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剑 贝鲁岛

第二百九十四章 变幻的局势

    “你说的没错,所以我们已经第一时间做好了应对的准备,虽然人手吃紧,但应该没到无法处理的程度。”蓝辞摆了摆手,示意秋暮保持冷静。

    “此次庆延国的行为就等同于对整个东洲的直接宣战,他们也必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所以事态会出现怎样的变化现在还很难说。实际上距离左相发动叛乱现在也不过才过去了五个时辰而已,很多潜藏着的贼子还没有真正现身。”

    “总而言之,要赶在洛京秩序崩溃之前,将各处的局面控制住。这也是我需要你去做的事情。”灵犀转过身来,对着秋暮说道。

    “我?”秋暮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灵犀会提到自己。

    秋暮自己认为,眼下的局势早已超过了自己所能掌控的范围。在真正超级大国之间的惨烈战争中,即使是像太极剑宗这样的超大宗门也很难真正起到左右胜负的作用。

    超级强者不得随意参与凡人间的战争,这是自修仙时代到来之后国与国之间的铁律。

    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了需要太极剑宗插手,那便意味着一件事。

    庆延对图南发起的这场侵略战争,已经到了灭国的程度。

    覆巢之下无完卵,到了这个时候,任何一个图南的宗门都无法再独善其身了。

    秋暮现在只想着第一时间将最新情报告知远在千里之外的剑宗掌门,至于之后如何应对,还得要靠掌门和诸位长老的意思。

    同样,对于风家和惊雷剑宗来说,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此次由半数的十杰宗族参与的叛乱行动已经彻底被粉碎。而可以想见的是,所有涉事宗族数百年来积累的基业都将毁于一旦。

    那些曾经由皇室所给予的财富,资源,特权,都将成为过眼云烟。

    新的时代将会到来,新的宗族将会崛起,从而取代莫家等宗族曾经的地位。但这一切需要时间,在那之前,太极剑宗等宗族在图南的领先地位将会前所未有的牢固。

    当然一切的前提,都必须建立一个基础之上,就是图南能够顺利地度过这次危机。

    “秋暮不太明白,还请长公主殿下解惑。”秋暮抱拳不解地问道。

    “有一件事希望你能清楚,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已经是图南新的皇帝,而不再是长公主了。”一旁的蓝辞出言提醒道,“你得注意自己的措辞。”

    “无妨。”灵犀淡淡地打断道,“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先度过眼前的危机再说。”

    何况按照图南法典,灵犀尚未进行礼部和祭祀院共同举办的登基大典,也没有重新组建属于自己的内阁。

    在这次叛乱之中,朝堂之中的重臣们也是死伤惨重?诸多要职出现了空缺。等待着灵犀的将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图南。

    “你之前将不少弟子作为暗线投放在了洛京的街道之中?用以揭露左相的叛乱行径。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也变相地让洛京变得越来越乱?给了其他乱党可趁之机。”

    “所以我现在需要你通报这些潜伏下去的暗线?告诉他们,叛乱已经结束了?目前宫廷之内的秩序已经恢复,可以正常应对接下来的宗族盛典。”

    “明白了?稳固人心?恢复秩序。”秋暮点了点头,马上动身离开了。

    眼下确实是争分夺秒。

    蓝辞望着快速消失在夜色中的秋暮的身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大脑也在飞速地运转。

    灵犀所说的事情?其实暗部一直在秘密进行了?并且打从一开始就在长公主的计划之内。要不是暗部一直在暗中控制,现在的洛京早就乱成一锅粥,秋暮那点手段又能起得了什么作用?

    也就是说,灵犀其实并不是指望秋暮那批人真的能起到什么作用,只不过是想把秋暮支开而已。

    想到这?蓝辞忍不住瞄了一眼身旁的灵犀,却正好撞上了王师投来的深邃目光。

    那眼神中所蕴含的内容?蓝辞也第一时间读懂了。

    能够做到暗部首席的位置,蓝辞的头脑自然不用多说。他很快便想明白了其中因果。

    秋暮的背后乃是太极剑宗?太极剑宗是图南最大的宗门,拥有图南宗族中最强的个体战力。眼下庆延外敌入侵?直指东洲中原?那么远在东洲东北角的太极剑宗的态度多少值得警惕。

    说是图南的宗族?其实这些年来几大超级宗族一直和朝廷之间联系不深。虽然谈不上离心离德,但相互之间利益的捆绑远不如数百年前建宗之时那般紧密。

    若是让秋暮这位太极剑宗的大弟子掌握过多关于战局的具体情报,对于图南究竟是服是祸还犹未可知。

    同理,西北的风家和北面的惊雷剑宗也是一样。

    虽然他们没有参与到这次叛乱之中,但这多少也和他们本身超然的实力有关系,不屑于和排名靠后的宗族为伍。究竟多少是出于对皇室的忠心,实在很难说。

    想到这里,蓝辞和王师一起望向了还站在苏慕身边的两位年轻人。

    “这个,那我们俩呢?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感受到了在场气氛的诡异,一根筋的风临忍不住挠了挠头,开口问道。

    “的确有件事需要你们三个一起去做。”王师开口说道。

    “眼下距离宗族盛典尚有些时日,东洲其他几大国家的参会弟子们应当已经距离洛京不远了,恐怕就是一两日的脚程。根据我们的情报,北方庆延的王族在洛京周围集结了相当可观的战力,一直按兵不动。我们原本以为他们会将这股战力用于配合陈绍介的叛乱行动,但出于我们预料的是,他们自始至终也一直没有参与。”

    “而就在刚刚,一直蛰伏着的这股战力,终于有所动作,但目标却不是向着洛京,而是正好相反。”

    “你是说,他们要对其他国家的弟子们下手?”苏慕很快便明白了王师的意思。

    “是的。”灵犀点了点头,“以庆延的军力和此次入侵的规模,东洲诸国没有一家可以独善其身,可以想见的是,如果击溃了图南,庆延必然不会就此收手。如果我是庆延的皇帝,一定会抓住机会第一时间对其他国家的有生力量给予毁灭性的重创。”

    毕竟能够来参加宗族盛典的,必然都是各大国家最有潜力的年轻才俊,假以时日,这些人会成为一国武学的支柱。其中大部分至少会成长为气虚境的强者。

    能够将其剿灭,对日后的侵略也是大有裨益的。

    “等一下,难道说庆延真的打算对东洲所有国家发动全面战争吗?他们的国力真的可以支撑?”风临愣住了,疑惑地问道。

    “庆延原本就是游牧民族出身,他们的铁骑在东洲平原上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战力。若是没有了城墙和工事,在平原上即使是文景的重甲枪兵也难以与之匹敌。”蓝辞冷冷地回应道。

    “而且数百年来庆延一直没有改变其强盗麻匪的本质,凭借着超高的机动性以战养战才是他们的战略核心。从这一点来说,图南和文景就相当于整个东洲的两面盾牌,一左一右抵挡着庆延的入侵。这个平衡一旦打破,以庆延铁骑的实力,足可在数年之内横扫东洲。”

    “毕竟在这个时代可没有第二个太白了。”

    王师接过话来继续解释道:“数百年来,裂地沟壑阻止了庆延的大规模入侵。文景靠着绝境长城,图南靠着群山的横隔,才勉强挡住了庆延的铁蹄。而现在在陈绍介的里应外合之下,庆延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十万以上的大军越过了裂脊山脉,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了图南境内。缺乏预警的图南将士难以抵挡也是可以想见的。”

    “而和十八年前那场战争不同,这一次的庆延几乎是举全国之力南下,目的就是彻底吞并图南。同样与四年前文景图南那次摩擦不同,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你死我活的战争,绝不存在任何妥协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无论是气虚境,还是破空境,甚至于神留境,所有的顶尖战力都必须参与其中,届时战场的惨烈程度会远超想象。”

    “明白了,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像东洲其他国家的宗族弟子预警,告知他们图南发生的这一切。”苏慕等人终于明白了眼下局势的严重性。

    “没错,几个大国宗族的行程保密性都很高,我们无法提前向其通报预警。说实话这些年我们一直潜伏在暗处,要同时瞒着刘定瑞和陈绍介两方势力进行活动,生存空间已经十分狭小。若非有蓝辞大人得帮助,这次重夺图南都无法如此顺利。现在为了应付叛乱和北方大军的入侵,我们所有的线报都已经派出,气虚境以上的战力也全部投入,眼下已经很难再有更多的战力来执行这个任务了。”

    “现在洛京最值得信赖的一股战力,就是你们这些刚刚经历过生死考验的宗族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