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兴汉室 武陵年少时

第二百章 羽书相銜

    “庙堂之上焦心劳思,忘寝废食以忧之。”【进五规状·远谋】

    建安十五年,夏。

    一早醒来,晴空艳阳,右将军徐晃的心情并不是特别舒畅。

    朝廷一声令下,从凉州出发的一万五千步骑和两万余羽林、虎贲整个南军, 联合度辽将军孙策、虎威将军盖顺统属的两万并州边营兵,近六万大军云集云中、五原、雁门等地。

    大战一触即发,几乎所有人都将此视为继窦宪、卫青北伐匈奴之后的又一场大战,整个北方的军将校尉都摩拳擦掌,渴望建功立业,征北将军张辽也跃跃欲试,不甘人后, 上疏想在幽州出兵策应并州的行动。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张辽是想在徐晃与扶罗韩开打的时候, 伺机与轲比能决战。

    徐晃的忧心也正在于此,其实他不介意张辽将他视为对手,也不介意与张辽竞争,毕竟张辽与他互相制衡,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件好事。

    他忧心的是,对于这场大战,朝廷是没有做好充足心理准备的。

    出发之前,皇帝特意召见过他。

    “此战关乎朝廷百年太平之基,万不可轻慢。公明,出征之前,我有几句话要嘱咐你。”皇帝将箭搭在弓弦上,在拉开之前徐徐说道:“麋竺虽没有直言,但我也知道如今各地太仓的情况,支持一场大战已是勉强, 他这个大司农既要统筹平准、均输, 又要敦促太仓、劝农, 着实不好做。所以此战务求一击必胜, 见好就收, 民力恢复不易,汝其勉之。”

    “臣明白。”徐晃低着头,抱拳说道:“只是朝廷此时声势既张,大军云集,粮草调动无数,倘若……”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皇帝缓缓拉开弓箭,面部鼓起一块肌肉:“完好接回公主、汉使,这样的声势也做的,只有不惜倾国大战的决心,才能先从气势上震住那些宵小。”

    徐晃点了点头,此次的战略目标已经明晰了,朝廷顾惜国力民力,不想现在就开启大战,但若真要是打了,朝廷也不惧,如果能在避免大战的前提下成功打击扶罗韩、迎回公主等人, 自然是最好不过。只是不是所有人都像徐晃这样沉稳有度,有大局的眼光,这次征讨鲜卑已有许多人将其比拟为孝武皇帝出征匈奴的盛事, 封狼居胥、勒石燕然,彪炳史册的功勋足以淹没掉所有人的理智,身为主帅的徐晃不光要面临着如何对阵鲜卑,更要考虑的是如何制服立功心切的众将。

    尤其是

    “张辽求功心切,这些事他未必有你看得清楚,即便清楚,也未必能……幽州方面虽以他为主将,但你还是要多压一压他。”皇帝勾指一伸,箭矢便飞射而去。

    徐晃目力极好,虽然那箭矢没有射中靶心,但也不远,不等侍者高唱,他便称赞起来。

    “严密如你,也要说这些话哄我高兴么?需知,你在北地立下大功,才是我最大的乐事!”皇帝笑了下,没有将这一箭放在心上,转头勉励几句,又说:“刚才的话,可都要记住了。”

    “此行塞外,臣定不辱命。”

    要说为什么让徐晃去打压张辽的求战之心,一半是皇帝不便出面的缘故,另一半则是徐晃与张辽之间的关系不能够太融洽。

    此间道理不能让外人知,于是回过神来的徐晃传来了主簿黄权,听到孙策、盖顺等人的动向后,他吩咐道:“不用让孙策他们过来参见了,这第一战,让护鲜卑中郎将周瑜做先锋,先联络步度根,再邀击扶罗韩。其余诸军齐聚云中,等候军令,我不日即到。”

    孙策与盖顺争先的事已经传到朝廷了,作为主帅的徐晃若是把握不好分寸,很容易造成将领失和,影响战局。周瑜是孙策的好友,又是盖顺的部下,选他做先锋,对谁都有交代,算得上是不偏不倚,一举两得。

    黄权应诺下去,不一会就有徐晃从扬州征辟的掾吏步骘奉上文书,徐晃点了点头,军令很快便形成并发布出去。

    “另外,还有一文书,需劳公衡亲自为我执笔。”徐晃驱散众人,单独对黄权说道:“命张辽严肃军阵,上谷、代郡尚有乌桓无臣氐等未附朝廷,据绣衣使者密陈,代郡大吏郝温、郭端等人与乌丸、鲜卑多有勾结,他要想出塞,先将彼等慑服,再来请战。”

    黄权听出了徐晃不欲让张辽出兵塞外的意思,他忙道:“此次讨伐鲜卑,天下莫不鼓舞期盼,将张辽置之事外,恐怕不妥吧?”

    “我没有不让他出战,只是上谷、代郡在幽州、并州之间,倘若他出兵后,此地乌丸、鲜卑叛乱,近可胁我侧翼,远可断张辽退路、扰乱幽冀,是该如何?我不得不做这样的考虑。”徐晃淡淡的说道,这样的想法确实符合他谨慎的性格,就连长期跟在身边的黄权一时也没听出什么不对来。

    “原来如此。”黄权点头称是,又担心道:“就怕张辽不愿错过这次机会,对君侯有微词。”

    “我不怕他不愿,就怕他不肯啊。”徐晃说道,看向黄权:“我有意请足下,或是徐宝坚为我去一趟幽州,亲自向张文远说明利害,以大局为重,暂缓出兵。而后便留在幽州,在安定上谷、代郡后,配合我军行事。”

    黄权想不到徐晃竟然会将手伸到张辽军中,干涉对方的行动,饶是他知道张辽与徐晃两人竞争多于合作,但也不至于如此:“这岂不是形同监军?会不会太过?张辽到底是征北将军,朝廷既无明诏,君侯这样做不单会触怒张辽,更会遭人指责,还请君侯三思。”

    “你说的也有道理,是我太操切了。”徐晃认真考虑了一下,他不便跟黄权坦露自己的心思,思来想去,只好问道:“若非如此,我担心他不理解我的苦心啊。”

    黄权想了一想,进言道:“上谷太守贾逵,听说精达事机,颇有智计,不如将此事交付给他?”

    “他做得到么?”徐晃心知这也只是权宜之计,但一时也没有好办法可想:“何况,他未必会听我的话。”

    黄权说道:“君侯与他俱是出自河东,乡谊匪浅,何况此事也是为了他郡中安定,贾逵不会不作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