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457、三年1月18日 晴 新皇登基,万象更新

    “辽国使节通报,大辽皇帝陛下驾崩,封谥号文武大孝宣皇帝!辽太子耶律佛宝奴克继大统,改年号太平。”

    礼部司礼将一封辽国国书在朝堂上递交给了赵性,赵性收下后扫了一眼,淡淡说道:“命礼部以朕之名发函吊丧并以宋国之名恭贺辽国新皇登基。”

    “臣遵旨。”

    真快啊,短短十日,耶律佛宝奴便登上皇位了,这个速度甚至超过了宋狗预料的十五日至三十日。

    赵性心中不由得感叹起来,但现在人家已经登上了皇位,自己就必须以国君之礼回应。

    至于他是怎么登上皇位的,这个大家都谁也别说谁,毕竟赵性自己不也是清君侧清上来的么。

    只是这个发展的速度实在是让人始料未及,辽国的未来现在彻底走向了一片未知。

    在年假休沐之前的最后一次朝会上,辽国算是送来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而这个消息其实也传到了小宋的耳朵里,但小宋在伺候即将临盆的金铃儿,没心思去搭理这些事,只是在知道消息之后感叹了一声说终于在武则天之后出现了一个女帝了。

    “宋大人。”

    外头小鱼的呼声传来,小宋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方才鸿胪寺递了一封信给官家,让官家转交给您。”

    “嗯?”小宋起身取过小鱼手里的信:“谁的信?”

    “辽国来的。“

    小宋眉头皱了起来,从信封里抽出信,里头字不多,只有一行字:“我登基了,礼物呢?”

    “你个狗日的!”

    宋北云顿时勃然大怒,叫骂了起来:“这狗日的登基,问老子要鸡毛礼物?我有什么礼物给她?妈了个巴子,给她送两亿的大项目吗?这狗日的东西!”

    小鱼在旁边尴尬的笑,而小宋捏着信来回走动着,他不知道堂堂辽君给自己写这种小纸条的意义何在?不是说好恩断义绝吗?妈的狗日的说话不算数。

    “就这个没别的?”

    “没了。”

    小宋再次背着手来回走动了起来,他真的是搞不明白小虎牙那厮究竟脑子里装的是个什么,既然是一国之君了,而且是以那样铁血的方式登基的一国之君,居然问别国臣子……哦,罪臣。问别国罪臣所要礼物,这天理何在?

    给?算什么?宋国的臣子贺辽国的君王顺利登基,恨自己死的不够快?

    不给?就小宋对小虎牙的了解,这厮脑回路清奇的很,她就是要搞小宋的心态,不给她有的是法子折腾,哪怕她远在辽国。

    当然,小宋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是典型的那种大不了就是一死,可即便是死了也要臭块地恶心恶心别人的混不吝。于是他捏着信来到了书桌前,先是写了一封回信,信的内容不是别的,正是警世十六戒通言。

    这些东西写完之后,小宋放下笔叉着腰仔细想了想,却还是不够,然后转手将俏俏挂在墙上的那副家和万事兴的刺绣给取了下来,卷吧卷吧放在了一边。

    之后他还觉得不过瘾,又将一根红姨揍他的藤条放在了其中,上头还加了张纸条叫“门后空留教子棍,堂前再无唤儿声”。

    “过了过了……宋大人,过了……”小鱼上前小声劝道:“不可啊,宋大人。”

    “要礼物么不是。”宋北云气哼哼的说道:“给她!”

    小鱼面露难色,但还是将东西包了下来,轻声叹了一口。可小宋还是觉得不过瘾,然后将自己的一只破鞋放在了上头。

    “送她。”

    小鱼不敢说话,只能听从小宋的话,讲这些破烂都打上了包,不过很快小宋却是叹了一口气,走到角落里打开了他的百宝箱,从里头拿出了一件软甲:“这个我穿小了,送过去吧,再带上一句话,你作恶多端,小心早早的遭人给捅了。”

    小鱼表情古怪,但到底是皇帝身边伺候的人,不该问的绝对不问,只是拿上了那么一堆的东西就走出去了,而小宋在他走后却开始沉思了起来。

    如今佛宝奴登基了,如果她想要执行改革,第一步会是什么?一言九鼎?一统大辽上下?

    小宋想到这,突然意识到佛宝奴为什么会突然决心发动这场政变了,这场辽国的玄武门可能还真的是被自己给刺激的……

    之前就听说佛宝奴心心念念在辽国也弄个工坊出来,但各部都给她扯皮,她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打造一个强大而不朽的辽国。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下,不在沉默中腐败就在沉默中变态,佛宝奴选择了一条布满鲜血和荆棘的变态之路,想来的确是受到了刺激。

    不过也罢,自己跟她再见面的概率恐怕也不会很大了,下次再见面也许是在谈判桌上也许是在战场上,没有什么第三条路了。

    小宋想明白这一条之后,赶紧拿出了辽国潜伏者们送来的信息,上头罗列了一众在辽国政变中被干掉的官员名单,仔细对比了一番之后,小宋豁然发现这帮人的确都是之前给佛宝奴添堵的那些人。

    这下就让小宋头皮发麻了,原来小虎牙的心眼如此小啊……可要说天底下谁给她添堵次数最多,小宋托大认下个第一,而这也更坚定的确定了他打死都不能去辽国的事实……

    至于她想改革就改吧,小宋倒是也想看看这个家伙能搞出怎样的东西来,辽国要是太弱了,以后征服起来恐怕也没什么太多乐趣。

    “一个统一而强大的辽国。”小宋嘀咕着说道:“加油啊,小虎牙,别让我太无聊。”

    而此刻,在辽国内,佛宝奴一身黑色金丝龙袍坐在龙椅之上,下头的文武百官刚刚叩首离去。她眼神没有离开过大殿正中悬挂的那颗夜明珠,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陛下?”

    身旁的太监轻声呼唤,而佛宝奴只是抬起手让他先行下去,之后继续坐在那里,黑色主调的龙袍穿在她身上,让笑起来很可爱的小虎牙平添了几分帝王肃杀之气。

    黑龙袍……佛宝奴捏着自己衣裳的袖子,低头端详。她感觉自己胸中似是有什么东西,但却说不出口。

    开心吗?其实没有那么开心,愤怒吗?其实也没有那么愤怒。她并非嗜杀之人,但却也从杭州之行了解到了有些时候只有这种法子有效且高效。

    她至今仍是羡慕宋国,无以复加的羡慕,因为宋国不用杀那么多人,国家就能很安稳,而且宋国还有宋北云。

    心心念念得不到的臣子,这几乎成了佛宝奴一块心病,她几次想培养一个辽国的宋北云,但不论选了是谁,她都感觉差些意思。

    “陛下,宗正寺寺卿求见。”

    “不见。”佛宝奴冷冷说道:“你让宗正寺管好自己的事便可,无需事事都寻朕来。还有,召工部尚书以及翰林马明远前来见朕。”

    “是……”

    具有强大气场的佛宝奴冷静的发号施令,然后等到大殿无人之时,她偷偷的从小腹处拿出那个小暖炉握在手中,让冰凉的手感受一下上头传来的热量。

    这东西当真是神奇,一颗碳当真是能使唤一个上午,却也是不知如何制造出来的,她也是用过辽国的炭,木炭、煤炭都用过,但要不就是根本就燃不起来、要不就是一下子就烧没了、要不就是燃烧起来烟熏火燎,完全不能与宋国的焦炭相提并论。

    越是如此,她越是心急如焚的想要把辽国的工坊建造起来,辽国不缺工匠,即便是没有宋北云,难道还能比他宋国差在何处?

    外头其实已经有人在传她的闲话了,但她根本不在意,佛宝奴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将辽国建设成一个她心中想象的理想国度。

    第一个目标是打回家乡去,那心心念念的白山黑水,不能白白的便宜金人。

    第二个目标就是灭掉宋国,不为其他,哪怕是单单为了那宋狗给自己的欺辱和委屈!

    但不管是哪个目标,前提都是需要一个先进、团结、强大的辽国,佛宝奴从不认为自己比任何人差,这个目标在她手中定是要完成的。

    “陛下,工部尚书何大人、翰林修撰马大人到了。”

    “宣。”

    佛宝奴看到外头进来的两个人,眼皮子轻轻抬了一下,冷声道:“图纸我已命人从宋国描绘出来,你们便按照宋国的布置来建设工坊,半年内我需要见到城外出现我大辽的工坊!”

    “回禀陛下,臣不才……户部那边实在分不出多少钱财来啊。”

    “没钱了?”佛宝奴一愣:“钱呢?”

    工部尚书表示不知,而佛宝奴气冲冲的又将那户部尚书给宣了过来。

    这一问才知道,户部的钱居然全部拿去采购军械、粮草和来年开春后所需的东西了。

    佛宝奴轻轻皱起眉头:“有什么法子吗?”

    户部尚书面露难色的说:“借……”

    “借?怎么借?问谁借?”

    “宋国……”

    佛宝奴一拍扶手,怒斥道:“大辽已沦落至此了?”

    户部尚书不敢回答,而佛宝奴再懒得废话,拂袖而去。而回到寝宫之后,她犹豫再三,掏出纸笔写了一封短信……不过与其说是短信,不如说是小纸条,上头又是一句话“借我点钱”,然后就命人偷偷摸摸的传去给了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