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梦三万

后续6.究竟是谁变了?

    这是一个关于结婚前后普遍存在的故事:

    结婚前和结婚后的差别:

    结婚前,男生会更主动一些,下厨做饭,帮女生拎东西,不限制花钱,逢年过节都要买礼物哄女生开心。

    更重要的是,男生做这一切都是馋女生的身体。

    结婚后则反过来。

    女生会变得更主动,不一定会做饭,不一定会更省钱,但是会变得更馋男生的身体。

    可是这条规律似乎不太适用于血族夫妇。

    因为他们就没有结婚前这一说。

    ……

    嬴思瞳早上起来,坐到餐桌上。

    看着正在玩swith的夏源,突然有些恍惚。

    “老公,你喜欢二次元的纸片人还是更喜欢我啊?”

    “我……”

    夏源本能地张嘴,突然受到了一万点的惊吓。

    因为回答得不好,就有可能被抓取强制睡觉。

    “当然是……当然是喜欢你啊。”

    “喜欢我的话,那么我们再回去睡回笼觉好不好?”

    “呃……”

    夏源摇摇头,“喜欢不代表迁就,而是要找到彼此的共同兴趣,这样才能同时激发双方的快乐。

    我不太想睡觉。

    我是个无眠人。”

    “切。”嬴思瞳喝了一口豆浆,嘴角默默扬起邪恶的笑容,“那你为什么不想跟我一起玩游戏呢?”

    ∑(°△°)︴

    喔呼呼……

    药丸。

    药丸。

    “你们血族玩游戏太厉害了,我玩不过你。”夏源赶紧说。

    嬴思瞳淡定地放下勺子,将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得笔直。

    “我们可以玩配合组队型的游戏嘛,不一定要对抗的,这样我就能带你了。”

    “不不不……老婆,我真的太菜了,你带不动我的。”夏源垂着头,“太累了,人老了体力跟不上。”

    “哼。”嬴思瞳冷哼一声,嘟着嘴巴,“夏源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犹记得

    在他们陷入热恋时的某个夜晚。

    夏源在玩一个gal游戏,也是同样的场景,同样的问题。

    “老公,你为什么喜欢玩这种恋爱游戏啊?”

    “我……”

    夏源头也不回地说,“因为二次元的女孩子很可爱啊。”

    嬴思瞳不满地噘着嘴吧。

    正是这时,夏源突然来了一句

    “但是他们都没有你可爱。”

    直到今天嬴思瞳依然记得,当时夏源看她的眼神:

    眼神中充满了宠溺,全是闪烁的光芒。

    他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一起玩游戏。”

    “什么……游戏……?”血族美少妇娇羞地问他。

    “双人配合的游戏,我教你。只要你想,我们每天都玩。”

    “不好吧,会很累的。”嬴思瞳默默撒着娇。

    ……

    记忆闪回。

    嬴思瞳的双眸突然睁开,眼中多了一抹杀气。

    “呵呵,当年叫人家玩游戏,现在自己玩单机,夏源,你变了。”

    “……”

    嬴思瞳把一杯豆浆放到桌子上,微微一笑,“快来吃早餐吧,我鲜榨的豆浆,好喝呢,你要加点糖吗?”

    人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就得抓住他的胃。

    嬴思瞳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还是很有进步的。

    夏源表示很无奈。

    当年清纯的血族一去不复返。

    从计数器变成了榨汁机,时间原来是个工程师。

    好希望血族还是那个时候的血族。

    ……

    晚上夏源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番。

    脸上的表情变幻着。

    时而皱眉,时而微笑。

    看到一半,夏源打出了一句弹幕:

    【拔剑吧,诸君。雪之下雪乃是我老婆。】

    “你的老婆是谁?嗯?”

    糟糕。

    夏源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强烈的杀气。

    他不敢回头看。

    但是一双手逐渐从后面摸到他的脸上,轻轻捧着他的头。

    夏源整个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你就是我的雪之下雪乃。”

    “回答……”嬴思瞳嘴角微微上扬,笑容逐渐扭曲,“错误!”

    夏源发出一声呻吟,整个人被顺着脖子往后拎了起来。

    “可不可以罚我晚上睡沙发?”

    夏源双手在空中挣扎。

    “想的美,罚你今晚早点睡觉。”

    ……

    究竟是什么?

    让一个纯真美好的计数血族

    逐渐沦为了一个莫得感情的榨汁机?

    夏源不知道。

    不过他现在很想工作,不管是接通告也好,上综艺也好,拍广告也好……

    最好是能在一个人烟荒芜,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拍上三个月的戏。

    可惜……

    苏沁告诉他,最近没什么好接的工作,过完年应该会好一些。

    是啊。

    年关将至,上不了春晚的他也只能呆在家里。

    ……

    哎。夏源变了。

    嬴思瞳默默感叹。

    她记得,当时两个人还在热恋的时候

    夏源同样在看这部番,同样打出了一句弹幕:

    【拔剑吧,诸君。雪之下雪乃是我老婆。】

    “你的老婆是谁?嗯?”

    嬴思瞳有些不满地看着他。

    夏源嘿嘿一笑,“你就是我的雪乃。”

    “不想理你……我很生气。”嬴思瞳抱着手,转过身,气鼓鼓地鼓着脸,“罚你今晚睡沙发。”

    “但是……”

    夏源板正她的脸,柔声道,“我是你的【雪之】啊。”

    “什么……鬼?”嬴思瞳没能理解他的话。

    “你希望下还是上呢?”夏源狡黠笑了起来,“你把这两个名字连起来读一遍?”

    雪之下雪乃?

    雪之上雪乃?

    不懂。

    过了一会儿,嬴思瞳红了脸,一直红到脖子。

    ……

    要说有什么没有变化的话,那么夏源认为

    应该是老婆的睡姿。

    她一直趴着睡的习惯到现在都没改。

    每天晚上夏源都会下意识地把她翻个面。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也从没变过

    那就是每个月一次的献祭。

    今天晚上,嬴思瞳美滋滋地捧着夏源的手,将他的手腕放到嘴边。

    随着血族的进食,夏源感到一股酥麻的电流顺着手腕流遍全身。

    窒息的快乐充斥着他的大脑,夏源两眼不由自主地向上翻起。

    即使已经献血过n次,到现在他依然没能适应这个过程。

    就是这一刻,夏源大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大概夏源也年轻过,也经历过馋嬴思瞳的阶段吧。

    可是,嬴思瞳好像就没有不馋他的时候。

    这,大概就是血族与血族伴侣之间最重要的亘古不变(gèngǔbúbiàn)的羁绊吧?

    ……

    嬴思瞳。

    你知道我没有变过的一点是什么吗?

    夏源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大概是喜欢你这三个字吧。

    ……

    求月票、推荐票、打赏、角色比心

    大家晚安

    明天见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