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剑 贝鲁岛

第二百九十三章 崩溃之局(六)

    进犯图南。这四个字无疑如同一座沉重的大山一般压在了众人的心头。苏慕不算长的人生已经经历了一次国战,但当时他还小,而且没有得到亲临战场的机会,所以体会还不是那么深刻。

    而这一次,似乎战争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闭眼倾听,庆延国强悍的铁蹄已经卷起了漫天风沙,在暗沉沉的夏夜中蠢蠢欲动了。

    “所以,左相也只不过是个被利用的棋子罢了。”秋暮以手扶额,语气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焦虑。

    “陈绍介自以为可以得到天下,却不知道自己始终是他背后之人用来搅动天下风云的一个傀儡。此次无论叛乱成功与否,等待着图南的必然都将是一场血光之灾。”蓝辞严肃地说道,“刚刚收获到的情报,庆延国十万大军已经越过了塞北燕云河与裂脊山脉的交界处,侵入到了图南境内,并向着最近的郡城一路前行,按庆延铁骑的行军速度来判断,此时应当已经抵达了。”

    “又一场战争开始了。但和上次不同,这一次图南不再是主动侵略的一方,对方就是趁你病要你命的态度,抓住了我方防御最空虚的时刻。”

    “马上可就是宗族盛典了,庆延这么做就不怕在天下人面前颜面扫地?以后还有谁敢和庆延国再有深交?”一直站在灵犀一侧的右相李牧不解地问道,他原本就是长公主的忠实拥护者,此次知晓长公主尚未身亡,也是第一时间便重新站回了长公主的阵营,其一片赤诚也确实是日月可鉴了。

    等到灵犀正式继位登基之后,想必李牧仍然会继续担任丞相一职,毕竟灵犀要彻底掌握整个图南朝廷,也需要李牧这样颇有声望的实权派好好地从中周旋调和一番。

    “除非,庆延国已经不再需要考虑天下人的想法了。”蓝辞冷冷地说道。

    “不会吧?我图南暂且不说,东洲最强的文景国他也不放在眼里?太白剑仙飞升之后,文景国可是连续数百年凭借一支北方军就将庆延阻挡在中原之外啊!”

    “众所周知,文景之所以能够抵御庆延,主要还是靠着横矗北方的天堑要塞和绵延数十里的长城工事。高耸的城墙让庆延的铁骑无可奈何。偏偏太白剑仙留下的裂脊沟壑又将庆延入侵文景的路彻底限制死,这才让防御和预警变得容易。也正因如此,庆延迫切需要打开另一条通往中原的通道,我图南就是首当其冲的目标了。”蓝辞解释道。

    “其实十八年前的那次入侵就已经看得出庆延的狼子野心了。”灵犀淡淡的说道,“当时刘定瑞虽然靠着骁勇善战的西洲将士的帮助击退了庆延大军的突袭,但也被庆延国打到了洛京城下,不仅被彻底摸清了图南北方的地形地貌,也可能留下了许多的暗线。多年过去,庆延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图南的布局,之前埋下的暗线也在滋长。以刘定瑞的心智断然不会有所防范,再加上朝中还有一个一心想要争权夺势,与庆延国相互勾结的左相陈绍介在,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局面也就不奇怪了。”

    “姨娘,这么说的话,四年前的那场战争会不会”听到这里,苏慕忍不住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十有八九,是陈绍介在庆延国的授意之下做出的愚蠢抉择。”灵犀点了点头,“文景和图南世代交好,原本就是中原抵御庆延的两大防线,若是能够成功离间,双方就不得不将一部分军力部署在东西交界,相对的,针对北方的防御力量自然也就会有所减弱了。若是战争打得再惨烈一些,到了伤筋动骨的程度,对于庆延下一次入侵就更加有利。”

    “呵呵,从这一点来说,确实还得感谢刘昶熙,若不是有他出面将战争规模控制在最小程度,只怕真的会着了庆延的道了。”王师笑着说道,灵犀白了他一眼。

    “那现在怎么办,庆延大军有备而来,而我图南又因为宗族盛典的关系,边境守备力量薄弱,怕是要被其势如破竹了。”李牧担忧地说道。

    也不怪李牧这么想,毕竟宗族盛典乃是整个东洲友好交流切磋的盛会,其部分意义本来就象征着各国之间的和平和整个大陆对于武学精神的共同追求。任何一个国家也不会想到,竟然真的会有人敢于在这个时候出征,冒着被全天下唾弃的风险,公然向整个东洲挑衅。

    因此不要说是刘定瑞,整个东洲怕是都找不出几个人能对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做出预警。

    还好,灵犀就算是其中一个。

    “从北方入侵过来的大军我自有安排,暂时就不必担心了。”灵犀挥了挥衣袖,背过身去说道,“他们虽然有十万之众,但也无法轻易深入。至少短时间不会威胁到洛京。眼下我们更应该在意的,是近在咫尺的威胁。”

    “洛京之内的庆延乱党?”秋暮问道,自从刚刚被蓝辞与王师点醒之后,秋暮便一直在反思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虽然是出于好心,但确实他是帮了庆延的忙,将整个洛京搅得更乱,也给了乱党们更广阔的发挥空间。

    对此,秋暮心中的自责之情也是越来越重。

    “是的。庆延的计划从一开始就分成了三个部分。在北境待命的大军只是其一,其二便是被陈绍介放进来的,潜伏在洛京之内的豺狼。如果我的想法没错,他们的目的应该是洛京的商会、客栈和诸多人流密集之处才是。”王师回复道。

    “因为宗族盛典的关系,如今的洛京本就是人满为患,各国的尊贵显赫几乎都聚集于此,如果这个时候在人流密集之处惹出事端,只怕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混乱,到时候凭借洛京之内死伤惨重的禁卫军和宫廷侍卫军力,怕是无法轻易镇压,后果不堪设想!”说到这里,秋暮已经难掩心中的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