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左道倾天 风凌天下

终章【一】

    道祖何等人物?

    那是连六圣都无法抗衡的人物!

    要不然,六圣也不会走这一点,左小多心里清清楚楚。

    左长路等人也是清清楚楚对手的强大。

    既然是以道祖为针对目标,左小多又岂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便不说他已经担在肩头的三族生灵,仅以自身安危,亲眷安危,就不容左小多有丝毫疏忽!

    更不要说左小多本身就十分怕死……当然这里就不能说左小多怕死了,而是应该说,有勇有谋……

    针对道祖的这个计划,左小多等人已经策划筹备了许久。

    所有人都知道,面对道祖的算计,此世九成九九九的人根本就没有反抗余地!

    也就有限的三五人,对上道祖可以支撑个一两招,一如初初对上魔祖那会,谈何正面对撼?

    而今道祖手中的武器,还有大势。

    大势所趋,清天劫下,所有种族必须相互厮杀,最后只能留下一个。

    究其根本,基本道祖不进行任何算计,这件事情的既定走向也只能这样进行下去。

    这便是大势。

    洪水大巫之前的筹谋,乃是最大限度乃至无限期的减缓这一进程!

    而道祖的出手,则是反过来加快了这个进程而已。

    这一减一加,就这个既定的进程本身而言,无关宏旨,但对各族与道祖意义却是大有不同!

    若是洪水的筹谋得逞,巫妖人三族达成共识,进可将清天劫无限期的延缓下去,一如当年的星魂、巫盟、道盟三族鼎立,前方战事经久不息,后方休养生息,以战养息。

    退也可争取到相当的回旋时间,至少可以在清天劫之中牺牲少一些,各族能够保留足够多的元气出走星空!

    如此就可避免九族有八族死光死绝,生息不存的惨淡结局……

    即便是得胜的主宰者一族,也不会例外,毕竟明眼人都知道,在清天劫之下,纵然得胜,亦是惨胜,整个族群人口锐灭十之八九,巅峰高手,最多也就有一两人存活,尽可想见!

    尤其是之前三族极端火并,一场大战下来,三族精锐战力折损减员超过六成,三族上下尽皆透彻心扉,哪里有赢家?

    此役之后,三族高层亦得出一个共识,大家虽然未必有战胜别的对手的必然信心,但是拼着一死拉着对方一起上路的把握,却是大有把握的。

    即便是左小多,但凡有两名祖巫不顾性命的舍命自爆,也有相当的成数,将之裹挟带走!而祖巫们又有哪一个不是亡命徒?哪一个将自己的性命真当回事来着?

    所以在左小多听到了万民生的传讯之后,便秘密的与李成龙左长路商量了这个计划。

    虽然此举无疑冒险,动辄就有可能全军覆没的风险。

    但是却已经是势成骑虎、不得不行。

    于是左小多统一了星魂高层意见之后,先去找了妖皇东皇,妖族三大巨头本就不愿与左小多为敌,自妖师鲲鹏以下的妖族顶峰更是没一个不畏惧左小多的,听闻左小多来意,很是爽快的就答应了,可谓一拍即合。

    再之后左小多又和李成龙秘密前往巫族,与洪水等商谈。

    本以为妖族都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以往关系更亲密的巫族该当更好说话。

    没想到一众祖巫对道祖莫名信任,其中两人更是认为道祖绝对不会如此行事,最后不得已定下赌约,在灭空塔大战一场,胜者为王,输的听话。

    左小多以一对二,大战两大祖巫……其实也不算怎么大战,总之就是赢了,某人再做突破之后,实力又高了好几筹,彼此只为意气,非是死斗,力强则胜,力弱则败,巫族固然好斗,战天斗地,却是输了绝不赖,更无异议。

    至此,只等时机成熟,便开始行动其实一直到现在,一众祖巫中仍旧有不相信道祖会如此无视众生的。

    将来是否当真联手,这计划还只是一个计划而已。

    然而接下来一连串的刺杀,一连串的诡异动作,一点点的将所有巫族军人的血性,彻底煽动起来的时候……众位祖巫也终于意识到。

    按照这样的进行下去,恐怕大家都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

    三族混战,现实凝然眼前,各族折损空前惨烈的当下……这个计划,终于不得不,成型了!

    那一场大战之后,只有巅峰高层留在战场之上的那一刻,虽然都没有人说话,商议确定什么,但大家的心思都已经很明白了!

    有什么事情,有多么糊涂,才是十几亿高阶生灵的鲜血性命,仍旧浇不清醒的?

    亦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三族顶峰才是真正的纳入了李成龙的算计节奏之中。

    接下来便是事态的不断的发展。

    将这场摆在明面上的算计,更加明朗化,具现化。

    左小多去找冥河,单从表面上来看,乃是抢占先机,先断道祖一臂。

    毕竟此役中冥河暴露了,暴露得很彻底,他背后无论有没有人,有任何人,他跟三族之间,再无转圜余地,找上他,乃属必然。

    所以,左小多顺理成章的起行。

    而妖皇等,接信之后早已经在巫族大营秘密等候,就等左小多来找洪水,然后将众人一起打包带走。

    换言之,左小多哪里是找什么冥河;他只是在给道祖一个机会。

    给大家一个一劳永逸的机会。

    毕竟清天劫之下,一切的一切都已然明朗化。

    表面上看来,千亿生灵,九族大战!

    但究其根本,只要解决了最关键的点,其他种种,尽是末节。

    而最最关键的点,到现在,早已经彻彻底底的暴露了出来。

    于道祖而言,左小多,左小念!

    只要将这两个人杀了,这一场清天劫,便等于是结束了。

    因为这两个人一死之后,人类绝不是妖族的对手,甚至都不是巫族的对手!

    即便人族还有许多堪称道的青年高手,后起之秀,但他们欠缺左小多夫妇的运道,巫妖两族不会给他们继续崛起的时间!

    那样一来,这一场清天劫最根本的目的,就已经失去了意义。

    最终无论是巫族主宰大陆,还是妖族主宰大陆,对于道祖来说,孰无分别。

    所以左小多和左小念离开大营,来到阿修罗界……这件事情,道祖就算是明知道可能是算计,也会一脚踏进来!

    毕其功于一役!

    毕竟……之后或者再也不会有这样便宜解决问题的机会了。

    但只要参与进来,就必须亲自出手!

    因为冥河绝对不是左小多的对手,即便是魔祖罗睺,也已经不是左小多和左小念联手之敌!

    唯有道祖出手,才有可能一劳永逸。

    分析到了最后,李成龙断定:无论事情如何发展,到最后,这一次行动的最终终点,必然是王见王!

    也就是说,将这些算计综合到一起,将道祖逼得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这些人都在一起做同一件事情了,那明显就是三族联合;你不来迎战,那就是摆明立场,存心不良!

    一旦三族以此为关窍,秘密串联一下搞成擂台赛,三族顶峰高手各自出几个人,轮战一场,决定谁走谁留的话,对于道祖来言那是真正糟糕了。

    因为那个结局已经注定:有左小多和左小念镇压大局,等于稳胜两场,左长路夫妇最少可以稳拿一场,李长龙在算计之下必然会对上比较弱的,那就是稳胜四场。

    最低四场胜局,人类已经抓在手里,那还有什么悬念?

    最终还是人类主宰世界!

    这个结果,丝毫不难想象!

    同样基于这个关窍,想要杜绝人族主宰天下的这个可能,你就只得这个机会,不得不来!

    除却这个机会,在极短的时间里,再无机会击杀左小多和左小念。

    万一一天之内,人家就商量好了,妖族妖皇和巫族祖巫们带着手下哗啦一下子撤出这片大陆。

    可就造成了既定事实……

    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清天劫,已经成功了!

    人族主宰世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换言之,道祖败了。

    所以……道祖纵然是至高无上,但在面对这种形势的时候,也是别无选择,唯有硬上。

    ……

    大战甫启,左小多第一时间抓出来太极图,轰然一下展开,欲定此间地水风火,这空间可是道祖所立,乃是人家的绝对主场,有太极图这样可以改变敌方主场的利器,如何不用!

    太极图竭力大叫:“我最多只能抵消道祖空间之力半个时辰!”

    话音未落,太极阴阳之力轰然爆开,此处空间,氛围陡现沉凝。

    “半个时辰,就是一个小时,应该足够了!”

    左小多哼了一声。

    下一刻,娲皇剑腾空而起,将复苏以来所凝聚的功德之气,尽数融入太极图之中,剑光明灭之间,踪迹不见,唯留一语“半个时辰之内,无功无罪!”

    气运小龙亦告现身,随着一声虚无的龙吟,冲天而起,以自己的沛然气运连成了桥梁,构建成为特异屏障,于太极图与娲皇剑三气串联,彻底截断了道祖的与天地气运的连接。

    “好!好!好!”

    道祖微笑赞赏。

    “断我空间抽取!”

    “截我无量功德护身之法!”

    “斩我天地气运之连!”

    “果然是谋定而后动,洞烛先机!”

    “逼得吾只能以修炼者的身份,与尔等决一死战!”

    “这份算计筹谋得当真不错,可是出自一代军师?”

    李成龙抱剑行礼:“正是在下,承蒙道祖大人谬赞了,恕不敢当!”

    “磨叽格甚,就一个小时!”

    左小多大吼一声:“别给他拖延时间的机会!”

    两手一扬,一黑一白两道光芒盘旋飞舞强势融入九九猫猫锤之中!

    嗡的一声,空间竟也为之颤抖,九九猫猫锤,盛势空前!

    只是这一招展,空中竟然出现了一层层波纹,好似涟漪一般扩散出去。

    洪水大巫眼睛一缩,擦,这小子……千魂梦魇锤的境界,居然已经超越了我?

    却是丝毫不见犹豫,径自一摆锤,比左小多更早一步的冲了上去,直面道祖!

    四把大锤分定左右,合围之势瞬立,左小念驾驭夺灵剑,趁隙发动进攻!

    冰魄小小多现在已经臻至超神完全体层次,极冻之气与之前迥异,含而不显,在空中化作了一点冷气,无形无影,无痕若隐,却是让所有极寒之威,尽数聚焦爆发在道祖身上,对于其余参战之人,并无半分影响!

    光是这分操控,就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骇人听闻的地步!

    围攻道祖的战团外围左近,玄冥祖巫,冰冥大巫,双双盘膝而坐,各自运起毕生修为,两只手握在一起,两眼注目于战场,随时准备给左小念充能。

    是的,两人的这一战之中的任务便是如此。

    左小念固然是顶级战力,可以跻身直面道祖之役,但面对道祖就需要时刻保持在最佳状态,至少要在一定时限内保持最佳状态,玄冥祖巫冰冥大巫,正是可以令到左小念更长时间保持在最佳状态的外挂!

    眼见对方处处心机,道祖也微生忌惮之意,径自一拳轰在左小多九九猫猫锤上,随着轰的一声闷响,左小多只感觉九九猫猫锤上突然灌注了几十亿度电流,瞬时间整个锤头都明亮了起来,几近透明!

    与此同时,更有一股沛然不可阻挡地巨力涌动,已经不知多久不曾感到力有不及的左小多,竟自立足不稳,踉跄后退一步。

    而道祖的另一拳,则是更显生猛的轰在了洪水大巫的千魂梦魇锤之上,洪水大巫一声闷哼,一个跟头翻了出去。

    一道刀影陡然闪现,就在洪水退后的一刹之那间,化作了刀山,悍然斩落!

    “咻!”

    左小念一剑强袭已经接近道祖衣襟,突然出现了一根白生生的小指头,挡在剑锋之前,不过轻轻一拨,左小念只感觉浑身上下难受至极,难以为继,勉力送出冰寒的同时,一个踉跄侧摔了出去!

    羲和与吴雨婷一左一右从左小念摔出去的身体两侧闪现,联手进攻!

    还有祖巫共工、帝江,妖皇帝俊,东皇太一,齐齐出手压制!

    七大高手,群起攻之,浩势压上!

    道祖仍自从容,身子飘起之瞬,脚踢妖皇,拳打东皇,掌压共工,另一手五指,化作了五座山岳,向着羲和,吴雨婷,左长路,帝江等人反袭过去。

    五指五山,余下的一座山峰,却是将刚刚冲上来的强良祖巫生生打了一个跟头,打着转地吐血狂摔出去。

    天地第一人的名头果然实至名归,面对如此之众的顶峰强者围攻,犹占上风,尽显无上强者风采!

    一连串的轰鸣声几乎连成一片,左长路等人几乎不差先后的闷哼一声,分作七个方向直摔了出去。

    然而左小多,洪水,左小念,天吴祖巫,句芒祖巫,还有李成龙与龙雨生,余莫言,项冲等,无分早早入战的,还是生力军,后续跟上,发起了新一波次的冲锋,锤剑刀枪齐齐动作,绝招纷呈,极尽绚烂!

    然而众人的围攻仍是徒劳,再次被轰飞了一波,道祖仍旧举重若轻,轻描淡写。

    眼见道祖威能竟至如斯境界,众人的心里一下子变得沉甸甸的起来。

    此役不同于战场搏杀,非止注重本身战力乃至双方综合实力的对比,更主重本身素养境界,临场发挥,以及心态上的变化。

    当下对上道祖,一开始肯定没有人会选择直接豁命死拼,必要的试探,乃为首选!

    己方人力乃是最大优势所寄,若是可以凭借人数优势,直接次第攻势,堆死道祖,自然最佳!

    虽然大家明知这一想法,过于天真,但想想乃至尝试一下,不失为战事初初的一次尝试!

    何乐不为?!

    可是这一试探,却让众人的一颗心尽皆一沉。

    己方谋定而后动,已经屏蔽了天道,屏蔽了气运,屏蔽了空间,甚至是斩断了功德的影响……

    合己方三十六位巅峰高手的联手围攻,道祖却始终应付得自在从容,轻描淡写!

    这不啻说明,大家到现在固然没有拿出来真本事,但道祖估计也没有拿出真正实力吧!

    大家的心里得出同样的共识之余,尤有更深一层的认知:看来,今日此战,必须要付出最最惨烈代价,否则……断断拿不下道祖,这个天地第一人!

    大家都是老牌子强者,心中岂无算计,既然生出了这样的觉悟,战争氛围,不用任何人催促,氛围一下子变得惨烈起来。

    鲲鹏在想:妖不可一日无皇!此役若一定牺牲,就让我牺牲,难道要皇先我牺牲?

    帝俊,太一,羲和却是在想:我不付出代价,或者就是我兄弟、我夫君、我妻子付出代价了!那么,就让我先来!

    不够大队的人在想:若是我退后了,兄弟们就一定会上前,会牺牲,那么,此心何安?要牺牲,当然便是我来!

    还有祖巫大巫们亦抱有类似的想法:不能让兄弟们死,至少也要让他们死在我的后面!

    以左长路夫妇为首的一众星魂顶峰也有想法:我们战死有什么所谓,那些小家伙们还年轻,人族未来有他们,才有更大的辉煌……

    在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心态之下,大家竟是不约而同的齐齐展现豁命之相!

    但是第一个发动拼命攻势的,却是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人

    蟾圣!

    蟾圣整个身躯都鼓了起来,两眼绽射发出赤红光彩!

    他之一生,是真正意义上的两世为人,辛辛苦苦的存活了两辈子,唯一的执念,便是成圣!

    唯一的念想便是:上一辈子我只差一丝,只走错一步,竟至身死道消;此世重活一遭,重新来过,所有的禁忌我都知道,彼端遥遥可见,必然会成圣的!

    此一心念早已深植其心,不意坚持到最后,仍旧只得一场空。

    时至今日的蟾圣早已经是万念俱灰。

    那个蒲团,别人或者还有点点机会,但是对自己,却是坚决的拒绝。

    唯一一点挂念,仅止于巫族的庇护之恩的因果还没有偿还,错非如此,蟾圣自己或者早已自我了断。

    诸位大巫可算是他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朋友。

    眼看着诸位大巫们一个个陨落,蟾圣一直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连祭拜都没有去,显得很是绝情冷漠。

    但是实际上,他心底却早已经心如刀绞,并非是不想去祭拜。

    而是不想去坟前,掀起自己的那些回忆,再度品尝到那份钻心蚀骨之痛。

    而到了这个时候,蟾圣愕然发现,自己与别人相比,竟是存在有重大的缺陷。

    而这份缺陷就是,心太软,太容易感情用事。

    而情感一旦爆发,自己收不回、控制不了!

    “原来,历练太少才是我真正的短板!为苍生贡献太少,才是我致命的缺陷!两世为人,得到重新来过的机缘,仍旧是醒悟得如此之迟,若我也可证道,才是笑话!”

    自从领悟到这一点,蟾圣愈发万念俱灰,只等寂灭的那一刻到来!

    而如今,便是寂灭的时候了!

    此生已矣!

    便为了我认可的这些朋友……发光发亮一次,绽放出两世以来,最绚烂的光彩!

    蟾圣嘶吼着,径自扑了上来,速度俨然超越了流光,快得无法形容。

    也正因为于此,生生抢在了所有人面前,冲到了道祖面前!

    全身修为,尽数归于一指!

    一指崩天!

    道祖随手一抓,已然抓住了他的全力一指,抓住的同时,沛然力量涌动。

    咔咔咔……

    蟾圣的骨头开始断裂,自手臂接触位置开始,一路向上迅速蔓延,尽成齑粉。

    但蟾圣追求的就是这一点,他知道自己抢先发动攻势看似威猛无俦,实则与众人的攻势出现一丝丝的割裂断层,道祖绝对不会放过机会,借机灭杀自己,剪除己方有生力量。

    人单力薄始终是道祖一方的缺憾,能够无需损耗多少就能灭杀一敌,机不可失!

    而他的目的却在于道祖的接触,以及之后的不放手。

    蟾圣从来没有寄希望于崩天一指,他只是借助崩天一指最早接触道祖,给道祖制造一举灭杀自己的机会,同样给自己营造创伤道祖的机会!

    但道祖的力量威能级数显然更在他的想象之上,在他甫动念发动自爆的瞬间,他的身体,已经有三分之一化作齑粉!

    道祖的力量就是这么的强大,所谓的快速蔓延,就是这么的快!

    轰!

    蟾圣剩下的身体,连同灵魂神识所有力量,还有两世的怨念累积,齐齐爆炸开来,尽复一击!

    自始至终,蟾圣没说一句话,一个字!

    并没有说什么兄弟保重,也没有说什么我给兄弟们开路了,更没说什么我去和兄弟们团聚了……

    唯有一言不发,尽在不言中!

    就在彻底的沉默中,极端爆发,一个爆发,便是永恒!

    巫族之恩,老夫报了!

    剧烈而突无的爆炸,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撼了一下,为首的几人更是被爆炸余波震飞了出去。

    但蟾圣发动攻势的伊始,就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将近乎的所有力量威能,全都朝着身前爆发出去,这一击,己方战友们,至多会受到些许余波冲击,绝不至受到什么损伤。

    但对面的道祖却是结结实实的承受了这一记半圣自爆!

    蟾圣自爆的时候,他还捏着蟾圣的一根手指没有松开。

    那是两人这一击火并的接触点,连接点,一旦释放,蟾圣就有遁走的可能,自己意在灭杀对方,岂能给对方逃逸空隙!

    更重要的还在于,道祖自诩很了解红云的,红云那样的老好人,脾气温和,转生之后这么多年也是一动不动,怎么会如此爆裂的脾气?

    尤其现在的战局才刚刚开始不足十息,远远没有到这等自爆攻势的迫切时刻……并没有将他们逼得这么紧就是为了拖延战局,从容斩杀几个,也让其他的劳累到修为多损失一些……到了所谓的关键时刻的自爆,固然威力自然会有所削弱,让自己应付得更从容……

    说句最到家的话,哪怕是在场任何一个人自爆了,都不如红云自爆了给道祖的意外大。

    但偏偏就是最不可能的一个人,在最不可能的时候,就那么出人意表的爆了!

    道祖无敌得太久了,也无情的太久了,却也因此忽略了一点,一个人一辈子做一件事,没做成;好不容易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却仍旧没做成,非关努力,非关勤奋,非关过程,只因为因缘,只因为没有那个命!

    那种绝望感荒谬感是多么的让人崩溃,而两次的圣位,都是在紫霄宫失去的!

    而紫霄宫,正是鸿钧道祖的地方!

    最初的圣位,还是道祖指定给予的!

    蟾圣这一世看到道祖……那股子复杂感觉,一股攀升直直爆表,难以言喻!

    如何不豁命,如何不尽复一击,如何不将矛头直指这始作俑者?!

    道祖一声闷哼,胸前衣衫整个儿被炸飞,身子飘乎乎的飞出去百丈,脸上先是一白,跟着又一红,鼻孔中赫然有两道鲜血垂了下来,手抚胸口,眼中神色有些复杂:“红云,好一个红云!”

    道祖受伤了!

    这个认知,登时让左小多等人尽皆一阵振奋!

    原来,道祖也会受伤!

    下一刻,道祖胸前的衣衫,已然恢复成了原状,仍旧是一袭青衣道袍,连脸色也重新恢复了红润,似乎一位顶级半圣的自爆,对他并没有任何影响。

    只是他的头顶上,赫然多了三朵莲花升腾,脚底下,亦有七彩祥云涌动;手中也多了一柄拂尘。

    随着拂尘上手,瞬衍万千丝线,以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的态势向着众人展开攻击。

    众人急疾抵挡应对,细丝与兵器相撞,竟然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轰轰不绝。

    细细的丝线撞在沉重至极的大锤上,左小多居然生出了手腕有些发麻的感觉。

    三十六人分成了四拨,一波掠阵,另外三波展开了无休无止的波次进攻,道祖淡淡笑容不减,举手投足之间,尽是从容。

    蓦然,身子往后一飘,反手一压,无数的仙山灵岳,凭空而落,落到半途,已然化作了刀山锋峦!

    每一座山峦的砸落之力,都有一位大罗巅峰全力一击的力量威能!

    轰轰轰……

    现在,所有人都不能调用天地之力,但是,道祖却还能够!

    这便是胸中自有乾坤!

    掠阵的九人眼见不好,齐齐一掠而起,冲上高空,各自展现本身的拿手本领,竭力阻击上空掉下来的刀山锋峦!

    让下面的参与攻击的分队,无需半点分心。

    一声爆喝!

    左小多喝道:“杀!”

    李成龙等人闻声而起,齐齐而动,三队中的不够大队所有成员,瞬间化作两排,高巧儿为首一排,单手抵在左小念背上,李成龙等一排,单手在左小多身上一触而收!

    同一时间里,妖皇帝俊,东皇太一,一个举起妖皇剑,日月钩;一个全力催动东皇钟,尽展无俦攻势!

    共工祖巫往前一扑,拼着被道祖打得鲜血狂喷,却令到左近空间里溢满了极寒天水!

    左长路与吴雨婷一左一右,刀剑合璧,彻底封锁了道祖仅有的闪躲空间!

    帝江祖巫与丹空大巫亦是合立并流,全力发挥空间之力,进一步封锁空间!

    但见金莲砸落,全力催运空间之力的帝江与丹空登时狂喷鲜血,攻势顿挫。

    轰!

    道祖一拳轰在混沌钟之上,东皇身子一仰,几乎倒飞出去,然而鲜血大口的喷出来喷在混沌钟之上,却是死命的半步不退。

    左小多眼下一冷,身躯陡然化作了万丈巨人,九九猫猫锤夹杂着黑气白光,恍如苍天大地的无匹威势,强猛砸落!

    这一瞬,所有人的力量,尽皆集聚到了左小多的身上!

    汇流一击!

    威势飞动的九九猫猫锤,将天空中不断落下来的刀山只一个碰撞就撞得不知道飞到了那里去!

    轰!

    两把大锤悍然落下。

    左小念在大锤砸落的同一时间随之而动,冰焰混杂在冰魄身上,化作极端冰焰剑,体内神凰传承亦随之尽数发动,硬生生的冰封道祖身周十丈之地!

    这是左小念汇流了八大高手的共同合力,还有自身的灵魂神识全副修为,倾力一击之余,俏脸首先惨白之色,竟是丹田经脉都被这极限出手,瞬间抽取得空空如也,涸泽而渔!

    左小念已经许久没有这等气空力尽的感觉,一时间竟至娇躯摇摇欲坠,胸前的大块补天石,也无法及时补充这一次的抽空。

    这一击之后,起码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再发出相同的第二击了!

    空间被极限冰冻,内里冰焰燃烧,积压得四周蜘蛛网一般的破裂开来!

    这一招同样出乎道祖的意料之外,应变不及之余,整个身子保持举手投足的动作,僵立原地,竟是被极冻之冰给封住了。

    头顶的莲花,脚下的祥云,齐齐发出来璀璨光芒,瞬间爆发,显然是欲要破开冰封!

    即便是极冻之冰,冰锁虚空,但只要给道祖数息的时间,就能将之破除,重复自由。

    但高手这时候,左小多的大锤,已经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祝融真火,元火,太阳真火,齐齐爆发!

    冰火汇流,急疾涌动,随即产生剧烈爆炸,左小多的大锤,夹杂着阴阳轮回之力,以狂猛无俦之势砸在冰层之上,瞬间砸落进去,着落在道祖的头顶!

    三朵金莲随之爆碎,化作漫天流光,然而锤势丝毫未歇,一具身体已被那一锤砸得粉碎!

    空间随之化作了碎片,一时间竟无法重组!

    众人满脸尽是冷汗,还有不可置信。

    死了?!

    堂堂道祖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死了呢?

    虽然左小多与左小念已经是接近自爆一般的极限出击,甚至可以说,这是融合了整个不够大队的所有力量的一击,就算是左小多当真自爆,都未必能有这么巨大的威力。

    虽然还有众人全体的豁命助力加成!

    但众人仍旧感觉,道祖不应该就这么“轻易”的被毁灭!

    “啊……”

    一声惨叫。

    场外的无毒大巫蓦地发出一声惨叫。

    众人急忙回头看时,只见道祖的身子从碎片状骤然成型之瞬,提前成型的一只右手已经拍在无毒大巫头顶!

    已复完整的嘴角,挂着仍旧温文尔雅的笑容,但蔼然的笑容中赫然多了一分杀机!

    无毒大巫只余一声惨叫,整副身子瞬间化作齑粉,就此不存于世。

    而那留存于世的惨嚎内容却是:“灵魂之毒,毒霸天地!”

    随着无毒大巫的身躯消失,道祖白皙如玉的夺命之手,亦告多了一道黑线。

    那是无毒大巫用自己性命精魄,熔炼万药万毒淬炼出来的至绝之毒,他这一辈子只好研究剧毒之物,然而这融汇一生所学所研究出来的至绝之毒,固然是最最厉害的毒,但纵无毒大巫一生,却也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

    因为这种毒,要用他自己的性命作为药引子才能催发出来!

    道祖看着手上的黑线,轻轻叹一口气:“好一个毒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