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左道倾天 风凌天下

第三百三十五章 游星辰的游!【第一更!】

    幸会你俩个王八壳子!

    游东天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道:“幸会。”

    吴雨婷哼了一声,道:“哎呀游天王,您脸色怎地这么的难看呢,难不成是谁惹您老人家生气了?”

    “婶婶……”

    游东天刹那间就是整个人精神焕发起来。

    瞬间嘴甜如蜜:“婶婶,我这几天可想您了……终于见到了,我早就说过,婶婶对我恩重如山,比亲生母亲都对我好,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婶婶……”

    “……还有我左叔……”

    “左叔,左婶,这件事,从头到尾,实实在在、彻头彻尾都是我家的错误,我已经严厉惩戒了过那帮不争气的玩意了!那帮小兔崽子,安享了几天太平日子,就自己把自己给捧起来了,不知道天高地厚,我和爸爸在外面出生入死,竟然让家里出现这等蛀虫,还是一窝一窝的生出来,实在是罪莫大焉!”

    “这次多亏了左叔左婶,帮我们发现了隐患,整肃了家风!真真是天高地厚之恩……若不是左叔左婶仗义出手,我游氏家族还能长存于世吗?只会沦为欺世盗名的陈腐之家……一想到这帮混账干出来的这些事,那就是要气死我啊!”

    “看看现如今的王家,何等触目惊心,何等令人痛心……游家现在这些人,再胡作非为下去,那就是第二个王家,没跑了……”

    “实在是太可怕了,令人伤心啊!”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此事,立即就赶回来将他们都骂了一顿!并且制定了新的家规……第一是……第二是……第三是……”

    “所有当事人,我都已经做出了严肃的惩处,分别是……”

    “我此来,不光是代表我自己,还代表我爹,对左叔左婶道一声多谢。本来我爹是要亲自来的,但您二位也知道我爹那人脸皮薄,在我临来之前,他淳淳叮嘱我,说左叔左婶这一次乃是帮了我们家的大忙……这等事情,不是刎颈之交,生死情谊,谁会来管别人家这等破事?”

    “也就是左叔左婶,义薄云天,没有拿着我们当外人,才会慨然出手,拨乱反正。”

    “左叔左婶……实在是太感谢了……”

    游东天的嘴巴,如同重机枪猛然打开了保险,扣动了扳机。

    哗啦啦一连就是好几百梭子。

    “这次委实是突发事件,来得匆忙……小侄也没什么准备……”

    游东天掏出个空间戒指就往吴雨婷手里塞。

    “不是啥值钱东西,就是一些美容养颜护肤的……婶婶您自然是用不到,千万不要嫌弃才好,另外就是给左叔弄了点酒……都是已经保存了几千年的……品质还算过得去的那种……”

    东方大帅想要嘀咕一句:擦,那酒是老子家的,窖藏了何止几千年,但是看到现在游东天的样子,到底是没敢说。

    肯定不是同情他,这货看别人的热闹笑得嘴巴比谁张开的都大,哪里有啥是值得同情的,主要是怕这货秋后算账,能看到这一出大戏已经值回票价了……

    “此外给小多余和小念念,我还准备了……”

    游东天一边说,一边看着左长路的脸色。

    见到左长路始终没有表情变化,于是右天王的脸色越来越白……

    原本哒哒哒如同机关枪一般的语速,也悄然的逐渐放慢,到后来几乎是有些结巴了……

    游东天是真的很知道很了解左氏夫妇,左家举凡有大事,都须得左长路才能拍板,小事才轮到吴雨婷说的算,虽然左家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但左家的真正话事人,始终是左长路。

    就如此刻,游东天情知,自己便是说通了吴雨婷,仍旧过不了左长路这关,仍归徒劳!

    左长路淡淡道:“我让你过来,是让你来送礼的么?你以为,我和你左婶,就真的贪图你那点东西?”

    “不不不……小侄绝对不是那个意思,小侄对左叔左婶的向来孝敬,恨不得时时承欢膝下……”

    游东天哀求的看着白云朵,弟妹你帮我说句话啊!

    白云朵余怒未消,哼了一声偏过头去,连假装没看到都懒得伪装了。

    你得罪了女人居然还想要她帮你说好话,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吗?

    “你们游家,现在是真的很牛逼!非但是上京第一家,还是星魂第一家,纵观三个大陆都数得着,但是真个睁眼看看,游家上下都养成什么样子了?原本我只是想要看看这事儿怎么解决,小惩大诫就好,但神识在你们游家转过一圈之后,才发现你们偌大的家族,现在亦如王家一般的腐朽不堪。”

    “看到寻常家世,直接踩过去!看到比自己强势的家族,就撺掇着孩子生米煮成熟饭……这就是你们游家的家风?”

    “更有甚者,最近这千年以来,上京上层利益分配,单只一个游家,居然占到了两成的份额!”

    “你位高权重,更多触庶务,应该比我更明白更知道,一个占据整个上京两成利益资源的家族,代表了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便是你游东天加上你爹,或者有资格拿这两成,但你扪心自问下,下不下得去手,会不会感到自己多吃多占!而现在的情况却是,仅止于你们留在家族那些个后人,他们就占据那两成的份额,他们凭什么!?”

    “就凭着,他们的祖宗是帝君?是右路天王吗?!”

    “何其可笑!何等荒唐!何等荒谬!何等丧心病狂!”

    “游家就是游家,什么叫做天王家族?按你们的这种说法,若是小多和小念以后成亲了,是否还要建立一个御座家族?!”

    “届时你们游家,是不是要群策群力,各方斡旋,确保自家所谓第一家族的荣光不堕,是不是还要跟小多小念他们干上一仗?!甚至是干掉他们永绝后患呢?”

    “千万不要跟我说,是我想多了,是我杞人忧天,是我异想天开!”

    游东天脸上冷汗涔涔而落。

    这话真是诛心了……

    怎么回答都不对。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左叔和左婶,是绝不会让左小多和左小念成立什么家族的!

    自从有了孩子都藏着掖着唯恐被人知道,却又怎么会成立什么家族……

    “左叔……”

    游东天哀求的看着左长路,却正迎上左长路冷电一般的眼神。

    东方正阳咳嗽一声,欠身道:“老大……右天王……也知错了,而且这态度,已经是……老大您看是不是……”

    南正乾也是躬躬身,道:“老大,游家经过此番处置之后,只要后辈子孙不曾推翻天王决议,至少三千年内是不会有什么问题,再说……家族繁衍万年之后,子孙不肖……向来是任何人任何家族都无法避免的事情……”

    “纵使是神仙……恐怕也是……毕竟人心啊……”

    左长路轻轻叹息:“我的心思,你们懂得。换作平常时候,我也不会说的这么严重,更不想说得这么严重,但是……王飞鸿,可是我当年的兄弟!王家啊,眼睁睁的看着,到了这一步,已成兄弟萧墙之格,怎不是前车之鉴,如之奈何。”

    “触目惊心!”

    “如今的游氏家族,也有了这样的苗头。乃至你们两个出身的家族,未必没有这种苗头的滋生!”

    “我们浴血奋战打天下,如果最终发现,我们豁尽了性命,战斗了一生,保护了无数年的星魂大陆,居然被我们自己的后人祸害……纵使我们真的登上了神坛,却又怎么能心安理得的接受悠悠岁月百姓参拜?!”

    “鏖战一生,我们的初衷只是为了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我们可以对任何破坏社会的人下毒手,但我绝不希望,当你们有一天挥起屠刀的时候,刀下,居然是我们自己的血脉子孙!”

    “这等锥心之痛,那种荒谬失望错乱,是你们无法承受的!纵使刀下的那个后人,甚至你从没见过,终究是你的血脉承继,你始终会想起来,他姓游,游东天的游!!”

    “游星辰的游!”

    左长路声音并不是很严厉,但是游东天与东方正阳还有南正乾白云朵都是满脸肃然的站得笔直,认真的聆听着。

    这,无疑是肺腑之言,绝非慨然之说。

    至于在同一张桌上的木从军,墨玄衣,包括左小多李成龙等人,是看不到这一幕,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说起王飞鸿,左长路情绪有些难受,当年那个孤身一剑杀的巫道二盟血浪翻滚的孤鸿天王,出站前对自己洒脱的那一笑……

    游东天等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虽然那个时候修为还只是小虾米,但是却怎能不记得孤鸿天王壮举?

    再看如今的王家……再看自己家,一个个都是冷汗涔涔而落。

    良久良久后……

    左小多才看到游东天转为满脸和煦的坐了下来,端起酒杯,向木从军夫妇敬酒,微笑着,道:“我是游小侠的……家长,嗯,我们游家人口多些,辈分有点乱,我看着面嫩,辈分却是稍大一些;咳咳……”

    左长路白眼看天,吴雨婷斜眼看来。

    辈分大?哦……你真是辈分大了,你的不知道多少代的后辈,娶我的干闺女,那我们俩是不是要叫你老祖宗?

    但是游东天也没办法,这是真的没办法!

    “各论各的,各论各的……”

    游东天脖子都粗了,挣扎着说道。

    “哈哈哈哈哈……”南正乾爆笑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