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707、七年1月9日 雨

    “朕怎么会不知道宋狗那厮看到朕就脑袋大呢。”

    赵性横躺在软椅上长吁短叹,面前的皇后正在给火锅里放肉,听到他的话之后,却是没说话,只是继续手上的活。

    因为后宫不得干政,更不能去说那种辅政大臣的坏话,天下是男人们的天下,女人好好的当个内助就好了。天底下那么多皇后,乱嚼舌头的皇后从来没有好下场。

    “但朕真的累啊……当皇帝好难啊。”赵性像小孩似的翻了个身:“朕想出去玩,想去仙灵岛、想去梁山泊、想去大雷音寺、想去蓬莱阁,想长生不老也想游戏人间,偏偏不想当皇帝。”

    “官家,吃饭吧。”

    “朕其实发现你挺好看的。”赵性转过头看着皇后:“前些日子你是不是凶朕了?”

    “那是官家欠骂。”

    “唔,说到这个就不得不说宋北云了,你跟他是没什么接触,你接触他之后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欠,他说话也好办事也好,都欠欠的。”赵性端起碗,长叹一声:“那年南昌兵变,他参与平叛。平叛之后,你猜怎么着?”

    将门出身的皇后一听这个内容就来劲了,虽然表现出不感兴趣的样子,但八卦的小耳朵已经竖了起来。

    “他平叛之后居然去游山玩水!朕给他发了七道金牌,他还跟朕抱怨说催什么催,你说这人欠不欠。”

    皇后噗嗤一声乐了出来:“怎的会有这样的人。”

    “然后他去长安,朕让他回来主持改革,十二道金牌发过去石沉大海,这都公然抗旨了,朕还不能把他怎么样,因为人家有理由啊,就是一句话收复故土比什么都重要,你说说……朕除了捏着鼻子忍了还能如何?”

    赵性的抱怨似乎没有够,说完之后他有继续哔哔了起来:“还有这次,说是说去帮巧云寻亲。呵……你是不知道,他手底下直接执掌皇城司,刑部分出去的国安司也是他的,全天下的密探听到他的名字都得抖三抖,找个人还需要亲自去?他就是在躲着朕!”

    “为何要躲着官家?”

    “怕朕给他找事呗。”赵性气得咬牙切齿:“他烦朕,可是朕也怕麻烦啊。你就拿这日本国草原诸部那些个屁事来说,你让朕去处置那该多麻烦啊,他处置的多好啊,为何总是让我这外行来办呢。”

    皇后听到这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她歪着头看着赵性:“官家,这不是你分内之事么……”

    “什么都是朕分内之事,那要这帮辅政大臣干什么?他们不就是帮朕分忧的么,朕就差明着说让他们架空朕了,他们一个都不下手。”说完,他坐起身子一拍大腿:“都怪狗日的宋北云!”

    “官家,古来那些被架空的帝王,日子可都不好过啊。”

    赵性倒是不以为意的挥挥手:“这不有宋狗呢么,只要他还活着,什么都好说。”

    皇后白了赵性一眼,再也不跟这厮废话了,他就是懒就是想混!这亏了他运气好,手底下没有出来个董卓、曹操那般的人,不然现在大宋国号都得改掉了。

    “当年朕是个傀儡皇帝,心中气不过。现在朕想通了,傀儡咱不当,当个甩手掌柜还不成么?”赵性长叹一声,往嘴里塞了块肉:“他们都不让朕当甩手掌柜,非要把朕往明君的路上赶。朕不是当皇帝的材料……朕就适合当一个闲散王爷,提笼遛鸟、鞲鹰逐兔、挈狗捉獾。”

    “官家,吃!”皇后为了让赵性闭嘴,将一大碗食材递到赵性面前:“方才官家便喊着饿了。”

    “是饿了是饿了。”赵性一边吃一边说道:“说起来宋狗应该返程了,老子一天给他下一道金牌,看看他几时候能赶回来。”

    赵性的抱怨其实也真的不能全怪他,最近一段时间上朝的文武群臣都不如外来觐见的使者多,没有了宋北云的初筛,这帮狗东西真的是什么屁事都要过来闹腾一下。

    前些日子先是辽国截了金国的粮食,金国使者跑来告状,然后什么朝鲜、暹罗、日本这些屁股大的国家也上演了七侠五义,然后便是西域诸国过来诉苦,说波斯侵略。波斯使者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说他们不是侵略只是实在是吃不上饭了。

    反正各种芝麻绿豆的事都堆在了赵性的案头,这些日子他好像又回到了刚亲政的那段时间,每晚加班到深夜,苦不堪言。就连金陵新开的戏园他都没时间去看上一看,听说里头有个优伶极漂亮呢。

    这人都是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习惯了但甩手掌柜之后现在自己又要开始加班了,这赵性就觉得人生索然无味,像极了一头勤勤恳恳的老黄牛。

    他甚至自己在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内容就是揭秘皇帝的日常辛苦,甚至用上了“悲剧”二字。

    但这篇文章很快被丁相在报纸上给驳斥了回去,怨气之大就连赵性都得避其锋芒,可见老丁头儿也被这段时间的加班给折磨的够呛,已经到了逮着谁就咬一口的程度。

    据宋狗说,咬人是可以败火的……

    而此刻的宋北云却是悠哉哉的来到了杭州城。

    这杭州城不愧是那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里的杭,即便适逢灾年也依旧繁华如梭,加之这些日子雨水突然就充沛了起来,西湖又丰满了起来,加之今年这冬日暖和的出奇,杨柳竟是在寒冬之日发起了嫩芽,那小风一吹当真是暖风熏得游人醉。

    “这杭州的天上坊与别地不同,此地的天上坊主打的是本地的特色菜。尝尝醋鱼、尝尝丸子,都是极好的。”

    宋北云坐在天上坊的露台上,外头斜风细雨,温度却不似寒冬,虽有几分凉意但却不用再缩手缩脚了。

    “大旱接暖冬,明年要蝗灾咯。”宋北云叹气道:“还可能有洪灾,这大旱之后的洪涝加蝗灾,真的不是什么好年景。”

    无忧坐在旁边看着外头的风景,却是无心听宋北云的话,只是打着哈欠等着上菜。

    等到第一道菜来了之后,她才一边吃一边开口问道:“书生,你怎么好像什么都懂呀?”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宋北云靠在柱子旁:“多读多想多走动,多听多看少说话。”

    “可你不还是打不过我。”

    “那你这么厉害,去治理蝗灾啊。”

    无忧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开口,只是愤愤的对付起了碗中的肉丸子。

    在熟悉了之后,宋北云发现这位女侠居然极好说话,只要不涉及到贪官污吏和宋北云,她基本上就是个无知单纯的普通少女。

    平时说话时怼一下调侃一下,她虽也会偶然暴怒,但大多数时候会因为自己的无知而感到羞愧。

    这一点比左柔好,怼左柔她只会暴怒,然后试图暴起伤人。

    “书生,你整日就知道吃喝玩乐,也不见你去考个功名。”

    “我怕我考了功名被你当贪官污吏一刀砍了。”宋北云眼皮子一抬:“也不知道你怎么就对当官的那么恨。”

    无忧吧唧了几下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口,最后只是眉头皱了皱,声音都变得严肃了起来:“反正狗官就该死。”

    巧云这时从外头走了进来,手中拿着几批上好的绸缎,走到无忧面前比划了一阵后说道:“我方才去选了几批绸子,等会带无忧妹子去制一套衣裳,总是这一身男儿装终归是不像个样子。”

    “我们江湖儿女,不计较这些!”无忧嘴巴说的干脆,但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那几匹绸子,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毕竟无忧的终极梦想就是吃好吃的、做新衣服和杀宋北云。现在吃着好吃的,又做了新衣裳,就只剩下杀宋北云没有实现了。

    “无忧妹子,快些吃。”巧云坐在旁边笑道:“吃好了我们便去。”

    “好了好了。”无忧将最后四个肉丸子全部塞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走,走走走。”

    看着她跟着巧云欢快的蹦了出去,宋北云倒是幽幽叹气:“到底是个十六岁的小孩。”

    而她们刚走,外头就来了一个掌柜模样的人来到宋北云面前搓着手:“嘿嘿,东家。”

    宋北云一听这声音,口中的茶水差点喷出来,他仰头打量这厮,发现可不就是那个阴魂不散的狗东西么。不过他这几年变化的确是有些大,留起了胡须也换上的华服,肚子也起来了,不过那喊东家时的贱人样子却是丝毫未变。

    “可以啊,混上掌柜了?”

    “多谢东家栽培。”那小子弓着腰满脸谄媚的笑容:“上次一别跟东家也有几年未见了。”

    “你胖了许多。”宋北云不无唏嘘的说道:“开始蓄须了?”

    “嗯,前年当了爹。”

    “挺好啊。”宋北云哈哈一笑:“孩子叫什么?”

    “说出来有些难以启齿。”那小子摸着后脑勺笑了起来:“算命的说小人的名字不好,便让我随了母姓改了狄姓,孩子么倒也是普通人家的名字,就随便取了个青字,东家您是大才子,觉得如何?若是不好,小人这便回去改。”

    “啥?”宋北云一愣:“你崽叫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