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 屋外风吹凉

第八百五十三章 遗书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

    贾蔷起身前往前院校场打熬筋骨力道,即便往后会是火器时代,但矫健的身手,依旧是不可小觑的保命基础……

    辰时三刻,回到宁安堂,见李婧匆匆回来。

    贾蔷笑道:“哟,这是回来奶孩子了?”

    李婧却面色肃重道:“爷,李晓死了!”

    贾蔷闻言目光一凝,皱起眉头来。

    李晓之死,当然和他没任何干系。

    他先前也听说过,被废为庶人后,李晓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垮了,沉浸于颓废怨恨中,情况很不好。

    但却未想到,会这样快就死了。

    虽说一个恨他入骨的毒蛇暴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可是……

    如今他也为人父,再清楚不过,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有多深沉。

    而隆安帝,恰恰又是一个对皇子极用心的天子……

    麻烦了。

    要是,隆安帝驾崩于前,那也还好说。

    如今让其白发人送黑发人……

    “爷,要紧不要紧?”

    李婧执掌夜枭,自然清楚隆安帝的心性和一些心思,所以才担忧不已。

    贾蔷起身来回踱步数圈后站定,缓缓摇头道:“不要紧……那位终究还是将江山看作第一位,今岁数省大旱未雨,藩库里的粮食支持不到夏粮收上来。且还有内务府钱庄那边的大雷,早晚要爆。户部那一块,更离不得先生。无论如何,近来几年,最起码近二三年内,他还动不得我!”

    李婧闻言松了口气,道:“果真能给二三年的功夫,总能从容些留出一条后路来。”

    贾蔷眉头未舒,轻声道:“大意不得,我们这样想,别人未尝不知道我们会这样想。咱们许多东西都在明处,也没法子,这原是别人的江山,想干大,藏着掖着办不成事。既然在别人眼里,你说他们会不会防一手?”

    李婧点了点头,使狠道:“爷放心,大部分的确都在明处,可暗地里也不少,同样也在飞快的壮大。即便果真到了那一日,他若敢不放爷走,我让他整个神京城都给爷陪葬!爷若出了事,我管他是烈焰焚天,还是天塌地陷!”

    贾蔷笑道:“不至于此,也到不了那一步……”

    正说着,听到隔壁婴孩哭声,贾蔷忙道:“先别说这些,把我闺女儿子喂好了再说!”

    李婧听闻哭声,脸上的狠辣和煞气也一下散去大半,听贾蔷的话,先去奶孩子了……

    哭声暂歇,贾蔷正要去园子里用早饭,就见平儿进来。

    平儿笑容温婉,着一琵琶襟上衣,外罩撒花烟罗衫,下面则是撒花纯面百褶裙,清秀俏丽。

    贾蔷笑道:“难得今儿没去西斜街那边?”

    平儿笑容里有些愁,道:“去年的账才刚轧完,可总有几处对核不准。我虽一直在学掌柜看账的手艺,可家里的数目太大了,随便一笔差了都是了不得的事。关键也不在钱多钱少,果真让人贪了去,那就是人性的事,更要紧。”

    贾蔷想了想,道:“芸哥儿那边怎么说?”

    平儿笑道:“东路院那边和西路院不挨着,东边儿也热闹。听那些命妇们说,如今都中各家年轻子弟都爱往那边跑,不想去都不成。那边列了龙虎狗三榜,龙虎榜上不去也就罢了,若是连狗榜都上不去,家去是要被打个半死的。东边儿那边自己都忙不过来,且我们这边多是女人用的东西,也不好让东边儿插手……”

    贾蔷隐约明白了些平儿的来意,道:“那你的意思是,想请几个女高才来帮你?”

    平儿笑道:“正是,凭白放着家里的大才不用,岂不可惜?”

    贾蔷笑道:“凤丫头字也认不得许多……”

    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传来啐笑声:“呸!哪个在背后嚼舌?谁说姑奶奶我不认得字?如今连诗也做了的!”

    转眼间,就看到凤姐儿进来,面色不善的侧眸盯着贾蔷。

    哼哼,竟被她抓住了在背后说她坏话!

    贾蔷岂会惧她?

    审视了番,见她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褙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身量苗条,体格风骚。

    说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大学尚未毕业的年岁,如今日子过的顺心顺意,神色也好看许多,精明中不失娇俏。

    贾蔷笑骂道:“你做的那破诗不通的很,一点道理也无。”

    凤姐儿竖起眉头来,那句诗连一众大姑子小姑子们都赞了又赞,贾蔷就说一点道理也无?

    她冷笑道:“你倒说说哪里不通?说得出则罢,说不出,我可要去寻人评理了!”

    黛玉也是夸过的!

    贾蔷如此糟践,岂不是连黛玉一并糟践了?

    贾蔷笑道:“哪来的一夜北风紧?分明是一夜熙凤紧……”

    “噗!”

    平儿正与三人都斟了茶送到跟前,她自己端起茶盅来才吃了一口,就听闻此言,怔了怔后,一口喷出!

    凤姐儿一张脸也是涨红,咬牙啐道:“呸!”

    一双丹凤眼里,却是起了雾气……

    平儿也红着脸,上前提醒道:“肚子里的要紧……肚子里的重要。”

    这个紧字,说出口怎么那么羞臊呢……

    凤姐儿这才收回了想将贾蔷吞下去的念头,贾蔷也言归正传,同平儿道:“去园子里寻姑娘,先问问林妹妹,不过她对此道不大感兴趣,多半会推荐你去寻宝妹妹。另外,琴儿妹妹也通这些。寻她两个来看,准没错。”

    平儿点头笑道:“好,原就这样想着,先来同爷招呼一声。”

    凤姐儿笑道:“她们不能拿这个当正经的事来做,其他姊妹们都在园子里快活,单她们姊妹俩帮你做这个?我给你荐一人,可以跟着学,又通文识墨的,上手的快,能顶用。”

    平儿忙道:“哪一个?”

    凤姐儿笑道:“那邢岫烟邢丫头。”

    贾蔷笑道:“你还留意着她?”

    以凤姐儿和邢夫人当年的深厚婆媳情义,先前在扬州若非贾蔷开了口留人,凤姐儿能把邢岫烟卖了……

    凤姐儿感慨道:“这姑娘凭白被这姓氏给耽搁了,我冷眼旁观了许久,发现真不像邢家人。本分踏实,却也一直在寻思着做些甚么,好报答你。与其做些针黹扫洒的活计,不如让她来干这个。”

    平儿看向贾蔷,贾蔷点了点头,道:“去和林妹妹商议罢。”

    平儿莞尔一笑,凤姐儿也嗤笑了声。

    不过,也好。

    偌大一个国公府,也不知要有多少女孩子落坑里,没一个主心骨镇着,早晚要出乱子。

    有一个定海神针在,就乱不起来。

    二人刚嘲笑完,李婧从里面出来,三人说起话来。

    贾蔷正觉着无趣,吴嬷嬷进来道:“前面传话进来,那位五皇子又来了,看着神情不大好,吵吵着骂人要国公爷快去。”

    贾蔷和李婧对视了眼后,道:“我先过去了。”

    李婧颔首,看着贾蔷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天家的人金贵,死了怕又要生事了……

    ……

    宁府前厅。

    贾蔷到来后,看着一脸悲戚眼睛也红着的李暄,眉尖一挑道:“怎么了?你藏在后街的小娘子跟人私奔了?”

    “放屁!!”

    李暄怒吼一声,看那狰狞模样似乎要吃人。

    贾蔷提醒道:“早点出手,远远的打发了才是正经。这件事瞒不了多久,如今又和云家闹成这样,你再留下去,早晚成祸。”

    李暄用力抓了抓头发,恼火道:“今儿不是来听你扯臊的!贾蔷,爷三哥没了。”

    贾蔷沉吟稍许后,缓缓道:“虽然我很同情王爷失了手足,但实在难以感同身受。若是王爷想寻安慰的话,不如去后街……”

    李暄狠狠瞪了贾蔷一眼,随后长呼出一口气,道:“只他一个人没了,爷虽也难过,却不会这么恼火。可三嫂她……三嫂她也吞了金。就留下一双儿女,遗书求父皇看在亲孙子孙女儿的份上,能将其养大。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些话,只道不孝,可身为皇上的儿媳,不能给皇上丢脸。又担心三哥地下没人照顾,所以就一道去了……”

    贾蔷闻言,也震惊了好一会儿后,缓缓道:“倒是个泼辣的。算了,我不记仇了。王爷放心,既然你都出面了,我不会将仇恨记在你的侄儿侄女身上的。”

    李暄:“……”

    瞪了贾蔷好一会儿后,方又恼火道:“少胡扯臊!你麻烦大了!贾蔷,三嫂在遗书里还写了你!”

    贾蔷心里一叹,果然没那么容易,捏了捏眉心,道:“都写了甚么?”

    李暄仰倒在椅子上,双眼无力望天道:“说你阴险狡诈,陷害皇子,当初和你家王氏勾结的,根本不是三哥。三哥临死都不认,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说三哥是因为被你陷害了,才生生怄死的,请父皇为他们做主……贾蔷,这是血书,命书啊!”

    贾蔷眼睛眯起,缓缓道:“无妨。天子圣明,自会明辨是非。”

    李暄沉默了片刻后,道:“三哥是被宗人府除名了的,天家玉碟上也没他的名字。他的丧事,父皇母后都不能出声……贾蔷,咱们两个把这事办了罢?”

    贾蔷闻言笑了笑,道:“我倒是无所谓,可你觉着,你三哥三嫂要是看到我埋他们,会不会从棺材里活过来?”

    李暄狠狠“呸”了口后,转身就走,只留下一言:

    “你自己当心些,不行就先称病些时日……”

    语气中,满是担忧。

    只是,李暄刚走没多久,宫里就来了中官传旨,召贾蔷即刻进宫觐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