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剑 贝鲁岛

第二百八十八章 崩溃之局(一)

    苏慕,刘昶熙和灵犀三人俨然成为了正殿中的焦点,他们之间交谈的内容也引来了台下人的窃窃私语。

    大家都很好奇苏慕的身份,他喊长公主叫姨娘,可先帝除了刘灵犀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女儿了,这个姨娘又该从何说起?

    同时大家更好奇的是,刘灵犀究竟会不会接受苏慕的提议,不仅放刘昶熙一条生路,还让其待在自己身边辅佐自己呢?

    这实在是一个太过冒险太过大胆的举措,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而一个呗称为女帝之后最具帝王心性的长公主就更加不可能同意才是。

    可若是这样,刘灵犀此刻又为何如此纠结的样子?难道她真的有在认真考虑那个少年的建议吗?

    场下围观人群各自心里打着小九九,都很好奇这混乱的局面到底会走向何处,一会又会不会出现一两个新的搅局者?谁也难以断言。

    而在这之中有些人心里的惊涛骇浪尤其汹涌的要数一直沉默不语的卜庄了。

    苏慕刚刚出现在大殿之内时,卜庄就立刻回想起了,眼前的这个少年,正是四年前醉仙居那个夜晚,最终得到太白真意的孩子。也是令自己服侍的那位大人十分在意的孩子。

    卜庄一直十分不解,既然知道太白真意就在这少年手中,那位大人为何不立刻将其抢回,反而任由其就这么安然离去。太白真意不是整个大陆的无上至宝吗?

    打那之后,卜庄也旁敲侧击过几次,想从那位大人口中探听有关这个少年的事情,却始终一无所获。

    到最后,那位大人也有些不耐烦地警告了卜庄,不要再妄图打探和苏慕有关的事情,否则就要对卜庄不客气了。

    卜庄这才意识到,在那位大人的心里,这个少年的价值要远比自己这个老奴重要得多。虽然自己承担了大人计划中最危险最辛苦的部分。

    得知这一点后,就算有着天大的好奇心,卜庄也不敢继续打探下去了。毕竟自己追随那位大人,最终还是想要实现那至高的理想,如今大业初成,自己若是因为这种无聊的原因就此殒命也未免太不划算了。

    但关于苏慕身份的疑问却一直在卜庄心中生根发芽,一刻都没有消失过。

    直到今日,苏慕在大殿之上与刘昶熙和刘灵犀自然交谈,听他们谈话的内容,这孩子似乎与长公主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才是。

    更重要的是,如果卜庄猜测的不错,苏慕的身上大概率应该还带着太白真意才是。

    这显然给了原本已经快要绝望等死的卜庄新的希望。

    “太白真意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不信他会将其交予其他人手中,只要他还带在身上,也许我就有机会可以”想到这里,卜庄嘴角的笑意已经有些抑制不住了。

    还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361读书

    不过想要施展那一招的话,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眼下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三人身上,自己若是有什么小动作的话不用想肯定会第一时间被诸多高手击杀当场。

    而卜庄很快便也确实等来了这个契机。

    “我知道了,我会再认真考虑。但不是在今日。”隔了一会,灵犀终于开口回应道。

    “这话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皇姑母。”刘昶熙笑着说道,方才苏慕为其开口求情之后,刘昶熙心中其实已经释然了许多。他仍旧不相信自己的皇姑母会同意苏慕的提议,但无论如何自己的心情已不像方才那般沉重而绝望,反而压在心头的大石有些落下了。

    “看来我这个太子也算当得很成功了,竟然能让对立阵营的人为我开口求情到这个地步。”刘昶熙笑着对苏慕说道,“苏慕,你真是让人又恨又爱,如果你不是皇姑母的人的话,我想我们一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才是。”

    “太子殿下,抱歉。这也并非我本意。”苏慕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本质上来说,他确实担当了一个卧底的角色,而且也确实帮助到了王师他们。

    “但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你们让苏慕潜伏到我身边,究竟做了什么?”刘昶熙问出了心头的疑问,“就算暗部给出了错误的情报,但我也没有粗心到会对一个素未相识的人完全放心的地步,苏慕在东宫的这些日子我也一直暗中派人监视着,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才是。”

    刘昶熙确实十分疑惑,要说苏慕是卧底的可能性,他其实也是考虑过的,但最终还是否定了自己的猜疑。一是苏慕的天赋实在很高,让这样天赋異稟的人才来当卧底?未免心太大了。

    现在看来,司徒家真正投靠的也根本不是自己,而是皇姑母那一派,既然如此又何必要让苏慕专门卧底进来呢?司徒府将在自己门下安插一两个眼线应该也不难才是。

    “这个,确实是起到了一些作用的。”王师接过话来,“原本是打算作为最终手段来使用的,现在好在情况没有恶化到那个地步。”

    “除此之外,也还有一些别的原因就是了。”王师在心中默念道,并没有说出声来。

    这件事情,还是别让灵犀知道为好。

    “不是窃取情报,也没有对我有什么危害举动,实在想不透,可能这也是我输的原因之一吧。”刘昶熙自嘲地摇了摇头,“原来我连你们一方的最终手段都没能逼出,这差距远比我想象得要大啊。”

    “季凌,这件事结束之后你最好好好地解释一下。”灵犀压低了声音说道,显然王师口中的最终手段她也并不知情。灵犀知道以王师的性格一定会让苏慕牵扯进来,却没想到直接让其卧底在了太子身边。

    “罢了罢了。今日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吧,是我输了。”刘昶熙走下了台,走到了苏慕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谢谢你了苏慕,无论立场如何,至少你信任我的人品和能力,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太子殿下,真的抱歉。”苏慕心头也有些惭愧,不太敢直视刘昶熙的眼睛。

    “放心好了,看到你费劲千辛万苦赶到这里,我突然又不想死了。不管皇姑母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我突然觉得,即使不当太子,对于图南国,我也一定还有别的作用才是。”刘昶熙凝视着苏慕,微笑着说道。

    就在众人以为今日皇廷之乱终于要告一段落,松了一口气之时,刘昶熙那招牌式的淡淡微笑却在瞬间凝滞了,原本重新闪烁光芒的眼眸也紧跟着暗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