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环球挖土党 痞徒

第556章 仅有的收获

    宽敞的隧道里,因为两侧堆叠的铁桶,中间仅仅只留下一条两米宽的通道。而他们越往里走,这些装着橙剂的铁桶锈蚀泄漏的也就越多,最夸张的一段,从桶里泄漏的橙剂甚至在地面上积攒了一片足以淹没鞋面的水洼,而头顶上更是因为橙剂挥发被腐蚀的结出了黄色的“钟乳石”

    提心吊胆的穿过这些危险的武器,隔了没多远众人前方出现了一道直通头顶的铁丝网围墙,在这围墙的另一面,还包着一层塑料布和厚实的帆布。

    何天雷掏出一把医用剪刀,小心翼翼的把塑料布和帆布揪出来一小块剪开。让他们略微安心的是,另一头儿同样黑咕隆咚的什么都没有。

    既然如此,接下来自然不用客气,何天雷和邓书香各自从包里抽出液压钳,轻轻松松的在铁丝网围墙上开了一个口。

    小心翼翼的掀开对面的塑料布和帆布,紧接着众人便看到了十多架落满灰尘,带着斑驳锈迹的直升机!

    “六架休伊,五架小鸟,基本上和记录中失踪的直升机数量对的上了。”大伊万低声说道。

    “继续往前看看。”石泉绕开这些几近报废的直升机,跟着何天雷继续往南走,然后便看到了两台堵路的巴顿坦克和五台M41轻型坦克!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一阵轰隆隆隆的震动裹携着狂风自正前铺满而来传来,身后的铁丝网和上面罩着的塑料布、帆布瞬间朝着他们来的方向凹陷了下去!

    “嗷!呜”

    在这里停放了半个世纪的军事装备和那面帆布塑料铁丝网组成的围墙像是在欢迎石泉等人发现了他们一样,在狂风中发出了低沉的咆哮!

    “好一个恶灵咆哮”石泉悄悄松了口气。

    众人踩着坦克继续往隧道尽头走了没多远,地面一点点上升的同时,也渐渐变得干燥,同时正前方也多了一道用红砖和水泥垒砌的墙壁!

    看了看这面墙壁周围成环形散落的落叶、羽毛乃至干枯的小动物尸体。再抬头看看正上方,那是一条垂落下来的方形通风管道!等他们站到这条通风管道旁边时,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飞机发动机运转时发出的轰鸣!以及高速碾压地面带来的轰隆声!

    那种尖利、低沉厚重的咆哮原来就是飞机的轰鸣通过形同喇叭的通风管道传进来的,再经过那面形同鼓面的铁丝网围墙,沿着密闭的隧道一路传到了太平间了!

    “这上面是机场?”邓书香后知后觉的问道,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

    “肯定是了”

    大伊万看着头顶锈迹斑斑的通风管道,幸灾乐祸的低声说道,“幸好是我们发现的这里,但凡是个恐怖份子找到这儿,一定能搞出个大新闻。”

    “就算它没有连着机场,单单那些橙剂扩散开也能毁了这座城市。”石泉说完看向何天雷,“想个办法把这条通风管道堵上吧,至少也别让它再发出声音了。”

    “这个好说”

    何天雷用液压钳在这条方形管道的两端各自剪开一条长长的缝隙,随后又从这两道缝隙的下半截减下来一块四方四正的铁皮。

    将这铁皮往刚刚剪出来的缝隙中一插,再把两头多出来的用钳子掰弯,最后再用布基胶带把周围缠紧,隧道里也跟着安静下来。

    石泉挥了挥手,“走吧!短时间应该不会有人发现这里了。”

    “那些橙剂再次被发现的时候说不定都已经泄漏干净了”大伊万不怀好意的提醒道。

    “能做这么多已经算仁至义尽了。”石泉根本就不为所动,

    “再说了,总比在泄露之前被恐怖分子发现要好的多。”

    大伊万耸耸肩,跟在石泉和艾琳娜身后,即遗憾又庆幸原路返回。他遗憾的自然是这条隧道里的东西,值钱的带不走,带走的不值钱。而他庆幸的则是失踪的军火并没有全部放在这里,换句话说,他们也许还有机会。

    用了十多分钟回到堆成山的自行车旁边,邓书香和阿萨克在石泉的示意下各自扛起一辆28大杠,穿过爆炸缓冲墙回到了停尸间。

    将之前铲下来的墙皮通通丢进铁皮门里,何天雷关上门之后,将刚刚拆除的红砖从停尸柜里一一拿出来重新封好,最后众人协力把停尸柜又推回了原位。

    仔细的清除掉地面上残存的痕迹,石泉等人快步离开停尸间锁上铁门。

    “有情况吗?”石泉朝外面看守电梯的咸鱼问道,顺便把从老大爷宿舍里借来的钥匙递给了刘小野。

    “我们这里没什么事,不过阿瓦那边抓到了一个人。”咸鱼撑着个黑色大号垃圾袋,一边示意众人将身上的防毒面具和雨衣丢进去,一边解释道。

    “什么人?”石泉动作一停。

    “据他们的盘问,是附近药店的老板。”

    “是他?”

    大伊万接过话题,“还记得我之前和你们说,09年的时候有几个医生和实习护士在寻找咆哮声来源的时候,有个实习护士被吓死在停尸间的事吗?他们其中就有一个医生在那件事后辞职,在医院附近经营一家药店。”

    说到这里,大伊万将脱下来的装备丢进垃圾袋,“咸鱼,那个人是不是戴眼镜?”

    咸鱼系紧垃圾袋丢到一边,重新打开了一个新的,“对,戴眼镜。”

    “那应该就是他了”大伊万肯定的说道。

    此时刘小野将钥匙送回去之后,也赶了回来,跟着脱掉雨衣防毒面具的众人回到楼梯间之后,趁着何天雷锁防火门的功夫,兴奋的催着众人把在停尸间里的发现讲了一遍。

    “怪不得当时在这栋楼里工作的人有很多患上了忧郁症。”

    咸鱼指着正被阿萨克和邓书香拎着的那两辆自行车说道,“橙剂里的主要成分就是二噁英和它的一些化合物,前些年乌克兰的上一任总统就曾经被人用二噁英下过毒,这种剧毒物质的表现症状除了氯疮之外就是忧郁症。

    如果按你们说的,那座隧道里有超过20万升的橙剂,它们就算挥发的再慢,也会对隧道两头生活的人产生影响。”

    “不只是氯疮和忧郁症那么简单”

    刘小野接过话题,低声说道,“二噁英最大的影响并非致人死亡,如果是那样的话反倒没什么问题,它最恐怖的是会让后代产生先天性畸形,而且它产生的畸形比核辐射更加恐怖。

    我记得上学时候曾经看过一个期刊,越难有五十多万橙剂婴儿和两百多万儿童遭受因为橙剂带来的癌症和其他病痛的折磨。而且这个数字随着遗留在这里的橙剂逐渐泄漏,还会继续增长下去。

    最现实的例子,在小明市的西北有个寺庙,里面收养了很多因为橙剂影响造成的先天性畸形的弃婴,这座寺庙在当地人嘴里还有另一个称呼怪胎博物馆。”

    “两次战争虽然打没了越难一代甚至两代人,但带来的伤害却远远不如美国人留下的这些橙剂威力更大。”

    石泉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掐灭了把那些橙剂的秘密透露给当地官方的想法。哪怕用指甲盖想也知道,20万升处于市中心的致命橙剂谁敢爆出来?这种遭人恨,尤其糟美国人恨,而且还从越难人手里得不到任何好处甚至好感的蠢事没人愿意干。

    “橙剂的事儿就让越难人和美国人去头疼吧,我们等下搭乘飞机直接去岘港。”石泉走出楼梯间的同时已经做出了决定,“阿瓦,抓的人在哪呢?”

    “女洗手间的隔间里,绑在水管上了。”阿瓦压低了声音,恶趣味的说道,“等明天姑娘们肯定会发现他的。”

    “等我们翻墙出去后,你带上丹尼尔从正门离开。”石泉低声嘱咐了阿萨克一句。

    阿萨克点点头,将手中的自行车交给族人,随后脱掉里外两层手套往垃圾桶一丢,迈开步子走向了不远处的电梯。

    在阿萨克居高临下的指挥中,石泉等人悄无声息的原路返回,翻过围墙离开了医院。

    等何天雷重新把墙头上的铁丝网接在一起,中巴车绕着医院开了半圈接上阿萨克和丹尼尔,随后调转方向,沿着隧道正上方的那条马路不急不缓的开往了机场的方向。

    提前一步得到消息的佳雅带着众人的行李几乎前后脚赶到,只不过看着那两辆已经用塑料布层层包裹的自行车被送上飞机时难免有些失望。

    毕竟十几号人坐着专机从一千多公里外的菲猴国赶过来,忙碌了一个晚上最后却只收获了这么点儿几乎堪称废铁而且还带有残余毒性的战利品,换谁都很难接受。

    不管结果如何,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这架小型商务机沿着机场的跑道逐渐加速,平稳的飞上了被照样染红的天空。

    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中,机翼划破气流带起一阵呼啸的狂风,这风裹挟着跑道边缘草坪里的杂物飘飘忽忽的飞上半空,随后飘向一处半地下式的消防车车库,最后在气流裹挟下被吸入了通风管道。

    “啪嗒”

    通风管道里发出一声无人察觉的轻响,一颗仅有玉米粒大小的碎石在气流的推动下,跌跌撞撞的一路深入,最终被一块生锈的铁皮给彻底挡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