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春 屋外风吹凉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今日出皇城

    ,红楼春

    宁国府,宁安堂。

    西路院三间小正房内,尤三姐正匆匆忙忙的穿着衣裳。

    削肩膀,水蛇腰,一双白皙玉润的长腿……

    动作间,曼妙之处幽幽显现。

    贾蔷双臂枕于头下,欣赏稍许后,见尤三姐俏脸浮霞的瞪了眼过来,不由哑然失笑。

    尤氏起的要慢些,她一边穿衣,一边同贾蔷埋怨道:“小妹魔怔了,倒把西斜街那边当成了不得的正经差事来做了。”

    贾蔷微笑道:“那很好啊。”

    尤三姐闻言欢喜,道:“就是!怎就不是正经差事了?”

    尤氏啐道:“整天和那些青楼出来的窑姐儿打交道,即便是骂她们向善从良,可也不是甚么正经差事!那都是些淫奔女……”

    尤三姐冷笑道:“咱们又好到哪去?”

    尤氏闻言,一张瓜子俏脸涨红快滴出血来,心里恨不能将这小妹的嘴撕烂。

    贾蔷哈哈笑道:“还是不同的,三姐儿因情许身于我,桃花呢……”

    听贾蔷唤她乳名,尤氏大羞之余,急道:“我也是!”

    贾蔷笑道:“不管如何,都是想好好日子的。三姐儿喜欢做这个,是极好的事。总圈在府里算甚么?我又不是只将你们当顽物,而是更希望看到你们活的有趣,活的精彩。临老坐在一起回忆的时候,可以自豪的说,你们这辈子成就了许多事,并不后悔跟我一场,那我就知足了。”

    二尤姊妹闻言感动,尤三姐愈发觉得托付没错。

    尤氏却担忧道:“可我们姊妹俩做这些事,等太太她们回来了……”

    贾蔷笑道:“林妹妹回来了,也不耽搁你们做正经事啊。你们敬着她,不要忤逆就是。林妹妹的性子你们也知道,偶尔嘴舌厉害些,心却如水晶一般纯净善良。”

    见贾蔷看着自己,尤三姐一梗脖颈道:“爷也不必同我说,难道我还是好赖不分的?是我不要脸爬了爷的床,太太打死也是应该的。”

    贾蔷呵呵笑道:“你知道就好。”

    尤三姐蹙了蹙眉头,问贾蔷道:“爷前儿说,这些女子回头都要送去小琉球?”

    贾蔷点头道:“对,天下青楼女子,都会慢慢送过去。小琉球男多女少,安定不下来的。”

    尤氏担忧道:“可若是那些男人知道她们的出身……”

    贾蔷摇头道:“小琉球官府会明确立下王法,保护她们的利益。也会建立妇女联合会,保障她们的安全权益。谁敢苛虐她们,重罪处之。”

    尤三姐抿嘴道:“爷给她们的条件着实太好了,只除贱籍,子孙后代不受牵连可清白读书为官这一条,她们就跟做梦似的,没有不答应的。不过,让她们都去织造工坊做工,是不是忒委屈了些?好些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贾蔷微笑道:“会将这样的人挑出来,送去学舍里当女先生的。不过这事等到小琉球后才能操办,之前她们也要经过一段劳动改造。此事你们莫要声张,不然外面那些迂夫子们闻言非得炸锅不可。”

    尤三姐念叨着:“等太太回来了若是不高兴了,我年后也跟着去小琉球。”

    尤氏闻言,心中一动,觉着似乎也不错……

    二尤穿戴齐整,还想再说甚么,却见李婧和鸳鸯进来。

    鸳鸯因有了身子,回来后自不可能再住在荣府,搬了过来。

    只是和李婧一般,以养胎为重,没有侍寝。

    此刻二尤看到两人进来,都有些心虚。

    尤三姐还好,尤氏一张脸却臊的见不得人,心里暗骂尤三姐方才话多,耽搁了时间,让人撞了个正着。

    尤氏姊妹勉强说了两句话后,就匆匆离去。

    见其背影,李婧没说甚么,第一天她就知道了。

    鸳鸯却嫌弃的看着贾蔷道:“真是甚么肉都往碗里捞!那可是……”她都说不下去了,面皮臊红。

    贾蔷呵呵笑道:“你是想让爷去外面风流快活,逛遍平康坊七十二妓家,还是这样?”

    鸳鸯一时语滞,这么不要脸的话,居然也说得出口?

    李婧上前说正经事:“昨儿京城德林号西市那边三个门铺走水,南城也有三个……”

    贾蔷眉尖一扬,道:“纵火之人不会跑了罢?”

    李婧不无得意的笑道:“怎么可能?要是白天还说不准,可夜里……京城我们说了算!”

    贾蔷笑了笑,道:“问清楚了?”

    李婧道:“不过是平康坊受损失惨重的那几家,家中混帐子弟气不过泄愤,派人为之。”

    贾蔷道:“那就让绣衣卫上门拿人,纵火罪哪朝都是大罪,饶他不得。”

    说着,贾蔷赤条条的从锦被里站出来,鸳鸯忙上前服侍穿衣。

    贾蔷将她轻轻抱起,放在床榻上,道:“你快歇着罢!”

    鸳鸯刚一坐下,却又立刻站了起来,皱起鼻子嫌弃了声:“咦”

    拿出帕子来拼命擦手……

    贾蔷嘿嘿一笑,伸手在她鹅蛋脸上捏了把后,三两下将衣裳穿好,同李婧道:“外面的事多交给赵师道去办,你们俩现在要多注意休息。想走动走动,也可去园子里散散步,溜达溜达。”

    李婧挺着好大的肚子帮贾蔷整理了下玉带后,问道:“爷今儿还有事?”

    贾蔷笑道:“有事。先去潭柘寺拜一拜,再去朝廷上自辩。平康坊的事让朝廷炸锅了,没法子,给天子一个面子,去回两句。”

    李婧恍然道:“怪道爷要那几家的卷宗……”

    贾蔷不再多言,各自拥抱了二女一下,小小揩了把油,才在二人惊羞笑啐中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

    潭柘山麓,宝珠峰下。

    贾蔷入大雄宝殿,上香祭拜了番后,又回到客舍,去见尹家太夫人等人。

    “都说了不必常往这边跑,你偏不听,天天来一遭!”

    尹家太夫人嗔怪道,不过脸上的笑容却十分亲近。

    贾蔷笑道:“原是应该的,我是尹家姑爷,子瑜不在,我替她尽孝,本分之事。”

    秦氏在一旁忍不住道:“蔷哥儿,你大哥、二哥快回来了罢?现在到哪了?”

    此言一出,不说贾蔷,尹家人都笑了起来。

    孙氏嗔道:“见天儿问,昨儿不是才问过?蔷儿又没生一双千里眼、长一副顺风耳,如何能知道到哪了?”

    秦氏也不恼,反而感叹道:“跟做梦似的,在南边儿好好的,转眼就要去西北了……”

    贾蔷笑道:“大太太可别怪我,我也不知道大太太不想让大哥、二哥升官啊。早知道,就不举荐他们了。”

    秦氏气笑道:“胡说!哪个当娘的,不希望自己儿子升官?只是上战场……是不是太危险了?”

    这个贾蔷就没法说了,天下好事总不能都占了。

    尹家太夫人提点道:“他两个本就从武,打十来年前就入军中打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更何况还是去做将军的,没多大危险。蔷儿是真正的好意,立下大功后,正好回京担任京营差事。不过……”尹家太夫人话音一转,同贾蔷道:“大老爷同我说了许多话,说尹家为外戚,如今已占了一个顾命大臣、军机大学士,若再提调两营京营,着实太招人眼了。他也同你受了,只是说不听你。如今皇上和他闹着别扭,只听你的……”

    贾蔷道:“那老太太之意是……”

    尹家太夫人苦笑道:“朝廷上事,我一个糟老太婆哪懂的许多?不过是睁眼瞎罢了。只是,树大招风,外戚之祸从来惨烈,这两点我还是知道的。至于眼下该如何……都道军令如山倒,朝廷军令都已经下了,又岂能朝令夕改?这些事还得看你们爷们儿的,总要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不那样招摇,惹人忌惮。”

    贾蔷闻言,仔细想了想后,道:“那不如这样,等大哥、二哥凯旋回来后,先入二营,但不直接任指挥,担个副指挥。将指挥空出,做到有其实,无其名。如此一来,就不会太招摇了。”

    尹家太夫人笑道:“这能糊弄得过去?”

    贾蔷道:“其实真没甚么,皇上用大哥、二哥和五哥在侧,总比用外人放心。等时局平稳了,再调去边镇任大将就是。大老爷的担忧也有些多余,虽然免不了会受些议论,但怕议论还不做事了?如今天下人,谁还比我受到的非议重?”

    尹家太夫人笑道:“你还说,若不是我们一家子在这边打醮祈福,不见外客,也少不得门槛被踏破。你啊,千百年来何人想过将平康坊给端了?罢了,不说这些了,你自有你的道理。既然太后娘娘和皇上都信得过你,你自去做就是。对了,今儿都二十七了,不是说要奉太皇太后、太上皇和太后去昌平修养?何日动身?”

    贾蔷笑道:“一会儿去宫里自辩罢,就奉贵人出皇城,去昌平行宫。可惜不能久留,不然等到这边法事罢了,老太太一并去就好了。”

    尹家太夫人笑道:“还有许多机会,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你既然还有正经事,那快去忙罢。”

    贾蔷又说笑了两句后,告辞离去。

    ……

    九华宫,东殿。

    尹后坐于凤榻侧,正与田太后说着闲话……

    “等过了明年,朝局安稳下来,就让五儿放了他十四叔出来。万幸他十四叔先前被安置在寿皇宫,不然也让李向那黑了心的害了。如今皇室苗裔凋零,义平郡王当升义平亲王。贾蔷正在外面拓海,据说是能再开拓出一个万里江山来。李景已经眼巴巴的瞅着,何时去外面占一片封国,当个实实在在的亲王了。到时候十四弟若是愿意,也可出去,实实在在的立一片基业,也算是为儿孙谋了。”

    因为义平郡王李含在前次风波中阖家幸免于难,并且尹后亲口承诺会还其自由,并晋封亲王。

    和隆安帝母子成仇,甚至不惜写下衣带血诏的田太后,竟然和这儿媳缓和了关系。

    不仅如此,寿皇宫那边,义平郡王妃还能过来与田太后拉些家常……

    田太后听尹后没甚么章法的说着这些事,居然觉得十分亲切,她对那些条理清晰的话,从来都很厌烦,觉着那样的人,必是抱着心机的,反倒这样的,让人心里踏实。

    毕竟,她就是这样的人。

    田太后闻言高兴道:“都说家有贤妻男人不遭横事,若是太上皇早些听你的,又何至于今天这般下场?他那人,心太狠毒苛刻,六亲不认,不通人情。还是你好,教的孩子也好。小五能答应放他十四叔,可见是个好孩子。至于封国……李景果然要出去?外面不都是蛮夷之地,怎舍得放出去?若有个闪失……”

    尹后笑道:“太皇太后若不放心,此事自不必提。不过外面都是蛮夷之地的说法,已经破了。这二三年来,年年大旱。放在前朝,那不定得死多少人,又有多少盗匪趁机造反。可咱们大燕竟丝毫无事,全靠贾蔷从外面运了无数海粮回来。太皇太后您想想,若是外面都是荒芜蛮野之地,又哪来的那么多粮食?还有前儿让人送来的西洋金表,让太皇太后赏人用的,太皇太后不还赞其精良好看?那也是西夷的东西。”

    田太后对贾蔷二字,还是有些不大高兴,道:“你也莫要太信贾蔷此子,当初太上皇待他多好?太上皇在时,他毕恭毕敬,表忠心表的连哀家都觉得肉麻,偏太上皇就是信他。结果又如何?”

    尹后闻言,凤眸微微一眯,笑道:“太皇太后说的是,不过儿媳不看他怎么说,就看他如何做。嘴上说的再好听,不如做出来的实事可靠。就目前来看,还是一个好臣子,能用。稍许他和皇上还要领着御林,侍奉太皇太后、太上皇和本宫前往昌平行宫修养几日,那里有温汤,还有些山野果物,太皇太后在宫里也闷了许久了,不若一道出去散散心,透透气?也当是皇上的一片孝心了。”

    田太后闻言,登时心动,迟疑稍许后巴巴的看着尹后问道:“那……能不能把寿皇宫小十四也带上?”

    尹后笑道:“太皇太后都开了口,岂有不能之理?只是一会儿若有朝臣反对,还得太皇太后劝退才是。”

    田太后闻言欢喜不尽道:“好好好!凡事有哀家,哀家替你做主!”

    尹后闻言,凤眸中浮现出一抹明艳,转头问牧笛道:“去养心殿问问,皇上和贾蔷何时能过来?再传太皇太后懿旨,先送义平亲王一家先往昌平行宫。”

    回过头来,又与太皇太后解释道:“不然一会儿朝臣阻拦,也是麻烦。”

    田太后感慨叹息道:“你也是忒贤德了些,只是纵着他们,也不是长久的事啊……没事,别担心,他们若是不让,有哀家出面,给你做主!”

    牧笛派了黄门去养心殿传话后,折返回尹后身边,心里对自家主子这些手段,敬佩的五体投地。

    这么多人一并前去,谁还会怀疑甚么……

    ……

    PS:推一本群里管理的书:《此生应无憾》,写的很真诚,书荒的书友可以去看看,加个收藏,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