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 屋外风吹凉

第六百六十五章 御赐天子剑?不,是天子火器!

    凤藻宫,中殿。

    贾蔷、李暄随尹皇后进殿后,就见隆安帝斜倚在凤榻上,已经轻轻酣睡过去。

    戴权如一没有生气的木头人般躬身而立,静静守候。

    殿内贾元春等早已不见,倒是张真和郑阳两个身量高大的太监站在殿内。

    看到尹后一行到来,三人忙躬身见礼。

    尹后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然后轻步上前,见隆安帝睡着后,回头看了眼牧笛。

    牧笛忙去内殿取来一件白狐裘大氅来,尹后接过后,轻轻为隆安帝盖上。

    不过,狐裘刚刚盖好,隆安帝眼眸就猛然睁开,目光锋利警惕,冰冷戒备。

    待看到靠近之人是尹后,才渐渐和缓下来。

    不远处的贾蔷看到这一幕,忙垂下眼帘。

    他一直都知道“孤家寡人”这个词,但对其却没甚真实的理解。

    尤其是这种高处不胜寒的,体会不到。

    就前世看,世上绝大多数领导人,不都是家庭和睦么?

    怎会是孤家寡人呢……

    直到看见这一刻……

    贾蔷心中疑惑,那个位置,到底有甚么好的?

    看看隆安天子,纵然贵为至尊,然而只平衡朝中、宗室和军中各处的关系,就要累个半死,还得战战兢兢,仔细提防。

    就连枕边人和至亲子嗣,乃至生身父母,都无法尽信。

    还真是应了那句,天家无亲情。

    不过,总得来说,这一代皇室,应该还是好的多……

    “皇上,实在太操劳了些,保重龙体要紧呢。”

    尹皇后担忧劝道。

    隆安帝“唔”了声,一宿未睡,再加上争吵不休,耗费头脑,眼下他面色并不好看。

    坐正后,尹皇后从昭容手中接过一盏参茶奉上? 隆安帝也不过啜饮了口? 也就撂一旁了。

    干咳了声后,泛着血丝的眼睛看向贾蔷? 声音低沉的问道:“国债是怎么回事?听林爱卿说? 这也是受你的启发,捣鼓出来的?”

    贾蔷规矩道:“皇上? 臣起初没想那么多,也压根儿没想到? 事情会闹那么大? 引起这么多争议。臣只是瞧见臣之先生,因为国库不足而忧愁,这才多了句嘴。原本是直接想筹措些银子借给臣先生的,不过臣先生说? 公私需分明? 朝廷没有直接向臣子借钱的道理。臣就想,既然不能这样借,就换个路数,中间再转个名堂。由户部先成立一个钱庄,户部从钱庄借钱? 而钱庄则从臣等手中收银子。”

    “……”

    隆安帝坐直身体,无语半晌看着贾蔷道:“户部钱庄之事? 先前你怎么不说?”

    贾蔷闻言一怔,道:“说甚么……哦? 这些只是具体施为的手段。臣这不是觉着,明晃晃的说出钱庄二字? 会遭人反对么?所以劝谏臣先生? 用国债来形容? 兴许更合适些。”

    隆安帝皱起眉头看贾蔷,看了稍许捏了捏眉心。

    这心里也不晓得该骂甚么……

    贾蔷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朝廷来办钱庄,反对声未必会小于昨晚。

    对于行商贾事,满朝进士及第的官员们,必是打心底鄙夷唾弃……

    过了稍许,隆安帝端起凤案上的参茶又吃了口后,拧眉道:“这样说来,你还准备在内务府办钱庄?”

    贾蔷点点头,道:“当然,内务府办起钱庄,再由钱庄发行国债。臣其实不大明白,内务府为何早先会没人办钱庄?内务府的生意天南地北都是,若有了钱庄,发行内务府银票,岂不便利太多?只内部流通,就十分便宜,还能防范内贼偷盗银子。”

    隆安帝又捏了捏眉心,头疼的厉害。

    “皇上……”

    尹后其实也听不大明白,她见隆安帝脸色很不好看,便劝道:“皇上,是否先去就寝歇息?龙体要紧呢。”

    隆安帝摆摆手,没有同尹后说甚么,而是问贾蔷道:“此事,此事你且慢慢筹备,等忙过这一段,朕再过问。你这绣衣卫指挥使,准备何时上任?”

    贾蔷小声道:“皇上,臣已经在任了啊,臣已经派人去安排航路,等安排好后,就将绣衣卫剩下的三大千户十二百户都送出洋。皇上,臣虽未去绣衣卫衙门,但并未耽误差事。”

    隆安帝似乎不大想说甚么了,对着戴权微微扬了扬下巴。

    戴权躬身一应,而后从袖兜里掏出一折子来,面带微笑的递给贾蔷,道:“宁侯,折子内名单上的人,是皇上亲拟的,皆大奸大邪十恶不赦之徒。绣衣卫需在一个月内,将这些人证据确凿的拿入诏狱。记住,是证据确凿,人证物证,皆不可缺。”

    此言一出,凤藻宫中殿内诸人都变了面色。

    莫说李暄乖巧的头也不敢抬,连尹后都面色肃然,不知在想甚么。

    贾蔷接过折子,目光森然的看了戴权一眼后,打开折子看了看,轻轻吸了口凉气。

    合上折子,将其放入怀兜后,他沉吟稍许,似在品味天子爪牙四个字的真谛……

    隆安帝见之,眉尖微微一扬,问道:“有难处?”

    贾蔷缓缓点头,道:“皇上,其他的都则罢了,哪怕是,吏部天官张骥,皇上金口玉言,他自有罪。文官不值当甚么,只是元平功臣那边……臣有一个请求。”

    “说。”

    隆安帝淡淡道。

    贾蔷道:“臣请配火器!”

    隆安帝冷笑一声,盯着他不回应。

    贾蔷呼出口气来,道:“皇上,臣往后多半要和元平功臣常打交道,长兴侯、颍川侯还算寻常,但身边也有百十亲兵家将,论真正战力,绣衣卫未必挡得住。一旦发生大战,二人带兵逃窜,后果臣绝承担不起!而这两人还只是元平功臣中的骄奢之辈,才从九边回来的这一批精兵悍将,更非绣衣卫可比。武清杨村事变说明,军中绝对不只有一个都司是坏人,背后,极有可能存在大黑手!

    皇上,想要以强力慑服不法,诛杀叛逆,臣以为,唯有靠火器之利!而且,还不能是落后的用火折子点子药,一见雨雪就不能用的火器,要自走火器!半山公不是说,要皇上在三年内掌握绝对的兵权实力么?皇上,只靠笼络人心,其实并无十足把握的,且人心难测!而臣以为,若是皇上能将三大火器营绝对掌控在手,全部换成自走火器,那即便是十二团营都出问题了,然而他们加一起,都绝挡不住三大火器营!”

    这番话,说的殿内不知多少人冷汗直流,隆安帝更是脸上再无倦色,目光和刀子一样刻在贾蔷脸上,待他说罢,沉声道:“你还真是,甚么话都敢说!前有清君侧,如今又来这一出,你长了几颗脑袋?”

    贾蔷摇头道:“臣自然只长了一颗脑袋,只是臣先生曾教诲臣,在御前只需忠于一个‘诚’字即可,自作聪明之举,只会自取其辱。臣先前同皇上说过此事啊……”

    隆安帝挑了挑眉尖问道:“那你先生教过你莫要口无遮拦么?”

    贾蔷干笑了声,道:“臣窃以为,口无遮拦惹出祸事来,臣或许还能承担的后果。可要是自以为是的欺君,这后果臣着实承担不起,而且,也没必要去承担这样的后果,不划算。”

    隆安帝冷笑道:“听着倒有点像你做买卖营生的味道……你说的那种自走火器,可知造价几何?”

    贾蔷摇了摇头,道:“造价几何臣不知,不过臣曾经打听过,这种火器在濠镜那边有卖的,大概也就三四十两银子一把。不算很贵……另外,臣将绣衣卫精兵强将悉数派出去,原就起了让他们将西洋各国先进的营造火器的手段传回来。若能得逞,皇上,臣必为大燕国史上,功勋第一的绣衣卫指挥使,哪怕只当一年。”

    隆安帝听他说的如此了得,且已经不是第一回这样夸赞火器,他起身来回踱了两步,缓缓道:“自走火器一事,你可打发那些人去寻摸,果真能有所成,朕记你一功。但是,果真弄回来后,不要私自搞。至于你想要绣衣卫配备火器,全部是断不可能。只准你一百把火器,朕会传旨,让火器营送往绣衣卫衙门。每一把火器都要记录在案,丢失一把便是重罪。”

    贾蔷闻言大喜,忙又道:“皇上,臣听说您还有一对自走火器,能否赏赐给臣?火绳枪从装弹到射击,要十来个步骤,太繁琐,臣需要把自走火器充门面唬人,让外人以为臣手下都是自走火器……”

    隆安帝闻言咽了口气,盯着贾蔷沉声道:“朕御赐的火器,和天子剑也没甚分别了。你得到后,必要谨慎使用。另外,绣衣卫诸事,莫要去烦扰林爱卿,你可明白?”

    贾蔷心中喜之不尽,笑道:“皇上放心,臣又不是傻子,难道连本分二字也不明白?别说绣衣卫的事,便是东城兵马司的事,和武勋诸事,臣之先生也从不让臣多说。顶多也就分析了回,赵国公姜铎是个老狐狸,不可小觑。”

    隆安帝“嗯”了声,道:“你若能将林爱卿的一半学到,也能成为国之栋梁了。去罢,记住,一月内,折子上的名单朕要有结果。对了,记得去你先生那,将他手里那支人手接收了……”

    ……

    PS:今天稍微休息一下,理一理思路,再写篇番外,就不爆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