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环球挖土党 痞徒

第64章 尼涅尔的战利品

    “砰!”

    枪声响起,距离石泉只有不到20米的最后一只狼应声栽倒在地。等了几秒钟,狼尸下浸染出一片蒸腾着白色雾气的鲜红液体。

    重新背起步枪,石泉拔出滑雪杖推着自己慢慢悠悠滑倒最近的一只狼尸身前。

    刚刚那一枪准确的击中了这只狼的胸膛之后又从尾巴骨附近穿出。

    “还是差点儿意思”

    石泉惋惜的看着狼屁股附近那块血迹,即便有地图视野的帮忙,他也没法达到传说中打猎不伤皮的境界。

    这所谓的打猎不伤皮还是他小时候二叔和他讲过的故事。

    听二叔说,隔壁村儿以前专门做皮货买卖的老猎人,一枪打出去,子弹能在猎物的嘴和菊花来个对穿,不但猎物死的痛快,而且这一身皮上没有半个枪眼。

    这种老猎人,不管狐狸皮狼皮还是熊皮,他们不但能保证用枪打的时候不留下枪眼,甚至只用一双铁筷子就能从猎物身上把皮筒子一点儿破损都没有的拔下来。

    用那时候那些猎人的最高标准,这样的皮筒子用竹篾撑起来晾干,里面塞上麦秆或者稻草,整个猎物生前什么样,这皮筒子就什么样。

    这可不是闲的,这种皮筒子可比普通的皮货贵了至少三分之一!

    石泉本以为自己能借着地图视野的帮助复原出来这门老猎户的手艺,可这真做下来才知道有多难。

    先不说他面对的是三只狼,哪怕只有一只,那也得这狼站着不动张开嘴等着,估计他才能做到。

    撸起袖子看了看时间,距离约定回去的时间还有不到一个小时,这已经足够他拖着尸体走完最后两三公里的路了。

    没去管更远一点的那两只最先断气儿的狼,石泉先用附近的积雪把整只狼从头到尾仔细的搓洗了一遍。这样技能掩盖味道洗掉血迹,又能把躲在皮毛里的跳蚤之类的寄生虫冻死。

    等尸体彻底凉透了,石泉这才把它扛在了脖子上并用手握住前后腿。

    踩着滑雪板慢慢的滑回59号矿场,没想到何天雷竟然先一步回来了,他带回来的是一只半大不小的驯鹿。

    “我这也是运气好,往东走了不到五公里就发现了一只驯鹿群,索性挑着嫩的弄回来一只。”

    “大伊万往南去了?”

    石泉将肩膀上的狼尸丢在那只驯鹿边上,一边换下滑雪靴一边问道,59号矿场的西边不到5公里就是勒拿河,再没决定出发前,他们是不会往那边去的。

    何天雷点点头,“不过我只听到了你那边发出来的枪声,这么长时间了大伊万一直还没开枪呢。”

    何天雷话音未落,兄弟俩只听“咻”的一声尖利哨音从远处传来,下意识的往南看去,只见迷蒙的雪花中能清晰的看到一支正在缓缓下落的红色光点。

    “哐当!”

    楼门打开,早已穿戴整齐的尼涅尔如利剑一样冲向了信号弹的方向,在经过兄弟俩的时候,这老头大喊了一声,“开车跟上!”

    石泉微微愣神,踩上高腰棉靴连鞋带都来不及系紧便跑向了充气帐篷。

    这车虽然在充气帐篷里已经放了一个星期,但每天晚上兄弟三个都会过来热车,顺便开启包裹住车身的保温毯,等第二天早晨再关上。这个好习惯让他只用了一次便成功启动了太脱拉。

    “快上车!”

    何天雷三两步爬进驾驶室,顺手抄起了副驾驶位前面固定着的冲锋枪。

    “等下有危险就开枪,出了人命也不用担心。”

    石泉一边嘱咐着,一边踩死了油门,“毛绒绒”的太脱拉房车呼啸着冲向了信号弹落下的位置。

    “伊万,你那边什么情况?”

    石泉攥着无线电咪头问道,可惜,频道里除了断断续续的杂音之外没有传来任何有价值的消息。

    将近半米深的积雪并没能影响车速,左右不过五六公里的路,太脱拉几乎和尼涅尔同时到达了目的地。

    开门下车,兄弟俩一个端着冲锋枪一个端着切换成全自动模式的步枪重进了茂密的白桦林。

    往里深入了不到百十米,兄弟俩便看到了正冲他们一边招手一边比出噤声动作的大伊万。

    兄弟俩和尼涅尔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

    “我发现了一只西伯利亚棕熊。”大伊万压低了声音,语气中难掩兴奋。

    “就为了一只棕熊,你就打出了信号弹?”尼涅尔语气不善的问道。

    “老家伙,先别急着生气。”大伊万招招手,示意三人跟着自己继续往里走。

    一众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树林了又走了十多分钟,便看到一棵足有两人合抱粗的高大松树。

    “就在那棵松树下面的树洞里。”

    大伊万指着树窝子下面那个巨大的洞口兴奋的说道,“我刚刚凑过去看了一眼,里面不止有棕熊,还有两颗象牙,我怀疑下面有一只完整的猛犸象化石,甚至是尸体!”

    “放过它吧”

    尼涅尔出声制止道,“我早就知道这里,本来我还担心是卡莎醒过来伤到了你呢。”

    “你早就知道?”

    尼涅尔点点头,“卡莎已经在这个树洞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它小的时候我甚至还喂它喝过伏特加,所以放过他吧,另外你今天的考核通过了。”

    似乎生怕兄弟三个动手,尼涅尔又说道,“如果你们喜欢猛犸象牙的话,等下我送你们一人一支。”

    “送我们一人一支?”兄弟三个诧异的打量着尼涅尔。

    “好了孩子们,跟我回去吧,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尼涅尔不愿多说,用滑雪杖轻轻在大伊万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快走吧,尤里的车在外面,咱们可以偷个懒坐车回去。”

    “伊万,走了。”

    石泉干脆的原路返回,这里毕竟是尼涅尔的地盘,哪怕仅仅是出于尊重也要考虑这老头儿的意见。

    再加上兄弟三个都分得清主次,没忘了自己是干嘛来的,所以根本没什么犹豫便先后离开了白桦林。

    原路返回驻地,等石泉把车重新开进帐篷停好,一众人这才扛着仅有的两只猎物跟着尼涅尔回到楼里。

    “先把它们丢在这儿吧,我带你们去看看我的收藏室。”

    尼涅尔锁好楼门,带着兄弟三个爬上顶层打开了一个上锁的房间。

    “我的列宁爸爸!”

    大伊万睁大了眼睛,震惊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石泉兄弟俩也没好到哪去,如果让他们来形容这间堪比自然博物馆的房间,那只有两个字最贴切卧槽!

    这房间前身应该是个超大的会议室,大小超过了300平,只不过这房间里除了仍然挂在墙上的苏联国徽之外已经再没有一点儿那个超级大国的影子。

    现如今,填充这个房间四周的是大大小小的猛犸象牙和披毛犀角!

    这些猛犸象牙有大有小,最大的都已经超过了两米,最小的也有半米以上!

    这一根根棕红色外表的象牙按照大小被分门别类的摆放的整整齐齐,粗略数下来至少有上百根!这都是还没算那些封起来充当展台的木头箱子里的存货!

    相比这些猛犸象牙和犀牛角,正对着门的角落,那里还有个一米见方的敞口箱子,箱子里装的是各种大大小小的武器,石泉甚至在那里面见到了诸如SVD这样的老式军用狙击步枪!

    “我的护林员工作除了要防止从没出现过的盗伐,主要的精力就是为了保护这片林区不被那些盗挖猛犸象的人渣破坏。”

    尼涅尔指着手边一个连在头骨上的披毛犀角介绍道,“你们看到的这些只是价值最低的一些战利品,有些还新鲜的尸体都已经被运到雅库茨克供科学研究了。”

    “这些都是您缴获的?”石泉惊诧的问道,并非他不相信尼涅尔,实在是这房间里的东西数量多的实在是惊人!

    “尤里”

    尼涅尔用力拍了拍石泉的肩膀,“我从87年就在这里生活了,中途只离开过不到半年时间。从98年第一批来这里盗挖猛犸象的小日子国人出现开始,我就在做这份工作了,20年的时间只取得了这么点儿的成绩可算不上太好。”

    “那么早就有盗挖的?”兄弟三人大为惊讶。

    “最先出现的是那些小日人,然后是一群含棒人。不过他们的主要目标都是那些仍旧新鲜的猛犸象尸体和越来越少的北极熊。”

    尼涅尔语气中透出一丝冷冽,“那个箱子里的武器,有七成以上是从他们手里缴获的。”

    尼涅尔轻轻抚摸着手边的一支象牙,“至于这些象牙,近些年大部分都流入了你们华夏,听说他们被雕刻成了漂亮的艺术品?”

    石泉颇有些尴尬的点点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在尼涅尔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往下聊,只是随意的打开一个封存的木头箱子,“这个箱子里的象牙都是最好的,如果你们喜欢可以一人选一支,作为交易,就放过松树洞里的卡莎吧,它活不了多久了。”

    石泉和大伊万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摇摇头。

    “算了吧尼涅尔,我们是挖土党,上过电视的正经挖土党,可不是抬棺材的收尸队,这些大骨头您还是留给给一楼那些哈士奇熬汤吧。”

    说完,大伊万顺手盖上了木头箱子,“不过作为补偿,晚上喝一杯怎么样?明天一早不用爬起来训练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