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域九重天 天雨寒

第三十六章:大结局(下)

    楚狼已将箜篌刀法运用的出神入化。

    随着箜篌刀急转,刀光颜色突变,招式也变成了箜篌第一问。

    第一问是破兵式。

    江河都变幻!

    第一问刚出,箜篌刀又变,变成了第二招。

    刀若情丝千万缕!

    这两问一气呵成如同一招。

    箜篌第一问让射向楚狼的那些棋子都黯然失色,也卸去了棋子上三之一力量。第二问丝丝刀线陆续击在那些棋子上,一时间,“噼啪”声如炒豆子般响起,一条条刀线散,一枚枚棋子碎。

    满盘皆碎了。

    萧寒雪心里暗震,楚狼破漫天黑白子,他已预判到。包括楚狼出什么招破。但是他惊诧,楚狼出手太快,破的太快。

    随即楚狼发出一声吼,他知道萧寒雪能预判自己出什么招,用什么招难以瞒过萧寒雪,那他就让招式更快,出乎萧寒雪预料。

    用实力打破萧寒雪异能优势。

    总之,今日这一战他拼了。

    萧寒雪本想趁楚狼应付满天飞星瞬间攻击,先占先机,未想到楚狼破的这么快。

    楚狼也朝萧寒雪反扑来。

    楚狼身法之快也超出萧寒雪预料。

    萧寒雪本是朝楚狼急掠,楚狼赢得时间反扑,就算萧寒雪预见,但是预见力是迟滞不了楚狼速度的。萧寒雪也得和楚狼正面交锋了。

    萧寒雪晶化的右手飞快击向楚狼,楚狼箜篌刀先蓄势不发,地狱之龙则盘在左手上,龙头昴起,龙面狰狞,其势惊人。

    盘龙手和萧寒雪的水晶手大力互击在一处。

    二人内力都太强了,强的恐怖。

    二人身体都被彼此内力震的颤抖不已,二人身上衣袍几处地方被强烈罡气撕裂。

    楚狼被震的口中溢出鲜血,萧寒雪则直接吐血,他手臂也被震的发麻。

    萧寒雪惊诧,他功力深厚,还吃了两粒神药,论内力竟然还逊于楚狼。

    虽然萧寒雪有占卜本领,但是他总不能将大大小小所有事情都算一遍。卦者,是遇什么事卜什么卦,是有针对性的占卜。

    所以萧寒雪不知道楚狼也吃了两粒神药。

    楚狼吃下的神药效果也更佳。

    所以论内力,楚狼比萧寒雪高。

    由于二人内力都太强,如惊涛骇浪一般,四周罡风大作,脚下数尺厚的冰层也被震裂,周围冰层如蛛网般裂开,发出爆裂声响,湖水也从裂隙中一股股涌出。

    如数十道大大小小的喷泉。

    场面蔚为壮观。

    萧寒雪左掌也出。

    左掌如水晶刀劈向楚狼面门。

    楚狼左手和萧寒雪对着掌,右手箜篌刀削向萧寒雪掌刀。

    若换了别的兵器,萧寒雪水晶手不惧,但是面对箜篌刀,萧寒雪真忌惮,他只能瞬间变招,避开楚狼箜篌刀,切向楚狼身体一处重要经脉。

    趁这机会,楚狼和萧寒雪对掌那只手,使出了藏龙经中的恶龙附身。

    这次轮到楚狼惊诧了,地狱之龙从他掌心而出奋力往萧寒雪手中钻,但是却钻不进去。

    萧寒雪水晶手无孔可入。

    楚狼即将明白,地狱之龙难以侵入萧寒雪水晶手。

    楚狼失算一招。

    高手过招,失算一招,便会被对手击中。

    萧寒雪那记水晶掌刀也切在楚狼那处经脉处。

    掌刀切开楚狼肌肤,又切在楚狼那根经脉上,结果,那处地方虽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但是那根经脉毫无损伤。

    楚狼现在钢筋铁骨。

    这次轮到萧寒雪震惊了。

    也就在他惊诧瞬间,楚狼立刻还以颜色,一刀切向萧寒雪左肋。

    萧寒雪提前预判,身形瞬闪,并且在电石火花间将那处地方晶化。但是楚狼这一刀太快,萧寒雪未能完全避开,箜篌刀尖劈在萧寒雪左肋处。

    神兵,加上楚狼可怕内力,刀尖将萧寒雪那处晶化的地方破开。

    鲜血从萧寒雪伤处涌出。

    萧寒雪也真不愧是四魔之首,他凭借奇异预判力,知道楚狼接下来刀会变招挑自己胸膛,他右脚骤然而出,踢向楚狼下身。

    萧寒雪出脚瞬间,右脚也晶化了。

    脚法是“天邪灵鉴”中的“化羽脚”。诡异之极,变化莫测,虚虚实实,让人防不胜防。

    楚狼的确想瞬间变招用刀尖挑萧寒雪胸膛。

    但是现在不可能了,他要挑萧寒雪胸膛,萧寒雪就将他命根子踢碎了。

    楚狼也立刻出脚,脚缠恶龙,二人双脚瞬间对了十几脚。尽管萧寒雪脚法比楚狼好,但是楚狼铁骨,而且力大。所以萧寒雪并未占多大便宜。

    此刻,萧寒雪和楚狼一只手还对着掌,各自掌上内力朝对方手上狂涌,脚上,二人飞快出脚互攻。

    这一切也都在萧寒雪预料中。

    萧寒雪突然变招,他与楚狼对着的手掌,看似还抵着楚狼的手上,但是只是留下一个水晶状的壳了。萧寒雪实掌腾出,这就如同萧寒雪此刻多出一只手掌来。

    楚狼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变化在电石火花间,萧寒雪实掌使出“天邪灵鉴”中最霸道“飞灵手”。手影若飘忽如幽灵,“嘭嘭”连续两掌击在楚狼胸膛。

    这次萧寒雪凭借预判力得手。

    这两掌力道奇大,震的楚狼胸前皮开肉绽,也震的他吐出血来。

    换了别人挨这两掌,至少也得胸骨断裂,被击处经脉都碎。

    但是却未伤楚狼筋骨。

    萧寒雪得手,便预判到楚狼会用什么招式反击了。

    萧寒雪身形提前变,但是楚狼反击速度太快。快到极致。楚狼发出一声怒吼,胸口扑出地狱冰龙。

    冰龙晶莹,寒气逼人!

    冰龙眼睛发着血红光茫,发出愤怒龙吟,扑向萧寒雪。

    萧寒雪赶紧应付这条地狱冰龙,与此同时,楚狼手中箜篌音调急变,箜篌五问而出。萧寒雪身形也提前后飘躲闪。但是这第五问出的太快,虽然躲过了实刀,两道刀茫却劈在萧寒雪身上。

    萧寒雪已提前知道刀茫劈在身上的位置,一处右胸,一处左腹,那两处地方肌体也瞬间晶化。

    刀茫难破萧寒雪晶体肌体,但是刀茫劲力之强,还是将萧寒雪震的口鼻都溢出血来。

    紧接着,楚狼又使出逆龙嗜血,逆龙狂舞,扑向萧寒雪下身,这同样是萧寒雪弱处。

    提前预判的萧寒雪用“天邪灵鉴”中的“灵驭手”将龙身劈碎。

    楚狼此刻双目血红,如同喷火,自己招式不断被萧寒雪预判化解,他只能以暴风骤雨般的攻势打乱萧寒雪预判。

    为了不给萧寒雪喘息之机,楚狼又挥出箜篌第六问。

    现在楚狼无论身法和变招都快到极致,似在和萧寒雪的预感力争时间。

    不给萧寒雪喘息之机,楚狼同样也得不到喘息。

    他得在最短时间内不断变招。

    随着箜篌第六问而出。

    刀丛!

    比任何一次都惊人的刀丛以二为中心一簇簇升起。

    一片片刀丛在晨光中发出无数眩目光茫。

    光动天地。

    楚狼也够狠,为了不让萧寒雪脱离,他将周围数丈内布满刀丛。这既是对他内力考验,也让自己身陷刀丛中。

    此刻,萧寒雪无论从哪个方向闪躲,都是刀丛。

    楚狼又趁势挥出箜篌第七问!

    萧寒雪顿时感觉眼前一片惨淡黄昏,楚狼身影变得如幽灵一般扑向他。刀光变成蓝色,蓝光射向萧寒雪双目。

    萧寒雪凭借预判力和天邪灵鉴应付着楚狼暴风骤雨般的疯狂攻击。

    二人仍置身刀丛。

    刀丛将二人身上衣衫都切割成一条条,楚狼自己肌肤都被刀丛划开几道血口。

    萧寒雪并不能全身晶体。天邪灵鉴能让身体百分之七十晶化。一般是根据交战情况晶化身体部位。

    面对如此可怖刀丛,萧寒雪只能先将身体重要部位晶化抵御刀丛。

    所以萧寒雪未晶体化的肌体也被割伤几处,鲜血淋漓。

    二人在刀丛中飞快打了数十招,刀丛仍不衰减,反而如雨后春笋不断往出冒。

    萧寒雪受不了,他朝楚狼连续攻了几招,然后发出一声啸,使出身法中最神奇的“飞影入云”。

    瞬间,原处留下萧寒雪虚幻影像,他真身比箭都快,朝空中射去。

    终于脱离刀丛。

    楚狼身形也从刀丛中而起。

    楚狼发出一声吼,七龙霸天而出,七条恶龙陆续而出,一条接一条朝上方的萧寒雪扑去。

    萧寒雪身下,是一片张牙舞爪的恶龙。

    就在楚狼使出七龙霸天,萧寒雪也使出破解之招。

    天邪灵鉴中“晶若飞雨”。

    顷刻间,一道道晶练光茫如雨下落。

    形成一层层晶体交织的网。

    七条,一条接着一条撞在落下来的晶体网上。

    恶龙不断碎裂,一张接一张的晶体网也被撞出大窟窿。

    楚狼发出吼声,身形笔直如箭从一个个窟窿中穿过,朝着上方萧寒雪冲去。

    萧寒雪又使出天邪灵鉴中的霸道招式阻挡冲天的楚狼。楚狼箜篌刀过顶,刀上光彩斑斓变化,箜篌几问替使用,将萧寒雪居高临下发难招式一一破解。

    萧寒雪身体继续朝高空升,楚狼身体仍向高空冲。

    最后,萧寒雪升到了极致。

    他悬浮空中。

    随即,楚狼身形也升到极致。

    这次,他比萧寒雪高出半个身子。

    萧寒雪盯着高出他半个身体的楚狼,水晶眼珠充满难以置信。

    上次他和楚狼较轻功,楚狼还奈何不了他。

    这次楚狼竟然超过了他。

    这样的话,他再难随时遁去了。

    楚狼也悬浮空中,他俯瞰着萧寒雪。

    此刻二人身上衣衫碎裂,血迹斑斑。

    高空风更凛,也更劲。

    朔风将他们身上破烂衣袍一片片撕下。

    这些碎衣片,如蝴蝶一般在二人周围飞舞。

    楚狼冷笑道:“魔首,想跑吗?这次想跑也难了!”

    萧寒雪也冷笑,他道:“我为什么要跑,我要杀你!”

    楚狼啐出一口带血唾沫,他不屑道:“我们前后打了八十七招,如果不是你有预知力,你已死过一次了。你还想杀我,做梦!”

    的确,虽然萧寒雪已将“天邪灵鉴”修炼大成,但是楚狼则是将大虞三大奇功中的两门修炼大成。先前箜篌九问和藏龙经轮番狂攻,若不是萧寒雪有预判能力,真挺不住。

    萧寒雪道:“如果不是你钢筋铁骨,你也死过一次了!”

    二人盯着对方,无论目光,还是气势,都如针尖对麦茫毫不相让。

    楚狼,本应是血月魔首。

    萧寒雪,本应是联盟之首。

    命运捉弄,让二人错换了人生。

    如今,本应为善者,代表了邪恶。

    如今,本该为恶者,代表了正义。

    萧寒雪不再英俊的面孔抽搐着,他道:“我要让你沉入冰冷湖水,一直沉,一直往下沉……”

    楚狼叫道:“今日不杀你,我楚狼做狗!”

    说罢,楚狼发出一声厉喝,他挥出箜篌第八问。

    但是萧寒雪已经预判,就在楚狼出招瞬间,萧寒雪身形立变,头脚瞬间颠掉,脚朝上,头朝下。

    萧寒雪朝着下方急冲而下。

    楚狼箜篌第八问击空,他反应也快,身体也在刹那间颠倒过来,也是头朝下急冲。

    二人身形挟带的劲气,在空中留下两条气带。

    由于俯冲速度太快了,二人面孔都被朔风刮的生疼。

    他们身体也不断接近湖面。

    由于下坠地方,不是先前冰面破裂地方,所以湖面是厚厚冰层。

    这瞬间,萧寒雪头颅晶化,他晶体头颅硬是将厚厚冰层撞开窟窿,他身体也一头扎进湖中。

    先前楚狼用两大神功狂风骤雨般攻击,让萧寒雪预知能力都快失去优势了。所以萧寒雪准备在湖中和楚狼打。在水中出招,受水阻力影响,楚狼出招速度就会打折扣,这样他有足够时间预判,并且做出最精确合理的应对。

    这是最聪明办法了。

    萧寒雪又是联明绝顶的人。

    楚狼也不是傻子。

    他能勘出萧寒雪心思。

    但是他只能入水,因为他不入水,萧寒雪或许就趁机遁了。

    今日,上天入地,楚狼也不会魔首逃了。

    萧寒雪先将冰面撞开窟窿,省得楚狼撞了,楚狼直接从那个窟窿中一头扎了下去。

    很快,冰层下湖水翻滚,上面冰层也开始不断裂开。

    因为楚狼和萧寒雪在水中又展开激战了。

    随着冰层裂成无数冰块飘浮,一条条水柱也不断在二人打斗周围升起。

    一条条水柱如水龙一般,很快,还有两条地狱之龙也随着水柱钻出湖面。原来是击空的地狱之龙。

    周围湖水翻滚,湖水“哗哗”作响,浪头一个接着一个,如同一只无形巨手在撑动湖水。

    不知过了多久,一条身形首先从湖水中而出,是楚狼。

    紧接着,萧寒雪也从水中而出。

    二人也各自挟带着一股水柱。

    楚狼身形落在一块浮冰上,他身体也摇晃两下,他口鼻处流着鲜血,他左肩处、右肋处、包括大腿上,都血肉模糊。

    后背也被萧寒雪水晶手抓下几道深痕,皮肉外翻,都可见骨。

    萧寒雪身形落在楚狼面对一丈外的浮冰上。

    他身形也摇晃一下,一股鲜血从他口中而出。

    萧寒雪也受了几处伤,但是他比楚狼伤的轻。

    水下大战,萧寒雪占了很大便宜。

    由于水阻力,楚狼攻势慢了,给了萧寒雪足够时间预判,也给了他足够时间采取应对手段。

    是楚狼先从水中而出,如果此时萧寒雪想趁机遁走,就走了。

    但是楚狼伤的比他重,这是杀楚狼大好机会,萧寒雪哪能轻易放过楚狼。

    尤其那一卦对萧寒雪心里暗示太大了,楚狼在冰湖中一直往下沉,所以他得杀了楚狼。

    萧寒雪看着嘲弄道:“想跑吗?飞啊!尽管你骨未断筋未碎,但是皮肉伤也不轻,而且还受了内伤。接下来,你只有挨打份了。”

    楚狼道:“伤的再重,杀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萧寒雪“哈哈”大笑,笑的得意,笑的疯狂,他道:“不愧是铁骨,嘴都比别人硬!”

    说罢,萧寒雪身形骤起,朝楚狼踩踏的冰层掠来。

    此刻,楚狼只想一件事,出五龙暗月和箜篌第四问。

    其余,什么也不想!

    绝对不想!

    五条恶龙闪现,五条恶龙朝萧寒雪扑去。

    萧寒雪已经预判出楚狼出五龙暗月,他已想好应对办法。萧寒雪轻松避开三条恶龙,又将另两条击碎。

    破了五龙暗月瞬间,楚狼箜篌第四问而出。

    问猛将何在,执刀明月下,萧杀比秋寒。

    如月色般的刀气带着凛冽气浪罩向萧寒雪。

    已经预见到的萧寒雪身形连连变化,一双水晶手飞快而出,晶光闪动间,一条条刀气被击散,萧寒雪身形也闪电般穿过气浪骤然出现在楚狼面前。

    楚狼一惊。

    神色都变了。

    萧寒雪“天邪灵鉴”中最凌厉的几招陆续而出,楚狼赶紧应付。这次萧寒雪是蓄势攻击,几乎尽了全力。而且萧寒雪已预判出楚狼如何应付,所以尽管楚狼连破萧寒雪三大杀招,最后一招还是未能避开。

    萧寒雪两根水晶手指戳在楚狼胸骨缝隙上。这瞬间,萧寒雪内力透过指尖从楚狼铁骨缝隙中而入……

    这瞬间,楚狼身体猛颤,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鲜血喷在萧寒雪身上,脸上。

    这让萧寒雪面孔更显得狰狞可怖了。

    萧寒雪也发出一声亢奋地笑。

    楚狼遭受重创,在这一刻,他拼力挥刀斩向萧寒雪。

    萧寒雪身形瞬间朝后飘飞,和楚狼身体脱离。

    楚狼一刀劈空,他口中鲜血往外涌,他一手捂着心口,身体也摇摇欲坠,随即楚狼再立不住,身体“扑通”栽进湖水中。

    楚狼面朝上,身体往下沉。

    萧寒雪身形落在楚狼先前立的冰块上,他欣喜若狂,他激动的全身都在颤动。

    他看着楚狼身体在冰湖中往下沉,往下沉。

    就如他在玄卦幻境中看到的一样。

    萧寒雪盯着不断下沉的楚狼,他张开双臂,发出疯子般的笑声。

    蓦地,萧寒雪笑声戛然而止。

    他发狂的表情也凝结。

    他缓缓转过头,只见身后立着楚狼,楚狼朝他绽出灿烂地笑容。

    楚狼的箜篌刀,抵着萧寒雪后心。

    萧寒雪又转过头,看楚狼下沉地方,那个地方,楚狼还在往下沉。

    那他身后的楚狼难道是鬼吗?

    萧寒雪又转过头,他如梦呓般道:“怎么会这样?”

    原来当初楚狼知道萧寒雪有预知能力后,他就请教闻人。

    闻人告诉楚狼,他也见过有预见力的异人,但是不像萧寒雪这么厉害,十件事能预知八件。

    预见力太难应对,只能尽量激怒对方,而且过招时候不给对方任何喘息之机,用速度打乱对方预见力。如果是读心术,就有方子应付了。

    方法就是,最关键意向,不要想。

    绝不能想。

    想别的,迷惑对方。

    楚狼开始和萧寒雪打的时候,他观察到萧寒雪看自己,水晶眼珠会发出异样光泽。

    或许这就是闻人所说的读心术。

    其实萧寒雪预见力,并不是十件九中,就是黄莺所说的八中。另一中,是萧寒雪后来从水晶棋局中获取的读心术。

    萧寒雪吹诩成了预见力。

    所以说,只要避开萧寒雪读心术,十次,楚狼便有两次机会。

    楚狼在水中被萧寒雪打的遍体鳞伤是真的,因为楚狼在水中的确不如萧寒雪。正因为是真的,萧寒雪才不疑。但是有一点,那就是楚狼武功虽然在水中打了折扣,但是幻魔遁影术中的遁水术却有了用武之地。

    楚狼不用遁水术。

    也不想。

    绝不想。

    因为这是他唯一杀萧寒雪机会了。

    楚狼被萧寒雪用“枯心指”穿透铁骨缝隙伤了内脏也是真的。但是伤的并没有萧寒雪想象中的那么重。

    因为楚狼身体里充满了魔血。

    魔血,深厚内力,加下奇异经脉,楚狼躲过一劫。

    只有一切都是真的,才能扰乱萧寒雪预见力。

    楚狼跌下冰湖,朝下面沉时候,他用了遁水术和潜影术。

    影像继续下沉,而楚狼神奇般出现在了萧寒雪身后。

    用刀抵在了萧寒雪后心。

    萧寒雪心情极度亢奋下影响了预见力,待他察觉出来,一切晚了。

    此刻楚狼盯着萧寒雪,他用戏虐口吻道:“现在,你明知我会一刀刺入下去,就算你预见了吧。但是你怎么才能躲过这一刀呢!”

    此刻,萧寒雪只能孤注一掷。

    他准备身形朝前扑,用最快速度,摆脱抵在后心的刀。

    就在这时候,突然,天地变色,周围变得漆黑一团。

    萧寒雪眼前也黑了,萧寒雪大惊。

    原来,箜篌第九问而出。

    箜篌刀颜色都变得漆黑如墨了!

    箜篌刀身上这次再没有音律响起,因为此时无声胜有声。

    箜篌第九问:问天下谁敌,刀魂合一,日月变色,神魔皆避!一刀力压九重天,箜篌刀下无冤魂!

    所以,萧寒雪纵有天大本事,此刻也避不开这一刀。

    楚狼剩余的内力都灌注在刀身上了,箜篌刀又是无紧不摧神兵,这一刻刀锋洞穿萧寒雪后胸骨,刺入他胸腔,楚狼还将箜篌刀用力一转。

    这一转,将萧寒雪五脏六腑都绞碎。

    萧寒雪发出一声痛苦而绝望的哀号。

    萧寒雪本以朝前掠的身体也“扑通”跌入水中。

    萧寒雪落水,

    一圈圈鲜血在湖水上散开。

    萧寒雪本来脸朝下跌入水中。濒死之际,他用最后力量将身体翻过。他面朝上,水晶般的眼珠也开始恢复正常。

    他眼中充盈着泪水。

    他的脸上则露出温暖笑容。

    他看着冰面上的楚狼,楚狼也看着他。

    萧寒雪随后闭上了眼睛,他的身体开始下沉,下沉,下沉……

    原来他从玄卦幻境中看预示,其实是他在冰冷的湖水中往下沉,不断往下沉。

    是他十卦八中偏偏这次错了?

    还是他和楚狼错换了人生导致?——

    全书完!——

    由于最后字数是平常三章,光校对就用了五十分,让大家久等了。

    书结了,我也能安心休养身体了。最后引用灰太狼那句话:我还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