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日月永在 煌煌华夏

第四百八十五章:在泉州(二)

    泉州招待处所谓的‘泉708’房间内,朱文圻属实是被惊吓到了。

    换谁一关上房门,转头就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这小心脏也受不了啊。

    姑娘应该是在熟睡,薄纱的丝被盖在身上也遮盖的不多,随着美人的翻身,一片又一片雪白的春光就洒落出来,尤其是那随着翻身而晃动的波澜壮阔,更是让朱文圻这个小年轻一阵鼻腔发烫。

    侧首探鼻,猩红的血液就沾到了手指之上。

    心里暗骂自己一句不争气后,朱文圻就转头走出居卧,坐进了外厅。

    当体内翻腾的气血逐渐压下来之后,朱文圻再回头去看的时候,眼神里已是波澜不惊,甚至有些冷漠。

    “呵。”

    嘴里呵出一口轻蔑,朱文圻倒也并没有离开这里,出到外面自证清白,他也没有这个必要。

    心里也是知道,那些自己曾经听人说过的、在春宫图上看到过的、做梦时臆想过的香艳,只要自己现在往床榻上一躺,那么就一定会发生。

    不过泉州的这个伎俩实在是有些太不上台面了。

    诚然,送美色这种事并不触犯大明律,收受贿赂的条款中还没有性贿赂,官员嫖宿青楼女子除了会影响风评以及官声,并不会遭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处罚,所以泉州当地给朱文圻安排的这个所谓见面礼,并不一定就是想要拉朱文圻下水,这更多的只是一种试探。

    泉州到底什么样子,朱文圻现在看的还不真切,但居卧里那个美人,却让他的心里警醒了不少。

    “泉州对有权有势的人来说是天堂,但对于无权无势的人来说,并不友好。”

    脑海里,朱文圻想起了自己舅舅当年从泉州回南京时给自己介绍过关于泉州的一些言语片段。

    花花世界迷人眼,泉州一定存在腐败,但这种腐败到底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地步,外人是无从得知的,即使泉州城内锦衣卫和西厂的密探数量位居全国之首,但又一定能够侦查的完全,可以窥得见全貌吗。

    想必也是不尽然的。

    作为新到任的商贸司司正,朱文圻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熟悉工作,倒是先迎来了这么一项考验。

    睡了这个女人,大家就是朋友,刚正不阿的话,就别怪大家伙排外了。

    朱文圻一直在外面坐了能有半个时辰,居卧里的女人醒了,她走出卧室,也是一眼就看到了正襟危坐的前者,整个人就欺了上去,从后面保住了朱文圻。

    奇香扑鼻,温暖在背。

    这种感觉还是朱文圻长那么大第一次感受到,便不免有些如坐针毡,赶忙挣开,转头指着女人道:“老实回屋待着不要乱来。”

    “官人。”

    女人一嘴的拗口汉语,但声线却很是妩媚,尤其是随着她扭摆起腰胯,本就衣着寸缕的身上哪里盖得住胸前资本,可谓是极尽了勾引之能事。

    朱文圻当场就要发怒,赶巧了这个时候门响了。

    门外,下人的声音传进来:“朱司正忙完了没有?府尊大人要到了,马大人他们都去一楼迎候了。”

    这话说的朱文圻好悬一口血喷出来,什么叫忙完了没有,压根就没开工。

    恶狠狠的剜了这女人一眼,朱文圻大踏步的走到房门处,一把拉开。

    小厮还惦记着往里瞄两眼,就被朱文圻推开。

    “想看就进去慢慢看。”

    一句话吓得小厮连道不敢,低着脑袋赶紧把房门带上,跟随在朱文圻身后进了升降梯。

    铃声后便是齿轮咬合转动的声音,再打开,已是到了一楼的大厅。

    马启亮等人正聊得火热,听得动静转头看见朱文圻出来,脸上都或多或少浮现起些许暧昧的笑意。

    “朱司正精神不错啊。”

    等朱文圻走到近前,马启亮还小声问了一句:“可还得朱司正的满意?”

    朱文圻微微一笑,答非所问:“劳同知费心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马启亮的眼神可就飘忽了不少。

    眼见朱文圻也不愿意说,马启亮也懒得继续问下去,态度上也生疏了不少,整理下自己的官袍,站直了身板:“陈府尊就要到了。”

    也没让朱文圻等太久,马启亮口中的陈府尊就在众人的迎候中,姗姗来迟。

    一个三十多岁,正直盛年的男人。

    看着这个从车辂上下来,昂首挺胸迈步由外走进来的陈府尊,朱文圻的脑海里还是掠过来之前,他在吏部查阅到的关于这陈府尊的档案资料。

    陈府尊全名陈天正,是地地道道的泉州本地人,而他的升迁履历堪称励志。

    建文二年科举落第后便在泉州当地县衙做胥吏,后来赶上各省开省考录官,陈天正就成了第一批由胥吏转任的公员。

    此后青云直上,十余年间从一个基层公员一路做到泉州同知,上一任泉州知府李清泉因为腐败被抓走砍头后,这位陈天正就成了新任知府。

    他的吏察,连续四年评优!

    无贪腐、无枉法,品德端正,亦无恶嗜。

    朱文圻很难把这份档案上记载的陈天正和他刚刚才经历过的,感知到的泉州联系在一起。

    就这么一个六根清净的官员,他治下的泉州府,到底隐藏多少见不得光的肮脏?

    “见过府尊。”

    齐刷刷的见礼声,随着陈天正的官靴踏进明亮的大厅时响彻穹顶。

    陈天正面上带着笑,连连摆手:“诸位同僚切莫客气,元芝啊,哪位是新到的朱美坤朱司正?”

    这话显然就是废话了,一屋子里哪张是生面孔,只要陈天正不是眼瞎,怎么可能看不见。朱文圻心头冷笑,当下便走出来见礼:“下官见过府尊。”

    “不要多礼,不要多礼。”

    陈天正很是热情,两步就走上前去托起朱文圻的双臂,然后便握住后者的双手一阵唏嘘:“泉州商贸司司正的位置空缺日久,泉州上下都在盼着能有一位懂经济、搞发展的大能人能来担纲,苦等至今,总算是盼着朝廷调来了,朱司正看起来如此年轻,想必一定是一位就见地且锐意进取的干吏,本官代表泉州上下是欢迎至极啊。”

    朱文圻陪着笑了几声,嘴里不住的谦逊:“府尊太过夸誉了,下官年轻,将来的工作还是要靠府尊多多训示才是。”

    两人都是面上一团和气的很,到底算是把这彼此的面子都给的充分,随后自然是移步宴会,接风洗尘的俗礼流程。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谁,都很有默契的闭口不谈其他不相干的事情,就比如朱文圻房里的那个女人。

    那女人到底是哪里来的?是有谁安排还是那个女人自己跑进去的?

    这件事没人想要弄清楚,起码在当日,也没有弄清楚的必要。

    朱文圻的全部精力,都放在这顿看似和谐欢快的接风宴上,应付着每一句暗藏机锋的言语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