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左道倾天 风凌天下

第四百三十章 没什么不可牺牲!

    两口子都沉默了一下。

    吴雨婷只感觉星空宇宙都在自己面前崩碎了一般,思绪化作了茫茫碎片,好久都没回过神来。

    左长路神色凝重,思考了一会,一字字道:“再回头看你我的儿子,他未必是没有资质,只不过是因为某种原因,遮蔽了他的天赋,否则,却又凭什么在十七岁的时候,突然变成了天才,入道修行,修为一日千里,一发而不可收拾!”

    “那是什么原因遮挡了他的天赋,现在已经呼之欲出。”

    吴雨婷显然已经被这一连串消息震散了魂魄。

    她失魂落魄的坐在床沿上,已经没有半点思考能力,只能被动的问:“一鸣惊人,一飞冲天,你是说,你是说……”

    “你可还记得,上古传说中,那位老人家出山,是多少岁?”左长路问道。

    “七十……”

    吴雨婷喃喃道,突然眼珠转动了一下:“传说是……七十……,而小多是十七……难道这里面,也有说法?”

    左长路神情也是很精彩:“难说其中有没有联系……那位老人家七十出山,凤鸣岐山,从此后一飞冲天。”

    “而小多,也的的确确是从十七岁开始,一飞冲天,势头之盛,简直就像是……”

    左长路想了想,还是用了现代的比喻:“……就像一支火箭突然冲了起来……”

    吴雨婷呆了半天,喃喃道:“你是说……你是说,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咱们儿子得了齐王传承?”

    左长路嘿嘿一笑,道:“齐王传承?或许吧,或许那相术,是齐王的一脉相传……但是? 齐王传承,却未必就传承自齐王吧?起码,传说中的齐王? 并没有小多的武道资质。”

    吴雨婷愣了愣? 随即明悟道:“不错。”

    “关键是这小子? 到现在还是浑浑噩噩,啥也不知道;而我……也是因为妖族突然要出世,这几天里不断的回想一些事情? 无意中灵光一闪才想到的这一切? 不过说到能够将这些事全部都串联起来的,除却我之外,连你都未必能够做到。”

    左长路道:“但是? 至少在我看来? 这种感觉是异常靠谱。”

    吴雨婷深深吸了一口气? 眼中异彩涟涟? 道:“这么说我儿子日后岂不是要牛上天了……”

    左长路捂住吴雨婷的嘴巴:“此事? 你知我知? 就可以了。”

    吴雨婷唔唔两声,挣脱了左长路的手,白了一眼道:“我还能不知道个中轻重,还不能不知道保密?我比你更着紧我儿子!”

    左长路嘿嘿一笑。

    吴雨婷突然又生出几多不满,喃喃道:“这么算下来? 日后岂不要白白便宜了洪水那老东西!”

    左长路豁然大笑。

    他明白妻子的意思;如果自己夫妻二人猜测是真的? 那么? 这样一个人? 身上会载着多少气运?

    或者真的是亘古天下,唯此一人!

    而这样气运的承载者,却有一个实打实的干爹? 可以想象的是,当气运反哺的时候,洪水大巫将会如何受益。

    “那能有啥,别忘了我们俩才是他的亲爹亲妈,还有小念,洪水老鬼注定前三甲无缘。”左长路哈哈一笑。

    吴雨婷也是笑了笑,却仍旧感觉心潮澎湃,一时间竟无法恢复。

    “对了,还有一件事……是关于灭空塔的。”左长路的手中蓦然出现一樽灭空塔。

    与左小多那个长得一模一样。

    “你咋将这玩意给拿来了?不对。”吴雨婷疑惑道:“这香味……这是云朵那一尊?”

    “是。”

    左长路道:“按照小多说的往里面放星魂玉粉末的方法,我弄了一些进去。”

    说着拉着吴雨婷进入了灭空塔。

    “你看。”

    吴雨婷目光陡然一直。

    只见光秃秃的灭空塔地面上,一堆星魂玉粉末正静悄悄的堆在那里。

    “无效?”吴雨婷震惊了。

    “是的。”左长路叹口气:“看来这玩意只有在小多手里才能发挥作用,才有意义……因为他那一尊里面,还有别的东西,或者说,将之生效,将之发挥效能的东西。”

    吴雨婷点点头,并没有追问别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她了解左长路,既然已经说到这种地步,还不说是什么,那么就是不想说了。

    哪怕自己是小多的亲妈。

    他也不会说。

    这样就足够说明了,那东西的保密级数到了什么地步。

    而一旦泄露的危险性,又会去到了什么地步!

    “那灭空塔不会被人抢去吧?”吴雨婷有些忧虑了。

    “不会的。”左长路淡淡道:“那玩意儿,应该是只认小多一个人的;就算被抢走,也没人能够使用,因而得益。”

    吴雨婷瞪大了眼睛。

    左长路这么一说,吴雨婷瞬间就知道了是什么,却没有明说而已。

    “这还真是天大的造化!”

    吴雨婷骄傲了:“我儿子就是厉害!”

    左长路苦笑:“是,你儿子是真的厉害。”

    “还有,现在在他的灭空塔里修炼,内里的时间流速,三十倍于外界,而且……按照小多的说法,这种期限之后还能更长。”

    左长路深深道:“我能看得出来,小多现在在犹豫什么。这样的异宝,他可以让你我,让小念使用,这对于小多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小多还是有犹豫的……”

    左长路转转头,苦笑一下。

    “少年心性,也想拉着自己朋友一起进步吧?”吴雨婷当然明白。

    但面对这个问题,即便是夫妻俩也是难以抉择的。

    “按照道理来说,这种宝贝,知道的人越多越危险;最好是连你我甚至小念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左长路道:“但小多这孩子……表面上吝啬,但是……”

    吴雨婷也苦恼:“我们总不能劝他自私自利,但每多一个人知道,就更多一分危险。”

    左长路叹口气,道:“只能做个限制,比如飞天之前?”

    “毕竟在飞天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实力难以言道……随手就能被拍死。”

    “也好。”

    “到那时候,再看个人机缘吧。”吴雨婷点头认同。

    其实在她心里,最好是永远只有左小多自己使用,那才是最安全的。

    是的,当母亲的,就是这么自私!

    更何况其中的安全隐患,又是那么的大。

    “那就这么定了。”左长路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感觉我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左长路一字字道:“这次家长会之后,我们返回凤凰城,再进行一次努力,如果……再找不到,那就立即回去,不能再拖了!”

    吴雨婷点点头:“好,咱们化生红尘已臻心境大圆满之境,我感觉再留下去,孰无意义。”

    两人商量完毕,都感觉自己的心里怒潮汹涌,澎湃起伏。

    一时间,竟致无法遏制。

    “若是小多真是这种命数,这样的气运,我们的猜测都是真的……那么,我们就等于是小多的护道人。”

    左长路眼神温煦的看着妻子,眼神温和中,带着坚定。

    吴雨婷淡淡的笑了笑,从容道:“为了我儿子,又有什么不能付出的?”

    左长路哈哈一笑。

    夫妻二人,在这一刻,想的一样。

    这样的大气运,必然牵扯大因果,大凶险,大灾难!

    一路崛起的过程之中,必然会伴随着无数的腥风血雨,无数的恶战,无数的陨落……

    无数人的尸骨,才能垫得起这条通天之路!

    想要在这样的路上没有牺牲,是不可能的。

    巫盟,道盟,即将归来的妖盟,还有没有消息的另外几块大陆……

    这些,都将未来路上的注定强敌!

    一将功成,尚且枯骨盈山,更何况,是这样的通天气运载承人?

    这样的气运之子,必然有无数的护道人,而自己夫妻,因为彼此的这层亲缘关系,将是首当其冲。

    气运之子,天煞孤星,这种说法,从来不是无稽之谈!

    需要面临的危险,太多了!

    “为了儿子,有什么不能牺牲?”

    这句话,已然将一切都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哪怕我不是护道人,但那是我儿子啊!

    什么样的护道人,能比得上我们当父母的更靠谱?!

    左长路长身而起,一挥手,撤去了空间屏障,将窗子完全打开。

    夫妻二人同时站在窗口。

    一阵阵得夜风吹进来,吹的两人发丝飘飞,衣袂飘举。

    “爸!妈!?”

    外面传来左小多和左小念的叫声。

    两人出关了。

    夫妻二人对望一眼,都是眼中露出微笑。

    “别让他发现了房间异常。”吴雨婷眼神提醒。

    “晓得。”

    左长路打开门,皱眉,做出一脸不悦,道:“干嘛呢,大呼小叫的,知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左小念惊疑不定:“刚才你们房间里分明没有人的气息,怎么回事……”

    左小多也是狐疑:“是啊刚才没人……”

    …………

    【差点没写出来。求票票】

    “胡说什么呢?难道我和你妈不是人!?”

    左长路沉下来脸,直接喷了回去:“我看你们俩是刚刚定亲,开始得意忘形了吧?我和你妈明明就在房间里,居然说没有人?左小念!左小多!你们俩,嗯?!你们已经不将爸妈当人看了?”

    左小念被左长路一凶,吓了一跳,本能的一怂,急忙道歉:“对不起,爸爸,是我没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