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听日

第133章 赤血公子琴乐阴

    当然不是啦!”

    乐语嘻嘻哈哈地摆摆手:“亲家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刚才当然是在说笑啦,我连鸡都不敢杀,又怎么会想杀人?”

    琴乐阴笑了笑,不言语。

    “更何况,无论我想还是不想,也没这个能力啊。”乐语看向琴乐阴的头发,一副赞叹的语气:“其他人先不说,光是亲家你,我就打不过了。”

    赤血公子琴乐阴,荆正威自然早早就调查过他,既因为他是琴家下一代毫无疑问的家主,更因为他与荆正武是姻亲关系如果说其他人还有可能是盟友,那琴乐阴就必然是敌人了,荆正威岂能不上心?

    而且玄烛年轻一代里,唯一能让荆正威感到忌惮的,就是面前这位琴乐阴!

    是的,荆正威不害怕跟自己争夺家主的弟弟们,不害怕其他四大商会的俊杰,唯独害怕琴乐阴。因为他知道,诺大一个玄烛郡,敢修炼禁忌战法的商人子弟,除了他荆正威,就只有琴乐阴!

    辉耀人多是黑发,琴乐阴的红发自然不是天生,而是修炼禁忌战法的结果。荆正威调查多年,也没查到琴乐阴究竟修炼何种战法,只查到琴乐阴两次战绩然而就是这两次出手,让荆正威完全不敢接触琴乐阴!

    血腥!

    琴乐阴的两次出手,几乎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血腥痕迹,荆正威去调查的时候,甚至还捡到一丝被撕成棉絮状的碎肉!

    恐虐!

    残暴!

    哪怕荆正威始终不知道琴乐阴修炼什么战法,但他心里隐隐意识到,琴乐阴修炼的禁忌战法恐怕比他的琴日合气战法更残忍,也更强大!

    禁忌战法与普通战法有一个泾渭分明的区别:普通战法是没有高下之分的,只有左右之分,有高下之分的永远是武者本身;但禁忌战法不一样,禁忌战法是有高下之分的。

    首先,相同境界的武者,禁忌武者自然是要强于普通武者,这是必然的不然我学个屁的禁忌战法?

    其次,同样修炼禁忌战法的武者,谁的战法越折磨人,那谁就越强!

    所有禁忌战法,无一例外都有重度催眠的特性,因为战法本质上是武者通过精神力扭曲现实的结果,因此精神力被刺激得越强烈,扭曲力也就越强。

    而刺激精神力的最好也是最常用的办法,那当然是痛苦。

    历史上有一些‘一夜白头’‘朝闻道’的惊天武者,就是因为受到无法言喻的精神痛苦,精神力试图扭曲甚至修改现实,所以才有那么多可一不可再的传奇故事。

    ‘渡劫’其实也是借助痛苦刺激精神力,当武者直面自己不愿意完成的劫难,不停受到痛苦的刺激,最后渡劫成功,受到心意通明的反馈,所以才会大幅增长武者的精神力。

    相比之下,就可见辉耀渡劫体系的优越性:有痛苦也有快乐,有挑战也有成功,难怪推广至今。

    而琴日合气战法,毫无疑问也是利用痛苦:拒绝人性的欲望,观想接近天才苦修士。

    藏剑战法是最恐怖的乐语从阴音隐里知道,藏剑者并非一开始就能藏光,而是要通过数十天不停向体内‘灌光’的过程,然后藏剑者才会忽然‘开窍’,可以容纳光辉,行于黑暗。

    这所谓的‘开窍’,与其说是藏剑者通过战法的自残技巧打通了身体里的所谓穴道,还不如说他们因为太过痛苦就通过精神力扭曲现实,将自己改造成一个藏光人。

    越痛苦,扭曲力就越强。

    平心而论,荆正威觉得琴日不是很痛苦。

    虽然他也被折磨得变态了,但他心里知道,在禁忌战法里,琴日应该是最下等的禁术,而效果自然也是最弱的。

    提高资质悟性,不怕疼痛,刀剑难伤……琴日的所有优点,被藏剑一个‘黑暗无敌’直接秒了。

    辉耀王朝两千多年,只有藏剑战法成为官方封杀的战法,可不是没有原因的。

    虽然不知道何种战法会令发色变为红色,但这种涉及改变肉体的禁忌战法,荆正威是惹都不敢惹。

    “何必妄自菲薄。”琴乐阴悠悠说道:“正威你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虽然有别人的帮助,但你能杀出暗巷围堵,足以证明你是一名轻生忘死的战士。”

    “而这里……”琴乐阴敲了敲桌子:“多数都是贪生怕死的商人,你杀他们如杀鸡。”

    乐语刚想说什么,但此时听朝早忽然摇了摇铃铛。铃铛发出的声音很奇怪,虽不刺耳,但穿透力十足,宛如魔音般在脑海里回荡,甚至让人忽然忘记自己刚才在想什么。

    当声音停下来的时候,大家也回过神来,贵宾厅里安静得针落可闻。

    镇魂石铃……乐语眨了眨眼睛,这是听家的独门秘技,通过铃声刺激所有聆听者的精神力造成短暂的失神。不过意义不大,战斗时难以运用这招要生效的前提是聆听者没有进入战斗状态,当聆听者进入战斗状态,精神力高度集中,镇魂石铃是无法生效的。

    不过他感觉这个道具怪怪的,趁人不备摇铃令对方失神,然后……噫,据说听家祖上要吃软饭发家,莫非……啧啧啧。

    “既然人到齐了,那就开始会议吧。”听朝早平静说道:“废话就不多说了,大家齐聚一堂,为的都是数天前的工厂区骚乱事件。有证据表明,放火破坏者并非是普通工人,而是试图煽动民众的逆光分子。”

    “为了捍卫我们的财产,我们需要组建自治巡逻队负责夜晚巡逻,而组建巡逻队的责任,就落到我们二十人肩上。”

    有人问道:“其实为什么不让巡刑卫来负责呢?”

    正在转筷子的泉新笑道:“巡刑卫人手不足,他们还得守护金耀门附近坊市的安全,如果将他们调过来,那下次遭殃的就可能坊市啊!”

    依然有人不解:“那给钱让他们多招人啊!”

    一直在嗑瓜子的罗镇忍不住嗤笑道:“都给钱招人了,为什么还要挂靠到巡刑卫手下?直接招成自己人不好吗?”

    这下子大家才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巡逻队,银血会却让他们这群二代俊杰来组建这是想构筑一批商人武力啊!

    这么一想,工厂区遭遇袭击虽然是坏事,但也是好事,给了银血会一次施压郡守府的机会,获得了更多私人武装的组建权!

    虽然说郡守、执政官、和阳军都督都是银血会成员,但并非是他们就都全面支持商人没有人是傻子,他们只是想享受商人们带来的好处,同时他们也在限制商人们的权利。

    和阳军的军官始终都是以平民子弟为主流;郡守府里多数也是身家清白的文院学生;东阳区其他郡县也少有商人子弟执政……

    这一点听家其实是感触最深的他们家生产的武器,绝大部分都必须卖给和阳军和郡守府,那安排他们能想办法留一点给自己,但光是铳械数量的对比,就足以湮灭商人门的不臣之心!

    商人们试图染指权杖,当权者也想永远压榨支配商人!

    商会的确有私人武装,但这些武装无法集合训练,无法通过正式渠道购买武器,就连荆正威的短管霰弹铳都需要私人订制……用来看家护院欺压百姓倒还行,但遇上正规军,家丁侍卫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如果他们能组建一队完全受银血会支配,可以武装到牙齿的独立部队,就是银血会一次权力的飞跃!

    银血会让他们来负责,就是希望他们能将这批部队紧紧抓到手里!

    “我们可以组建150人的巡逻队。”听朝早说道:“细分为三个大队,每队设队正一人,队副一人;每大队又分二中队,每中队设中队长一人;每中队又分二小队,设小队长一人。”

    “小队长选拔优良士兵担任,我们要负责的职位是队正、队副、中队长,共计十二个职位。”

    “原则上,这十二个职位都要我们来当。不过,你们并非人人都想碰这个摊子,另外,我要求凡是担任具体职务的人都要听从命令,准时负责,而且要保证自己能获得士兵们的投靠砸钱也好暴力也罢,但结果必须是我们能完全控制巡逻队。”

    听朝早又摇了一次铃,这次许多人都有心理准备,并没有失神。

    “巡逻队的重要性,我们之间的联合代表着什么,这些我就不细讲了。”听朝早淡淡说道:“没兴趣没能力的人就坐在一边,有能力的人就自荐,但我提醒你们你们在巡逻队做出的成绩,不仅仅代表现在,更意味着未来。”

    场面沉默片刻,然后马上有人举手:“我想当中队长。”

    “我也一样!”

    “我也……”

    大家也不是傻的,自然知道担任巡逻队职位意味着什么掌握一批独立力量的同时,还有机会与其他商会俊杰交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起当过兵,一起扛过枪了!

    虽然商人只看利益,但他们也知道友谊是利益最好的催化剂:正因为双方可以信任,所以才能互通有无,共同发财!

    中队长六个名额很快就被瓜分出去,现在只剩下三个队正和三个队副的名额。

    这六个名额,自然是留给五大商会来内部分配。

    “我当队长。”听朝早平静说道:“坚博,你当我的队副吧。”

    沉默寡言的兰坚博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银血会会长的儿子当队长,其他人也很服气。

    泉新笑道:“那我也当一个队正。”

    泉新的大伯是东阳区执政官泉渊,他当一个队长,大家也不敢不服。

    罗镇呸了一声吐出瓜子,“我也”

    “我觉得,荆正威也适合当队正。”

    贵宾厅忽然一静,大家齐齐看向赤血公子琴乐阴,不少人眼里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然而琴乐阴却是脸色平静地说道:“工厂区遇袭当日,是荆正威第一个带人赶到半城抢险救火,论热心,论责任感,论能力,难道荆正威没资格当队正吗?”

    乐语眨了眨眼睛,看着旁边侃侃而谈的亲家,眉头紧皱起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捧杀?故意将我放到火上烤?

    那个罗镇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瓜子壳瞎几把乱吐。琴乐阴居然故意捧我上位,让我得罪罗镇,其心可诛啊!

    不愧是荆正威忌惮的男人,居然轻飘飘一句话就给我惹麻烦,看来我得

    “行。”

    罗镇这时候却是摊手说道:“那就让荆大少当队正吧。泉新,你去当队副,我要当队正。”

    “滚你丫的!好好给我当队副,以后我叫你滚你不许用走的!”

    “草你丫的!上次香雪海是谁忘带钱了问我借的!?”

    “谁这么丢人啊?反正不是我,我泉新很有钱的。”

    “草你……”

    “那我就当荆正威的队副吧。”

    贵宾厅一静,听朝早挑挑眉:“其他人有意见吗?”

    本来还有一些人对队副这个位置蠢蠢欲动的,但他们看了看琴乐阴和乐语,顿时放弃了挣扎,换上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谁不知道琴乐阴是琴悦诗的大哥?

    谁不知道琴悦诗是荆正武的未婚妻?

    谁不知道荆正武跟荆正威争夺家主之位?

    现在琴乐阴当荆正威的副手,是想干嘛?

    是想两头下注,还是想……伺机动手?

    “那就这样初步决定了,招兵事务由听家负责,等其他事务完成,我会通知你们诸位给钱的。”听朝早站起来:“今天的会议就此结束,你们今天在天府的花费由我买单,请大家吃好喝好不用给我们听家客气,我有事要先走了,散会。”

    “二少爷再见。”

    “听少再见。”

    大家欢送听朝早的时候,乐语还迷糊着呢。他怎么忽然就当队正了,琴乐阴怎么忽然就当他队副了,怎么……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乐语转过头,发现琴乐阴也站了起来。

    “我也要回去了,对了,我还欠你一个回答。”

    乐语也回过神来,问道:“派倚天帮伏击我的幕后凶手是谁?”

    “是我。”

    “啊?”

    “正确来说,是我妹妹希望我想办法杀了你,而我妹妹之所以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跟你弟弟有关。”琴乐阴随意说道:“不过准确来说的话,依然是我,毕竟全程都是由我来策划的。我也万万没想到,你居然还有打战牌这种嗜好。”

    “其实我也会略懂战牌,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带牌来,你有兴趣的话,可以跟我比划几局。那么,荆正威,下次见。”

    看着这位赤血公子的翩翩身影消失在门口,乐语依旧还没缓过神来。

    他就是派人杀我的幕后凶手?

    他还当了我的副手?

    他还约我打牌?

    糟糕了,乐语脸色阴沉地扶了扶眉头忘了问他用什么派系的牌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