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可靠的洪荒小师叔 叨狼

第二百三十八章 雪中小酌,凶物来袭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王因果在玄玉小筑外面的芦棚之下,摆开了酒桌。

    此时满山皆是被大雪覆盖,空中又有纷纷扬扬的雪花落下,确实是一个好景致。

    对于白鹭山这样的仙道宗门来说,想要影响天气,不过是举手之间的小事。

    不过,修士们也有一颗热爱自然的赤子之心,所以他们并未刻意改变这一切。

    若是有那些不喜欢雨雪天气的修士,他们只需要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就行了。

    至少王因果是一个喜欢崇尚自然的人,所以玄玉峰上并未改变天气变化,此时既然已经是冬季了,那么雪景是少不了的。

    红泥小火炉是王因果亲手做的,用的就是玄玉峰下河底的淤泥,可以说是就地取材。

    甚至于那温酒的器具,也都是他亲手打造,酒杯更是用了金银玉竹等各种材料,制成了一整套酒具,看上去都觉得非常讲究。

    此时的小火炉上,正架着一只铁壶,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王因果和常曦真人两位,就坐在酒桌的两端。

    “上百万年的桂花酿,唯有就着这大雪,才更好喝。”

    “今日,适合饮酒。”

    王因果将桂花酿烫好,然后倒在翠玉酒杯之中,推到了常曦真人的面前。

    “多谢。”

    “玄玉真人太客气了。”

    常曦真人接过了酒杯,道了声谢。

    不得不说,这种天气,真的是很适合喝酒。

    就算是坐在这里,不说什么话,只一边喝着酒,一边看雪,也很惬意。

    因为下雪的缘故,后山那边儿也没有开炉炼丹。

    一群小牛妖们算是放了假,组成两支队伍,正在雪地里面撒欢儿,打雪仗。

    王因果一眼看过去,不由得莞尔一笑。

    修士们的生活,总是比较无聊的,整个白鹭山中,也不见有什么人赏雪打雪仗,但是小牛妖们就很快乐了,他们的快乐往往也来的比较简单。

    “老板!”

    “给本钟也来点儿呗?”

    没过多久,混沌钟实在是憋不住了,它从王因果的袖子里面跳了出来,落在酒桌旁边儿的一张椅子上,器灵瞬间幻化出来,变成一位黑衣道装女子的模样儿,看着面前的美酒,有点儿发馋的样子。

    几乎是同一时间,八卦炼丹炉的器灵也跑了出来,化作一位青衣道装女子,坐在了混沌钟的对面,并未开口说话,但是目光也在酒杯上面逗留不去。

    “好!”

    王因果看了顿时一笑,然后又加了两个杯子,倒入了刚刚温好的桂花酿。

    两位先天至宝的器灵,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将酒杯之中的碧绿色液体,给喝了个干净。

    “好酒!”

    “这种岁月的积淀,实在是太醇厚了!”

    混沌钟器灵发出了欢畅的声音。

    “确实好酒。”

    “计有一百三十二万六千七百五十一年。”

    八卦炼丹炉器灵的关注点,却跟混沌钟器灵有些不同,它连这桂花酿的具体时间都尝出来了。

    “小妹你这就无趣了。”

    “喝酒的时候,讲究一个享受,何必去计算那些无聊的事情?”

    混沌钟器灵摇了摇头,对八卦炼丹炉器灵说道。

    它乃是真正的先天至宝,八卦炼丹炉则是刚刚诞生的先天至宝,所以混沌钟器灵在八卦炼丹炉器灵面前,一向是以大姐自居。

    “没有计算,一尝便知。”

    八卦炼丹炉器灵老实回答道。

    它体内蕴含的虽然不是岁月时光大道,但却也与此有关,能够随意控制时间流速,所以在判断这方面的事情上,就如同是本能一般。

    “两位准圣和两尊先天至宝一块儿喝酒?”

    “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没有体验过。”

    常曦真人端起酒杯来,轻轻抿了一口,饶有兴致地看着两尊先天至宝,心中充满了别样的感触。

    这白鹭山,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

    当然了,这地方之所以会变得有趣,主要还是因为小师叔王因果的存在。

    能够同时拥有两尊先天至宝的准圣,王因果这是头一位。

    毕竟对于其他的准圣们来说,能拥有一尊先天至宝,都算是横行天下的依仗,若是有两尊先天至宝在手,怕是都敢膨胀得去怼圣人了。

    她却不知道,王因果的手中,其他几样儿法宝,也绝对不弱于先天至宝。

    就像是盘古神鞭,这东西要比一般的先天至宝更加厉害。

    其他的几样儿法宝,大衍罗盘的能力也非常出众,只是缺少了攻击和防御能力,只是一个推算工具,却能够推演世间万物,洪荒世界独一份儿,差不多可以同太极图相提并论了。

    若是单从推算能力来看,大衍罗盘可能还有优于太极图。

    只不过太极图不仅能够推算,同时还是洪荒防御法宝之一,这一点就比大衍罗盘强多了。

    不过常曦真人看王因果的时候,也觉得有些奇怪。

    王因果所表现出来的境界,确实只是一个金仙而已,但是他的各种手段,就非常厉害,准圣巅峰也未必就能做得出来。

    这人,真的是一个非常矛盾的集合体。

    上百万年的桂花酿,确实很容易令人沉醉。

    感受那种微醺上头的味道,对于一位修士而言,也是非常难得的一种体验。

    虽然说他们意动之间,就能够将这种酒意给驱散,但是此情此景,大概没有人会这么做,毕竟是有些糟蹋美酒了。

    “咦,那是什么?”

    正喝得高兴,王因果忽然看到对面的天空中,似乎飞过来一大团儿乌云。

    恰逢大雪的天气,看到一团儿乌云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不过这一团儿乌云与众不同,似乎移动极快,正在迅速接近白鹭山。

    “似乎是活物。”

    “很多!”

    常曦真人不愧是真正的准圣境界,神念一扫就有了明确的判断。

    这时候,负责在白鹭山周围预警的金仙们,就将信息传了回来。

    “小师叔!”

    “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大群黑蚊子,正向我们白鹭山飞来!”

    有弟子跑到玄玉峰上,向王因果汇报此事。

    “黑蚊子?”

    “这大冬天的,居然有这么多黑蚊子?”

    王因果听了,顿时一愣。

    不过他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儿,毕竟这是在洪荒世界,各种神奇的物种层出不穷,就算是有冬天活动的黑蚊子,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嘛。

    只是这黑蚊子的数量,似乎有点儿太多了。

    只见它们铺天盖地地飞了过来,真的就像是黑压压的乌云一般,遮住了大半个天空。

    “血海凶蚊!”

    “这是产自血海之中的血翅黑蚊!”

    龙龟前辈也跑了过来,脸色不大好看。

    “血翅黑蚊?”

    “这玩意儿很不好对付吗?”

    王因果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来头,有些诧异地询问道。

    “确实不好对付。”

    “这东西不但伤身体,还伤元神。”

    “若是被它们一拥而上,就是大罗金仙也得身死道消。”

    “贫道当年有一位同族好友,就是在沉睡之中,被这血翅黑蚊吸干了血肉,连元神都没有留下来。”

    龙龟前辈摇着头说道。

    提到了这事儿,龙龟前辈也是心有余悸。

    “这么厉害?!”

    王因果听了这话,顿时有些震惊了。

    对于这些黑蚊子,他之前并不是很在意。

    蚊子嘛,再怎么花哨也是蚊子。

    按照一般的规律来说,只要一把火烧过去,就能烧死一大片。

    但是,听龙龟前辈这么一说,就知道自己想得有些简单了。

    若是血翅黑蚊这么好对付的话,大罗金仙怎么可能被这东西给吸干?

    “要怎么才能除了这些害虫?”

    常曦真人听了,也对此颇感兴趣。

    留着这么一群血翅黑蚊,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儿,不如全部消灭了为好。

    不然的话,天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就跑出来害人了。

    “没有那么容易!”

    “这些血翅黑蚊是从血海之中诞生的,血海不枯,它们不绝!”

    “只有离开血海的血翅黑蚊,才能够消灭!”

    “但是这东西断不了根儿,所以才难搞!”

    龙龟前辈摇摇头,显然对于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确实有点儿麻烦。”

    听了这话,王因果也不由得有些挠头起来。

    他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情,在后来的封神大战之中,由于西方教的两位圣人都跑到南瞻部洲,忙着收取有缘之人,导致灵山的八宝功德莲池内的十二品莲台,被蚊道人吸了三品,直接让十二品莲台变成了九品,西方教的气运都降了一大截子。

    那位蚊道人,似乎就是出自于血海之中。

    想到这个事情,王因果顿时就对这些血翅黑蚊,提高了警惕。

    “小师叔!”

    “外面出了些麻烦!”

    “几位长老试图阻拦那些黑蚊子,结果无效!”

    “它们朝着白鹭山的方向,飞过来了!”

    这个时候,又有人飞了过来,神情紧张地向王因果汇报情况。

    “金仙长老也不顶用?”

    王因果问道。

    “完全挡不住!”

    “有一位长老不小心被叮了一下,修为降了一个小境界!”

    “现在大家只能陆续后撤了!”

    来人向王因果解释道。

    “这还真是有些棘手了!”

    “金仙长老都挡不住,普通弟子们如何能够对敌?”

    “请宗主传令,金仙以下的修士,都暂时避入小壁咚的紫金葫芦吧!”

    王因果听了之后,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整个羽化宗就这么些人,大罗金仙更没有几个,普通修士凭什么挡得住血翅黑蚊?

    与其让他们受损失,倒不如暂避锋芒为好。

    “遵法旨!”

    众人听了,立刻掉头就跑,去向羽化宗宗主叶寒星汇报去了。

    “走!”

    “我们去看看这些血翅黑蚊,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因果略一思忖,就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