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95、二年9月6日 晴 中原有此好风光

    在宋北云开始查起这陈年旧案时,远在千里之外的辽国,佛宝奴亲自与工部尚书在城外开始选择辽国工坊的地址。

    傍水是必须的,因为大宋的工坊就是那样布置的,因为要有水才能让那水车运转起来。

    宋国的工坊有多大,辽国就要比它更大!佛宝奴甚至连大宋的研发中心都照搬了过来,手中拿着匠造图正与工部尚书细致的说着自己在宋国的所见所闻。

    “殿下,臣不甚明白,这……研发中心是何物?”

    佛宝奴一时语塞,她也不知道研发中心到底是干什么的,她只不过是听那宋狗提到过,语气中大概是个极重要的地方,虽是不知究竟有何作用,但盖起来就完事了。

    “你照做便是了。”佛宝奴在匠造图上点了点,愤愤的说道:“若是能将那只狗抓来就好了……”

    工部尚书不敢接话,默默退下,而佛宝奴则留在了原地,她怔怔站在山头看着下面一片广袤的荒原,眼前渐渐出现了一派热火朝天的场景,而站在烈焰之上的就是那个赤裸着上身浑身是汗的宋北云。

    佛宝奴心中焦急,只因那人虽是个混账,但不管从任何角度来说,得了此人若是使用得当,那便是一个可辅佐天下的将相良才,辽国何愁不兴?

    “殿下。”

    身旁一个声音传来,佛宝奴转过头,发现正是马明远,他仍质彬彬,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股书卷秀气。

    “明远啊,若是无人时,你便无需如此客气了。”佛宝奴笑道:“今日我让你来,是想让你协助工部尚书将这工坊建起来,你意下如何?”

    那马明远面露难色:“臣不懂,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臣当真是不知。”

    佛宝奴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她多么希望面前这个人能跟那个混账一样,露出睥睨天下的眼神,指着下头那片荒地对自己说“给我半年”。

    “试着干吧。”佛宝奴声音变得冷淡了一些:“莫要让我失望。”

    马明远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臣领命。”

    佛宝奴的心情不知为何突然就变得不好了起来,她不想再多说话,只是拂袖而去,留下一头雾水的马明远站在原地茫然的看着下面的荒地,手足无措。

    而在回宫的路上,佛宝奴不断的思考自己到底为什么突然变得开心,甚至开始迁怒于马明远,自己难道还不知道他的能耐吗?可是为何还会生气?

    仔细想来,大概就是因为不服气吧,她想让马明远成为辽国的宋北云,越是希望就越是心急,越是心急自己的行为话语就越是难以自控,思绪也开始变得纷杂,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但如今若是再不逼他一把,辽国或许永远都无法跟上宋国的脚步了,除非能把那宋狗给捆来辽国。

    可那厮……当真是如泥鳅一般滑溜,根本就无法抓到他的命脉。

    每每想到这里,佛宝奴就愈发的暴躁,她有时候会想到一些让人不齿的招数,但这些事情很快就被她驱赶出脑子,有些太下作而有些则太羞耻……

    可若是不下作也不羞耻,又怎么才能将那宋北云弄来呢?

    在当她回到皇宫之时,她脑子里突然闪出灵光一现,冒出了一个非常不道德,但异常好用的点子。

    在思索片刻之后,她带着笑容召唤来了属于大辽的“皇城司”使,两人在经过短暂的交流之后,当日晚些时候数匹快马便离开了大辽都城,直奔宋国而去。

    而此刻完全没有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的宋北云正坐在福王府中听着福王给他讲述关于从泰王那听来的消息。

    “泰王的意思是……他也并不知道赵橙究竟是谁的女儿,但因为是故交的孩子,所以他便收养了?”宋北云总结一番之后,摇头道:“泰王说谎了。”

    “本王知道。”福王叹气道:“我只是不愿相信王兄真的会骗我。”

    “王爷,天下哪有不骗人的人呢,若是天底下的人都说真话,天下是要大乱的。”宋北云笑道:“等我查出真相之后再做定夺。”

    “当真能查出来?”

    “孙家消散不过二十年,又不是两百年,当年亲历者如今大多还活在世上,我们只需要查到当时孙家百多人流放之地,自然便能找到其根源,说不定那位孙小姐还活着呢。”

    福王沉默许久:“但愿如此。”

    宋北云看出了福王爷窘迫,他笑着说道:“王爷莫慌,男人嘛……年轻时候犯点错也不算什么大事。”

    “混账东西!”福王伸手过来就是一个脑瓜崩:“怎可如此与长辈说话。”

    宋北云捂着脑壳:“反正这几日便会出结果,王爷莫慌。不过……”

    “不过什么?”

    宋北云的表情陡然变得严肃起来:“若是坐实她是您亲生女儿,她谋反之事就再也瞒不住了。这事有得有失,王爷可有后手?天下与您为敌者数不胜数,此事他们定然不会放过,王爷您说呢?”

    福王也变得深沉了起来,他之前也考虑过,但如今被宋北云拎到桌面上来说了,他就不得不去面对这件事了。

    赵橙的谋反是板上钉钉、无可辩驳,不管她是谁,谋反就是谋反,泰王之前也说了,这个时间并不是认亲的好时机,因为赵橙的事情不可能压制太久,即便是宋北云用了非常手段,但就如他所说的那般,纸永远包不住火,迟早有一天会被查出来。

    到时若是福王不与赵橙认亲,顶多就牵连泰王一人,甚至可能都不会牵连到泰王,但若是福王与他认亲,那……

    “王爷,您有何打算。”

    “你呢。”福王看向宋北云:“你如何打算。”

    “嫁她去辽国。”宋北云笑道:“咱们来一招快刀斩乱麻,要保她的命,这是唯一的法子。至于是不是为了保金铃儿,那自然也是。王爷,您知道我的,我能护住她的性命已是仁至义尽,可若要我在她与金铃儿之间取舍,用屁股都知道该如何取舍。”

    福王死死盯着宋北云,然后侧过了头,颇为无奈的说道:“我早知你会如此,就如我所料,你绝非良善之辈。”

    “王爷……您说,若我是个良善之人,我是不是已经死八十回了?”

    福王爷没有否认,因为事实便是如此,若宋北云是个温如润玉的人儿,他走到如今早已是尸骨无存,更别提什么施展抱负了,天底下想要办掉自己这一脉的人太多太多,而自己能用的人又太少太少。

    不够君子便不够君子吧……

    “其实也没什么好犹豫的,王爷。若是坐实她是您的亲女儿,那这件事就不由分说了,一个月之内必然要讲赵橙嫁走,以和亲之大义将她嫁去辽国,这样天下无人会说上半句话。”宋北云皱着眉头说道:“朝野之中通辽的人不在少数,他们不想也不敢得罪辽国。而辽国那头也自然不会轻易去动大宋嫁去的公主,也许赵橙不会如金铃儿那般顺风顺水,但至少命是保住了。”

    福王不再辩驳,只是挥挥手让宋北云早些去休息,小宋也知道福王现在内心焦灼,毕竟老了老了有个亲女儿,这件事放谁身上都是舍不得的。

    但偏偏这个亲女儿不争气啊……看看她都干了些什么破事吧,而且那日在房里福王跟赵橙聊了什么,赵橙又跟福王说了什么,宋北云即便是没有听见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那个女人可是邪教的铁杆粉丝,洗脑洗得极端彻底。除了在宋北云面前不敢说话之外,剩下可都是一口一个狗宋一口一个狗皇帝。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那还了得?福王都顶不住的。

    看着福王回房,宋北云坐在那自斟自饮了起来,他知道福王难,但谁又不难呢,赵性难、赵相难、宋北云也难,天下都很难,若真要分出个三六九等,左柔不难。

    此刻已是夜深人静,宋北云却丝毫没有睡意,他坐在床边抿着水酒,细细琢磨未来,但未来这东西即便是穿越者也搞不定,他在一年前带着山里野孩子满地跑时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在一年之后,他就已经走入了大宋权力游戏的核心圈子。

    之后怎么样,他也只能但行无问,前路迷茫的很,可他现在却已经是避无可避了,因为有了孩子之后他就再也无法以穿越者自居。

    他宋北云,从那天开始,就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大宋土著,血脉被打上了钢印,再也无法更改。

    在小宋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时,金陵城内正有一群年轻人围坐在一起,其中一个握着一把木棍:“既然你我都要去争着试,倒不如抓阄,抓到谁是谁,其他人不许再争。”

    “我先来!”一个少年撩起袖子笑着说道:“载入史册之良机就在眼前!尔等只能仰望于我!”

    他抽出来一根棍子,却发现并没有记号,这让他哀怨的叹了口气:“不是我,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