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 屋外风吹凉

第二百九十九章 鸡飞蛋打

    “请姑母大人安!”

    史家两哥俩笑吟吟拜下。

    贾母虽然不待见,可到底是娘家人,也只能叫起道:“不年不节的,你们过来作甚?”

    保龄侯史鼐笑道:“一来探望探望姑母,二来,听说贾家出了个俊杰,便过来瞧瞧。”

    贾母冷笑道:“如今探望也探望罢,蔷哥儿便在那,你瞧也瞧过了,没事早点家去罢。这两日府上乱糟糟的,过些时日,我再寻你们来说话。”

    “这……”

    史鼐干笑了声,和史鼎对视一眼后,道:“还有些事,想求姑母一番。”

    贾母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们必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但丑话说在前头,我如今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老太婆,没甚么能为帮你们做些了不得的大事。若是内宅的事,你们问问也就罢了,兴许我与你们出点主意,若是外面的事,我劝你们趁早连这贵口也别开,好多着呢。”

    忠靖侯史鼎在一旁忍不住道:“姑母大人到底姓史,如今史家过的艰难,求上门来总要拉扯一把才是!怎说这等绝情之言?”

    此言一出,贾母气的发抖,一时说不出话来,贾蔷冷眼旁观,见贾政、王夫人居然也没开口的意思,觉得纳罕,这贾家人都傻了吗?

    念及方才贾母开口之义,他寻思稍许,上前道:“老太太这么高的年纪,你们这些娘家侄儿不说多来看看,多孝敬孝敬,半年不来一回,如今来了,也有脸张口要拉扯?老保龄侯当年英雄盖世,就生了两个指着嫁出去的姑奶奶拉扯一把的孙子来?”

    史鼐、史鼎哥俩闻言面色臊红,史鼐大怒道:“贾家就是这样的规矩?长辈说话,也有你插嘴的余地?”

    贾政终于醒悟过来,也开始帮场子道:“明诚,蔷哥儿不止是东府的袭爵人,还是我贾家的族长。除了至亲外,和外人说话时,原不论辈分。”

    史鼐气急反笑道:“我倒成了外人?”

    贾蔷纳罕道:“史家自先荣国在世时,就反叛到元平功臣那边去了,谁给你的脸面来装自己人?你若放尊重了和老太太说话,我们倒也可给你三分薄面。你们连人话都不会说,还想让我们奉你们为上宾?”

    贾政在中间劝和道:“罢了罢了,终是自家亲戚,且看在老太太的面上,都撂开手罢。”

    他还是知道自己母亲的心事的,若是不心里牵挂史家,也不会隔三差五将云丫头接来。

    保龄侯夫人朱氏和忠靖侯夫人赵氏也趁机说起好话来,给贾母再三道恼赔不是,贾母心软,最后道:“有甚么事,且坐下说罢。”

    贾蔷没兴趣听他们化干戈为玉帛,就要告辞,贾母却道:“蔷哥儿慢走,我寻思着他们的事多半还要牵扯到你,我也懒得做个说客,就让他们自己开口说罢。”

    史鼐忙道:“倒也不必劳烦宁侯,只要老太太和太太,对林侍郎和王家王部堂打个招呼就行。”

    贾母闻言,看了王夫人一眼,奇道:“和如海打招呼,我大概猜到甚么事了。可亲家老爷打声招呼?打甚么招呼?”

    史鼐叹息一声道:“如今朝廷不顾咱们生计艰难,一味的追缴亏空,我们家一门两侯府看着光耀,可老太太又不是外人,自知道世祖爷封元平功臣时,压根儿就没赏下来多少银子。忠靖侯府干脆就是从保龄侯府拆出去的,若不是这样,保龄侯府的底子在,也不至于这般难。如今一份家业养两座侯府,哪里供得起?少不得从户部拆借了不少银子,如今要还,哪里还得起?我和老三就商量着,干脆还是出去寻分差事,找个官来做做,一来也可偿还亏空,二来也能贴补家用……”

    贾母闻言,面色舒缓下来,道:“能有如此念头,岂不很好?”

    史鼐苦笑道:“旁处都没合适的官,恰好听说王家老爷拿下了丰台大营提督大将军的位置,想来他手下多要用人,不然怎能稳住丰台大营四万将士?我兄弟二人便自告奋勇的前去,谁料王部堂说,想入营,先得将户部亏空还了,不然他也没法子。所以我们只能来求老姑母大人,帮我兄弟说说情面了。”

    贾母闻言,连连摆手道:“如海早早同我说明白了,此事再没有回圜的余地。你们也别不信,我只给你说一件事,你们就明白了。大老爷从户部借了五千两银子的亏空,也只能巴巴的想法子还上了。如海半点情面也没留……你们和如海挂着点亲,可能比你们大表兄和他还亲?连你们大表兄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你们?”

    史家两双公母闻言都傻了眼儿,两个侯夫人甚至放声哭了起来:

    “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连点盼头都没有了!”

    贾母闻言,真真气个半死,一屋子贾家后辈在这,这些娘家人就这样给她挣脸?

    而贾蔷对于勋臣的腐化堕落,也有了新的认识……

    等到史家兄弟开口向贾家借银子时,贾母就再也按捺不住,开始赶人了。

    等史家哥俩满腹怨气的带着夫人离开后,贾母面色也难看之极,只觉一张老脸丢尽。

    王夫人虽心知,回过头贾母必是要让人送些银子去史家,却也只当做不知,劝道:“老太太何必动怒,如今除了一二家咱们这样的人家,大多数都不过是空架子罢。进的少出的多,每年迎来送往的应酬就不知要花去多少嚼用。所以,大家谁也不用去笑话谁了。”

    贾母闻言,面色舒缓了稍许,道:“要不,你和亲家老爷说说看?”

    王夫人闻言,迟疑了下,缓缓点头道:“我打发人去说说看罢。”

    贾蔷却开口道:“也不必费这个功夫,若能办,王部堂不用他们来这一遭。十二营将必须都是还清亏空的,这是宫里的意思,谁敢违背?”

    贾母奇道:“皇上还管这事?”这种要钱方式,可并不体面,甚至有种卖官的嫌疑。

    贾蔷笑了笑,道:“皇上当然不管这事,是我提出来的,皇上没反对,就算是答应了。不如此,这账就不好要,我先生的皇差就不好交差。”

    “……”

    贾母无语了好半晌后,对贾蔷淡淡道:“明天的事,可准备好了?”

    贾蔷扬了扬眉尖,道:“准备甚么?”

    贾母闻言,一股恼火涌上头,有些犯晕,却还是强撑道:“你去给皇后娘娘的母亲拜寿,寿礼总要用点心罢?”

    贾蔷点头道:“这个啊,从扬州带来的上等丝绸还有些,选三匹送去,可还行?”

    “三匹?!你怎不去问问皇后娘娘,三匹可还行?!”

    贾母压抑不住怒火道:“就是给寻常人家的诰命送寿礼,光三匹绸缎,就能打发了?”

    贾蔷点头道:“那我明白了,一会儿使人去万宝楼买些珍宝。”

    贾母又奇道:“东府库房里的宝贝还少了?”

    贾蔷摇头道:“那是大房的产业,我不会去动。”

    此言一出,贾母和王夫人对视了眼后,隐约明白了些甚么。

    一来,贾蔷曾答应过,东府的家业大半留给贾蓉。

    如今贾蓉还没死,他不好动,否则便是失信。

    二来,他要娶皇后侄女儿为大房兼祧之妻,按贾蔷之意,这份家业,难道就是那位尹家女的了?

    那黛玉日后怎么办?

    她们自然不知道,东府库房里堆的家业,顶破天也就值个十万二十万两银子的死财。

    可贾蔷在扬州布下的基业,那才是一只下金蛋的金鸡。

    只是他自然不会告诉贾母等人。

    贾母、王夫人只当贾蔷心里其实还是想要攀附皇后,面色隐隐古怪,心中更是忌惮。

    这小子见到利益就往上猛扑,先前当着林如海父女的面演的那么真,如今为了攀附皇后,连大房的家业都要交出。

    不择手段啊!

    贾母面色一下冷淡下来,也不再留贾蔷,摆摆手让他回去了。

    ……

    荣禧堂,东廊下三间小正堂。

    薛姨妈坐在炕上,就这炕桌拨着瓜子吃,看着对面脸色不是很好的王夫人笑道:“这二三日没见,府上忙甚么呢?隐约听着乱糟糟的。”

    王夫人淡淡道:“不过还是那些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边事多……”顿了顿又问道:“蟠儿如何了?”

    薛姨妈含气摇头道:“也还是那样,不过看着好些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就被你们那位蔷哥儿给灌了迷魂汤,就觉得那是天下第一大好人!连我这个亲娘,都比不上了。”

    王夫人闻言,呵呵一笑,问道:“蔷哥儿原是不错,你且说说看,咱们家这些孩子,哪个能及得上人家?”

    薛姨妈闻言一怔,随即忙笑道:“蟠儿那孽障自然是及不上,宝玉难道也及不上?我瞧着宝玉比哪个都好!”

    王夫人淡淡一笑,叹息一声道:“又能有甚么好的?今儿老太太又说了,宝玉不能早成亲,怎么着,也要再等上三五年。你说说,三五年后,我都多大了。”

    薛姨妈闻言,心里登时一凉,再熬上三五年,三年还好说,可再熬五年,那宝丫头岂不熬成老姑娘了?

    那可不成!

    然后就听王夫人压低声音,语气有些神秘的说道:“我且与你说一事,你万不可说出去。”

    薛姨妈闻言按下心里的焦虑,奇道:“甚么事?”

    王夫人轻轻一笑,道:“你可记得蔷哥儿袭爵时,老夫人曾让他兼祧东府长房?”

    薛姨妈闻言,心里咯噔一跳,惊魂不定的看着王夫人,声音都有些不自然了,道:“记……记得,怎么了?好端端的,怎说起这个?”

    王夫人呵呵一笑,道:“说来你怕不信,中宫皇后娘娘,居然相中蔷哥儿了,通过宫里的贵妃,写信到家里来,说要将她的嫡亲侄女儿,许给蔷哥儿,做兼祧之妻!”

    劈啪!!

    此言如一道闪电,劈中了薛姨妈那颗几乎停滞的心。

    一片焦黑!

    ……

    PS:卧槽,终于有还完的一天!啥也不说了,去浪了,告辞!

    对了,求票票,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