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域九重天 天雨寒

第二十九章:月神见天尊(中)

    两刻钟后,九臂天尊被青月尊者和两名武士押入内殿。

    两名武士将天尊推到月神面前。

    月神看到天尊身上有几处晶亮点,便知道萧寒雪用水晶钉封了天尊经脉要穴。

    两名武士想按天尊跪下,天尊挣扎不跪。月神朝武士摆了下手,青月尊者便和两名武士退下,殿门又被紧闭上。

    经过数十天漫长跋涉,天尊更显苍老憔悴,头发几乎全白,衣衫上还有斑斑血迹,身上还有许多伤痕。

    这些伤是在途中被幸存异类当出气筒打的。

    月神打量着九臂天尊,她道:“你可知我是谁?我是月神。见神还不拜吗!”

    天尊面不改色道:“陆秋亮平生只跪苍天厚土帝王高堂。”

    魔君气怒道:“老不死的,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罢,魔君将手伸入衫中,不知要取什么东西。

    萧寒雪好奇看向魔君,月神也转目看向魔君。

    就在这瞬间,魔君面向月神,眼上遮目纱骤然而起。

    月神那双月色眸子正好和魔君眼睛相对,这一刻,月神顿时觉得眼前出现刺目白光,除了白光,她再什么也看不到。

    随即,她眼前陷入无片黑暗。

    原来这一切,都是萧寒雪的计!

    萧寒雪表面顺从帝神,整日诚惶诚恐,但是他内心从未屈服。他要伺机改变命运,也要反噬帝神。

    终于,萧寒雪利用香儿的死出了王城,他也开始按照自己计划行事。

    他要完成自己愿望。

    没有任何人都阻挡他。

    当初秦九天让萧寒雪用玄卦幻境占卜虞囚凰是不是老傻子,萧寒雪用自己奇异本领骗过幽王,误导了幽王。

    武林大会前夕,血帝和幽王让萧寒雪用玄卦幻境算成败,萧寒雪又用自己本领骗过血帝和幽王。让血帝和幽王误认为武林大会能定大局。血帝和幽王,早就落入了萧寒雪精心设计的圈套中。

    血帝和幽王最终也因此丧命,血月在大虞也彻底崩塌。

    萧寒雪成功骗过了所有人。

    但是萧寒雪明白,有一个人难骗过。

    就算暂时骗过,终究会被揭穿。

    那人就是月神。

    尽管月神远在王城,尽管他借刀杀人,将月神在大虞的眼睛“幻梦使”除了,但是萧寒雪知道以月神的智慧,一定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萧寒雪谁都不惧,只惧月神一人。

    月神就是萧寒雪的噩梦。

    萧寒雪深深知道,月神不死,他的噩梦就不会终结,他就难获自由,他永远是月神棋枰上的一粒棋子,无论怎么走,最终都会回到原来地方。

    但是想杀月神,谈何容易。

    他一身盖世武功在月神面前毫无用处。

    而且,必须在月神未查明真相前下手。

    最好是在回到王城后,第一次见月神便动手,出其不意。

    为此,萧寒雪不断占卜,占卜出一个可以杀掉月神的法子。频繁的占卜和运用玄卦幻境,对萧寒雪身体也造成了很大伤害。

    萧寒雪吐出来的血加起来都有一盆了。

    他的寿命也折了八年。

    为杀月神,萧寒雪已经再无所顾忌了。

    他如一个红了眼的赌徒,寻找着赌赢的机率。

    有的卦象显示出无数只手打斗在一起,有的卦象显示出月神眼前一片白光,有的卦象则是废卦,有的卦象显示,他在地上痛苦翻滚惨叫不断……

    最后萧寒雪将有价值的卦象串联起来,如拼图一般,将一副副画面拼接起来。经过萧寒雪无数次推敲,他寻找到杀月神的办法。

    只是寻找到,至于成败,他未能算出来。

    萧寒雪准备孤注一掷。

    第一步,萧寒雪利用梁荧雪,没有阴谋没有陷阱,迫使天尊心甘情愿就范。

    萧寒雪算到,天尊绝不会放弃他最后的骨肉。

    果然,为了梁荧雪,天尊什么事都答应。

    第二步,返回王城途中,萧寒雪和魔君单独密谈了一次。

    当时萧寒雪一副忐忑模样对魔君道:“损失如此惨重,这次你我回去,恐怕月神会降罪。”

    魔君满不在乎道:“大虞事务是幽王总揽,惨败也是幽王那个蠢货导致。又不是你我过错!凭什么降罪。血帝都是被幽王连累了。三王之首,真是屁都不如。”

    萧寒雪道:“你我知道实情是这样的,但是月神不知。其本都死完了,你我活着回去了,月神能不心疑吗?唉,如果血帝活着就好了,他能为我们作证,也能保我们。”

    提起血帝,魔君心里难过了。

    毕竟血帝是他亲爹,而且事事关照他,为他着想。

    而且血帝还承诺过魔君,以后让他继承血帝之位。

    魔君道:“她爱信不信,反正你我无罪。她难道还能把我们杀了!”

    萧寒雪道:“但是难免会对你我生出疑心。以前血帝和我说过,待他日后退位了,就让你继承血帝之位。还嘱咐我,以后定要尽心辅佐你。经过此事,呵呵,你我能保住脑袋就不错了。月神以后再不会重用你我了。她会重新培养新的王,新的魔。我你我只郁郁寡欢度日了。说不定,还会让咱俩去喂牲口呢。你放羊,我养马。血月双魔,从此也会成为笑话了。”

    说罢,萧寒雪发出阵阵苦笑。

    萧寒雪所描绘的,是魔君绝对不能接受的。

    魔君虽然刚愎自用,但是也是充满野心的人。魔君一直认为,他是血帝儿子,以后一定能顺理成章继承血帝之位。

    这次血帝死了,他自然而然会成为新的王城之帝。

    但是萧寒雪的话如同一盆冰水浇在魔君心上。将他浇了个透心凉。但是魔君岂能甘心。

    当时魔君面皮直抽,遮目纱后精光不断收缩,他压低声音道:“寒雪,打死我,我也不去放羊!我也不隐瞒你了,我其实是血帝的私生子,我是他的亲儿子。”

    其实萧寒雪早就推测出魔君和血帝是父子关系了。

    萧寒雪听了故作惊震,他道:“真是没想到……这么说,你是少主人啊!血帝之位,就应该你继承!少主,恕我不知情,以前若有冒犯处,望少主海涵。寒雪拜见少主!”

    萧寒雪当即就给魔君施礼。

    萧寒雪一口一个少主,喊得魔君都有些飘飘然了。

    魔君以主人姿态让萧寒雪免礼,他道:“寒雪,所以我绝不会让出血帝之位。更不会去放羊。”

    萧寒雪道:“但是血月在大虞惨败,连血帝都死了,月神得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你我恐怕就是替罪羊了。月神必定不会重用我们。依我看,月神会立她胞弟青月尊者为新的血帝。”

    为了血帝之位,魔君心中已起杀念。

    这杀念是被萧寒雪煽起来的。

    魔君道:“寒雪,你想个办法,只要我继续血帝之位,我绝不亏待你!”

    萧寒雪一脸为难道:“真没办法,除非月神死了……”

    魔君咬牙道:“那就让她死!”——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