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听日

第344章 琴老师的段位好高

    虽然已经理清所有细节,但侍温毕竟掌握着乐语所需要的作弊技术,侍温依旧有机会羞辱他。

    就像是希望校长推荐自己评职称的女教师一样,双方地位并不对等。

    难道就只能丢脸了?

    不!

    这普天之下,蓝炎能让我吃瘪就算了,区区一个熊孩子也想爬到我头上去?

    乐语心里思索片刻后,忽然问道:“侍温,你为什么不是皇院学生?”

    侍温眉头狂跳,冷声道:“既然琴乐阴你看完那份资料,你不觉得你应该稍微对我表示一点尊敬,比如侍温先生?”

    “你还记得我在课堂说过的话吗?”乐语笑道:“一个人可以逃避这世上所有的魔鬼,唯有一个是任何人都无法摆脱那就是自己心中的懦弱。”

    “能在全知之眼考试里凭实力赢过所有没作弊的学生,这份‘我是皇院第一博学’的优越感所带来的愉悦,令你哪怕没有学分也甘心参加考试,没错吧?”

    乐语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想在某个领域超越其他所有皇院学生,想成为第一名,想成为人上人,便是你在白箱里勤奋学习的动力来源吧?当然,这种动力是值得赞许的,总比甘心当废柴咸鱼的人来得好。”

    “但除此之外,你更想证明自己正因为你不是皇院学生,所以你处处都想表现得比皇院学生更为优异。”

    “你想证明,皇院学生也没什么了不起,就算自己不是皇院学生,你也可以比他们更加了不起。”

    “我之前评价有误,你的自尊并不仅仅是依靠别人的畏惧与鄙视,你的自尊是建立在耻辱之上不是皇院学生的这份耻辱,你只能通过在皇院学生身上刷优越感才能得以摆脱。”

    在乐语说到一半的时候,侍温的脸色就已经阴沉如墨。他一言不发,不复张狂嚣张,如同恶狼般直勾勾盯着乐语。

    茶世隐微笑着看着他们交锋。

    奎念弱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有点想离开这个房间,但现在离开动静有太大了。

    她甚至能感觉到侍温那沉默的愤怒跟任何一种愤怒都不一样,像这样被人扒开所有光鲜丑恶的皮囊,自己的所有心理,所有想法,所有欲望都被摊开来剖析,研究,查看。

    任何隐私都不复存在。

    自尊被人彻底踩在泥泞里。

    他又怎能不在内心深处酝酿一杯愤怒的毒酒?

    而且他的愤怒不仅仅针对乐语,更是针对自己为什么自己这么容易被看穿?为什么自己没法将所有聆听到自己隐秘的人杀人灭口?为什么自己这么……无能?

    “看来你用沉默承认我的评价。”

    乐语说道:“那么,为什么我都说到这样了,你还不转头就走,骂我一句有眼无珠,然后去投靠其他辉耀天女,从而间接地报复我呢?”

    “因为不仅仅是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

    “你不需要钱,穿着练功服并不代表你没钱,只是证明你疏于装扮。从售卖全知之眼资料这一点来看,你还是很有经商头脑的,虽然有些稚嫩。”

    “那除了钱以外,我还有什么是可以跟你交易的资源呢?”

    乐语翘起二郎腿,双手抱拳放在胸前,一副胸有成竹地姿态:“侍温先生,虽然这里不是我的课室,但主客地位并没有改变。”

    “说出你的要求,我尽量满足你的愿望。”

    侍温身体微微颤抖,他深呼吸一口气,脸色难看地说道:“琴乐阴,我可以加入你们帮你们作弊,但作为代价”

    乐语打断道:“哎哎,不说敬语吗?”

    侍温扯了扯嘴角,强忍着心里的不爽,放松心情说道:“琴老师,作为合作代价,你要教我战法。”

    “战法吗……“乐语点点头:“也就是说,你希望拜我为师?”

    “……”侍温隐隐感觉到什么不对,但他也只能点头:“是。”

    “那你用的词汇就不该是‘你要教我战法’。”乐语侧过头问茶世隐:“拜师该怎么说来着?”

    “至少要说个‘请’字吧?”茶世隐耸耸肩说道。

    “琴乐阴!”侍温怒了:“你信不信我”

    “信。”乐语伸出手说道:“那你走吧。”

    侍温微微一怔,旋即就转头要离开。乐语悠悠说道:“凭着一股怒气顺心而行固然是爽快,但报复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如果你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你根本不会理我一秒。”

    “我只是想确信你是可以合作的同伴,值得教导的学生,而不是一头只会咆哮的畜生。学会尊重人没那么难,侍温,不要让丑陋的自尊蒙蔽你的双眼。”

    侍温停下脚步,艰难地转过身看向乐语。

    奎念弱一边拼命将自己的身子往墙里贴降低存在感,一边瞪大眼睛将面前这一幕保存到自己的记忆里不应该是琴老师找侍温帮忙吗?怎么现在一转攻势,反而弄得像是侍温在恳求琴老师了?

    侍温沉默一会儿,终于开口说道:“琴老师,请教我战法。”

    “嗯……”乐语端着下巴想了想:“还是差一点。”

    “我也觉得差一点。”茶世隐在旁边煞有其事地煽风点火。

    “还差什么?”侍温好不容易缓和起来的脸色又变黑了。

    “对了,在我老家东阳,拜师都是要跪下来,这是我们那边优秀的传统风俗……”

    侍温又要发飙:“你”

    “我真的不是侮辱你,侍温先生。”乐语十分平静地说道:“侮辱你有什么意义?我又不是喜欢愚弄别人的人。”

    “我之所以要你拜跪师礼,只是希望要你一个态度。我这个人轻易不会收徒,你来我这里学习战法,也不希望我敷衍对待你吧?”

    “但不得不承认,我们两次见面都不怎愉快。为了消除我们之间的间隙,也为了我以后能毫无保留地将毕生绝学传授于你,拜跪师礼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考验,但却能成为我们以后信任的桥梁。”

    “毕竟我学这么多年战法也不容易,你要成为我的弟子,至少也得让我看到你的态度嘛。”

    “而且我的朋友收徒都是要行跪师礼,别人以后问起我这事,你没跪我,那我多没面子啊?面子是相互给的,你现在尊重我,我以后也会尊重你。”

    “以后我们就是关系紧密的师徒了,你连跪师礼这种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吗?”

    在乐语一连串真诚劝告下,侍温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僵在原地不动。

    茶世隐捂住自己的嘴巴,奎念弱很了解馆长这个表情他憋笑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

    虽然奎念弱不知道笑点何在,但也觉得事情的进展十分诡异。

    一开始是侍温稍微强势,琴老师稍微弱势;

    后来是侍温与琴老师地位平等;

    而现在侍温反倒是成了弱势,琴老师强势得仿佛成了侍温失散多年的野爹。

    明明双方的利益关系根本就没变琴老师要找侍温办事,侍温也想找琴老师学战法。

    但不知为何双方地位忽然就彻底逆转了!

    乐语看着侍温,心想如果侍温下周还来上课,估计就知道自己在玩什么把戏了。

    他这套跟‘青蚨劝酒’其实也没多少区别,都是服从性测试,都是沉没成本的应用,目的就是让对方步步退让,将对方的下限刷新至舔狗层次。

    其实乐语并不喜欢这种做法,但面对侍温,这套做法却是最有效的。

    侍温这种人,坚强而又脆弱,简单而又危险,孤僻却又渴望被承认。

    最有趣的是,他充满反抗精神但又极易掌控。

    乐语可以收徒弟,但没打算收大爷。若不能在这里就打灭侍温的傲气,岂不是要被这个徒弟骑在头上拉屎拉尿?而且作弊考试只是需要工具人,并不需要趾高气昂的老前辈。

    终于,侍温劝服了自己的内心,推金柱倒玉山般跪了下来,破罐子破摔地大声说道:“琴老师,请教我战法!”

    “好,很有精神。”乐语满意地说道:“那为师就勉为其难地收了你这个孽徒吧!”

    听出乐语语气里没有丝毫掩饰的喜悦,侍温猛然醒悟等等,我不是来给琴乐阴一个难堪,然后再勉为其难答应帮他作弊,从而让他教我战法吗?

    既可以羞辱琴乐阴,又可以找到战法老师,明明是两件重叠在一起的快乐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在一旁目睹全过程的奎念弱,心里忽然升起一缕缕对琴老师的崇拜之情。

    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琴老师的优秀,假如用黎莹的话来形容,那就是

    琴老师的段位好高啊。