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低调大明星 雨雪紫冰辰

【255】男儿当自强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俗话还说,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女人征服世界很困难,第二层是女人征服男人的难度远低于前者。自古而今,确实也有许多这样的例子,只不过名气比较大的成功案例,名声似乎都不那么好听,比如褒姒、妲己、杨玉环。

    在这三个被征服的帝王里面,周幽王和商纣王不做讨论,唐玄宗却是一代人杰,至少张扬是比不了的,所以屈从在美色之下,自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或者丢脸的事情。

    陪心满意足的林依然吃饭完,回到家中,张扬给老妈回了电话,闲聊几句,就问起了老妈想要辞职的事情,方浅雪立即反问:“你爸说的?”

    “嗯。”

    张扬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供出了老爸,然后听到老爸的声音响起来:“这孩子……”听着似乎觉得后悔生了这么个儿子。

    方浅雪道:“就是一个想法,还没决定呢。”

    张扬道:“挺好的,您想做什么就去做,赔了你儿子养你。”

    方浅雪笑道:“你得赚钱娶媳妇呢,你爸妈还没到让你养老的时候。”话虽这样说,语气却十分欣慰开心。

    顿了一下,叹一口气,道:“你妈这么多年都在教书,书没教好,旁的什么也不会……辞了我能做什么?”

    “总要一步步来嘛,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

    张扬一时间也想不出老妈适合去做什么,他虽然有一定的先知先觉能力,但其实颇为片面,总不能让老妈去做外卖、快递吧?不过弄个快递站似乎可以……他心里先存了这个念头,留作最后的保底,如果老妈最后实在不知道想要做什么,可以提个建议。

    张守一和方浅雪都知道《三体·地球往事》今天开售的事情,张守一寒假的时候就看过,特意问了一下情况,得知首日销售量「只有」3.7万,还有点失望,张扬只好自卖自夸,说一遍已经是创纪录的数据了,张守一很惊讶地反问:“三万多就这么厉害嘛?”

    张微在旁边道:“哥,你赶紧给爸说清楚,不然他不好跟别人显摆。”

    张扬又没做过调查,所谓创纪录,也是听常威讲的,自然没办法跟老爹科普,反正也没几个人关注这些数据,闲聊几句,就挂掉了电话,洗澡出来,却看到有张微发来的消息,问的却是:“为什么要写主角结过婚了呢?还有孩子。”更新最快 手机端::

    张扬搞不明白她的关注点,回道:“总要有点年龄资历才能成为一个纳米材料项目的负责人啊。”

    张微很快回复了语音:“一点都不浪漫。”

    她继续发语音消息过来:“不过小蹊还是很喜欢看,你还有没有珍藏版啊,签名的那种,给我寄一套,我送给她当礼物。”

    张扬:“你这叫慷他人之慨。”

    张微:“谁让你是我哥的。”

    张扬不跟她计较,找出一本珍藏版,其实按他的想法,单册根本没有必要出珍藏版,摆明了高价,不过总有不差钱的人,所以也没有怎么反对,出版社那本坚持,他也就选择了让步。

    按张微的意思,书上「张扬赠唐言蹊留念」几个字后,张扬给她拍了张照片,本以为可以打发了,没想到张微居然也发来一张照片,他点开看时,却是歌词,歌名时是《我的梦》,其中有几行颇为熟悉。

    “那是梦里见过的海市蜃楼”

    “一直走,一直走,一直不停的往前走”

    “迎着伤痛,穿过黑夜,到达那片有你的天空”

    “从不曾停留”

    “沿途遇见你曾吹过的风”

    “拥抱寒夜迷梦的星空”

    “映出未来有你的梦”

    “因为你是我的梦”

    “我的梦,在远方,在眼瞳”

    “在你从不曾看到过的心中”

    ……

    张扬很快记起来,不久前在公司的时候,方裳唱的就是这首歌,当时她曾说是在网上看到的词,于是自己谱曲试着清唱……

    他浏览一遍歌词,张微已经又发了消息来:“怎么样?”

    张扬有点不可思议地反问:“别告诉这词是你写的?”

    张微先发了一个愤怒的表情过来:“我就不能写啊?”

    张扬:“不敢想象。”

    张微:“我跟小蹊一块写的,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姐姐,还给我们谱了曲呢。”

    张扬嘴角抽了抽,想了想,回道:“有点生涩,不过立意挺好的。”

    张微:“就是一个女孩子长得不好看,所以就夸有气质的意思,对吧?”

    张扬:“你就很有气质。”

    张微发来一个张牙舞爪的表情图,张扬又问:“你们怎么忽然想起来写歌词了?”

    张微:“就忽然想写呗。”

    张扬:“行吧,那你继续写吧,我忙去了。”

    张微又发来另一个张牙舞爪的表情图:“你给改改啊!”

    张扬:“???”

    张扬:“改了之后呢?”

    张微:“没之后了啊。”

    张扬想了想,问:“我记得你说过,唐言蹊想当明星?”

    张微:“哎呀你想太多了,她都答应爸妈好好上学了,就算想去当明星,也是大学之后的事情了,早着呢。”

    张扬稍稍放下心来,他对唐言蹊印象不错,实在不想她跑到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面,而且每年都有那么多男男女女前赴后继地涌进娱乐圈,先不说付出了什么,最后有几个人能冒头的?

    你们不能跟我这开挂的学啊!

    “我忙完这段看看。”

    “那你别忘了啊。”

    打发了讨人嫌的妹妹,张扬给林依然打了个视频电话,等了一会儿才接通,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她清丽脱俗的容颜,语气温柔地笑问:“干嘛呢?”

    “写作业啊。”

    林依然边说着,边把手机搁下,多半是靠着她桌上的那个笔筒,因为手机很快滑倒,摄像头只能拍到天花板了,只好提醒道:“不是给你买支架了吗?你把手机放支架上。”  

    “忘了放在哪里了。”

    “看不到你人,我打视频干嘛呀?”

    “不是刚见过嘛。”

    “那每天都吃三顿饭干嘛?”

    “你可以不吃嘛。”

    “行,那我明天不打了。”

    “不打就不打。”

    林依然哼哼两声,一副毫不在意的态度,张扬笑道:“我不打你打。”

    “我也不打。”

    “那就我打。”

    林依然又哼哼两声,张扬想了想,觉得自己对妹妹和女朋友的差距有点大,于是说起了张微和唐言蹊写歌的事情,林依然一下子来了兴趣,让他发过来看看。

    “我觉得写得挺好啊,不过这是写梦吗?还是说喜欢谁?”

    “这就不知道了,都有可能吧。”

    张扬莫名地有点心虚,随机又觉得自己总是喜欢想太多,心里小小地反思了一下。好在林依然也没有在意这事,闲聊几句,就关心方浅雪要辞职的事情来。

    “希望我到阿姨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她语气颇为神往的样子。

    张扬道:“首先,你得有一个像我这么优秀的儿子。”

    重新拿起手机的林依然在屏幕里冲他呲牙一笑:“儿子,乖。”

    “找打是不是?”

    “你来打呀?”

    “我先给你记账上,以后一块打。”

    “哼哼。”

    周二上午,张扬请了假,去考科目三,驾校里面就有考场,免了他许多麻烦,包括对考试而言,也提供了一定的便利,顺利通过之后,终于拿到了自己的驾驶证,颇为兴奋之下,还给林依然发了个上联:老司机新拿驾驶证,要她对下联。

    林依然对「老司机」的认知还停留在「开车熟练」的层面上,很快回:小学生大吹法螺号。

    吹法螺就是吹牛皮的意思,这嘲讽张扬当然不能忍,还想再给她回一联,无奈想不出来,只好恶狠狠地给她发语音:“以后会让你好好见识哥哥的技术的!”

    林依然回了个「那我很期待呦」的表情图,让张扬有一瞬间怀疑她其实很清楚老司机的另一层意思,随后又觉得自己实在太龌龊,这种事情光说不练有什么意义……实践出真知啊!

    大概年龄增长,或者说恋爱和每天守着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让他最近总觉得有点蠢蠢欲动,可惜洛神的存在就像是猴哥脑袋上的紧箍咒,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取得真经修成正果……《神雕侠侣》早点拍吧,拍完就能解脱了!

    《神雕侠侣》仍在筹备之中,校运会下一步到来,四月二十六号,周一,天气晴好,惠风和煦,为期五天的校运会正式拉开帷幕,入场仪式和开幕表演都在西区大操场举行,而接下来的运动项目,则被分散到另一个操场和体育馆里面。

    华兴大学每年运动会都有电视台进行报道,今年自然也不会例外,且记者数目明显有所增多,学生都还没到,操场角落就出现了许多长枪短炮,不参与表演的学生们早早按照院系班级成队列,在划定区域等待。

    运动员穿着印有各自院系标志的运动服依次入场,然后是开幕表演,除了院系排练的表演项目之外,也有社团申报的表演,不过数目相对要更少一些,毕竟时间有限,节目的数量并不多。

    近几年的开场表演多是由艺术学院、体育学院或者理工学院承担,前两者是传统艺能,后者则据说得益于某位即将毕业的学姐,新生时第一次承办校运会的节目就一鸣惊人,如今即将毕业,不少学生都期待这位学姐今年又会出什么「幺蛾子」,然而主持人随后宣布的开场节目,表演者却是文学院。

    “怎么变成文学院了?”

    “不知道。”

    “我还以为今年不是我们就是理工呢,怎么变成文学院了?”

    “文学院就文学院呗,反正也没区别吧。”

    “怎么没区别?开场肯定印象更深刻啊。”

    林依然穿着青色为底的院服,听着旁边嘈杂琐碎的讨论声,轻轻抿着嘴角偷偷地笑了笑,她早就从张扬那里听说了今年由他们节目开场的事情,虽然于张扬而言,这只能算一个不值得怎么提起的事情,但听到有人惊讶、议论,心里面还是有些抑不住的小小欢喜。

    没有给大家多少讨论的时间,提前两天就已经布置妥当的表演台上,一个个穿着白色劲装的挺拔青年鱼贯而入,后面巨大的荧幕上给出了这些表演者的面部特写,不过时间很短,且太阳底下,看得也不大清楚,然而即便只隐隐一现,张扬的面容出现后,也立即引起了一定程度的震动,许多人立即恍然起来。

    “难怪!”

    “张扬……”

    “差点忘了,他在文学院啊!”

    “不会要唱《霍宗侠》吧?”

    “赚了赚了,省了演唱会门票钱……”

    “呃……他开过演唱会吗?”

    “霍宗侠不合适,应该是万里长城吧?”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拿专业的欺负人啊?”

    “这帮搞文学的果然一如既往不要脸。”

    ……

    虽然有人腹诽,但总体而言,绝大多数学生还是抱着善意与好奇的,大概由于张扬几乎每天都出现在校园里面,如今学校里面的学生对他好奇心大减,一周都遇不到一个要合照的了,然而即便是这样的顶级学府里面,学生自然也是有娱乐需求的,张扬的「歌迷」「路人粉」仍不在少数,甚至由于他在学校里面「安分守己」的做派,这部分人的「概率」还要远远超过普通人。

    毕竟一个真正愿意把自己当普通人的明星,还是很容易收获普通人的好感的。

    如果不是因此,以华兴大学一贯以来的做派,未必就会把有张扬的节目放在开场,在这方面,这个世界华夏的许多学校,其傲气总是与底蕴成正比的,青城二中如此,华兴大学更是如此。不能说绝对,但至少绝不会堂而皇之地允许特权、特例存在,使自己在公众面前颜面尽失、斯文扫地,这对于他们来讲,即便不比死还难受,也差不多少了。

    白衣傲王侯的底气何在?不就是那一口气?如果那口气都没了,还装什么装?

    不过随着教育官僚化加剧,某些方面的进程似乎又是难以避免,至少在某种程度,或者阶段上,是难以避免的。

    出现在台上的白衣劲装青年们鱼贯而入,很快排成队列,林依然凝目远望,却并没有看到张扬的身影,微微有些疑惑,就算节目不会突出个人,张扬毕竟是领唱者,也不至于把他藏起来吧?

    正疑惑的时候,就听“咚”的一声鼓响,如闷雷般炸开,声音浩荡,一声未绝,又是“咚”的一声炸开。

    “咚”

    “咚”

    “咚”

    “咚咚咚”

    鼓声起先间断,随后迅速连成一线,如雷滚滚,连绵不绝,与此同时,伴随着“哈!哈!”的喝喊声,台上统一白色劲装的青年们分腿半蹲,很标准的马步冲拳,一声声一拳拳,看起来颇为壮观。

    林依然正暗暗喝彩,忽然听到舍友程帆帆在旁边嘀咕:“他们不是文学院的吗?”

    呃……

    白衣队列从中分开,露出后面中央位置擂鼓的挺拔身影,转过身来,归于后方队列,而后整个队列在激昂的琵琶旋律中快速转动起来,将他转向了前方。

    旭日高悬,阳光烈烈,数十青年豪气干云的齐声高唱传遍四方。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誓奋发自强……”

    虽是合唱,但张扬的嗓音仍显得十分清晰,林依然又听到旁边有人议论:“真是张扬……”

    “欺负人……”

    “新歌啊!”

    声音不大,且都十分短促,似乎生怕分心一样,随后也很快被人“嘘……”的声音制止,这让林依然听着那激昂振奋的歌声,都觉得自己也有点热血沸腾,同时不无得意地想:“果然是老天爷赏饭吃,就算是合唱,我家……嗯,他的声音也最清楚……”

    随即发现,似乎……大概……好像……就他一人身上有麦……呃……这也说明了学校很清楚谁才是主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