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 屋外风吹凉

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赞同,何人反对?

    回程马车上,黛玉、子瑜同乘一车。

    虽然彼此间仍有些陌生,但此刻却又都有成为一家人的奇妙感觉。

    今日子瑜更是促成了黛玉拜皇后为母之事,两人也就愈发亲近起来……

    “姐姐,娘娘怎如此平易近人?如此好脾性,六宫那么多人,如何管得过来?”

    车厢内铺着金丝锦织高山羊绒地毯,紫檀雕花软榻中间置一小几,上设暗含卡扣机关的茶盏杯具和小点心盒,黛玉居左,子瑜居右,因早起至今水米未进,此刻二人用了点枣糕、绿豆糕类的小点心,吃了杯热茶,略略填了填肚子后,黛玉看着子瑜笑问道。

    子瑜微笑着落笔数言道:“爱屋及乌罢。掌着那样多人,又怎会都是好性子。”

    黛玉笑道:“爱着姐姐,及于我?”

    子瑜笑了笑,落笔道:“疼爱老爷,及于妹妹。”

    黛玉吃惊笑道:“我还沾了他的光?”

    子瑜笑着落笔道:“连我这个嫡亲侄女儿也沾他的光呢。若非老爷在姑姑眼中为卧龙凤雏乳虎之流,又怎会将我指来做兼祧妻?”

    见她“说”的如此直白透彻,倒唬了黛玉一跳,仔细的瞧起了子瑜。

    子瑜好笑的落笔道:“如今为贾家妇,自然心在贾家,与家人不必隐瞒甚么。”

    她是真正明白通透的女子,打指婚那一刻起,就知道天家终究仍是天家。

    皇后作为姑母当然疼爱她,但其却是先为皇后,后为姑母。

    尹子瑜不是不敬爱尹后,也仍旧感激她的疼爱。

    但她也十分清醒的知道,往后谁才是会一道生活一辈子的一家人。

    若非如此,今日她也不会促成黛玉认亲。

    想来此刻,尹后心里正在感叹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罢……

    黛玉见言却是大为感动,“啊”了声,眼中也愈发流露出亲近来,道:“难怪王爷总是嫉妒揍他,姐姐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子瑜抿嘴笑了笑,落笔道:“妹妹更好,也是我的福气。”

    二人相视一笑,心里都欢喜。

    甚么叫幸运?遇到明白人,就叫走运。

    以后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后面子瑜马车上,原本只该宝钗坐在其中,此刻却多了一人……

    宝钗心惊贾蔷的大胆,不无慌张的催赶道:“你怎上来了?快下去罢。让前面瞧见了,我还活不活?”

    贾蔷伸手将她揽入怀,又抱于膝上,在其晶莹白皙的耳边轻声道:“今日委屈你了。”

    宝钗闻言身子一僵,随即笑道:“这叫甚么话?我是郡主身边的赞善,原是本分之事,谈何委屈?蔷哥儿,我说的是真心话。万般都是造化,人又岂能改变天命?我只做好该做的事,并不觉得委屈。”顿了顿,又含羞轻声道:“更何况,我还有你……”

    忽然感觉到身下不对,宝钗唬了一跳,忙道:“你快下去,这里可乱来不得。”

    贾蔷抱的更紧了些,柔声道:“我岂会强你如此?就是实在亲爱,情不自禁。钗儿,在我心里,一样的爱你,喜欢你,一样的敬着你。我嘴舌笨,不善美言,就不多说了,你且看日后我怎么做就是。”

    宝钗生生笑了起来,忍不住壮胆仰脸在贾蔷唇角亲了亲,随即立刻低头啐道:“你还唇舌笨?”

    贾蔷意味深长笑道:“是,宝妹妹最知道我唇舌之了得……”

    听闻此言,宝钗俏脸登时涨红,滚烫的仿佛要熟了般,从他腿上下来,用尽全力推他道:“我把你这不知羞的,快出去,快出去!”

    贾蔷哈哈一笑,转身揽腰痛吻片刻后,方转身下车离去。

    等他走后,宝钗心底深处的那些落寞苦闷和酸楚委屈,也消散了七七八八。

    她心志虽高,却也最安本分。

    虽无可奈何,但余生有他足矣……

    ……

    “国公爷、林姑娘……”

    “不对不对,是国公爷、太太和郡主回来啦!”

    荣庆堂外抄手游廊下,两个小丫头子盼了许久,终于盼到人归,一个总角的小丫头子嘴虽快,却出了岔子,另一个稍大些的立刻抢回先机。

    头一个小丫头子心不甘,就努力踮脚将门帘打的“高高的”,结果还得是琥珀过来,将门帘卷开,问候了贾蔷、黛玉和子瑜、宝钗。

    贾蔷看着头一个小丫头子满脸沮丧自责的神情,笑着赏了一个小银锞子,又给了另外那个一个,见两人先是欢喜的跳了跳脚,又眉飞色舞的跪下磕头,贾蔷哈哈一笑。

    琥珀不无埋怨道:“如今都知道国公爷吃这一套,如今迎你老都成了香饽饽,往后可省了罢。这些小丫头子鬼精鬼精的,都想当小吉祥、小角儿第二呢。”

    贾蔷见两个小家伙神情不安,微笑道:“向往好生活,不算甚么难堪的事。不过个人有个人的际遇造化,不必羡慕,也羡慕不来。往后就不给银子了,好好当差顽耍过日子罢。”

    两个小丫头子仍是感激,还犹豫是不是将银子还回,贾蔷哈哈笑着进里面去了。

    身后,黛玉、子瑜对视了眼,目光中都有淡淡的骄傲自豪。

    这样的爷们儿,谁又能不爱呢?

    一行人进去后,就见凤姐儿、鸳鸯正指派着一众媳妇丫鬟们在摆桌子。

    贾母和薛姨妈在上头说话,瞧贾蔷等人进来后,忙招手让黛玉、子瑜和宝钗过去。

    凤姐儿先看了看贾蔷,白他一眼后,和鸳鸯也一道近前。

    贾母问了两句,凤姐儿就忍不住酸酸笑问道:“林妹妹今儿又开了眼了,满神京的诰命加起来,有一个算一个,见过几个能进凤藻宫里当座上宾的?”

    黛玉似笑非笑的瞧了她一眼,不用她多说,就听宝钗在一旁笑道:“今儿皇后娘娘瞧林妹妹着实喜欢,就认了干女儿,让她往后只叫母后呢。”

    这话却一下让凤姐儿眼睛都红了,呼吸也急促起来。

    黛玉见之“噗嗤”一笑,又同宝钗道:“宝姐姐今儿受累了,站了大半天。”

    说罢,又瞟了眼贾蔷。

    贾蔷自然不怕开水烫,呵呵笑了笑,惹来一记白眼球。

    宝钗轻声笑道:“本分事,当不得累。”

    尹子瑜看了看黛玉,又看了眼贾蔷,最后与宝钗微微颔首。

    这一家子的互动,如何能逃得过贾母、薛姨妈和凤姐儿等人的眼神,都觉得小儿女们实在有趣。

    贾蔷岔开话题问道:“大婶婶、三位姑姑她们人呢?”

    贾母笑道:“都忙着搬家哩,大宝小宝的往外都运六七回了,幸好自家船大,不然都不好装带。”

    说罢又折回来,问黛玉道:“皇后娘娘怎认你做了干女儿的?”

    对贾母来说,此事着实惊喜!

    黛玉看向尹子瑜笑道:“是子瑜姐姐同娘娘说,娘娘做了我们的高堂父母,合该就是女儿了。娘娘膝下无女,最缺女儿,所以就认下了我,都是子瑜姐姐的功劳。”

    尹子瑜微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并未动笔,显然是不想多说甚么。

    黛玉知其不愿因皇后侄女儿的身份,在家里变得尊崇起来,尊崇也意味着麻烦多,便岔开话题问凤姐儿道:“饭菜可好了?宫里知道家里忙,就没留饭,从早到现在,都饿坏了。”

    凤姐儿高声笑道:“哎哟哟哎哟哟!好祖宗,国夫人,您且稍后片刻,小的立刻前去厨房里催催!”

    一边说,一边不停的福礼,逗的众人都大笑起来。

    黛玉红着脸啐了口,道:“瞧你这德性!就会作怪!”

    凤姐儿叫屈道:“天可怜见的,一等宁国夫人欺负人咧!”

    贾母好笑一阵后,问贾蔷道:“何时去请诰命?”

    贾蔷道:“还请甚么呀,人家去了就自己领了金册诰命大妆回来了,皇后娘娘赏了不知多少珠钗。”

    贾母又惊喜起来,这下凤姐儿不用催了,酸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连连往外走去,边走边道:“这地儿待不得了,就不是泥腿子待的地儿!”

    此言一出,连尹子瑜都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未几,李纨、姜英并贾家诸姊妹们闻讯而来,得闻黛玉成了皇后娘娘的干女儿后,又是一阵惊喜祝贺。

    又稍许,饭菜齐全后,一家人一道用了饭,黛玉、子瑜也要回宁国府这边,让人收拾行李,准备明早出发。

    贾蔷则在宁府前厅,再次会见了津门来的三位江湖巨头。

    ……

    “本公可以给你们一个面子,这些江湖门流的老弱妇孺可以暂且不必去安南,等他们在那边立足稳定,安家立业之后再接了去。”

    “可以给你们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但最迟在五月底,本公在粤省濠镜等着你们。延期不至者,后果自负。”

    “安南到底是怎么个成色,你们若不放心,可以亲自前往一遭。到底是条绝命路,还是一条建功立业的路,你们自己去看看。”

    “你们不是第一批,也不会是最后一批。还是那句话,大燕容不下欺压良善以武违禁的江湖人。果真自诩英雄了得,不愿受王法束缚,那就去外面闯闯。”

    “只是有一点,希望你们每一个江湖人都记清楚。即便在安南,或者是在暹罗、柔佛,大燕百姓不许欺负大燕百姓。对自己人凶残狠毒的人,猪狗不如,本公一旦知道有这样的人,必让他生不如死!”

    “本公言尽于此,何人赞成,何人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