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云中殿

第166章 大威天龙,苦多佛子

    沈天心里升起这个念头,不是没有道理的。

    毕竟严格说起来,沈天自穿越而来也就抢过两次机缘。

    一次是抢夺了秦高的《向日魔典》,结果秦高立马就被吊起来打。

    第二次是刚刚抢夺了方常的机缘,那由噬仙藤体内分泌出来的银白色液体。

    结果方常立马走火入魔,甚至听说连金丹都裂开,眼看要不行了。

    两次抢夺大气运者机缘,两次对方都立马遇到倒霉事。

    这太过巧合,容不得沈天不往自己身上想。

    说实话十三皇子虽然博览群书,但终究只是普通书籍。

    如噬仙藤凝聚出来的这些银白色液体,沈天是真的没有任何了解。

    本来还想着找到这些液体后,带回来悄悄咪咪地往方常屋里放点,蹭气运。

    现在倒好,方常倒下了,大半天时间都在白莲峰的ICU重症病房。

    神霄圣主、碧莲长老和白莲长老等人,一起运功护着。

    然而纵使如此,以及迟迟没有听到好消息。

    有一说一,沈天有点替方常担心。

    当然,纯粹是因为师兄弟情深,绝不是担心以后没他的机缘蹭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去白莲峰看看吧!毕竟是同门师兄弟。

    再不济,本圣子也得去见方常师兄最后一面啊!

    沈天叹了口气,驾驭飞剑朝白莲峰飞去。

    此时白莲峰已经人山人海,不过都在金顶外围。

    而金顶是真传弟子才有资格进入的,其上只有寥寥数人。

    李云风、秦云迪、张云曦和张云霆赫然都在其中,而且还有赵昊。

    当然,赵昊来这里不是因为关心方常,纯粹是觉得自己刚来圣地得合群些。

    沈天按下枪头,稳稳落在白莲峰上:“方常师兄,现在怎么样了?”

    李云风满脸悲恸之色:“哎,哎,哎,师兄你终于来了。”

    “方常师兄真是太惨了,他不忿命运的嘲弄……”

    沈天黑着脸无视李云风,压根不信这货。

    他望向秦云迪:“云迪师弟,你是个老实人,你告诉我。”

    李云风一滞,脸顿时黑了,他感觉自己神霄百晓生的地位受到蔑视和威胁。

    要换做别人,李云风一定让他好看!

    不过眼前站着的是沈天,虐过大师兄的男人。

    李云风觉得还是别得罪他比较好,毕竟这老兄惹不起。

    而且李云风心里总有直觉,自己要是惹沈天的话,可能会被揍。

    秦云迪听到沈天问话,连忙回答:“圣主和碧莲师伯已经进去一个时辰。”

    “这一个时辰里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想必是还没治好大师兄。”

    一旁的张云霆也道:“哎,大师兄他实在是太执着了!”

    “他自尊心极强,不愿修炼师弟给的禁经,强行冲击金丹九转。”

    “结果在冲击金丹九转的过程中一时急于求成,走火入魔受了大道之伤。”

    说到这里,张云霆重重地叹了口气。

    可以看出张云霆与方常,是真正的兄弟情深。

    沈天也无奈,他虽然以前走火入魔比较多,很有经验。

    但他走火入魔只是灵气走岔,丹田轻伤而已,远不如方常伤重。

    要知道炼气境根本算不上真正的修仙,筑基期也只是铸就仙道根基而已。

    只有从道基中孕育出本源金丹,在金丹上铭刻出天道法则神纹,才算是真正修仙。

    而金丹对于修士重要性不言而喻,那是完全堪比心脏、脑袋的重要核心。

    方常金丹裂开,伤势完全不亚于凡人心脏破裂,甚至会更危险!

    沈天就算有心帮忙,但他也不是神仙,哪知道怎么办?

    ……

    就在这时,一道道佛光照耀在白莲峰上。

    那是金色的佛光,将半边天空映照得熠熠生辉。

    在佛光映照中,隐隐可以看到八百罗汉、大威天龙横亘。

    虚空中响起道道梵音,似乎有一尊佛陀在端坐念经,要度化世人。

    又有一阵阵的木鱼声如浪潮般用来,蕴含着普度众生之佛韵,极为玄妙。

    天地间不知何时,忽然多出一位年轻的白衣僧人,他盘膝而坐着。

    在他身后隐隐可以看到庞大的菩提神树异象,无比庄重。

    当轻风略过异象,每片树叶都在摇曳洒下佛光。

    当这僧人出现,似乎一切烦恼都在消散。

    这位年轻的僧人太过不凡,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张云曦对沈天介绍道:“这位是大师兄的挚友苦多佛子。”

    “他乃雷音圣地的当代佛子,也是雷音圣地这一代中的最强传人。”

    “雷音佛主传授他《大雷音经》和《大智慧菩提秒善经》,乃无上佛法。”

    “不过苦多佛子不喜欢枯坐诵佛,反而热衷于行走天下降妖伏魔。”

    “他的《大威天龙无上降魔经》威力极大,可横行同辈。”

    “在东荒金丹榜他排名第二,还在大师兄之上。”

    张云曦的介绍很简单,但是却非常直观。

    总的来说,沈天知道眼前这位佛子,相当豪横。

    毕竟整个东荒的金丹期修士如过江之鲤,何止千千万万?

    能在这么多的金丹期修士中排名第二,这位佛子的实力可想而知。

    沈天问道:“师姐,你不是说他主修的是大威天龙经吗?那他背后异象?”

    张云曦无奈地望着苦多佛子,道:“这异象,师弟很快就知道了。”

    却见苦多佛子虚空盘坐,缓缓降落白莲峰上,翩然出尘。

    他的气度不凡,宛如一朵浊世莲花,端得清秀。

    却见苦多佛子拈花一笑,轻轻叩动念珠。

    顿时那漫天的佛影异象消散,宛如从未出现过。

    白衣佛子喘了口气,似乎被憋得很难受:“阿弥个陀佛。”

    “憋死贫僧惹,被师尊罚着面壁抄佛经,差点把贫僧手抄秃噜皮!”

    “幸好这次方常兄弟走火入魔,让贫僧找到借口出来,方兄大义!”

    “云曦老妹,半年没见你又变强了,待会咱们切磋切磋?”

    “咦,这兄弟有些面生,容貌竟不在贫僧之下。”

    “不知如何称呼,可愿与贫僧切磋切磋?”

    看着仿佛一瞬间从得道高僧变成花和尚的苦多佛子,沈天懵了。

    他呆呆地看着苦多佛子手上的念珠:“刚刚那异象?”

    苦多佛子咧嘴:“那是贫僧师尊炼制的佛器。”

    “幻觉,那些都是幻觉,莫要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