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871、十年4月29日 晴

    这问题明摆着就是一道陷阱,说宋北云是好人?他不配好人这个名头,不管他的贡献有多大,他只能算是个能人,但真的不算好人。

    而且好坏的概念也很难区分,有人说他好有人说他坏,这说出来就是个死结。

    至于说他是个坏人,波斯猫自己是个什么身份?轮得到她当面说宋北云是好是坏哦?当时在紫式部的学社里也有讨论过这个哲学问题,当时也是拿宋北云举例的,大家都没讨论出个啥,有人说他好有人说他坏,但唯独没有人说他废。

    “别难为人了。”宋北云笑道:“我是个好人。”

    波斯猫顿时哭笑不得,天底下居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龙首原。

    这本来是见证过大唐盛世的地方,但如今却成为了一片樱花绽放之地,游人交织如梭,好不热闹。

    难怪紫式部会选择这个地方了,因为此时此刻,藤原桑家的樱花也正盛开。

    “哇……好美丽!”

    无忧下了马车站在一株高大的樱花树下仰头看去,入目便是樱粉一片,飘飘洒洒如同落雪,春风夹着花香,花香中散落花瓣,阳光一照美得让人心醉。

    “知道天下的樱花是从哪里发源的么?”

    宋北云走上前看了一眼笑着问无忧。

    无忧轻轻摇头,宋北云拍了拍面前的树:“就是它了,它本就是种在龙首原的樱之王,后乱世中被人砍伐了,但它有一个亲儿子生在洛阳,于是我便用十万株牡丹换了它回家。它见识过盛世大唐,将来也会见证盛世中华。”

    仰头看向这迎风摇摆的樱花树,宋北云定定的看了很久,未来世人提到樱花总是说起藤原桑的家乡,但他们却不知道脚下的土地才是樱花的故乡,从宫苑廊庑到民舍田间,随处可见绚烂绽放的樱花,烘托出一个盛世华夏的伟岸身影。

    “那边的,离远点!”

    正在感慨呢,就见一个老头拎着一把锄头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指着宋北云他们骂道:“靠那么近干啥?后退后退。”

    这时候宋北云才发现樱花树外五米的地方是有石墩子和铁链隔离的,他连忙道歉拽着无忧来到了铁链子的外头。

    难怪别的樱花树下都坐着人,唯独这树王下头干干净净,原来这还是个保护植物……

    “年轻人不懂规矩,这可是宝贝,宝贝知道吗?”老头走上前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用锄头轻轻松土:“踩死了,你们的命都赔不起。”

    “抱歉抱歉。”宋北云连声道歉:“太过投入了。”

    老头愤愤的看了他一眼:“下次不许了,再踩进来可就要报官抓你们了。”

    无忧在旁边不平道:“师兄,不就是一颗破树么,至于么?”

    “至于的。”宋北云满面笑容的往里头走:“它不光是一棵树,还是一块纪念碑,记录着过去也将记录未来。”

    旁边的波斯猫到底是外国人,她同样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当宋北云提到纪念碑时,她却突然有了感触,因为她想起了伊斯法罕被烧毁的波斯圣物,她的心就很痛,没有了圣物,真正属于波斯的文明就不复存在了。

    她真羡慕啊,羡慕这个仍然拥有长城、拥有碑林、拥有莫高窟、拥有三圣像、拥有大樱花的文明,只要这些还在,文明就永不会断绝,它们不光是一个物件,更是象征。而波斯……什么都没了,就连庙宇都改成了圆顶。

    走入到了里头,正见一群人席地而坐,他们弹唱着说笑着,男男女女都是一副阳光明媚的模样。

    有人躺在草地上,叼着一根草杆看着书、有人与三五好友正手舞足蹈的描绘着什么、有人正在为情人弹奏乐曲,一切青春该有的模样都在这里了。

    宋北云看到这些后,往后退了一步,对无忧说道:“你去吧。”

    “啊?师兄……你不陪我去啊?”

    这时波斯猫笑道:“男人这东西最会装了,若是大人去了,那人定是正人君子,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无忧哦了一声,忐忐忑忑的就过去了。而她一走过去,立刻就有一个少年高兴的朝她而来。

    “咱们怎么说?”

    波斯猫看了一眼宋北云,沉默片刻,然后轻轻弯了一下膝盖:“失礼了。”

    说完她便很自然的挽住了宋北云的手,宋北云眉头一皱,往后退了一步:“这是干毛?”

    “大人,您知道您退的这一步有多伤人么?”波斯猫笑道:“当然是演戏。”

    “不用了哈。”宋北云抽出手来:“你一肚子坏水,万一又是利用我什么的,顶不住顶不住。天上不会掉馅饼,更不会掉下两个白馍馍。”

    他说完还瞄了一眼波斯猫的胸口,然后继续说道:“我可没自负到天底下是个女人见到我就心花怒放、小鹿乱撞,哪怕你说的演戏,那也太过于亲密了。我跟你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你肯定是心里头有事,要么就是想通过我完成什么目标要么就是哪个主人给你下了任务。”

    波斯猫愕然的看着宋北云,她是真的没想到这位大人物居然能这么絮叨……一点都不酷。

    她接触过不少大人物的,不管是长安监备匡玉生,还是之前长安刺史。他们都不太喜欢说话,眼神也很冰冷。但宋北云这人……话好多啊。

    因为之前还不是很熟悉,她真不知道宋北云是什么人,之前只是觉得他聪明且警惕,但今天却发现他的嘴真的好碎。

    “那好吧……我就说你是我朋友。”

    “不然呢?你打算说什么?说我是你相公还是情郎?到时候我再在公共场合一露面,人家一看说嘿,这不那波斯猫的男人嘛,原来他就是宋北云啊,原来宋北云跟波斯猫有一腿。”宋北云轻笑一声道:“那你的目的不就达成了么?你可以在整个长安横着走了,各级官员也都不再敢为难你,因为你是宋北云的女人嘛。然后你再一宣传一造势。得了,我连把你驱逐都不行了,因为那样我就变成了薄情寡性负心汉,为保名声驱情人。好算计哦。”

    波斯猫的表情都狰狞了,她惊愕的看着宋北云,因为连她都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剧情。

    “不行,咱们连朋友都不能是。”宋北云背着手往前走:“我只是被年轻人吸引而来的怪叔叔罢了,你去忙吧。”

    “啊……那……我……”波斯猫人傻了,她就没见过这样的人……

    宋北云就这样走了,临走前还告诫一下让她帮忙盯一下无忧。

    说真的,主要还是这波斯猫太吸引人注意了,她就相当于赵性身上的龙袍、宋北云的火枪和晏殊的折扇,拿在手上就具有了能让人记住的特点,还假扮情侣……这不是脑子有坑是什么?

    没过多久,发起人紫式部就来了,她仍是一副恬淡如水的模样,总给人一种高攀不起的错觉,再加上她可是朝廷亲封的公主帝姬,虽然名头搞笑了一些,但地位摆在那,所以虽然至今还是独身,但却没有谁敢轻易上前搭讪,大多都是一口一个先生的叫着。

    不过宋北云倒是没有太过于关注紫式部,他就坐在一棵树下盯着不远处正在跟无忧聊天的那个男子,那男人外表看上去倒还算是一表人才,穿着打扮也很得体,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少爷,至于学识什么的,他也没办法去考量,不过无忧只是单纯而不是傻,她是能分辨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个草包的,所以这个人肯定不是草包。

    那一个这样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年轻人,他到底是不是个人渣,这一点却还是有待考证的,而这个任务就会交给专业选手波斯猫来完成。

    “你回来了?”

    突然而来的声音让宋北云转过头去,看到紫式部正穿着一条春天的小裙子秀秀气气的站在他的旁边,一只手遮着阳,眯着眼睛看着宋北云。

    “少女怕日手遮阴。”

    紫式部咬紧了后槽牙,恶狠狠的说:“你还是没变。”

    “开个玩笑嘛。”宋北云慵懒的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浮云:“最近可好啊,来福帝姬。”

    紫式部转身就要走,而宋北云却喂了一声:“你那个小丫鬟呢?”

    “她身子不舒服,怎么?想她了?”

    “她比你可爱多了,我一想起紫式部这个名字,满脑子跳出来的都是那个鲜活的小姑娘。”宋北云倒也不客气:“怎么也不想着回家乡去看看?”

    “没意思,回去之后要遭父亲骂,还要被催婚。”

    “对哦,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一个了。”

    来福帝姬幽怨的看了宋北云一眼,但却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中透着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

    “对了,我问一下,那个少年是什么人?”

    “怎么了?看上了那个姑娘?你直接下令就好了,这长安还有谁能违抗你的命令?”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觉得你在吃醋啊?”

    “自以为是。”紫式部哼了一声:“那人是西北学界泰斗李卓的孙子,名叫李沁。怎么了?”

    “李卓?那个号称自己是李白之后的瘪三?”宋北云嗤笑起来:“有意思,沽名钓誉者的孙子,我对他影响分直接减到负。看来是要好好给无忧把把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