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新丰

第356章 你这样好像有些不太礼貌吧

    很快。

    一股香喷喷的饭香味席卷而来。

    贞乐闻到香味,肚子咕咕的叫着。

    “听到你肚子的声音,我就知道你肯定饿了,而且我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一定会让你喜欢的。”林凡说道。

    他感觉的出来,眼前这位刚认识的朋友有着很多故事。

    但他没有追问。

    他知道,每一位都有着自己的心里事,别人没有主动提出来,就不用追问,或许会让人家很伤心。

    当林凡将一盘盘看似很美味的佳肴端上桌的时候,贞乐的眼里冒着小星星。

    “我的技术很不错吧。”林凡问道。

    “嗯,很好。”

    “快吃吧,今天的厨艺要比昨天的好很多。”

    他们之间的交流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

    说的都是一些简单话题。

    “你待在这里寂寞吗?”贞乐主动询问道。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开口问林凡事情。

    林凡道:“以前有些,但现在有你在,你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位朋友,你每天都过来找我,我就不感觉到寂寞了。”

    贞乐听闻,脸顿时红了。

    在这十二三岁就出嫁的年代,他说这话的含义就有点丰富了。

    谁敢说我们的林凡不会搭讪。

    只要一开口就是致命的话,就问你害不害怕。

    虽说贞乐才十岁,但已经懂很多。

    所以在林凡说完这番话后,她就低着头吃饭,一句话都没说。

    林凡诧异,是我说的哪里有问题吗?

    貌似没问题吧。

    好朋友陪伴在身边,肯定不会感觉到寂寞。

    就像老张或者小宝陪伴在他的身边,他就不会感觉到寂寞。

    “你的养父为什么不将你送出去,也许你能有自由的。”贞乐问道。

    “不知道。”遇到不懂的事情,就说不知道,绝对不会有问题,而且他真的不知道,睁开眼睛就是这样,哪里能想到那么多。

    贞乐听懂了。

    在她看来,明显就是林凡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未来,被送到这里的结果最终的结果就是老死在这里。

    没有跟她说这些,就是不想将不开心的事情告诉她。

    每次自己来的时候,林凡都满脸笑容,仿佛一直以来都很开心,这是表现给她看的,就是不想她一直回忆着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想到这里……

    豆大的眼泪扒拉扒拉的从贞乐眼眶里涌出,从来都没有遇到为她着想的人。

    如果她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询问林凡是不是这样。

    林凡肯定会很懵神。

    我真的很快乐。

    你想的太多。

    “你怎么哭了,是我做的菜太好吃,好吃到想哭吗?”林凡惊讶的问道,他很早就怀疑自己做的菜真的是好吃到想哭,以前青莲就是这样,吃着吃着就哭了。

    那时他询问青莲……

    莲,你怎么了?

    莲回道:公子,烧的太好吃了。

    林凡相信自己的水准,一定就是这样,别的真没办法解释。

    贞乐没有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只是点点头,算是认同林凡的说法,有的事情她不想说,记在心里就好。

    连续半个月后,贞乐每隔两三天都会出现一次。

    每次过来的时候,就是林凡最开心的时候,有人陪伴一点都不寂寞。

    贞乐来到这里都是满脸的笑容。

    对林凡来说,看到小姑娘能露出开心的笑容就是一件最开心的事情,他感觉自己的努力是有用的。

    对于贞乐来说,她不管在外面遭遇多大的折磨,每当来到林凡这里的时候,她的心灵都会放空,仿佛得到升华,一切都显得很温馨,有种很足的安全感。

    她知道眼前这位是真心对她的。

    夜晚。

    贞乐待在自己的小屋,翻看着《九幽神典》,金叶摆放在一旁,每次看累的时候,都会把玩着金叶,就好像林凡一直存在她的身边似的。

    咚咚!

    就在此时。

    外面传来急促的声音。

    贞乐听到声音,慌得她急忙将《九幽神典》跟金叶藏到怀里,随后假装睡觉,这种情况她都已经习惯,也许她就是被遗忘的公主,深宫中最没有存在感,也最悲催的存在吧。

    很快。

    一道身影闯入到屋内。

    “翠容……”

    这位是在西宫院里,唯一对她好的奴婢,年龄比她大几岁,因为贤妃娘娘太残忍,贞乐害怕牵连到别人,从来都不会亲近谁,翠容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有的时候,会偷偷的给贞乐吃的东西,还有偷偷的汇报情况,告诉她贤妃娘娘会出现在哪里,千万不能过去,以免触碰霉头。

    “公主,快躲起来,娘娘今天遇到皇后,被皇后奚落一顿,此时正在发火,说要看到你,现在已经有人来抓你了,你快躲起来,不然就晚了。”翠容急忙说道。

    贞乐脸色煞白的很。

    她害怕看到贤妃娘娘。

    这是她心里永远的梦魇。

    而在就此事。

    数道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传来阴沉的声音,“娘娘早就怀疑会有人通风报信,没想到竟然是你翠容啊,好的很,跟我走吧。”

    翠容吓的脸色苍白无比,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西宫院。

    “娘娘,是翠容通风报信,被我们抓的正着。”一位奴婢汇报着。

    “饶命,娘娘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翠容跪地磕头,已经彻底慌神,她知道娘娘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贤妃娘娘挥挥手,“拉下去,乱棍打死。”

    “是。”

    贞乐拉扯着翠容,随后乞求的看向贤妃娘娘,“求饶了翠容姐吧,她不是要向我通风报信,而是喊我过来的。”

    “嗯?”贤妃娘娘嘴角露出笑意,“小小奴婢不知尊卑,棍棒打死倒是轻了,给我剁成肉酱喂狗。”

    “娘娘饶命,给奴婢留个全尸吧。“翠容求饶着。

    “拉下去,看着脏了眼。”贤妃挥手,白天受到的屈辱没有让她撕心裂肺的吼叫,而是转化成最残忍的手段,拿这些奴婢出气。

    贞乐抓着贤妃娘娘的衣袍,“母后,求求您,饶了她吧,我求求您了。”

    砰!

    贤妃娘娘一脚将贞乐踹开,一脸嫌弃道:“脏了我的耳,脏了我的衣服。”

    很快。

    翠容被人拉了下去,随着一阵阵惨叫声,贞乐的脸彻底白了,眼神里除了惶恐之色,没有别的神情。

    “这是什么?”

    此时。

    因为刚刚的一脚,被踹开的贞乐,将怀里的书籍跟金叶掉了出来。

    “不要……”

    贞乐见贤妃娘娘要将她的东西捡起来,作势扑过去想将东西捡起来,却被一旁的奴婢死死的摁住。

    “什么污秽东西。”

    在贤妃娘娘眼里,这就是一本什么都没有记载的空白书,至于这片金叶也平平无奇,在皇宫深处,曾经得宠时,什么东西没有见过。

    “染色的树叶,哼……尽是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还给我,把东西还给我。”贞乐哭喊着。

    “掌嘴,让她别哭,听的心烦。”贤妃娘娘皱眉道。

    周围奴婢直接上手。

    啪!

    啪!

    巴掌声络绎不绝。

    虽说这位是公主,但她们的主子是贤妃娘娘,娘娘都未将她当做自己的女儿,更为当做公主,而且就连皇帝都从未见过,谁认她啊。

    贞乐眼眶里泪水滚动,紧咬着唇,没有让自己出声。

    “说,谁给你的这些东西?”贤妃娘娘问道。

    贞乐低头,一句话都没有说,她不会将林凡说出来,她在深宫里受到太多的苦,太多的折磨,知道这里就像是地狱一样。

    如果让贤妃知道她经常去林凡那里。

    林凡会有危险。

    会被处死的。

    “说。”贤妃娘娘呵斥道。

    贞乐道:“是我自己捡的。”

    “捡?”贤妃娘娘冷笑着,“不说也罢,以后慢慢查,要是知道是谁给你的,就死定了。”

    “至于这些东西……看的心烦。”

    撕拉!

    贤妃娘娘直接将对她而言的无字书籍撕的粉碎。

    “把树叶还给我。”

    贞乐喊着,她只想保住金色的树叶,那是别人送给她的礼物。

    只是她还是小看了贤妃娘娘的病态。

    你越是想要,我越是不给你。

    “你很想要?”

    “我想要,我只想要这树叶。”

    贤妃娘娘笑着,跟林凡的笑容不同,她的笑容很阴森。

    “既然这么想要,我就满足你,来人啊,撬开她的嘴,让她将这些都吃进去。”

    周围奴婢们将贞乐包围着,随后开始忙碌起来。

    撬开她的嘴。

    将撕碎的书跟金叶朝着贞乐嘴里塞去。

    贞乐眼里的泪水已经干了。

    这辈子的泪水都干了。

    当贞乐被奴婢们抬出去时,她撇过头看着远方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剁肉的声音似的,眼里波澜不惊,没有一丝情感波动。

    被随手扔进屋内的贞乐,艰难的躺在床上。

    蜷缩着身体。

    体内有可怕的气息爆发着。

    某处正派之门。

    一位白发老者给嫡传弟子讲解着世间之事。

    “世间最可怕的功法就是《九幽神典》,但如今这门功法已经失传千年之久,根据传闻,当年修炼成九幽神典之人,横行世间无敌手,数十万大军中取人首级,如入无人之境,无人可挡。”

    “但修炼此法者,心智必然会崩塌,堕入邪道,邪中之魔,魔中之王,可怕万分啊。”

    很有灵性的少年好奇问道:“那修炼成功的人,最后怎么了?”

    “天收了。”

    此时。

    贞乐的情况很糟糕,浑身冒着黑雾,黑雾已经凝成实质,像是地狱之气弥漫到外界,又仿佛黑暗中,某种可怕的存在正在苏醒似的。

    “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

    “道法自然……”

    浑厚之音贯穿贞乐的脑袋。

    黑雾在挣扎着。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切都显得很怪异。

    《九幽神典》属于无字天书,特殊的人才能看到上面的内容,千年前修炼成功的那一位也是修炼的看到的内容。

    却从未有人将《九幽神典》吞服下去。

    千年不毁的纸不是一般的纸。

    皇后居住。

    “皇后娘娘,奴婢听到西宫院那边传来打骂声,贤妃怕是要被气死了。”一位奴婢说道。

    端坐在那里的皇后端庄华贵,不急不躁的喝着茶。

    嘴角露出笑意。

    如今皇储之争很是激烈。

    她的儿子必然是新的皇帝。

    贤妃之子就算受皇帝宠爱又能如何,已经都是地底之人,没用了。

    朝中之人许多都是她的人。

    至于剩余的那些皇子,只要小心对付,问题也就不大,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这道理还是懂的,不管如何,都要小心对付,以防出现什么问题。

    翌日!

    林凡推门而出,呼吸着新鲜空气,鼻尖嗅动着。

    “好邪恶的味道。”

    只是他没有将这当一回事。

    邪恶的味道多得很,哪里需要经常在意。

    随后,他敞开心房,拥抱整个大自然,漂流在空中的能量粒子远远不断的朝着他的体内涌来。

    精神百倍。

    舒服的很。

    “啊,舒坦。”

    早晨运动结束后,就去一旁的田地里翻土,生活就是这样简简单单,有乐趣,有快乐,他感觉贞乐今天会来找他的。

    中午。

    林凡将饭菜做好,端到桌上,然后盛两碗饭,一碗是给自己的,一碗是留给贞乐的。

    然后托着下巴盯着门口,呆呆的看着。

    “奇怪,应该来了啊。”

    按照以前的时间段,贞乐就会出现在门口,然后他招招手,贞乐就会满脸笑容的跑进来,跟他一起吃饭。

    顺便聊聊天。

    虽说聊的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聊的却很快乐,对于林凡来说,快乐就是简简单单的。

    许久后。

    “哎,饭菜都凉了啊。”

    林凡低头看着桌上的饭菜,端起盘子回锅重新热一下,然后又端到桌上,继续在那等待这。

    也许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

    “贞乐,你到底忙什么呢?”

    “饭都不吃可是不行的。”

    林凡继续等待着。

    他就想等到贞乐,别的没有想法。

    数年后!

    这一日的烈阳很炙热。

    林凡如同往常一样整理着院落,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他将院落里能开发的土地都利用的很好,同时还学会了修缮房屋。

    刚开始他是不懂的。

    但后来渐渐的知道该怎么弄了。

    有时,林凡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天才,区区几年就又学会了一项技能。

    此时。

    林凡看向大门,一位陌生的老者缓慢的从门外走来,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遇到强者的林凡,很喜欢跟强者交手。

    毕竟能取长补短。

    但眼前这位老者并不在强者的范围内,给林凡感觉很弱,并不怎么样,完全没有动手的想法。

    “你好。”林凡微笑着,“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懂礼貌的林凡,面对陌生人也能友好的问候着。

    “林凡,待在这里这么多年,还习惯吗?”老者靠口道。

    林凡诧异道:“你认识我?”

    “当然。”老者看着周围的环境,满意的点点头,“嗯,不错,就算待在如此幽冷之地,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的确没有让人失望。”

    老者推开屋门,朝着里面走去。

    林凡好奇的很,这位老者到底是谁啊?

    虽然我不在意。

    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随便进屋,好像有点不太礼貌吧。

    算了,我林凡原谅你了。

    尊老爱幼!

    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