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三界劳改局 一梦黄粱

第114章 买车【万更求订阅】第二更

    那比卡丘印的位置太好了,两个腮帮子刚好在两座山上,平面图愣是鼓荡出了3D立体效果……

    老板嘀咕着:“这……这不能再卖20了,下次得涨价了。”

    余会非又给阿芙洛狄忒买了一身牛仔裤,一套连衣裙,后面又买了一件编织衫……

    为了不厚此薄彼,余会非也给白无常买了一身衣服。

    那衣服是他自己挑的,黑色的皮衣,上面还有铁链子,看起来十分的社会……余会非琢磨着给白无常染个黄毛,钉个鼻环,他就可以去收保护费了。

    为了防止黑无常到时候吃醋,余会非也买了一个小号的同款。

    顺带着给地藏买了一身童装。

    最后是牛郎了,余会非带着牛郎走遍了所有商场,愣是没买到他能穿的。

    倒不是两米高的衣服没有卖的,但是两米来高,又体壮如牛的真不多!

    尤其是牛郎死活就要西装,别的不要的情况下,根本买不到合身的。

    最后余会非一打听,找了一家廉价订做西装的店子,让老板给他给做一身。

    老板看了牛郎一眼后,第一句话是:“得加钱。”

    余会非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虽然衣服的价格和布料多少没关系,但是小本生意就有关系了。所以余会非也表示体谅……

    但是付钱的时候,余会非就心疼了。

    这一身订做的西装竟然要一千五百块!

    好在老板说再送两身订做的衬衫,余会非这才捏着鼻子付了款。

    结果刚付好款,老板笑呵呵的从里屋拿出来一件超大码的西装道:“老板,这是之前一个客户预定的。不过临时有事,短期内不来拿了,我看两人的身材差不多,要不要试试?”

    余会非一看,点头道:“可以啊,试试吧。”

    牛郎拿着衣服进去了,过了一会出来的时候,余会非都有点认不出来他了!

    牛郎的身材本来就非常好,标准的倒三角,全身肌肉爆炸,棱角分明,他面容刚毅中带着一种对世俗的不屑,对王权的藐视。

    如今穿上这么一身西装,往那一站……

    老板都主动递过去一个墨镜给他戴上了。

    然后两人一拍巴掌道:“我曹!可以出道了!”

    这就是余会非和店老板的感觉,牛郎这气质,不出道,不去当个明星什么的简直太浪费了。

    最差也得去当个保镖或者顶级模特什么的啊……

    不过余会非很清楚,牛郎才不屑于干那些呢。

    再牛逼的大明星,在牛郎眼里,那就是下九流下三滥,他堂堂天庭驸马真的要去干了。

    估计第二天玉帝就带着人过来给他扒皮了……

    为了搭配西装,余会非又带着牛郎去买了一双大皮鞋。

    结果一问码数,50的!

    这哪里是脚丫子啊,这就是两条船啊!

    着实给余会非难到了,不过他也学聪明了,知道买是买不到了,直接找地方订做去了。

    然后,又是几百大洋没了。

    离开了土城子,余会骂骂咧咧的道:“都说这里便宜,便宜你大爷啊!”

    衣服买好了,余会非原本是打算去吃点东西的。

    但是考虑到边上的两个好奇宝宝,他果断放弃了,直接杀到了家具市场,买了几个最便宜的席梦思床垫,然后付了车费后,带着人直接冲向了二手车市场!

    没错,余会非压根就没打算买新车,虽然新车也不是特别贵,他手里十几万也能买一辆了。

    但是本着子弹越打越少,能省则省的原则,余会非还是决定买一款二手车。

    在二手车市场转悠了一会,余会非也没选到合适的。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余会非?谢必安?郎哥?”

    余会非一愣,这谁啊,竟然认识他?

    回头一看,余会非顿时乐了,正是假小子陈悦。

    陈悦的目光在余会非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了白无常身上。白无常也不怕她,就跟她对视,然后故意的找茬似的道:“干啥?干架啊?”

    陈悦白了他一眼道:“懒得搭理你。”

    然后陈悦问余会非:“余老板,可是有了闲钱,想买车?”

    余会非点头。

    陈悦道:“那就巧了,这家车行是我家开的。我给你介绍介绍?”

    余会非一听,顿时大喜,他正愁着自己买到坑爹货呢。

    有熟人,自然方便多了。

    陈悦也道:“一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不懂车,你这种人就是大家眼里的肥羊。光用样子货就能坑你一个大跟头。”

    余会非点头:“陈小姐,你别说这些了,你这都有些啥车啊?”

    陈悦道:“那得看你需要什么样的车了,我这基本上的车型都有。”

    余会非道:“要七座,大空间的,有么?”

    陈悦道:“什么价位的?要是钱多的话,二手悍马我都能给你搞来。”

    牛郎一听,直接摇头:“不要,马没有车好坐。”

    余会非老脸一红,白了他一眼赶紧打圆场道:“郎哥,别开玩笑。”

    一路上阿芙洛狄忒也被科普过车的问题了,听到这话后,立刻凑了过来:“我觉得郎哥说的对,马真的不舒服。我以前天天骑,嗝屁股……”

    余会非那叫一个暴汗如雨啊,他就纳闷了,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把这两个憨货一起带出来了?

    好在白无常还是懂事的,赶紧拉着两人去看别的车了。

    陈悦看着阿芙洛狄忒道:“这……不是宋清把?咋的,你孙女才走,余老板就有新欢了?”

    “新欢个屁,这是我一远房妹妹。”余会非道。

    陈悦狐疑的看着阿芙洛狄忒,以她女人的直觉,无论是看还是想,都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威胁。

    余会非道:“别看了,老白对她没兴趣。他不喜欢外国妞……”

    陈悦俏脸一红白了余会非一眼道:“胡说八道什么呢?”

    余会非见她嘴角挂着笑,就知道这是口是心非了,然后道:“悍马就算了,就算我咬咬牙欠一屁股债买了,估计也加不起油啊。我的要求很简单,大空间,皮实耐操,省油,马力足。至于外观,无所谓了……”

    陈悦哭笑不得的道:“那你直接说买面包不就完了么?”

    余会非道:“直接说,不显得你没用么?”

    陈悦白了他一眼,带着余会非去看了几个面包车,金杯、五菱宏光什么的都有。

    陈悦道:“这些车都不是事故车,基本上有八成新,八千块你开走,如何?”

    正如陈悦所说,这车的确挺新的,里面的内饰还很干净,八千块的确不贵。

    反正比余会非之前问的那几家便宜多了,那几家随便一辆面包就敢要价一万五到两万。

    余会非虽然不懂行,但是有那个钱,余会非去买新车不好么?

    陈悦道:“怎么样?”

    余会非点头道:“这车好是好,就是太好了点。”

    陈悦皱眉:“什么意思?”

    余会非道:“我刚刚可能表达的不是很清楚,我要那种大空间的……就是没这么多椅子的。再有呢,只要性能OK,别的都无所谓……”

    陈悦直接无语了,苦口婆心的道:“余老板,车这个东西和生命是挂钩的。你在这个上面不能省钱啊,而且也省不了多少钱啊……这就八千块,你说的那种,也得三五千吧?

    你至于差那三五千的把自己置身于险地么?”

    余会非摇头道:“你不懂……”

    “是我不懂,还是你不懂啊?”陈悦有点抓狂了,她见过抠门的,没见过这么抠门的!

    就在这时,余会非看到车库里有个破车躺在那,他凑过去趴在窗户往里面看了看。

    这车里面的座椅都拆了,就剩下主驾和副驾了,仪表盘上到是还挺干净的,至少齐全。

    当余会非看到窗户上还有窗帘的时候,眼睛就亮了!

    “这能开么?”余会非问。

    陈悦已经彻底的无语了,挥挥手道:“上面有钥匙,你试试吧。”

    余会非点头,上去点火后,只感觉车身就跟那老式火车似的,突突突的直蹦啊!

    重点是,这车的后屁股直接冒出了滚滚黑烟……

    余会非一看,眼睛顿时就亮了,简单的开了两圈,发现,这车就热车的时候蹦跶,几分钟后就平稳了。除了冒黑烟外,别的性能都没问题……

    余会非美滋滋的下了车,问道:“哥们,这车没大毛病吧?”

    陈悦两眼翻白,挥了挥手,一个师傅跑了过来。

    陈悦问:“这车,能开么?”

    师傅道:“这车啊,能开是能开,基本上所有的性能都OK,刹车啥的都是好的,就是冒黑烟……这个我们还没来得及处理呢。咋了?”

    陈悦道:“你也听到了,车的性能没问题,就是冒黑烟。还有外面没重新做漆,丑了点。你确定要这个?”

    余会非开心的道:“就要这个。”

    陈悦无奈的道:“行吧,这个你就给两千吧,当卖废铁了。“

    余会非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的道“谢了弟妹。”

    余会非正要掏钱呢,陈悦俏脸通红的白了他一眼道:“算了,送你了。”

    余会非愕然道:“送我?”

    陈悦带着点小喜悦的道:“这车都扔这半年了,根本没人买。我们也懒得修了……

    就算是卖也就一两千块钱,你要是喜欢,就送你了。”

    余会非乐了,看了看远处的白无常道:“这算嫁妆?”

    “滚!你要不要,不要拉倒,赶紧滚蛋。”陈悦恼羞成怒,红着脸挥舞着拳头。

    余会非哈哈大笑,不过还是压低声音道:“你要是送我,我肯定不干,该给钱给钱。你要是送老白,那我就收着了……反正你们一家的。”

    陈悦白了他一眼道:“反正就是送了,管你怎么想呢。你认为是送老白,就是送老白好了……”

    余会非呵呵的笑了:“谢谢弟妹啊。”

    几声弟妹下来,陈悦无论怎么装,嘴角上都挂着笑。

    余会非转身对白无常等人喊道:“老白,大锤,郎哥,上车了!”

    几个人赶紧跑了过来,看着眼前的面包车,几个人也不太懂,就围着看。

    余会非一拍方向盘,发出破锣一般的喇叭声,车屁股后面一股黑烟喷出……

    余会非笑道:“咋样?”

    陈悦呵了一声,意思是,就这破车,还问别人咋样?当然是垃圾了。

    结果就听牛郎道:“车身硬朗,高大,背后黑烟滚滚,声音有穿透力,这是一辆神车吧?”

    阿芙洛狄忒也道:“看起来老旧,但是的确比那些趴窝窝的车高大威猛。”

    听到这样的评价,陈悦差点当场吐血,这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眼光都是这么独特!

    白无常显然知道这玩意就是个破烂货,不过他也没说破,笑呵呵的道:“还行。”

    “还行就上车吧,回家了。”

    然后余会非看向陈悦,低声道:“弟妹,买车不送一箱油啊?”

    “呵呵……感情你到我这,我陪你看车,给你递水,你一分钱没花,我送你一辆车后,还得搭上一箱油呗?”陈悦气得都开始翻白眼了。

    “小家子气的,不就一箱油么?我家老白都送你了,走了,回头见。”说完,余会非一脚油门踩下去,跑了。

    他倒是不真的这么小气,主要是,余会非想看看,他这么欺负陈悦,白无常有啥反应没。

    结果这家伙不但没反应,还在那嘿嘿的傻乐呢,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余会非一阵无言,摇摇头,心说:“看来是这没戏了……”

    回了家,余会非还没说啥呢,白无常拉着他就走。

    余会非叫道:“老白,你干嘛啊?”

    白无常也不说话,拉着他去了后院,然后上了三楼。

    跟这三楼里传来一声声愤怒的咆哮:“大哥,你至于那么抠门么?虽然不是我女人,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半个小时候,余会非掏了掏耳朵道:“老白,你丫的要是在意人家,你就不会主动点么?虽然你在凡间的时间不多,但是你下去了不也能上来么?实在不行,你下去再喝点,不就上来了么?再不行,我给你加刑,她匆匆百年,你陪她晃悠百年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