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时明月宋时关 江左辰

第二百八十八章 血性不能丢

    就在江宁府尹、大理寺、刑部、金吾卫等司衙的人在四处寻找苏宸下落的时候,苏宸跟周嘉敏已达成了私下约定,开始穿衣下床,简单的洗漱了。

    由于提前给足了银子表达谢意,荆泓一家人对这对落难的少年少女还是十分照顾,炖了一只山鸡,给二人滋补身子。

    一大清早,苏宸和周嘉敏与荆泓三口正在吃早膳,却忽然听到了村内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发生了什么事,崔家婶子怎么忽然这样嘶喊?”梁氏露出狐疑来,放下了碗筷,准备起身。

    荆泓斥道:“你个妇道人家,凑什么热闹,云儿,你站到院内墙头瞧瞧情况!”

    “好嘞!”荆云笑嘻嘻起身,冲出房外。

    苏宸蹙起眉头,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抬起头,目光瞥了嘉敏一眼。

    周嘉敏感受到苏宸的目光,先是露出了一丝疑惑,旋即,似乎明白过来,脸上露出的惊容。

    荆泓看出二人的脸色变化,好奇地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脸色变得这么僵硬?”

    苏宸叹道:“我们的马队遭遇了伏击,不知道是不是那伙人出没,故而,听到惊叫声,有些担忧,希望是我多疑了。”

    “那我也出去瞧瞧!”荆泓放下筷子,起身刚走到屋门口,荆云就已经快步跑回来,喘着粗气,拍着胸脯道:“爹,不好了,看到一些黑衣人,见人就杀,正挨家挨户搜人。”

    “遭了,就是他们!”苏宸吃惊起身,周嘉敏和梁氏也都惊慌起来。

    荆泓看了苏宸和周嘉敏一眼,叹息一声,想不到一时救人,却惹了如此大的麻烦,牵连了村里人。

    不过,事已至此,来不及多想了,他性格刚正,有侠义之心,所以并没有想着把人交出去苟活,而是进屋去了弓箭,腰间挂上佩刀,要准备放手一搏了。

    荆云也拿起了箭囊和短刀,要和父亲一起作战。

    苏宸面带愧色,他和周嘉敏的命是这对父子救的,此时还连累他们一家,感到无比内疚,起身道:“事情因我们而起,我出去自首,要杀要剐随他们处置,不能再连累恩公一家了。”

    荆泓义正言辞道:“这是什么话,既然你进了我家门,便是我家客人,哪有绑了客人送出去待戮的道理,他们要带着你们,需要过了我们父子这关!”

    “就是,大不了跟他们拼了。”荆云人虽然小,却又知义气,有股狠劲。

    苏宸闻言后,心中感动万分,自古以来,仗义多为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还真是颇有道理。

    党争之间,都是文人搞起来的,别看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在官场混久了,文人一支笔,便能杀人无数;一个阴谋算计,不知多少人沦为党争棋子。

    苏宸对这对父子的义举十分感激,但此时此刻,他决不能置身事外,缩头当乌龟了。

    这一家人对他有恩,万不可自己去逃命!

    苏宸眸光看了周嘉敏一眼,然后交待道:“嘉敏,你随着荆嫂一起躲避一下,我跟荆兄一起抗敌!”

    “可是你有伤在身,不能留下拼杀,你跟我们一起躲躲吧!”周嘉敏哪肯愿意让他冒险,拉着他手臂不放。

    在她眼中,苏宸是她要嫁的男人,看得无比重,而荆家人虽是恩公,但都是寒门贫民,在她等级观念中,他们牺牲了没关系,只要自己和苏宸不出事就行。

    荆泓劝道:“是啊,苏小兄弟,你身上有伤,发挥不出多少实力,留下来用处不大,不如跟我浑家和你的小媳妇,一起躲藏。”

    苏宸摇了摇头,他躲藏后虽然能够保命,但是,不想做一个恩将仇报、毫无担当的男人。

    血性这东西,一旦丢掉了,再捡起来可不容易了。

    人的底线,只要被自己放下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苏宸不像做那样的人!

    “不行,他们冲着我来,不能让你们独自面对!我苏宸能结识下你们这对侠肝义胆的父子,一起联手对敌,实乃一大快事!”

    “哈哈哈,苏小兄弟也有豪情血性,甚合荆某口味,一起干它娘的!”

    荆泓大笑起来,对苏宸投入赞许神色,算是真正认可了对方。

    周嘉敏见劝不动了,只好作罢,她想要留下来陪着共生死同患难,却被苏宸打发走了,请梁氏带她夺到后院的柴房去。

    苏宸通过那晚的蛛丝马迹,还有这些杀手穷追不舍,已心知肚明,这些人极有可能是孙党的政敌派来除掉他的,阻截他进入金陵。

    只要他出现了,黑衣人若杀掉他,或许就会离开,回去复命,不会再殃及无辜。

    故而,苏宸即便为了保护周嘉敏,也得站出来承担这个危险。

    就在这时,有几道黑衣人已经跃入荆家院子,手中持着利刃,就要冲进屋子搜寻、杀人。

    “咻!咻!”

    两支箭矢骤然射出去,穿破了门缝,袭击进来的黑衣人。

    这对父子的箭术高明,竟例不虚发,荆泓的箭矢射杀了一人,荆云的箭矢射在一个黑衣人的腿部,直接伤残了。

    “当心,这里有硬手!”

    黑衣人快速躲避,有人甚至拿出了弩机,朝着房屋里射击。

    双方箭矢来往,咻咻咻一顿破空之声。

    其它黑衣人听到这里动机,也都赶过来了,大约聚集了二三十人。

    荆泓负责的箭矢虽精妙,但是对方黑衣人也不是吃素的,不可能站在那不动让二人射击,他四处躲避之后,再伤人的机会就小了。

    当荆泓身上最后的箭矢射光后,放下了长弓,手里抽出了佩刀,苏宸也握起横刀,准备一起迎敌了。

    荆云手里还有几支箭矢,也不放箭了,要留在手里保命和备用,手里拿着短刃,在屋内埋伏。

    “咔嚓!”

    两道黑衣身影忽然从窗棂处撞击扑入,进入了屋内。

    荆泓挥刀攻击,出手凌厉,毫不花俏,像是军中使用的刀法,大开大合,十分凶猛。

    “当当,噗”

    几个照面,就斩杀了一个黑衣人,相当干脆利落。

    苏宸则仍然守着门口,此时有黑衣人从门槛处冲入,被他一刀劈砍,直接斩杀了一人,但是也牵扯到手臂旧伤疼痛了。

    而这时,冲近的黑衣人则越来愈多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