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日月永在 煌煌华夏

第二百三十七章:大明党争(上)

    看到朱允炆拂袖而去,朱棣叹了口气站起身,冲着一大群吓得面色苍白的弟弟冷笑起来。

    “现在开心了?不是要自求贬为白身吗,怎么不吭了?”

    听到朱棣话语中的嘲讽,朱楧有心怼回去,但嘴唇颤抖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蹦出来。

    皇帝的气势,太吓人了。

    没人怀疑朱允炆是在恐吓他们,他们的这个侄子有这个魄力更有这份狠心,他完美的继承了太祖皇帝身上所有做皇帝的优点,甚至还要更甚之。

    “皇商的利益太大,太招眼。”

    朱植凑过来扶起一个又一个兄弟,嘴里还解释着。

    “你们以为那些百官能眼睁睁看着咱们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吗?他们一直盯着咱们呢,五军府他们也盯着呢,他们恨不得把全天下的权利、能攫取到财富和利益的渠道都攥在他们自己手里,所以一旦咱们犯了错,他们就会蹦出来让咱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次皇上为什么要定谋逆罪,就是不想遂了他们的心,不想让他们在接下来的日子天天盯着咱们,憋着心眼抓咱们的小辫子,所以各位兄弟还是回府多想想怎么擦干净自己屁股上的屎,那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党争无处不在,任何一件事都可能成为党同伐异的导火索,就如朱允炆所说那般,这群亲王好日子过久了,脑子里全是鱼肉糟糠。

    这一次栽了朱橞和朱桂,下一次栽的可能就是朱植、朱椿,再然后呢?

    朱棣、朱桢!

    文官集团可能会为了夺取权利自相残杀,但当有外来的阶级从他们手里分润权利的时候,他们就会团结的一致对外!

    让朱高炽做吏部尚书,就是朱允炆这个皇帝亲手点燃的党争导火索!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这群宗亲还能跟傻子一般,一头扎进乾清宫来。

    “再过几天就是大朝会了,届时,孤不会放过那些玩意的。”

    朱棣保证道:“皇上到底是咱们一家人,咱们真正的敌人,是那群看似文文弱弱的白面书生,他们才是真正盼着咱们死的人!”

    本来宗亲集团眼下出了那么大的事,现在最要紧的应该是收敛,可这群人实在是太愚蠢了。

    宗亲的风光是哪里来的?不就是因为他们是皇帝的亲戚才有资格被称为宗亲吗?

    这些人也不用脑子想一想,怎么样才能被动的局面给扭转过来,反而要和皇帝对着干,这不是摆明了更加增加皇帝的反感,更着了那群衣冠禽兽的道,如此百害而无一利的事,举凡有点脑子都不会做的事,偏生这些兄弟一个比一个头铁。

    这里面的弯弯绕朱允炆能看到,但是他没法说,朱棣能看懂所以他想劝,结果发现这些兄弟没有一个听进耳朵里的。

    他们的眼里只有朱橞、朱桂的生死,却没有看到他们已经走到了悬崖边,而身后就是一群以杨士奇为首的文官集团,正虎视眈眈的准备将他们一脚踹下悬崖呢。

    万丈高台,一脚蹬空。

    “咱们皇上对贪腐那是一丁点容忍都没有的。”

    杨士奇在自己的府邸悠哉的撒着鱼食,看着一汪清水下,那些鱼争先恐后的抢食。

    “有多少的胃口就吃多少食,你看这群畜生,能抢到食物的只有那区区几只,最后的结果就是这群吃到的被活活撑死,而那些抢不到的活活饿死,这就是不均的最终结果。

    历朝历代皆毁于此,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一个国家出现这种现象的时候,那就是极为不详的征兆。

    宗亲们一年几十万两的分润,还敢伸手去赚国难财,结果撑死了。而国家的利益一旦受损,最终受罪的还是百姓,届时百姓就要起义,要造反,国就完了。

    咱们皇帝的智慧能够看到一件微不足道的所谓小事带来的一百年后、两百年后,所以咱们做臣子的就要学习到皇上的智慧,咱们只有学习到、领会到了,才能保证咱们将来不会犯错,能在思想高度上同皇上达到一致。”

    胡嗣宗就老老实实的站着,闻言便唯唯诺诺的点头。

    “陛下这次定了朱橞、朱桂两人谋逆的罪,这是在警告咱们。”

    从鱼塘回到书房,胡嗣宗便忙着给杨士奇斟茶,听后者指点道。

    “咱们都知道两人没有谋逆的胆子,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但是皇帝说他二人是谋逆,那他俩就是谋逆,是要写进史书,通传天下的。

    同样的道理,将来皇上说你我二人,通敌卖国背叛祖宗民族,那咱俩就是汉奸,跟已经毁灭掉的孔家一样的臭。

    这是专属当今皇上的权利,口含天宪,言出法随。

    所以此间事毕,你们最好老实一段时间,因为后面,朱棣、徐辉祖他们不会放过你们的。”

    杨士奇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因为他不贪!

    这天底下没有任何人,哪怕是朱棣亲王之尊也扳不倒他。

    他是朱允炆的铁杆忠臣,是大明这艘正迎风破浪、昂然前行巨舰的舵手。

    他手里没兵,这辈子杨士奇也不会脑子抽风去碰兵权,加上清廉如水,看不上黄白之物。

    无欲则刚,谁有资格对付他这个内阁首辅?

    郁新斗不过他,解缙、严震直也斗不过他,朱棣拿什么对付他!

    “阁老教诲,门下谨记于心。”

    “你是通政司左通政,锦绣前程近在眼前,你要懂得揣摩上意,那便可以很容易的步履青云。”

    对于自己的这个同乡,也是最早向自己靠拢的党羽,杨士奇还是很愿意手把手来教的。

    “报业总局攥在你的手里,天下人的思想走向就攥在你的手里,你只有领会到皇上的思想,才能引导天下的思想,才能够得到肯定。

    报业总局是你的王牌,也是你的催命符,一旦有朝一日行差步错,他日之孔希范便是你胡嗣宗前车之鉴。”

    一番话说得胡嗣宗汗流浃背,不住维诺附和。

    “行了,你回府吧。”

    杨士奇端茶送客,胡嗣宗便忙起身告辞,转身之际,耳畔又响起杨士奇的声音。

    “过几日便是大朝会,届时奉天殿上必然打成一团,安心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