旁的藤椅上坐下,自顾自的等待起来。

    身为修行了九百多年的蛇妖,俞小竹不可能感知不到有人闯入山庄了。

    况且,他现在只怕正在忧心没有人给他吸取精气渡给夫人,对于擅自闯入的不速之客岂会放过?

    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一个面白无须,一身白衫一尘不染,相貌堂堂的男人就从高台前方的石梯上走下来。

    陈勾主动打招呼道:“俞老板,深夜冒昧拜访,还请勿怪。”

    “俞某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应该是我招待不周才是。”俞小竹拱手笑道,在陈勾对面的藤椅上坐下,目光微眯的打量着。

    他之所以没直接动手,是因为对陈勾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好感。

    为什么会这样,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实际上是陈勾和白素贞用“蓝魔之泪”开启的“蛇族之亲”祝福在起作用。

    这道祝福使得绝大多数蛇族都会对陈勾有天然的亲近感,当成同类一般。

    陈勾双手搭在桌子上,直接开门见山道:“明人不说暗话,俞老板,我知道你是一条修行近千年的蛇妖,一直吸人精元来维持你已经死去的夫人神魂不灭。但时间越长,她每天需要的精元越多,到现在你已经无力维持了,可对?”

    俞小竹瞳孔猛然一缩,变成绿色的竖瞳,冰冷的杀意瞬间弥漫开来。

    陈勾置若罔闻,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可以帮你夫人活下去,但作为交换,你得把你的命给我……”

    俞小竹的信息在烛瞳之下全都被陈勾看得一清二楚。

    品阶精英,等级三十五,真要打起来太阳女神和鬼相如来中的任何一个都能稳稳镇压,所以陈勾根本不怕他会暴起发难。

    “不行!我不答应!”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然后一个身影半虚半实的女人就直接从空中飘了过来,挡在俞小竹面前,看着他摇头道:“我不允许你这么做,如果你死了,我也不可能独活。”

    这个女人自然就是俞小竹的夫人楚楚。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陈勾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他们两个是同一类人。

    这又是怎么回事?

    讲道理,他们两从头到尾都应该没有任何联系才对。

    与此同时,俞小竹深吸了口气,眼中闪过挣扎和犹豫。

    陈勾见状心中也略感无奈,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没那么顺利。

    于是,按照自己之前想好的方案,看着俞小竹说道:“如果只是要你的妖身和大部分精魂,但却能保你神魂不灭,让你陪着尊夫人呢?”

    “当真?”俞小竹猛然站起,激动的看向他。

    只要两个人能长相厮守,其它的他都不太在意,即使只剩魂魄,也比生离死别要好。

    “尊夫人现在缺的是一具肉身,只要有身体,我便可以帮她夺舍,你有两个选择。”

    陈勾伸出两个手指道:“第一,去山下找一个刚刚因病去世的女人,把尸体带上山,这样你夫人还是人,但相貌就变了,而且到了年龄还是会死;

    第二,你去找一只即将化形的妖怪,蛇妖也好,狐妖也罢。这样的好处是你夫人化形时还能是原来的样子,并且寿命悠长,可以一直陪着你,还有保护你的实力……”

    对于妖魂鬼怪而言夺舍可能并不太难,但楚楚最大的问题是她原本只是一个凡人,是被俞小竹强行把魂魄聚拢留在阳间的。

    所以她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能算鬼,只是个失去身体的游魂,根本没有夺舍的技能,必需要精通魂道的人帮忙。”

    十几分钟后,俞小竹有了决定,准备离开山庄去找找肉身。

    楚楚一定要跟俞小竹一起去,明显是担心他会对无辜的女人下手。

    陈勾看着二人的背影,忽然间仿佛看着白素贞和自己,脸上随之露出古怪之色。

    所以,他之所以和楚楚有同类感,是因为都和蛇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