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612、四年9月6日 晴 伏兵四野震人心。

    “面粉、碳粉、木粉、火药粉,七比一比一比一混合。”

    “热气球测试最高高度、测试风向、测试载重。”

    “沿途布置铁丝网、沿线修建防御工事,一路往外铺。”

    站在军营之中,小宋拿着地图沿着边界的小河走着,身边是辽国的参将和宋国过来支援的北海新军各级指挥。

    刚好,这次的边防主将正是之前在进攻襄阳时的那个参将,他如今已经晋升成了主将,但看到宋北云时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慌张的。

    这个人是谁?那可是一日之内就能攻破固若金汤襄阳城的人,如今又在千里之外遇到了他,一瞬间就把回忆拉到了当时那个让他震撼的场景之中。

    现在想来这个家伙的风格还是没有变化,坑杀襄阳的太守,打断辽国王爷的腿。这等莽撞人想想却是极可怕的……

    “记住,声势要大。”小宋吩咐道:“北海新军日常爆炸训练,炸山炸树,你哪怕是炸鱼加餐都行,每天都得给我炸点什么。还有热气球每日也需要定点作训,比如定点投放粉尘炸弹,整出动静来。其他人,就盖工事、建大营、每日定点拉练。”

    “在……在边境?”

    “不然在哪?”小宋面对辽国参将的问题表示很意外:“在辽新都吗?”

    那参将顿时不敢做声,他只是感觉这样有些……有些奇怪,很容易便会造成边境冲突,不过他不知道咋回事也不敢问。

    主将在后头撞了那个参将一下,让他收声,而宋北云继续说道:“整个场面要给我干出热火朝天的感觉,燕京边军五万人,加上我带来的三千人,五万三千人。我要求不高,给我整出三十到五十万人的规模来!”

    一听这个要求,这帮老哥当时都傻了,五万整十万差不多能行,可整个三五十万……这不是要狗命么,天底下都没有这么操作。

    关注公众号:,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你们很为难吧?我比你们还为难。但这件事你们必须要做到,务必!有问题就给我克服问题,人力无穷尽,你们给我动脑子!”

    小宋直接下了死命令,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五万人闲着也是闲着,而且以边军的战斗力想打金国精锐根本就是送人头,所以不论如何都要把声势给壮大起来。

    “记住,这件事必须保密,若是走漏了风声,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其实到现在为止,很多人已经大概听出了一些端倪,大概便是金国可能要犯边了,但现在辽国主力全部集中到了北方草原准备打鞑子,能够面对金国的只有这五万边军。

    辽国当年可是被金国撵着屁股追的,五万缺乏精良装备和边军恐怕真的不够金国塞牙缝。

    不过这样打肿脸充胖子有什么意义?

    “而且你们别高兴的太早。”

    小宋看了看天空毒辣辣的太阳:“你们只有二十日,立秋之日便是考验之时,如果到时你们不行,别怪我军法行事。在我手下,令行禁止严格执行,不管是辽军还是宋军,都明白不明白?”

    下头将领立刻紧张了起来,庄严立正:“明白!”

    “声音太小了,大点声我听不见。”

    “明白!!!”

    “很好,很有精神。”小宋点了点头:“二十日之令,开始吧!”

    一声令下,所有的工作都开始行进了起来,二十日时间可是很紧张的,而且这都是定下军令状的,真到时候完不成,就看这位宋大人之前的所作所为,城墙上贵宾席一位。

    除了大搞建设,每日晚上边军都会有两万人左右悄然出城,然后第二天一大早浩浩荡荡的奔赴边境安营扎寨。

    造饭的灶台点起的烟也是按照统计好的数目成倍增长,反正从外人看来,声势浩大的很。

    而此时此刻,金国的边军看到边境上的场面,一个个都吓的有些迷茫了,他们一级一级的往上汇报,一直报到了金国皇帝的耳朵里。

    金国皇帝之前就已经说过了,他是个自负且激进的人,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勃然大怒,说着什么朕还未出兵,他们居然已经行如此行为。

    一怒之下,他立刻引了二十五万人发兵辽国,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宋北云的耳朵里,但一切都好像是在预料之中一般,辽国的军队仍是不慌不忙的埋锅做饭,每日浩浩荡荡有新军加入,然后不断扩充营地。

    等到十七八天之后,辽国大军完全集结在了金辽边境时,辽国便开始各种炸,炸山炸水炸林子,天上还有圆形的大球在飘荡,所到之处都会是一片火海。

    这早上炸晚上炸的声音直接把金国的部队给吓阻在了边境,不敢前行。

    现在两方就对峙了起来,大辽这边不慌不忙,金国那边也索性安营扎寨了起来。

    每日金国人都能看到对面三里之外的辽军大营里鸡飞狗跳、热闹非凡,做饭的香味也能隐约的飘荡过来,还有那连绵不绝的爆炸声以及远处山崩地裂的样子。

    金国根据常规的观察,大概推算了辽国大概能有个三十万人上下,算它虚晃一些,但总归不会少于二十万人。

    二十万辽军配上那古怪的炸弹,这也足以让二十五万金军掂量掂量了。

    “耗!朕就跟他们耗!几时候他们扛不住。”

    金国皇帝被辽军的行为气得肝都疼,但冲动归冲动却也不敢真的去冲击这样固若金汤的阵仗。

    那就耗着吧,辽国如今正双线开战,他们能耗到几时候?等到冬日一来,就等他不攻自破好了。

    打定了这个主意,两方就真的开始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等到九月初的时候,辽军大营基本稳定了下来,每日巡逻的阵仗看起来倒也是声势骇人,还养了许多狗……

    这些狗让金国那些去摸哨的探子都被钉死在了小道上,一般都是有去无回。

    之后金辽两国在对峙过程中经常会发生一些小冲突,但双方都比较克制,一般都止于斗殴。不过骂阵却是每日必备的活动,经常可以见到双方阵前有个三五千人在那叫骂,谁骂的脏谁就赢,丘八们都以这个行为来消遣对峙时无趣的时间。

    而就在他们对峙的时候,草原已经正式和宋辽联军在阴山侧打了起来。

    宋辽联军的战术还是之前确定好的战术,又宋**队打主攻,以阵地战和科技碾压来牵制和消耗草原的骑兵,而辽国的数万骑兵则一路北上,在躲避草原主力的同时以游击战的牧师滋扰散布在草原上的中小型部族,主要以掠劫粮食等资源为主,所到之处人没杀几个,粮食却是能抢的抢,带不走的全部烧掉。

    金帐汗国在此刻已经有些吃不住了,他们疲于应付两面开花的局面,已经几次修书告知金国他们如果再不发兵这边就顶不住了。

    但金国的回信却让他们绝望,信上说他们两国的意图已经被辽国发现,辽国如今陈兵三十万在金辽国境上,所以金国希望金帐汗国能够再顶一阵子,起码要熬到冬天。

    一句话倒是轻飘飘,但对于金帐汗国却已经快到极限了,他们打过宋国的城池也打过辽国的骑兵。

    但从来没有想过同时面对宋国的坚壁和辽国的掠劫,这一仗打得草原可以说是极端难受。往前打,宋国的阵地战快让草原的牙都啃崩了,往后撤却始终被辽国的骑兵牵着鼻子走,补给线还整日受骚扰。

    这以往都是他们的战术,现在却被别人用在了自己身上……委屈、难受,而且他们还发现辽国骑兵的目标居然是孛儿只斤部。

    这一下金帐大汗的脑子都炸开了,如果真的打到了孛儿只斤部,那整个金帐汗国不管这一战是输是赢,都有很大的可能分崩离析。

    因为不论如何,孛儿只斤部可都是憋着劲儿想要办掉他这个大汗。

    而现在似乎宋辽联军他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直接就奔着金帐汗国的软肋去了。

    现在战局,金国那头不知道什么情况,草原这边想要扭头去追辽国骑兵,但转眼就会被宋的队伍追在屁股后头打,打到头昏脑涨,一不留神屁股就会被咬下一块肉。

    这转眼已经快到秋天了,可照这样下去,先扛不住的是草原诸部啊!

    就在草原大汗焦头烂额的时候,外头的探子匆匆前来汇报,说东部大同关外又出现了近十万辽军正以围剿之势向金帐本部急行而去。

    他略微分析了一番之后,一拍大腿……终于反应了过来,金国怕是被骗了。

    辽国不可能在出动近二十万骑兵的情况下还有三十万人与金国对峙,那么现在金国边境的最多只是十万边军罢了。

    十万边军遏制二十多万金军……

    大汗急忙召集信使要将这个信息传递过去,可就在这时,金国的信却已经到了。

    “什么!?”

    看到信上的内容之后,大汗几乎要昏厥过去,因为在复州、宁州一带突有五万宋军从海州乘船突袭登陆,正直逼辽阳。

    “这是什么鬼战法!宋国到底有什么人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