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后记

    “我是不是见过你?”

    宋北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虽然记忆已经模糊,但他依稀还是感觉面前的场景很模糊。

    就像……就像……哦,对对对,科幻片里的思维空间,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白色。

    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下雪的南京城,身边最后陪伴他的人也是最初陪伴他的人。

    他大概意识到自己是死了,毕竟像他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连这一点都想不到呢。

    差不多了,也该死了。九十五岁,九五之数,大吉。

    不过现在看来,他倒是好像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面前站着一个女人,很面熟但是完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皮肤很紧致,大概也就是十**岁的水嫩,身体也不再沉重了,就好像很多很多很多年前那样。

    “理论上我们是没见过,但也许你见过我。”那个女人背着手绕着他转了两圈:“在好多年前我出现在你梦里过,我让你一定要活下去。”

    “啊?”

    宋北云挠了挠头:“完全没印象了。”

    “那你总该记得你是个穿越者吧?”

    “这个我还记得,但也很模糊了。毕竟那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女人一指,身边一张椅子出现,她示意宋北云坐,而她自己也顺势坐下,屁股下头瞬间多了一张椅子。

    “谢谢你啊。”

    “谢我?”宋北云一脸迷茫:“为什么谢我?”

    “我是万神殿的工作人员,或者说……怎么解释呢,就大概是你们嘴里说的高维度生物吧,我以这么形态来见你,基本上只是为了让你更好理解我一点。”那个女人抿了抿嘴:“我的工作就是在无限多个世界里面进行调试和测试。而谢谢你,就是因为你让我赢了我的同事。”

    宋北云脑子还是迷糊的,他看向面前的人好奇的说道:“也就是说,我的穿越是你主导的?”

    “是啊,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幸运嘛,对吧,至少你经历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你跟你同事打赌的内容就是你们随便选穿越者然后看谁选的人活的时间长?”

    那女人笑得咯咯响:“当然不是,哪有那么简单。我们的赌博的内容是在随机在一个历史节点上投放一定数量的穿越者,然后看看究竟能不能改变历史。”

    “那不是废话呢,一定能改变啊。”

    “不一定。世界会自带排他性和纠错性,而且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历史都是被纠正过后的历史,这个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我换个简单的方式跟你说吧。”那女人打了个响指,宋北云发现周围的景色顿时变成了无尽的宇宙:“一个宇宙是近乎无限大的,而一个宇宙就代表一个世界。每个世界相互独立却又相互影响,如果只修改一个宇宙的进程会因为其他相似宇宙的干扰,世界会尽可能的修正到原来的轨道上,比如有王莽就会有陨石砸他,关键点不是陨石也不是王莽而是历史的轨迹进行的偏斜。”

    “停。”宋北云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也就是说,我是死了对吗?”

    “对,哈哈哈哈……”那个女人再次笑了起来,她看起来很爱笑:“我给你选择了一个最好的死法。”

    “我谢谢你哦。”宋北云不屑一笑:“赵性那王八蛋呢?他死了没有?”

    那女人打了个响指,然后指了指宋北云身后,他惊愕的发现赵性居然穿着一身笔挺的衣服,戴着眼镜在他宋北云的坟头献花、倒酒还他娘的抽烟。

    “他怎么还这么年轻!”

    “长生不老药是真的。”

    “我操!!!”宋北云激动的站了起来,然后给了自己一巴掌:“亏了!亏了呀!让这王八蛋在我坟头跳舞了。”

    “别激动。”那女人笑道:“我谢谢帮我赢了比赛,所以我可以满足你两个愿望,一个是选择另外一个世界带着记忆和我给你的奖励再活一次,还有一个是不再复活了,而是进入一个你所希望的乌托邦,那里有你想要的一切,你在那就是神。但同样有好有坏,一旦你选择了,就不能够重新选了。”

    宋北云眼眉低垂,他沉思良久:“我够了,不想再重活一次了,我要去我梦想的乌托邦。”

    “好!”那女人打了个响指:“你可以去了,那么我们有缘再见。”

    宋北云起身,回头,看到有一扇门在那里,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把手伸向了门把手。

    但伸到一半,他停顿了下来,回头看了那女人一眼:“你确定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世界。”

    “一个唯心主义的世界,一切都存在于你的希望之中。”

    宋北云再次深吸一口气,转动了门把手,走入了那看似无垠的黑暗。

    经过短暂的黑暗,他的眼前逐渐亮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大院的门前,那是他的家,在长安的家,熟悉的大门、熟悉的石狮子。

    “嗨,说的那么玄乎,不过就是让我重活一次。”

    他撇了撇嘴,推门而入。

    而就在推开门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人,他上一辈子的父亲和母亲正在院子中聊着天,看到他之后,母亲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红包:“再过两年你可就没红包了,就该你给我们发红包了。”

    这时门外的鞭炮声响起,宋北云茫然无措的接过红包,而父亲走过来拍了他的头一下:“进去吧,我跟你妈等会就进去,大家都等着你呢。”

    “大家?”

    宋北云近乎麻木的走进门廊,掀开帘子。第一眼就看到了七十五岁去世的左柔,她如今是十**岁的模样,穿着吊带裙趴在沙发上玩手机,听到有动静抬起头看了宋北云一眼:“我饿了……啥时候开饭啊。”

    宋北云的手开始哆嗦了起来,他咬紧牙关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往里头走了几步,正巧和端着饭菜出来的红姨迎面撞上了,红姨弹了他额头一下:“多大的人了,还冒冒失失的,等会就吃饭了,今天姨娘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笋蒸腊肉。”

    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他顺着门帘看过去,就看到赵性和玉生蹲在一台电视机前正在打游戏,赵性骂骂咧咧的,看起来输的很惨,但以他一贯又菜又爱玩的性格来看,估计玉生哥烦透了他。

    而在他们旁边的是坐在那指点江山的晏殊,晏殊一脸正经,脸上全是作为顶级高手的自信。

    他们三人看到宋北云在门口,赵性先喊了一句:“等会啊,等我干赢一把让你玩。他娘的老子还不信了!”

    宋北云轻轻的回了一句:“不急……”

    说着,他继续往里头探索,再看到的就是俏俏正在画画,而她的模特是一个抱着水缸的佛宝奴,佛宝奴看样子坐了很久有些不耐烦了,见到宋北云过来却是嚷嚷了起来:“你死哪去了?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

    “我……忘带了。”

    “别动别动,坐稳坐稳。”俏俏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百五十块钱递给宋北云:“妈让我去买点牛肉回来晚上包饺子,你等会去帮我买了吧。”

    宋北云接过钱,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揣进了自己口袋:“好……”

    “对了,赵玲找你有事,她在里头等你。”

    “知道了。”

    从长长的走廊过去,看到金铃儿正坐在屋中愁眉不展,听到有动静她抬起头看向宋北云,然后立刻委屈了起来:“我怀孕了……怎么办嘛,都怪你!让你做好措施,我才高三呢,这让我爸妈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宋北云一时语塞,刚要说话却被碧螺拽出了门,后院正中间正摆着一个巨大的烟花,碧螺手上拿着打火机,而看到女孩子模样的小鱼、巧云站在那不知所措,看到他来了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正当宋北云接过打火机要去点时,他突然被人从身后撞了一下,他回头看去却发现是同样一脸茫然的妙言。

    “操……”妙言骂了一声,伸手去捏住了宋北云的脸:“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刚才……看到我妈了,跟你说也没用……你只是我想象出来的人,唉……”

    “不是哦。”宋北云突然笑出了声音:“我们好像进入了一个大乱斗的时空。”

    妙言愣了很久,然后退后了一步,在身后几个女孩子惊愕的目光中拽着宋北云就冲到了安静的地方:“宋北云?真人?”

    “嗯。”宋北云点了点头,然后连说带比划把自己怎么到来的情况说了说:“你呢?你没有被选中?”

    “我没有啊,我就记得……我死了,六十五岁吧,挺早的。你当时陪着我的,然后再醒来就到这里了。”妙言上下打量宋北云:“你活了多久?”

    “九十五……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

    “你这个不公平唉!为什么你九十五我六十五,你能选我不能选!”

    宋北云突然抱住了妙言:“我觉得很好……”

    妙言也渐渐放松了身子:“再在这活一辈子吗?”

    “嗯……”宋北云想了想却没有直接回答:“不好吗?”

    “先说好,我不想再变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