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梦回大明春 王梓钧

【天有二日,乱之始也】

    大明资产阶级是不可能革命的,这辈子不可能革命,下辈子也不会选择革命。

    历史上,英国爆发资产阶级革命,直接原因就一个:国王妨碍贵族和商人赚钱了!

    而如今的大明又是什么情况呢?

    官商沆瀣一气,对上蛀空国家,对下盘剥黎民。朝廷颁布的一系列政策,全都是有利于商人的,那资产阶级还革命个蛋啊。自己革自己的命吗?

    并且,大明政体高度集权,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哪是当时人口稀缺,国土狭窄,封建贵族势大的英国能比?就算想革命也不可能成功!

    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说起来似乎很高大上。

    无非是想让国王听话,资产阶级获得更多利益而已。其带来的后果之一,便是圈地运动加剧,当时国王不太支持圈地运动,因为他还想从农民身上收租,毕竟盘剥农民比压榨商人更容易。

    但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成功之后,圈地运动就敞开了来。农民的日子,反而比以前更难过……

    这种事情如果放在大明,嘿嘿,资产阶级绝对兜不住。因为农民实在太多了,动辄给你搞几十万的流寇作乱,资产阶级哪有能力去镇压?

    就像大明的海外殖民地一样,其性质也跟欧洲殖民地不同。

    美国独立的时候,美洲移民才多少?英国随便派万把人过去,就能把殖民地按得死死的,若非法国背后捅刀,美国根本不可能独立成功。

    就像华盛顿当总统之后,宾州因为加税而出现农民暴动。

    华盛顿动用国家军队,根本无法镇压,最后只能组建民团,终于把农民起义摆平。你猜镇压了多少农民,足足逮捕……150个!

    这完全就是两种发展形态。

    大明的殷洲移民,喜欢精耕细作,殖民地的人口密度很大。就连种植剑麻等经济作物,汉人移民都舍不得浪费土地,喜欢套种一些粮食或蔬菜。

    英国的美洲移民,喜欢搞大农场,农场主还喜欢养奴隶,一个奴隶要耕作100多亩地。纯属广种薄收。

    就拿盛州陈氏来说,不管他火枪有多少,反正随时可拉起十万大军,远隔重洋且地形复杂,大明朝廷该怎么镇压才好?

    大明的资产阶级发展路线,跟西欧各国完全不同。

    硬要比较的话,有些类似十月革命之前的沙俄:农业人口占全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工业产值比重还不如当时的沙俄,工业主要集中在少数大城市。

    大明最可怕的是什么?

    有两点。

    第一,开国三百多年,土地兼并严重到极点,既得利益阶层垄断政治、土地和话语权。请联系2008年之后的美国。

    第二,没有外部压力,没有强大的竞争对手,天竺和吕宋此时都是小弟。这跟欧洲的激烈竞争不一样,不变革、不发展就得死,大明在舒适环境之下,科技和思想都进步很慢。

    至于什么三权分立、自由民主思想,在传统中国是不可能成为主流的。

    中国的传统政体,或许会使用三权分立,但只是使用而已,不可能作为执政思想。中国古代执政思想,可以参考《黄帝内经》,心是皇帝,肺是宰相,三权分立是其他器官的小事情。

    自由?都自由了,宗法怎么维系?

    民主?民主发展到极限,就是民粹,少数绑架多数,国家怎么达成共识?

    至少在民主方面,王元珍就感觉不靠谱。

    他辞官归乡之后,又受朋友邀请,去协助打理乌托邦。那是大同社一些成员,集资搞出来的实验作品,通过购买、置换土地,控制几个村的地盘,然后按他们的理想模式来治理。

    其中就包含类似民主的内容,实行起来简直一团糟,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利益,最后乌托邦宣布解散,王元珍还因此跟好友闹翻。

    君主立宪?

    总统换届?

    抱歉,这两个东西,是违反基本人性的。除非在某些国家成功,并且这些国家还发展强大,否则别想进行大范围推广。

    君主立宪只适用于小国,海外殖民地盘不算。

    总统换届,纯属历史偶然,并随着美国的强大而对外输出。

    美国独立战争,起因是一帮工厂主、农场主和走私犯,想要获得更多利益而爆发。打仗都找不到合适指挥官,于是军事天才华盛顿被赶鸭子上架。华盛顿的军事天赋,都点在逃跑成功率和幸运值上了,他的主要作战经验是欺负印第安人。

    在法国的帮助下,美国获得独立,然后情况非常尴尬。

    独立后的美国,没有收税系统,根本养不起军队。军事统帅华盛顿,不想再揽烂摊子,又因为自家的4万多亩地歉收,赶紧跑回老家去打理种植园。

    接下来,南北两派争执不休。

    北边一群资本家,想要建立大政府,多收税来偿还独立战争的债务。南方一群农场主,想要建立小政府,反正就是不愿交税,各理自家的一亩三分地。

    双方打出了狗脑子,突然想起华盛顿,于是就请华盛顿回来主持大局。

    华盛顿主持个屁的大局,全国每年税收只有1000英镑,连军队都养不起,一度只能将军队解散。这破军队也扯淡,几百农民起义都搞不定,还得华盛顿临时征召民团去镇压。南北双方还在继续吵,华盛顿的两个助手,整个各自代表南北利益,华盛顿的脑子都被他们吵炸了。

    一个弄不到好处的总统,还他娘的当来作甚?

    而且华盛顿牙病疼得厉害,嘴里掉得只剩下一颗牙,连总统就职演说都不愿多话,更不想跟两个助手理论什么。华盛顿家里的几万亩地,由于缺少管理也入不敷出,干脆不当总统,回家做农场主算了。

    这就是华盛顿只做了八年总统的原因,并且由此成为惯例,纯属各种因素撞到一起的历史巧合。

    至于美国宪法明文规定,总统只能做两届,那是罗斯福死掉以后的事情。在1951年以前,美国总统原则上可以无限连任,只当两届仅仅是潜规则而已。

    如果可以为自己带来巨大利益,而不是无穷无尽的麻烦,你看华盛顿会不会总统做到死?

    ……

    平宁七年,山东棉农起义,朝廷无力镇压。

    拥有400万亩土地的山东黄氏,即给王渊供应棉花的黄崇德后人,自家出钱开办团练,渐渐成为山东之主。

    但有意思的是,山东黄氏无心自立,更想延续大明继续做生意。

    毕竟对于世家望族来说,他们有的是富贵,而且历代做官也不缺权势,为啥要干造反这种高危险行业?

    这就是大明的资产阶级,完全没有革命的欲望,只愿永生永世的维持现状。

    黄宗德因平乱有功,又兼朝中有人,被授予山东总兵。

    朝廷调派黄家军队,前往辽宁镇压叛乱武将。黄宗德麻溜就去了,而且打得还很卖力,养寇自重的东北武将很不高兴,联合叛乱将领反戈一击,黄家军大败而回。

    平宁八年,贵州苗民起义,王猛的后人兴办团练。因平乱有功,且朝中有人,被提拔为贵州总兵。

    是的,王家朝中有人!

    驸马都尉王素,因改进炼钢技术设备,被朱载堻封为遵化侯,世袭罔替。

    王澈的后代,目前有一人为工部左侍郎,还有一人为右佥都御史。

    王骐的后代,目前有一人为吏部郎中,有一人为太常寺卿,还有一人为福建左参政。

    都是些不孝子孙,不思祖宗功德,已经演变为国家蛀虫忠臣良将,在这个世道根本没法上位,就算进了中枢也是坐冷板凳。

    当初王渊在京畿费劲力气清田,而今王渊的子孙,却成为京畿的大地主!

    平宁九年,四川出现三大团练势力,其中一个是黄峨娘家后代的女婿。四川的民乱虽然平息,三大团练却互相争斗,围绕产盐地富顺打得头破血流。

    同年,陕西被农民军搞得十室九空,开始数万数万的涌进山西。

    晋商这次没有卖国,而是成为大明的积极保护者。

    山西毛纺商人,害怕工厂被义军霸占,纷纷招募乡勇搞团练,跟数量众多的农民军打得有来有回。但是,山西农民被陕西义军传染,纷纷响应起义,因为他们的日子也过不下去了。

    平宁十年,漠北蒙古趁虚而入,骑兵数万进攻河套、集宁,被两镇边军打得抱头鼠窜。

    但是,宁夏、河套、集宁三大边镇,由于长期拖欠粮饷,又兼粮食连年歉收,他们在赶跑蒙古人之后,居然开始大规模兵变。至于起因嘛,朝廷封赏不公,而且将士们看不到赏银。

    大明三大边镇,竟然模仿蒙古人,一起联手跑到山西劫掠,他们再不抢粮就得饿死!

    山西商人团练都快疯了,既要跟陕西农民军打仗,还得跟山西农民军打仗,现在又要应付三大边镇的正规军。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毛纺原料来自边镇,现在工厂都搞得没法开工了。

    于是乎,诡异现象发生。

    山西商人团练大规模解散,山西商人代替朝廷,给三镇官兵发放粮饷,然后让三镇官兵去打农民军。

    各路农民军惨败,被迫流窜到河南,搞得河南农民也一起造反。

    裹挟情况自然是有,但河南农民自发起义的也多,因为朝廷已经二十年不修堤坝,去年黄河刚刚泛滥过一次,河南老百姓的日子也艰难啊。

    农民军把河南搞得一团糟,终究无法攻破开封,转而流窜向北直隶和山东,各自被勤王军队和山东团练击败。

    千疮百孔的大明江山,似乎又安定下来。

    平宁十一年,山西毛纺商不再给边镇提供军饷,边镇武将也不愿自己掏钱买粮食。

    河套兵变,总兵被杀,朝廷急调集宁、宁夏边军镇压。

    宁夏边军,走半路就自行兵变了,选择与河套叛军合流。集宁总兵赶到河套,畏惧不前,竟被河套、集宁叛军拥立为主帅,要他带着大军进京武装讨薪。

    集宁总兵佯装同意,走到山西时,诱杀叛军首领十余人。叛军哄然而散,也不敢再回边镇,在山西各处占山为王。

    平宁十二年,交趾阮氏起兵自立,杀死交趾左右布政使,建国“大越”。复又进攻广西,广西士绅商贾,被迫组建团练,以应对交趾军队的入侵。

    同年,江西爆发民乱,农民军席卷整个赣南地区,江西团练军队只能勉强抵抗。

    平宁十五年,终于完成统一的日本,突然出兵朝鲜。

    在朝鲜占有巨大利益的大明海商们,用武装商船组建海军团练,把日本舰队打得落花流水。登陆朝鲜的日本陆军,要么战死,要么被俘。

    平宁十六年,皇帝驾崩,万幸又没做末代君主。

    泰昌皇帝继位,取“国泰民昌”之意。

    泰昌元年,西元1713年,大明已开国345年。

    天下有识之士,皆呼吁改革弊政,要求提高商税,降低田赋,取消加派。然而,商税还在降低,因为满朝皆为商贾代言人。

    沿海省份,工商业发达,大量失地农民涌进城市和工厂。即便出现民乱,也被商贾强大的私人军队打败,天灾太严重就往殷洲移民,反正不让百姓在沿海乱起来。

    沿海各省,歌舞升平,一派盛世图景。

    王元珍已在湖广团练十年,占领宜章、桂阳、蓝山、宁远、江华、永明、道州、梆州、永兴,都是湖广的一些偏远州县,向南直接跟广东、广西接壤,购买佛山军火也非常方便。

    这些地方工商业不发达,王元珍没有向商贾下手,但却疯狂驱逐大地主,将地主的土地分给军士和百姓。

    附近士绅纷纷筹措资金,支持豪强办团练,以便组织王元珍的扩张。

    至于官府,充耳不闻,任凭地方团练互相攻击,反正王元珍也不杀官造反。

    泰昌元年,王元珍攻克永州府,这是他打下的第一个府城。随即挥师攻克衡州府,中途以少胜多,击败三万团练大军,整个湖广南部再无敌手。

    双方武器差异很小,但士气差别却很大。

    王元珍麾下的军队,都是实打实分了土地的。而敌方团练军队,则领钱吃饭,根本不愿拼命。

    派遣一支偏师攻占宝庆府,王元珍自领军队亲征长沙,继而下岳州、常德、辰州,并将驻地搬到岳州府,在新扩地盘进行大规模分地活动。

    湖广总督终于坐不住,带着湖广北部的团练大军南下。

    王元珍避战不出,坚守岳州城两月有余。

    待敌军士气耗尽,突然夜袭杀出,湖广总督趁乱逃跑,湖北兵备道坠河而死,团练总兵被流弹击毙。

    王元珍顺势进占荆州,财政瞬间宽裕,而且还是组建水军,名声终于传到了北京。

    朝廷派来当代遵化侯,也就是王素的后代,攀亲拉关系对王元珍进行招抚。

    王元珍竟然就此做了湖广总督,明目张胆的开府建牙。而且,他继续打击大地主,把土地分给贫苦百姓,许多遭殃的地主还有族人在朝中为官。

    百官震怒,商量着征讨王元珍,但根本没有军队可用。

    至于各省团练部队,都只愿“保境安民”,正在自家地盘扩张,哪愿意跨省帮朝廷打仗?

    泰昌二年,王元珍占领湖广全境,举省进行分地政策。

    士绅暴乱四起,但都不用王元珍出兵,得知消息的农民,就扛着锄头自发进行镇压。

    泰昌四年,王元珍出兵江西,瞬间捅了马蜂窝,因为那里的家族,在朝当官的太多太多。

    但是,战事异常顺利。

    整个大明,江西是民乱最多的省份,全国第一,别无分号。

    王元珍喊着“均土地”的口号过来,无数江西农民闻风来投。而江西大族由于官多,团练部队矛盾重重,谁也不服谁,打起仗来连湖广团练都不如。

    泰昌五年,王元珍占领江西全境。

    可以说,富得流油,因为他控制着长江部分水道,收来往商船的过税就日进斗金。

    终于,商贾们后悔了。

    不管是陆路贸易商,还是海上贸易商,都无法忍受地方割据,因为各省势力都在设卡收税,导致他们的商品交易成本大增。工厂主也头疼得很,原材料运输成本也在剧增啊。

    但后悔有什么用?

    你牛逼就自建军队打过来啊!

    泰昌六年,皇帝暴毙,死后无子。

    百官对照皇室家谱,从汉中迎接泰昌帝的二弟进京继位。

    新皇坐着火车,路过山西之时,一伙山贼杀出。

    这货山贼好厉害,骑着高头大马,人手一杆火枪,却是散入山林的河套乱兵。他们喊冤说自己被集宁总兵骗了,要求新帝给个说法,都想回河套跟亲人重逢。

    铁轨被撬,新皇翻车。

    新皇佯装答应,密谋在太原收拾山贼。山贼们被坑过一回,这次非常谨慎,关键时候再次劫持新皇。

    嗯,应该不叫新皇,因为还没正式登基。

    于是,劫持就劫持呗,朝中百官重新选了一位王爷。

    山贼们傻眼了,不知如何是好,思来想去,干脆给来自汉中那位王爷披上黄袍,并且将其掠回河套登基称帝。

    河套边军纷纷响应,杀死将领前来汇合,拥立着皇帝去攻打山西。

    山西商人被断了羊毛供应,为了自身利益,干脆跟边军合作,也支持这位皇帝,并且宣布迁都太原。

    二皇并立,天下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