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524、三年5月26日 晴 烟开秦楚拥春山

    第三轮炮击后,襄阳的城头就彻底被肃清了,这座可以抵挡住蒙古铁骑整整十年的巍峨城市,就在一早上的三轮炮击之后放弃了抵抗。

    重甲步卒掩护着土工队在城脚下掘进作业,火神营则死死盯着城墙上的动静。

    但城墙上没有动作,只有城中的鬼哭神嚎传来,无数士兵被刚才的爆炸震得神志不清,失明失聪,勉强有些人运气好活了下来,但却已经彻底吓破了胆。

    那些远处一些的士兵侥幸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但却已经不再敢接近城墙了,有一位幸存的参将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刺史府中,哭嚎着跪在地上,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清楚。

    “哭什么东西,外头到底出什么事了?方才那雷鸣是什么?”

    “妖术!是妖术啊!大人!”

    那名参将开始回忆起刚才的噩梦来,一开始只是无数的纸包被投了上来,那些纸包中装了圆形的弹子,撞击在墙上之后就会炸裂开来并将里头的灰色粉末抛洒出来。

    而后来,那些粉末突然就炸了开来,士兵们根本无法反应,当那个耀眼的火团在眼前炸裂之时,所有人都被吹倒在地,有些离得近的甚至被推开了数丈之远,不少人直接撞在城墙上或者落下墙去,就那般死了。

    可参将说若是死了,大概也是一件幸事,那些没死的才是最惨的,爆炸、高温都能瞬间让一个人失去战斗力,更可怕的在燃烧之后便会像有鬼掐着人脖子似的无法喘息,许多人逃过了那火团但却没能逃过那鬼扼喉,生生憋死在了城墙上。

    有人从上头跳下来,摔残了不少,仅仅是这一面城门就有足足五千余人不同程度的伤亡。

    抛开伤亡,更多的却是心里上的恐惧,现在士兵们不再敢接近城墙,更别提上城头反击了。

    诡异的兵器加上神鬼之说,如今襄阳守军的士气前所未有的低落,大部分人已经无心再战。

    “重整旗鼓,继续守城!”

    孙则为双目充血,指着那面城门:“东海新军不过两千人?你们怕什么!”

    “大人……他们会妖法啊!东海新军都是妖人啊!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听到参将的话,孙则为抄起佩刀一刀将此人的头砍了下来拎在手中:“还有谁想像此人一般!都给上城墙!”

    虽然士兵们还是不愿意?但却因为孙则为而再度登上了城墙?当他们看到城墙上如同炼狱一般的场景时,有些新兵蛋子甚至都忍不住的呕吐了起来。

    这上头到处是残檐断壁?还有那被严重烧伤痛苦扭曲而死的人,鼻子里都是焦臭的气味。

    “快来人?他们已……”

    左边突然有人喊话?但他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脖颈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里头正汨汨冒着血泡泡,他的手也在无意义的抓挠着?不多一会儿就不再动弹了。

    这一下城墙上的士兵全部蹲下了身子?当然也有那胆子大的小心翼翼的探出身子去往下看,但几乎就是一瞬间这胆大的人就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这让士兵们更加慌乱,但此刻也有参将督军前来,他们没有法子,只能硬着头皮开始想办法应对。下头已经有人在干奇怪的事情?这本应该是要往下头浇金汁热油或石头的,可是现在这些都无法完成?因为只要一露头就会被那些似有妖法的人给杀害。

    “兄弟,还有多久?我看要不了多久上头就要往下浇沸水了。”

    一名将盾牌固定在地面上以作防护装置的重甲士兵正在问旁边不停凿墙的土工队战友?他之前得到的命令是一刻钟时间完成作业,可如今时间已经过去大半?若是再迟缓一些?怕是要挨浇了。

    这要是被热水浇了还好办?大不了疼一阵子,可若是被那滚烫的金汁给浇了,恐怕真的是要小命不保。

    “急什么急,我比你还慌呢。”下头土工队的伙计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这襄阳城也太硬了……”

    “硬才对啊,这是千里长江第一关,能不硬么。我说兄弟,我晃的很……你快些。”

    下头人不再废话,更卖力的凿了起来。这襄阳城的城墙比他们之前演练过的任何一种砖石都要硬上许多,费了许多力气才能在墙根上开出一条小缝,但这条缝根本不足以让城墙崩塌,所以……时间那是相当紧迫了。

    很快,他们就能嗅到城墙上传来恶臭的气味了,不用多想就知道上头开始熬煮金汁,那东西说白了就是从粪坑中掏出来的,若是被它给烫伤,怕是活不过几日了……

    “快快快!撤退了。”重甲步卒冲身下的战友喊道:“后方打旗语了!让我们撤,他们要开始第二轮轰炸了。”

    “再等等!就好了!”

    土工队往上头看了一眼,发现时间恐怕真的不多了,因为大铁锅都已经架在了城头,如果等那玩意倒下来,他们全都要完蛋。

    “头儿,我这成了!”

    突然一个士兵喊了一声,那头的大黑牛也应了一声:“我这也成了!”

    而不约而同就在这最后的时刻,百多名土工队的成员中有七八十人都表示自己完成了。

    “撤!”

    因为之前早有操练,这土工队必须同进同退,所以当大黑牛一声令下之后,所有的土工队士兵一起转身朝后方跑去,而那重甲持盾的士兵则倒退着举盾以保护后方撤退的同伴,一直到他们撤离到三十米外的安全点。

    来到安全点,城墙上突然开始疯狂的往下倾泻剑雨,因是抛射所以并没有多大的威力,虽然还是能够刺伤人体,但若是穿戴了甲胄的话,就根本无法被这些东西所伤。

    重甲步卒朝斜上方举盾,剑雨落在他们的盾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四周围的箭矢散落了一地,偶有流矢打在重甲步卒的甲上,却也是如同泥牛入海毫无波澜。

    在他们布置好阵仗将土工队的宝贝疙瘩保护在其中之后,大黑牛就牵着引线慢慢的走了过来。

    说起来这大黑牛怎么是个人才呢,这厮许是整个大宋唯一一个可以身穿四十二斤重甲,背后被着个二十七斤板盾还能拎着一百斤炸药来去如风的男人,他也是成为土工队里穿重甲的唯一一人,加上他喜欢装那么一手,所以他也从来不需人去保护。

    “狗日的们。”大黑牛牵着引线来到阵列之后:“让你们尝尝什么叫地动山摇。”

    他说完之后,手上却没有停下继续放线,一直放到过了浮桥,进入了安全区域他才把头上闷热的头盔往下一扔,回头对战阵里的人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将那个这铜质的漆包线剥掉外头的漆缠在了一个奇怪的装置中,然后用力的摇起了那盒子外头的一个把手。

    “那是干什么?”

    左柔好奇的问宋北云,而宋北云只是笑了笑:“发电,等会靠瞬间电流引爆炸弹。”

    左柔:“???”

    这时,前方的大黑牛心中默数了一百四十五个圈之后,以一个非常拉风的姿势按下了上头的那个把手。

    但这一次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太慢了!再快点。”宋北云在后头喊着:“这里头留电时间就一秒钟不到,还等你耍帅不成?”

    大黑牛听到他的声音,顿时缩起了脖子,老老实实开始以教程中的方式摇动发电杆,然后一只手放在那个把手上,等到整整一百五十圈之后,他猛的按下了那个拉杆。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之间前方迸发出一阵隆隆巨响,虽然单纯说声响不如之前那个面粉爆炸时的轰鸣,但它带来的震颤却是十倍甚至百倍。

    左柔感觉自己当时那一下都没站稳,要不是宋北云在后头握住了她的腰,她都怕是要摔倒在地。

    等站稳后,她眺望前方,只见襄阳城的方向烟尘滚滚,遮天蔽日的尘埃让襄阳的身影层层隐没其中,根本不得见真实容貌。

    而他们看不见,但襄阳城中却是看的清晰,当时那一声轰鸣之后,就见一股如洪水般的气流扑面而来,之后便是腾空的灰尘,紧接着就见巍峨襄阳城的东城墙生生被砍去了近一半,大量的尘土、砖石和杂物腾空而起,如果落雨一样被抛洒在城中,士兵百姓皆抱头鼠窜。

    等到烟尘散尽,外头已经可以直接通过缺口处看到里头的光景,而城墙上哪里还有守军,无数人都倒伏在了周围,场面极端惨烈。

    “将军,可以上了。”宋北云笑道:“今日我答应将军晚上在襄阳城之中宴请诸位辽国同袍,宋某定不食言。”

    那吴将军从头到尾都在观战,到此时已是心惊胆颤,他这几日无时无刻不在琢磨用何等方法能破这襄阳城,这已经不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可以形容的,它简直就是一块根本啃不动的石头。

    可从早晨到现在,仅仅只过了四个时辰,襄阳城便出现了一个缺口,这个缺口足够他的士兵无障碍通过。

    他方才倒是闪现过一举夺下襄阳城然后拿去给陛下邀功的想法,但看到这宋军的雷霆手段,他有些害怕……哪怕现在临阵反水,他很难说自己那几万人能不能近了这帮诡异的东海新军的身。

    按照之前说好的内容,宋军负责破城而吴将军率领的辽军则负责入城肃清。

    他们也不含糊,既然这东海新军已经将他玩猫腻的心思给堵死了,那他倒是不如建功立业一番,到时说不准也是能得陛下夸赞,那也算是不错。

    不过城中守军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从缺口处攻了出来,城门也被打开,数不清的士兵从四面八方围拢了过来。

    可还没等宋北云发命令,火枪和火炮的声音已经此起彼伏的响彻了起来。

    火炮换上了由许多铁链铁球凑在一起的链弹,我一发炮弹横扫过去,只要触及者都会变得支离破碎,拦腰斩断着更是不在少数。而火枪更是在这种时候大发神威,一轮齐射就是一片倒下,他们甚至不用瞄准……

    而等城中士兵杀到浮桥边时,这头的弓箭、弩箭等常规武器则使唤了起来,半自动的机匣供弹弩箭就让人想到了传说中的诸葛连弩,而那固定在架子上使用超长箭矢的长冲程复合弓更是开弓便能串一串的蚂蚱。

    吴将军看到这些精良到仿佛不是这个时代的装备之后,羡慕的直流口水……他心中无比希望陛下能整一点来,要是有这家伙,辽国天下无敌!

    第一轮反突围失败的襄阳士兵开始四散逃跑,可这时就轮倒了辽军出马了。

    要说攻城,辽国的确是弱了宋国一点。要说弓射,那他们是弱了金国一点。要说骑砍,那他们是的确弱了草原一点。

    可若要说平地干拉、荒野对砍,辽国人大可以拍着胸脯竖起一根手指头狂笑着对周围几国的人问上一句“这是几呀?”。

    这不,憋屈了好几日的辽国援军如狼似虎的就沿着浮桥过了河,那当真是叫小卒子过河就是车,横冲直撞看得宋北云是大呼过瘾。

    “看看人家的战阵,看看人家的协同!”小宋指着杨文广说:“你叔伯怎么教你的?”

    杨文广挠着头:“这不能怪我,他们没了的那会儿我才几岁啊……”

    而小宋只是笑了笑,继续观察起前方的动态来,他嘴里喃喃自语道:“辽国的步卒确是厉害,虽然说是襄阳守军没了士气,但是战损比都快接近三十比一了,这谁顶得住啊。”

    辽国的阵仗打起来的确是漂亮,难怪即便是杨家将传奇里,都没能赢过辽国几次,这帮人身体素质好、反应快、协同率高,而且更关键的是他们的步卒综合素养真的高,手上都是有功夫得,这方面真的远超宋国。

    看来有空是得找小虎牙交流一下这方面的东西了,实在不行整个联合军校出来。

    而随着辽国军队入城,小宋也手一挥:“东海新军各级将士,进入城池准备招降!”

    “等等等等。”左柔这时跳了出来,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空地:“土工队,在那给我挖个坑,三十丈长,五丈深……嗯……十丈吧,十丈就够了。” ——

    今天就一章了,为了恰饭我接了一个游戏公司的文案策划,今天接明天就要,恐怕要通宵,以后请叫我秃头小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