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环球挖土党 痞徒

第366章 一惊一乍的以萨迦

    “装监控也不是不行”

    石泉故意等以萨迦两人露出笑模样,这才指着已经带客户往罗经甲板上爬的老胡说道,“但你觉得那位能同意?”

    “算了,当米莉安什么都没说吧。”

    以萨迦早就已经没了心气儿,“石泉,我的朋友,就当我们是来旅游的行不行?明天,不,今天,今天晚上我们就买高铁票去帝都去长安去蜀地享受风景和美食。”

    “想去的地儿挺多啊?”石泉不咸不淡的调侃道。

    “那我们今晚就买机票离开行不行?”以萨迦闻言顿时改换了口风,他现在早就没了守着这艘潜艇蹲点儿的心思。

    “来都来了”石泉在栏杆上碾灭烟头儿,“走吧,带你们去参观下我的破冰船。”

    也没管以萨迦两人是否愿意,石泉四人沿着甲板轻车熟路的走进了船舱内部,任由他们两个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找了间会议室各自坐好,石泉趁着艾琳娜去泡茶的功夫套起了交情,“上次你说的那个葡萄酒拍卖成功了没有?”

    “你那瓶白兰地帮了大忙。”以萨迦哪能不知道石泉的意思,主动说道,“欠你的人情我会尽快还上的,这次”

    “人情不急着还”石泉压根没让他把话说下去,明知故问道,“说说你们为什么想安监控。”

    “你知道原因的”以萨迦依旧像往常一样坦诚,“这艘潜艇的来历你自己清楚,那个替身老舞女肯定会派人过来。”

    “说点儿我不知道的”石泉将茶杯推给坐在对面的两人,“让你安装监控不太可能,但那艘潜艇上本身就已经装满了监控,只要有需要,拉条网线就可以实时在线浏览。”

    “他们在找东西。”

    “什么东西?”石泉和大伊万异口同声的问道。

    “不太清楚”以萨迦回答的异常干脆,“但是根据我的情报,他们从二战结束后就一直在找这些潜艇,只是具体在找什么却根本没人知道。”

    石泉等人闻言,脑子里不由的冒出已经找到的那几个地球仪,可是当初尤尔根的家里就有一个,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地球仪,似乎也不太符合逻辑。

    压在心中的疑惑,石泉继续问道,“所以你们想装个监控摄像头,就是为了守株待兔?”

    “差不多就是这样”

    以萨迦无奈的指着窗外抱怨道,“你选的位置太好了,周围没有足够高的建筑,根本没办法远程观察,甚至这鬼地方连无人机都飞不起来。可如果在周围守着又太容易暴露了,我们等了一个星期那些老鼠都没出现。”

    “以萨迦,说实话我并不想掺合进你们之间的纠葛。这除了给我带来麻烦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好处。”石泉故作犹豫的推诿道。

    “尤里,不如我们支付一笔费用怎么样?”米莉安试探着问道,压根没注意身边以萨迦看傻子一样的表情。

    “抱歉,最近不太缺钱。”艾琳娜带着一丝嘲讽怼了回去,他们如今不但不缺钱,甚至俩人最近都在发愁账户里剩下的那些钱该怎么花出去。

    “我知道你对我们的复仇没有兴趣,甚至我们之间虚假的友谊也不值得让你为我们承担不必要的风险。”以萨迦示意米莉安闭嘴,继续坦率的说道,“但是你想过没有,一旦他们没有在潜艇里找到想找的东西,那些那脆疯子一无所获之后会去哪找?你的房车来历还是你的雷达站里?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机会主义者,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就不介意尝试一下,这一点相信你们深有体会。”

    石泉等人深有同感的相互看了看,不管别的话有多少水分,以萨迦这句话却是没说错。当初他们只不过是接了阿方索一单委托就引来了狗皮膏药一样的欧丽卡,甚至直到今天欧丽卡带来的影响都还没彻底消弭。如果不是在硫磺营地的收获确实不小,他们都有理由怀疑阿方索所谓的委托是不是存在转嫁风险的嫌疑。

    “这样想一想,似乎守着你们比守着潜艇收获更大。尤里,你的俱乐部缺不缺人?”以萨迦三言两句间掌握了主动,语气也跟着轻松了许多。

    “不缺,而且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加入俱乐部的。”

    艾琳娜笑眯眯的拒绝道,“上一个问这个问题的叫欧丽卡,现在可能她的身上都已经开始长蘑菇了。”

    “我的朋友,别卖关子了。”以萨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苦涩的口感让他略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头,“开出你的条件吧,这次我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见火候差不多了,石泉这才说道,“在摩尔多瓦你已经欠过我一次人情了。再加上这次一共两个人情,换你帮我调查一个人以及一条船怎么样?”

    “如果我答应了,你就同意我借用你们的监控?”以萨迦谨慎而多疑的问道。

    “我同意没用,你还要说动胡先生。当然,这本身不是什么大事,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打动他的。”

    “成交!”以萨迦主动站起身伸出了手,等石泉起身握住之后,他这才问道,“说说你想调查谁还有哪条船?”

    “我要调查的人先不急,先帮我找一条船吧,日自己国的一条捕鲸船,名字叫归宅号,船东是山崎保代的后人。”

    “就这些?”以萨迦松了口气,他还以为对方是想要哪个国家的军舰信息呢,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还是尽快订机票离开这里比较划算。

    “就这些就够了”石泉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的调查和我无关。”

    “当然!”以萨迦痛快的应了下来,嘴欠的多问了一句,“你就不担心我随便找些资料敷衍你?”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会让胡先生当你的担保人的。”石泉浑不在意的说道。

    以萨迦暗中咽了口唾沫,神色有些僵硬,“不不,我的朋友,你要对我们之间虚假的友谊多一点信心。只是一条船而已,如果你嫌麻烦我帮你炸沉了它都行,这种小事就不要麻烦胡先生了。”

    “走吧,我带你去见他。”石泉扭过头,“艾琳娜,带米莉安去参观一下那艘潜艇。”

    “应该让米莉安带我去,我都还没进去看过呢。”艾琳娜不着痕迹的调侃着坐在的对面的红发女人,“娜莎,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当然,我也没进去看过,而且能陪着三位美丽的女士是我的荣幸。”大伊万咧着嘴胡说八道。

    坐了没几分钟的两拨人纷纷起身离开了会议室,石泉带着以萨迦找到老胡的时候,对方正将他的客户介绍给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造船厂负责人。这都不用问,肯定是没白忙活。

    而一直鞍前马后跟着他的司机小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个看起来异常敦实的壮汉。

    耐心的等着老胡送走客户又返回甲板,石泉打趣道,“看起来你这生意挺红火?”

    “最近闲着没事儿,给小孙子赚点儿买玩具的钱。”

    老胡头儿笑眯眯的看着石泉,“我看你这朋友都在这附近晃悠好几天了,怎么着?也想买艘船?看在你是这小子朋友的份儿上,我可以做主儿给你打个八折。”

    “我可买不起”以萨迦哭丧着脸,往后稍稍退了一步,自觉的和老胡拉开距离,心说我要是买得起这么大一条船还至于把脑袋别裤裆里跑这儿来冒险吗?

    “老胡头儿,你还缺孙子不?”石泉舔着脸凑上来套近乎。

    “你这孙子我可不要”老胡乐呵呵的跟石泉斗着嘴,“这次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他想和你聊聊那艘潜艇。”石泉直来直去一点儿隐瞒的意思都没有,“以萨迦,犹太复仇组织的打工仔。”

    以萨迦闻言脸色大变,而老胡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如坠冰窖,“他来这儿第二天我就知道了。那个小以啊,找我这糟老头儿啥事儿?”

    以萨迦求助似的看了看石泉,后者无奈的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道,“事儿呢就是这么个事儿,成与不成我都没意见,剩下的你俩聊吧。”

    说完,他便一溜烟儿似的下船直奔潜艇,摆明了压根儿不打算掺合他们之间的话题。

    等到石泉彻底没了影,老胡这才慈眉善目的打量着以萨迦,前言不搭后语的说道,“上次的事儿多亏了你们给面子,代我向雅各布先生问好。”

    上次的事儿?以萨迦先是一愣,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惊讶,“您是说上次在德班,是您”

    “我什么了?”老胡笑眯眯的问道。

    “没!没什么!”以萨迦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期期艾艾的说道,“是我走神了,抱歉,抱歉胡先生!”

    “别紧张,我又不是吃人的妖怪。”老胡索然无味的摆摆手,这个小犹太胆子忒小了点儿,远没有和石泉那个小王八蛋斗嘴有意思。

    你不是吃人的妖怪,我也不是紧张,我只是后怕!以萨迦可不知道老胡的感受,他只觉得全身的体液都要变成冷汗冒出来了,同时又无比庆幸当初在南非的时候没有扣动扳机打爆石泉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