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人生模拟器 凿砚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不杀之恩,不报不行

    杨执事和高里长已经告退。

    陆离转身回到了院子里,找了张破凳子坐了下来,脑海里还在思索着。

    从刚才跟杨执事的对话来看,杨执事显然是不懂得什么练气筑基的。

    这并不能证明这个世界没有超凡力量,并不能说明这里不是“修仙”剧情。

    事实上,什么“练气筑基”都是小说里瞎编出来的。或许……真正的修仙跟这个完全不一样。

    想到这里,陆离又回想起了当初在从龙虎山上复制下载的龙虎山传承。

    按照龙虎山传承的说法,仙有五种,分别是天仙、地仙、人仙、神仙、鬼仙,代表着五种不同的修仙路数。

    龙虎山正一道,虽然也有“龙虎大丹精微论”这种内丹修行功法,但是……龙虎山的大道根基却不是内丹。

    正一派道士修真成仙的方式是……授箓。

    “箓”代表着一种位格。只有受箓才能“名登天曹,声闻地府”。

    施法念咒,绘制符咒,甚至是开坛作法,都需要这个有位格,才能喊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从而“上达天阙,下通幽冥,号令鬼神”。

    正一道的修仙路数,其实是“神仙”方向。他们修的是神仙道,最终的追求也是“飞升天庭,位列仙班”。

    所以……谁说只有练气筑基金丹才是修仙?

    陆离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修仙这种事,没有亲眼看过,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自然不能单凭“小说家之言”就拿框框去套。

    先去蒙山道宫看看吧!希望杨执事的速度快一点。

    杨执事的办事效率很高!

    尤其是在“杀你满门”的威慑之下,效率高得可怕!

    第二天一早,杨执事就匆匆忙忙赶到了陆离家里。

    “小人杨利,求见陆公子!”

    一清早,陆离都还没起床,就听到杨执事在院子外面呼喊求见。

    这么快?办事效率高的可怕呀!

    陆离笑了笑,翻身起床。也没马上去见杨执事,而是先洗漱完毕,穿戴整齐,这才不急不慢的走了出去。

    “杨执事来了?请进!”

    打开院门,把杨执事领了进来,在破旧的茅屋里坐了下来。

    陆离也没寒暄,直接向杨执事说道:“杨执事此番前来,肯定是带来了好消息吧?”

    “好叫公子得知,小人已经办妥了。”

    杨执事也没给自己“表功”,连忙从怀里掏出了一份“道牒”,双手托起,呈在陆离面前。

    “辛苦你了!”

    陆离随口客套了一句? 伸手接过了这份道牒。

    还没来得及细看? 杨执事又在一旁说道:“陆公子,这是蒙山道宫的道牒。只因公子初入道门? 职位上……有点低? 请公子见谅。”

    “无妨!”

    陆离笑着摆了摆手,对此十分理解。

    这就相当于‘新员工入职’? 肯定只能从基层做起,不可能一进去就当干部。

    翻开道牒? 陆离看到? 这封淡黄色纸张的道牒,纸面四周装饰着精美的云纹。中间写着时间、地点、传度人,以及陆离的姓名、籍贯等信息。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最后一句? “授力士之职”。

    力士?

    陆离挑了挑眉头。

    “陆公子? 力士和道童,都是道宫正职,跟那些杂役可不一样。因为公子的年龄偏大,只能安排‘力士’职位,不能安排‘道童’? 请公子见谅。”

    杨执事察言观色,看到陆离挑了一下眉头? 马上就跟陆离解释起来。

    “有心了!”

    陆离点了点头,又扬了扬手中的道牒? 朝杨执事问道:“既然已经是道宫力士了,那么……我什么时候入职?”

    “现在就行!”

    杨执事连忙说道? “如果公子有空的话? 我这就带公子前往蒙山道宫。”

    “那就辛苦你了!”

    陆离笑了笑? 站起身来,“走吧!我们这就去蒙山道宫!”

    “是!”

    杨执事连忙起身,跟着陆离一起出门。

    蒙山道宫,就在雨城附近的蒙顶山上,距陆离家所在的白芷庙村并不远,大概有二十公里的样子。

    杨执事安排得很妥当,连马匹都准备好了。

    出门之后,陆离看到院子外面的榆树下,拴着两匹马。

    这就不简单了!

    要知道,如今可是大宋朝。大宋朝极度缺马。这两匹马,在如今的大宋朝,简直就是两台豪车!

    道宫执事……这么赚的吗?

    “陆公子,请上马!”

    杨执事牵过一匹枣红马,来到陆离面前,还做出了搀扶上马的姿势。

    这即使讨好陆离,也是是因为……杨执事觉得,陆离可能不会骑马。

    杨执事的这个判断很正常了。大宋朝缺马。一般人哪有机会骑马?会骑马的很罕见啊!

    他却不知道,陆离可不是一般人呐!

    看到杨执事牵马过来,陆离点了点头,脚下一蹬,身形飘起,轻松落到了马背上。

    杨执事眼角一跳,心想:轻轻一跃,凌空八尺,陆公子果然是高人,恐怕真是高来高去的剑仙人物了。

    随后,两人策马前行,一路朝着蒙山道宫的方向赶去。

    半个时辰之后,陆离跟着杨执事,来到了雨城蒙顶山。

    远远望去,青山苍翠,碧水环绕,峰顶白云悠悠,山间殿宇隐现。更有玉磬悠扬之声,净香缭绕之气。

    看起来还真有几分仙家气象!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真仙”了。

    沿着山边的道路继续前进,片刻之后,陆离就来到了蒙山道宫的山门。

    正前方是一座巨大的门楼。整个门楼雕梁画栋,精美华丽。上方高挂牌匾,写着“蒙山道宫”四个大字。鎏金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在门楼两侧,各有一座巨大的院落。

    此刻,山门两侧的院落里,人来车往,十分热闹。一辆辆装载着米粮菜蔬,油盐酱醋,服装鞋袜,药材木炭等各种物资的大车,一车车送进了院子。

    在院子里,还有一些身穿道袍的人,正在指挥着民夫搬运物资。

    “今天是道宫收取供奉物资之日,显得嘈杂了些。”

    杨执事一边策马前行,一边跟陆离解释着。

    这时候,院子里一个正趾高气昂的指挥民夫搬运物资的道装男子,看到杨执事和陆离过来,连忙换上一副笑脸,屁颠屁颠的跑了上来。

    “拜见执事大人!”

    这个三十来岁的道装男子,匆匆赶到杨执事的马前,跪倒在地,朝杨执事深深一拜。

    “嗯!”

    杨执事只是微微“嗯”了一下,就翻身下马。

    陆离也跟着下马。

    “陆公子,前方山路就只能步行了。请随我来!”

    下马之后,杨执事直接丢开缰绳,伸手示意,引着陆离走进山门。

    刚才跪倒拜见的道装男子,连忙牵过两匹骏马。

    扭头看向正跟着杨执事一起走进山门的陆离,道装男子眼中冒出一抹惊讶。

    这个“陆公子”,看起来衣着很寒酸,为什么“杨扒皮”对他这么恭敬?陆公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陆离正跟着杨执事一起走进山门。

    “刚才山门口那些身穿道装的人,都是道宫杂役,专门打理道宫的日常琐事。”

    杨执事一边介绍着,一边沿着阶梯登上蒙顶山。

    进山之后,上山的道路都是一级一级的阶梯。青石阶梯从山脚下的山门,一直通向山巅的道宫大殿,同样也通向山中的各处殿宇建筑。

    陆离一眼扫过,心头暗暗估算了一下,以如今大宋朝的生产力水平,要打造这么一座“道宫旅游景点”,至少要花费几十万贯的银钱了。

    整个大宋各州府都有一座道宫,算起来……这是多少钱?

    好吧,大宋最出名的地方就是有钱!金钱外交是大宋朝克敌制胜的法宝。谁打大宋,大宋就用钱砸谁!

    真特么吊炸天啊!

    陆离的嘴角抖了几下,突然想起……好像宋徽宗就是“靖康之耻”的主角吧?砸钱都不好使了啊!

    陆离摇了摇头,也没多想了。跟着杨执事一起,继续登山。

    一路上,陆离见到了各种亭台楼阁,各种殿堂庙宇。

    其中一些殿堂里还飘出烟火,弥漫药香,恐怕是有道士在烧铅练汞了。

    片刻之后,杨执事带着陆离来到了一座建造在半山腰的大院。

    “陆公子,这里是力士堂。”

    杨执事指着前方的大院,朝陆离说道:“蒙山道宫中的力士,归于力士堂管辖。另外……”

    说到这里,杨执事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陆公子,力士是要执役的。力士堂会安排一些事情下来。”

    “执役么?无妨!”

    陆离笑了笑,“既然入了道宫,自然要守道宫的规矩。”

    “陆公子放心,我跟力士堂打招呼了,会给您安排些清闲的执役任务。”

    杨执事伸手示意,“陆公子,请随我来。”

    说着,杨执事带着陆离一起,走进了力士堂。

    一进门,陆离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演武场。

    演武场上摆放着一些石锁、大鼎、重锤之类的炼体器具。还有十几个浑身肌肉鼓胀的壮汉,袒露着胸膛,在演武场上举着石锁打熬力气。

    看到杨执事带着陆离进来,这些壮汉纷纷侧目。

    主要是陆离长得太过俊朗帅气了,让这些壮汉很不舒服。

    咱们是力士啊!都是靠肌肉吃饭的,你特么竟然靠脸吃饭?

    咱们是扛鼎力士,你这个力士……恐怕是扛杵力士吧?用菊部扛杵!

    肌肉壮汉们对陆离有些不屑,却也没人出言挑衅羞辱,甚至连不屑之色都没有露出来。

    力士虽然靠肌肉吃饭,却也不是没脑子。那种没脑子的傻逼,到处树敌,到处耀武扬威挑衅的,早就被人打死了。

    陆离也没有理睬这些“同僚”,直接跟着杨执事走进了大堂。

    在大堂里,坐着一个身穿描金道袍,头戴羽冠,留着五绺长须,看起来有种“仙风道骨”风范的中年道士。

    “刘执事,在忙呢?”

    杨执事带着陆离走进大堂,朝力士堂的刘执事打了个招呼,又指了指陆离,说道:“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陆子明。”

    “见过刘执事!”

    陆离朝刘执事拱手一礼。

    “免礼免礼!”

    刘执事站起身来,朝陆离看了一眼,满脸微笑,“仪表堂堂,俊朗不凡,果然一表人才啊!咱们力士堂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呃……这话咋有点怪怪的呢?

    把力士堂换成东厂、西厂、内厂的话,一样适用啊!

    “刘执事谬赞了!”

    陆离又拱手施礼,答谢赞誉。

    “老刘,陆子明就交给你了,多多关照!”

    杨执事跟力士堂刘执事打了个招呼,向刘执事和陆离告辞。

    等到杨执事走了之后,刘执事朝陆离招了招手,“陆子明,你跟老杨是啥关系?”

    “实不相瞒,我跟杨执事素不相识。此番蒙杨执事引荐入道宫,应当是杨执事赏识我的才学吧!”

    陆离自然不能说是“杀你满门”带来的超强效果,随口瞎扯了一个理由。

    “扯!胡扯!”

    刘执事嘴角一撇,“老杨赏识你的才学?他给我送了一千贯,我才给了他一个力士名额。杨扒皮会拿一千贯出来赏识你得才学?”

    抬眼在陆离身上扫了几遍,刘执事微微摇了摇头,“你的长相跟他差别太大,肯定不是他儿子。你衣着简陋,肯定也不是送了他一大笔钱。所以……你跟他啥关系?”

    “唉!”

    陆离一声长叹,“既然您要追根究底,那我就摊牌了。我是他的大恩人!为了报恩,他才花了大价钱把我送进道宫。”

    “恩人?绝对不是!”

    刘执事又是一阵摇头,“杨扒皮只记仇不记恩。就算是救命之恩,他也不可能花一千贯来报恩。”

    陆离咧嘴一笑,“有一种恩,他必须要报!”

    刘执事连忙询问:“什么恩必须要报?”

    陆离笑了笑,伸手抓过刘执事身前书案上的一枚青铜镇纸,用力一捏,“嘎吱”一声,将青铜镇纸捏成了麻花。

    “不杀之恩!”

    “他不送我进道宫,我就杀他满门!你说,他要不要报恩呢?”

    “嘶……”

    刘执事猛抽一口冷气,盯着陆离手中捏成麻花的青铜镇纸看了一阵,认真的点头,“必须报恩!做人要懂得感恩呐!”

    别的恩可以不报,不杀之恩必须要报!

    不报……就死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